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重要的是在眾神競技場中羅征不能動用斬情神道,自己最大的殺招無法動用,拿什麼與那些上位真神拼?

不過含九姨既然這麼說了,或許她也有其他的準備,現階段羅征還是先適應與下位真神的戰鬥,盡量取得連勝,至於後面的事情還是走一步看一步。

羅征耐心的等到秦華準備……

「嗚嗚嗚……」

與其說秦華手中凝聚的是一把刀,還不如說是一道純粹的刀芒,那一道刀芒就是他手的一部分。當刀芒完全凝結成形后,不斷有細小的刀芒逸散出來,讓那刀芒看起來十分虛幻。

從這刀芒中羅征嗅到了強大的破滅之勢。

「以神格催動的神道,果然上了一個層次,秦華僅僅只是下位真神中墊底的存在,可實力依舊不能小覷……」羅征心中暗道。

「我好了,」秦華朝著羅征微微一笑,「你呢?為什麼不用武器?快亮武器啊!」

秦華覺得自己身為下位真神挑戰羅征原本就很不公平,現在他以將「破滅神道」中的破滅刀鋒凝聚出來,可這匿名者竟是不曾動用武器,更是讓他過意不去,所以才會開口催促道。

羅征撇了撇嘴,這些豪門子弟們一個個性格差異也是挺大的,那些紈絝們都是霸道的離譜,但這位算是異類。

秦華手中的那一道「刀芒」中的破滅之勢很強大,但在羅征眼中倒不是特別難以應付,他並不需要祭出大千重劍,不過這秦華這麼禮貌,他總不能挑釁「你不夠資格讓我拔出武器」這種話吧?

「不用了,動手吧,」羅征微微一笑也不再磨蹭,輕輕邁出一步,右腳的腳尖猛然爆發出一股無匹的力量……

「咚!」

隨著地面發出一聲悶響,眾神競技場的地面硬生生被羅征踩出了一個小坑,旋即羅征就以極快的速度直奔秦華而去。

「好……」

聽到羅征的話,秦華竟然還溫吞吞的回答了一個「好」字,隨後他看到地面上的那個小坑后,頓時為之一愣,眾神競技場中的地面雖然是虛幻的,但也剛硬無比,尋常力量難以破壞,這傢伙腳尖輕輕一點就能踏碎地面,還出現一個不小的坑。

這傢伙怎麼能……糟糕!

他的念頭剛剛想到這裡,羅征就以奇快無比的速度直奔自己而來。

秦華本身的實力並不算弱,充分經歷眾神競技場后,他也能慢慢攀爬到下位真神的中游,可他沒有探索過禁地,沒有生死之間歷練的覺悟。

忽然看到羅征以遠遠超出自己預料之外的速度衝過來,難免顯得有些慌亂!

「破滅斬!」

情急之下,秦華右手大開大合,那刀芒也隨之飛舞……

破滅神道修鍊到極深處,純粹的威力相當之強,不過秦華本身剛剛踏入神道沒多久,而羅征還有同心衣作為倚仗,倒是沒有太大的忌憚!

「呼呼呼……」

只見到羅征的身形飄舞之下,輕鬆避開了秦華右手中的刀芒,至於那些刀芒中逸散出來的細碎刀芒,羅征卻並不理會!

那些細碎刀芒觸碰到羅征后也爆發出不小的威力,但根本破不了羅征的同心衣,撞在他的同心衣上只是咯吱作響。

「你……」

秦華臉上再度流露出驚奇之色。

那些細碎的刀芒其實是秦華可以散布出去的,只要他祭出破滅神道后,這些細碎的刀芒就能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將他護在其中,任何人想要靠近他都要衝破這些細碎的刀芒,這些刀芒雖然細小,但就算是尋常下位真神也難以抵抗,稍微不足以就能在對方的身體上切出無數蜿蜒盤旋的傷口。

他哪裡想到羅征竟然會如此野蠻,直接拿身體硬生生的將刀芒給撞碎……

看到這一幕秦華頓時急了,手中的那一道刀芒揮舞的更甚,宛若一輪彎月圍繞著他不斷地狂舞,細碎的刀芒宛若無數片紙片一般四處飛舞!

