時間緩緩的流逝,龍力不斷的思索著利弊,而孫落山三人也是有足夠的耐心,等待著龍力的答覆,他們知道,龍力一定會妥協。

一刻鐘的時間悄然流逝,孫落山三人臉上帶著笑意沖著龍力開口:「考慮的怎麼樣了,是不是跟我們交接一下?」

看到三人那得意的嘴臉,龍悠然氣的銀牙緊咬,想到了洛天在的時候,三人一個屁都不敢放,這才幾天,三人便是翻身農奴把歌唱了。

「好熱鬧啊?」就在孫落山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玩味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嗚……」一聲嘯聲響起,隨後一道青色的閃電瞬間從天而降,出現在了孫落山得身前,撲向了孫落山,一把將孫落山撲倒在地面之上。

一隻碧色的眼睛,一隻金色的眼睛,寒光閃動的牙齒,森森的寒氣,吐在了孫落山的臉上,讓孫落山的臉上流出驚恐。

「是嘯月天狼!」隨後人們瞬間便是認出了那將孫落山撲倒的身影,雖然縮小了不少,但是人們還是認出了這個末日森林中的霸主般的族群,這些年,五大城死在嘯月天狼群口中的人可不少。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是蒙逼了,沒想到嘯月天狼竟然會從末日森林之中出來。

「咔嚓……」鋒利的牙齒,狠狠的咬進了孫落山的大光頭之上,兩個血洞出現在孫落山的頭上。

「別咬死了!」淡淡的聲音響起,如同天神一般,白衣激蕩,年輕的面容從天而降,臉上帶著笑意,落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吼……」嘯月天狼低吼一聲,隨後便是活蹦亂跳的朝著張烈和張狂風追了過去。

「嗎的……」張狂風和張烈兩人看到那白色的身影出現的一瞬間,便是想到了逃走。

兩人的速度雖然快,但是哪裡比的過堪比天仙境的嘯月天狼,轉眼之間便是被追的上竄下跳,被嘯月天狼拖回到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洛天!」看到那白衣的身影,龍力還有龍悠然神情巨震,目光中帶著強烈的喜色。

「洛……洛天……」其他人也是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那個神情淡然的青年。

洛天看著被嘯月天狼拖到自己面前,渾身滿是血洞的孫落山三人,伸手一點,一道道魂線從洛天的手中飛出,鑽進了三人的身體之中。

「洛宗主,我們錯了!」孫落山三人看到洛天,尤其是洛天身旁的嘯月天狼,身軀劇烈的顫抖著,虛弱的開口。

「真是個怪物,竟然能馴服嘯月天狼!」

「而且這嘯月天狼,怎麼是天仙境?不是嘯月天狼最高只能到達天道境嗎?還有那脖子下面的那撮金毛,這特么不是嘯月天狼王的標記嗎!」孫落山三人包括其他人看著那嘯月天狼王,心中驚駭到了極致。

「封魂!」洛天彷彿沒聽到孫落三人的求饒一般,雙手舞動,隨後伸手取出了一塊令牌,一道道灰氣烙印在令牌之上。

「臨行前,送給龍城主一份禮物!」洛天伸手一揮將令牌送到了龍力身前。

龍力接過令牌,隨後眼中露出震動之色,在令牌落手的一瞬間,龍力便是感覺到孫落山三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自己催動令牌,便是能將三人滅殺。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爭天

「三位,你們還要繼續在這裡呆著么?」龍力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張烈三人,眼下三人的生死掌握在了他的手中,那麼五大城也相當於全部掌握在了龍力的手中,洛天這份大禮,實在是太大了,讓龍力有一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那我們就先走了!」孫落山,張狂風,還有張烈三人臉上帶著苦澀,心中後悔到了極致,不但沒得到修龍城的控制權,還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三人敬畏的看了洛天一眼,眼下的洛天在他們看來就是一個妖怪,手段通天,帶著人灰溜溜的離開了龍吟城。