看到慌亂的秦華,羅征卻心如止水。

他只需要欺身而進就能輕鬆終結這場戰鬥,不過破滅神道……

羅征不知道無量尺中積累足夠多的神道會發生什麼變化,但父親將無量尺置入自己腦海中,肯定是有其目的,在羅征有把握收取道蘊的時候,他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但是這無量尺使用起來有一點讓羅征十分苦惱,這把尺平日里幾乎沒有任何反應,他也無法引動無量尺,讓自己看破對方的道蘊……

每一次想要激發這無量尺,都要用腦袋非常冒險的頂上去,然後將道蘊引入腦海之中,這時候無量尺才會發揮作用,連接在羅征的雙目之中,給他的雙眼鍍上一圈金環,可看破一切道蘊!

這把尺應該不至於這麼麻煩,只可惜羅征尚且沒有掌握要領。

好在這秦華臨場迎面能力實在不強,他原本就極度驚訝羅征的速度,現在更是看到羅征梗著脖子,伸長了腦袋在他周圍鑽來鑽去,不知道搞什麼鬼,他心中不知道做如何感想了……

「破空滅劫!」

無奈之下的秦華,更是動用了自己的殺手鐧。

這「破空滅劫」也是破滅神道中悟出的一招,他掌握的並不熟稔,一般不會輕易拿來對敵,上一戰他敗給了對手都不曾動用,可現在他實在無法忍受之下竟是施展出來!

「嘶嘶嘶嘶嘶……」

無數新月形的破滅之鋒開始凝結而成,同時漫無目的的四處飛舞,在秦華三百丈內,這些破滅之鋒相互碰撞,絞殺,足以滅殺他周圍一切生靈。

她來時光芒萬丈 「八曲飛煙!」

看到這般變化,羅征淡定的施展出身法。

那些破滅之鋒固然犀利至極,蘊藏極強的破滅之勢,可速度並不快,只是慢悠悠的四處隨機飄舞。

而羅征將八曲飛煙施展出來后,自己就化為一張紙片一般,與那些破滅之鋒一起隨風飄舞,同時羅征也在不斷地吸納秦華逸散的道蘊!

「你,你到底要幹什麼?」秦華看到羅征圍而不攻,終於忍不住了,換做其他人恐怕會施展更加凌厲的攻擊,他卻直接開口向羅徵發問。

羅征並沒有回答秦華的話……

下一刻,他猛然睜開了雙目,瞳孔的邊緣依然鍍上了兩圈金環,正源源不斷的破解秦華所領悟的道蘊。

沒有多久……

無量尺上的某一個刻度之上,凝出了一點微光,當那微光散盡后,在刻度上留下了一個圓形的月刃,那正是破滅神道的道蘊所化之印記。 因為羅征匿名的緣故,他的臉始終處於模糊的狀態,秦華自然也看不到羅征雙眼中的異樣。

現在羅征將破滅神道納入無量尺后,就與秦華稍微拉開了一些距離。

停頓了大約一兩個呼吸時間后,羅征伸手輕輕一揮……

亮白色的光芒緩緩從他手中飛舞出來,不斷地凝聚之下,化出一道寬大的刀芒!

神道以「勢」催動最為厲害,本身就是匹配神格而成。

羅征雖然沒有神格,但純粹以混沌之氣化出「破滅神道」的道蘊,竟比秦華自身的刀芒還要純粹,還要閃耀幾分!

「你,你,你……」秦華看到羅征手中那一截寬大的刀芒也是目瞪口呆,「你也修鍊破滅神道嗎?」

破滅神道可不是五行神道。

修鍊五行神道幾乎沒有什麼門檻,絕大部分人的體質都能修行。

可在神域中還有許多極為厲害的偏門神道,修鍊的門檻都不小,先前秦華說自己在破滅神道上有一點小小的天賦,實際上是自謙的說法,這破滅神道修鍊到極深處是相當的厲害,但適合修鍊的人並不多。

「這破滅神道講究破毀萬物,千百神兵之中,唯有刀之霸氣才與之匹配,凝聚刀芒的確是很正確的選擇,」羅征淡淡的笑道。

秦華忽然看到羅征施展出破滅神道中的「破滅斬」,原本已覺得驚異至極,他隱隱有一種錯覺,彷彿羅徵才剛剛學會的破滅神道,甚至有可能就是憑藉自己的施展才學會!