「你要走么?」龍悠然看向洛天,目光之中帶著一絲不舍,跟洛天相處的這段時間,龍悠然很開心。

「嗯!該離開了!」洛天點了點頭,天元宗被滅,洛天也知道,沒有一定的實力,建立宗門根本就是是白費力氣。

「洛兄弟,去我們城主府坐坐吧!」龍力邀請洛天,他知道這五大城根本就留不住洛天,洛天需要的是更加廣闊的天地。

「嗯……」洛天點了點頭,反正不差這一會兒,他現在也沒什麼目的地,就想隨處走走看,看看能不能遇到故人。

洛天,龍力,龍悠然三人在人們恭敬的目光之下,來到了城主府有些奢華的會客廳中。

「擺宴!」洛天沖著下人們吩咐了一聲,隨後便是坐了下來,而龍悠然則是站在了龍力的身後。

「洛兄弟,可有什麼去處?」龍力一坐下,便是同洛天閑聊起來。

「隨處走走吧,看看能不能尋到我的朋友!」洛天輕聲回應,將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不知道洛兄弟,有沒有興趣去天龍宗?」聽到洛天沒有去處,龍力開口。

「天龍宗乃是下三天的三大宗門,距離我們龍吟城也算是比較近了,而且每千年一次的爭天之戰也快開始了,天龍宗說不定會進入到中三天也不一定!中三天的仙氣要比下三天濃郁許多,以洛兄弟的資質,完全能夠進入到天龍宗之中!」龍力開口,讓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

至於天龍宗,洛天不是沒想過,但是一想到朱烽天就在天龍門之中,自己若是真的進入到天龍宗,一定會有不小的麻煩,現在的洛天在仙界雖然實力還不錯,但是在天龍宗這樣的大宗門面前還是沒有什麼說話的權利。

「洛兄弟不必擔心,天龍門中若是沒有什麼特殊情況,修為高的人,是不可能對修為低的人出手的!」

「而且我有個親戚也是天龍門弟子,在天龍門實力好像還不錯,到時候說不定可以幫你的忙!」

「況且洛兄弟你現在得罪了姚歧水還有李浩然,兩人必然會找你報復,整個下三天,除了三大宗門,根本沒有宗門敢收你!」龍力再次開口,為洛天權衡利弊起來。

「什麼親戚,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爹你別想的那麼樂觀!」龍悠然撇了撇嘴,顯然沒將那親戚當回事。

「天龍門嗎?倒是一個好去處,說不定他們有人進入了天龍門也不一定啊!」洛天心中暗自自語,思索了很多。

「我先去看看吧,萬一到時候人家不要我也不一定呢!」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點了點頭。

「真的?」聽到洛天的話,龍悠然和龍力兩人的眼神一亮,龍悠然是一路上有個伴,而龍力則是龍悠然身旁跟著個天仙,安全方面要好上不少。

「那個爭天之戰是什麼情況?」隨後洛天便是開口詢問起了剛才龍力提起來的爭天之戰。

「爭天之戰就是爭奪入主中三天的資格,每千年一次,下三天只有一個宗門才有資格參加爭天之戰,若是成功,那麼就會脫離下三天,進入中三天!」

「這爭天之戰對於下三天宗門來說,異常的重要,不過,下三天的人們都知道,真正能夠參加爭天之戰的只有三大宗門之中的其中一個!」

「爭天之戰異常殘酷,若是失敗,雖然沒有滅宗那麼嚴重,也會元氣大傷,距離上一次爭天之戰,已經有兩次失敗了,經過了兩次的失敗,才有的現在的三大宗門,而失敗的宗門則是沉寂下來,淪落成了小門派。

「那麼進入中三天沒有其他的辦法么?」洛天開口詢問,他可不想一輩子都呆在下三天。

「當然有,突破真仙境,便可劃破下三天和中三天的空間壁障,進入到中三天之中,所以下三天的真仙境才非常少!」龍力輕聲開口,這些事情,他也只是聽說而已,龍吟城只是下三天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城而已,像龍吟城這樣的城市還有許多。

「距離天龍門招收弟子,還有半年的時間,你們的時間還很充裕!」龍力沖著洛天開口。

「還是儘快吧,遲則生變,而起姚岐水和李浩然那裡說不定會來找麻煩,到時候也許會牽連龍前輩!」洛天目光之中露出擔憂之色,姚歧水和李浩然兩人始終都是一個隱患,尤其是姚歧水,在亂天門中地位還挺高。

「應該問題不大,我也只是與你認識而已,姚歧水並不知道我與你的關係有多好!」龍力搖了搖頭,洛天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讓他去避一避,不過龍力捨不得自己這麼多年打拚下來的龍吟城,而且五大城如今都已經被他掌控,正是大展宏圖的時候。

「若是真的有麻煩,可以去末日森林避一避!」洛天伸手一點,一道青氣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化成一道印記,烙印在了龍力的眉心之上,有著這道印記在,末日森林中的那些嘯月天狼,便不會攻擊龍力。

「嗯,那你就在這住兩天吧,至於什麼時候動身,記得通知悠然,這一路上,還請你多多照顧了!」龍力點了點頭,寵溺的看了一眼龍悠然,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可不想有什麼閃失。

「這丫頭就是頑皮了一些,惹不出什麼亂子!」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點頭答應了下來。

「切,自己還沒多大,就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龍悠然聽到洛天的說話的語氣,頓時有些不願意起來。

「我可是兩三千歲的老怪物了,論起年紀我可是比你爹都大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龍悠然開口。

「洛老弟說笑了,來吧,先吃飯!」龍力朗笑一聲,並沒有將洛天的話當真,開始拉著洛天吃飯來。

宴席間,龍力和洛天又聊了一會兒,洛天也是了解一下仙界的現狀,龍力要比龍悠然知道的多。

夜晚,洛天盤膝坐在了龍力為他準備的房間之中,洛天的手指在有韻律的在床頭不斷的敲打著。

「子時了……」手指停下,洛天臉上露出喜色,隨後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同時識海中的御鬼印也是緩緩的浮現出來。

「子時,天地間陰氣最重的時候!」洛天低聲自語,隨後開始閉目感覺起來。

整個龍吟城一陣陷入到了平靜,銀色的圓月懸浮在天空之上,將整個龍吟城照亮。

漸漸的一陣陣風吹過,同時一聲聲嘶吼之聲,在天地之間響起,不過,龍吟城中的人們卻是沒有聽見,也可以說整個龍吟城,只有洛天一人能夠聽見。

一道道黑氣從龍吟城的地面之上升起,彷彿一片黑雲一般,將龍吟城籠罩起來,將銀色的圓月遮擋,讓龍吟城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好冷啊!」剛剛打算休息的龍力,閉上的雙眼募然睜開,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出現在了感知當中,連忙推開房門走出了房間之外,隨後便是看見了無盡的黑暗。

同龍力一同推開門的還有龍悠然還有鄭天德,雙眼之中露出疑惑看向彷彿陷入到了無盡黑暗的龍吟城。

「好冷啊……老公抱抱……」

「真他娘的冷……冬天了不成?」而與此同時,龍吟城中的人也是都是打了個寒顫,但是卻是沒有當成一回事。

「嗡……」洛天整個人被黑氣籠罩,渾身身上都是散發著一股陰森的氣息。

「真的有鬼氣……」同時洛天心神巨震,感覺到那一道道被自己煉化的鬼氣,彷彿是另外一種神魂,不屬於殘魂,但是卻是跟殘魂的形態差不多。

「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是我凝聚御鬼印的東西啊!」洛天心中自語,開始瘋狂的煉化起那些黑色氣息來,而洛天識海中那忽明忽滅的御鬼印也是漸漸的凝實起來。

就在洛天不斷的煉化著黑氣的時候,黑色的烏遮擋在了圓月之上,隨後逐漸凝聚,成一個人形,雙眼之中露出冰冷的神色,目光看向洛天房間的方向,隨後便是朝著洛天的方向飛了過去。

不過就在那黑影動身的一瞬間,時間漸漸的來到了丑時,讓那個黑影募然停下了身形,隨後雙眼露出果斷之色,張口一吐一團黑氣噴吐而出,落進了洛天的房間之中,隨後便是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銀色的月亮再次出現在了龍吟城的上空,而洛天也是將那最後一絲灰氣煉化一空。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天龍弟子

「時間好短,每天就能修鍊一個時辰的御鬼印!」洛天輕聲嘆息,他絲毫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一個時辰的時間,洛天都在全力的修鍊著御鬼印,雖然增長了不少,但是洛天猜測自己想要將御鬼印修鍊到初階,至少還要半年的時間。

「御獸印,則是需要正午的時候,讓小青幫忙!」洛天輕聲開口,隨後便是再次開啟輪迴天功,開始日常的修鍊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夜的時間很快便過去,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隨後推開房門,便是看到了三個有些憔悴的身影,正是昨天晚上發現了不對勁的龍力,龍悠然還有鄭天德。

「洛天!」看到洛天走出來,三人立馬將洛天圍了起來,目光在洛天的身上打量起來。

「怎麼了?」洛天臉上帶著疑惑,看著三人的模樣,很明顯就是一直守在自己的房間之外。

「你昨天晚上幹了什麼?」龍悠然瞪著大眼睛,目光看向洛天,隨後便是將洛天昨天晚上搞出的動靜講述了一遍。

「呃……」聽到龍悠然的話,洛天摸了摸鼻子,沖著三人開口:「我在煉一種功法,需要在子時!」

「你可要小心啊,昨天晚上,我們看到天空上有一道黑影,那黑影身上的氣息讓我們感到驚恐!」

「那黑影朝著你的房間沖了過去,不過後來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只是吐出了一口氣,便是消失了!」龍悠然開口提醒洛天,聲音之中帶著擔憂之色,實在是昨天晚上的黑影,給他的印象太深了。

「洛天,你不是鬼修吧?」隨後龍悠然再次打量起洛天來,目光之中帶著疑惑。

「鬼修是什麼東西?」聽到龍悠然的話,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不知道鬼修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不知道鬼修?」龍力和龍悠然三人,目光看向洛天,感覺洛天並不像是天仙境的強者,而是一個修鍊菜鳥,這樣的人,不是某個隱秘的老怪物的弟子,剛剛入世,就是剛剛飛升仙界之人。

不過三人並沒有將洛天當成是飛升仙界之人,畢竟飛升仙界之人,多少年都不見得有一個,他們這龍吟城這種小地方,肯定不會有那樣的人降臨,況且從三千小世界飛升上來的人,都會降臨在飛仙台上,飛仙台被三大宗門掌握著,只要有飛升之人,便會收入三大宗門之中。

「不瞞你們,我並不是仙界之人,而是從三千小世界中飛升上來的!」洛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龍悠然三人。

「什麼!」聽到洛天的話,龍力,龍悠然還有鄭天德三人頓時睜大了雙眼,看向洛天。

「你……你……你是飛升上來的?」龍悠然彷彿沒有聽清楚洛天那的話一般,再次詢問了一聲。

「的確,我的家鄉,叫做九域天元大陸!」洛天點了點頭,不知道三人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難怪,難怪你天道境的時候,要比我們這些天道境強那麼多!」看到洛天的眼神,龍力三人便知道,洛天並不是在說謊。

「怪不得,你說你活了兩三千歲了,而且我在你的身上,總是感覺到一股不一樣的老成!」龍力臉上露出明悟之色,目光再次打量起洛天來。

「原來飛升之人就是這樣子啊!你說的九域好玩么?」龍悠然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再次仔細打量下了洛天,發現洛天跟他們沒什麼區別之後,便是興趣索然。

「很美……」一提到九域,濃烈的回憶便是在洛天的心中升起,目光柔和了許多。

「對外千萬不要說你是飛升之人!」龍力目光看向洛天,目光之中帶著凝重。

「嗯?」聽到龍力的話,洛天的心頓時一緊,眼中露出詢問之色,沖著龍力開口:「還請前輩明言!」

「整個仙界,都在尋找飛升之人,聽說,九大仙山發下來的消息,至於是誰發不的命令,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下三天的各個宗門已經開始動起來了,畢竟是九大仙山的命令!」

「雖然不知道九大仙山為什麼如此做,但是一定有著道理!不過我感覺不像是什麼好事,飛升之人雖然實力和天賦都很強,但是還沒有到引起仙王重視的地步!」龍力沖著洛天開口,將自己知道的同洛天講述了一翻。

「咯噔……」聽到龍力的話,洛天的心頓時一沉,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是永生仙王么?難道師傅被發現了?」洛天心中自語,為那些朋友擔心起來。

「此事,我們會替你保密,好在只要你不說,應該沒人會知道你是飛升之人!」龍力繼續開口,沒有說太多。

「多謝前輩了!」洛天眼中露出感激之色,仙王的命令,賞賜一定是驚天的,龍力能夠替自己保守秘密,顯然是頂住了天大的誘惑。

「你們是今天就走么?」隨後龍力便是再次開口詢問起來,目光看向洛天。

「嗯,等下就走吧!」洛天心中很亂,現在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同自己一起飛升上來的親人朋友的消息,若是真的被那些宗門抓走了,或者真的送到了永生仙王那裡,會是天大的麻煩,而打探消息最好的地方,便是三大宗門的天龍宗了。

「那我們去準備準備,收拾好了,你們就走吧!」龍力開口,示意龍悠然和鄭天德離開。

「嗡……」就在三人剛要轉身之際,兩道長虹閃過,出現在了龍吟城城主府的上空,兩個身穿白袍的青年,滿臉高傲的站在天空之上,白袍之上的右臂刺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飛龍,顯眼無比。

「又是天仙!」

「而且還是兩個!」龍吟城中的人們頓時看到了天空之上的兩個青年,驚呼出聲。

「你們看他們胳膊上的刺繡!兩條飛龍,那標誌好熟悉啊!」隨後人們便是關注到了兩名青年衣服上的刺繡,目光之中露出疑惑之色。

「那是……天龍門的標記!」驚慌了一陣之後,終於有人認出兩個年輕的身影頓時嘩然起來。

「那麼年輕的天仙,不愧是天龍門的弟子!」

「不過,天龍門的弟子跑到我們龍吟城來幹什麼?」人們頓時低聲議論起來,眼中帶著恭敬看向天空中的兩個青年。

「你們誰是龍吟城城主!」一名青年開口,居高臨下的看著洛天四人,眼中微微一閃,不過也僅僅只是一閃而已。

「我是!」龍力連忙開口,天龍門在他們看來,就是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縱然是普通的弟子,他龍力也惹不起。

「天龍掌門令,凡是發現有飛升之人,要向我天龍門稟報!」青年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威嚴。

「來了!」聽到青年的話,洛天四人對視了一眼,眼神交流了一下,隨後龍力便是朗聲開口:「龍吟城龍力尊天龍掌門令!」

「嗯!」兩名青年緩緩的降落,在洛天的身上掃視了一眼,隨後便是將目光放到了龍悠然的身上。

「我們一路奔波,有些飢餓,為我們準備一些酒宴!」兩名青年再次開口,將目光轉向了龍力。

「真是不要臉!」聽到兩名青年的話,龍力心中一陣暗罵,修為到了天仙境還會餓,鬼才信,這就是赤裸裸的要東西啊。

「還請兩位稍等,我讓管家去給兩位準備一下!」龍力雖然心中暗罵,但是還是對著鄭天德使了使眼色,鄭天德自然明白,轉身走了出去。

「這位是?」一名青年目光再次將目光放到了龍悠然的身上,開口詢問起來。

「這是老夫的愛女!」龍力心中不悅,但是臉上還是陪著笑,沖著那名青年開口。

「這位師妹,我是天龍宗外門弟子盧破天,此次下山,有兩個任務,一是尋找飛升之人,二是若是遇到資質不錯的苗子,可以推薦進入天龍門的外門,不知道師妹有沒有興趣進入天龍宗外門,我可以推薦你進入!」盧破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龍悠然開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