可他根本不敢相信這個錯覺。

他見過很多天才,包括秦家的一些長輩,例如秦慕容,秦嵐等人,都是豪門中的頂尖天才,這些頂尖天才在秦家,在所有浮島之中都算十分出色,但也沒有變態的如此地步,誰能夠在交手的時候就能領悟對方的神道?@^^$

這種事情就算說出去,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

最終聽到羅征的這番話,終於驗證了他的「錯覺」,他的錯覺並不是錯的,羅征的確是剛剛掌握破滅神道……

這種事情即使親眼發生在秦華眼前,他也難以置信。

「你,你肯定是以前修鍊過破滅神道,遭遇桎梏瓶頸無法逾越,方才看我施展之下得意頓悟,是也不是?」秦華盯著羅征繼續問道。

羅征的手指輕輕挑動,那彎月一般的刀芒就順著羅征的手肘旋轉起來,同時自他那模糊不清的臉上傳來淡淡的笑聲,「抱歉,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接招吧!」!$*!

說罷,羅征的腳下再度出現一個小坑……

「咚!」

地面震動之下,羅征身形疾馳而去,手中的一道刀芒在空中化出一道燦銀色的軌跡,刀鋒向外朝著秦華正面剁去!

看著羅征的洶湧來勢,秦華咽了咽口水,只能將體內的勢催動出來,手中的刀芒再度暴漲,竟是硬著頭皮接招……

他心中也是一陣酸楚,好不容易證得神道,踏入眾神競技場中就先敗一場,遇見羅征之後原本還以為撿了一個大便宜,他甚至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以真神修為挑戰證神武者的確顯得沒那麼「堂堂正正」,只是為了積分,為了勝一場,他也只能豁出去了。

萬萬沒想到自己碰到的證神武者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妖孽!

「噌!」

兩道閃著白光的刀芒交錯在一起發出刺耳的脆響。

伴隨那脆響擴散出來的還有無數細碎的刀芒,這些細碎刀芒不僅僅是秦華的,還有羅征的!

那些細碎刀芒猶如在空中飛舞的刀片,朝著四面八方濺射開來,幾乎根本沒有躲避的空間。

刀芒濺射在羅征身上,只是聽到「嘩嘩」作響,若是刺向羅征的皮膚則在他皮膚上留下細碎的划痕,如果是切在同心衣上,則什麼都不曾留下……

羅征可以用肉身抵抗這些細碎刀芒,但秦華就不行了,那些刀芒切向秦華的肉身,幾乎毫無阻滯,在他的體內不斷地盤旋翻滾,碰到肌肉經脈直接斬斷,即使是堅固的真神玉骨同樣也是一併斬斷!

「噗噗噗噗……」

僅僅只是一刀之下,不知道有多少細碎刀芒鑽入秦華的體內,切斷了秦華體內的生機,他的身軀矗立在原地,已是一動不動……

羅征並沒有再出刀,將刀芒緩緩的收了起來,淡淡的望著秦華。

第一戰比他想象中的簡單,而且還不小的收穫,已經超出他心中的預期了。

「噗通……」

不一會兒,秦華的肉身向前撲倒在地,軀體開始慢慢地消散,同時整個虛幻的世界也猶若水紋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擴散,緩緩消失在羅征眼中,兩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在房間的一側,羅征的一些信息也浮現出來,那些信息中羅征的名字依舊一片模糊,但積分,以及勝利場次還是能看到。

「擊敗秦華只收穫了七十五個積分,」羅征看著積分變動喃喃說道。

羅征在證神武者中連勝下來,額外獎勵都有兩百多分,這一戰只得到七十五分實在是太少了。

不過根據積分的規則羅征也能理解,他參加越級戰後連勝場次就歸零了,等於重新開始計算勝利場次,並沒有那麼高的額外積分,而且下位真神相互之間挑戰,如果不算連勝場次,贏一場正常的積分僅僅只有十五分而已。

羅征第一場能夠獲得七十五分的獎勵,已經是尋常下位真神的五倍了,這是因為羅征參加的是越級戰,證神武者擊敗下位真神才有這種額外獎勵。

越級戰加上越級戰連勝獎勵,算是雙重放大額外積分,所以才有可能衝擊上百萬那麼恐怖的高額積分,這也是含九姨打的主意。

眾神大廳外,那些下位真神還在羅征的門前苦苦等待著。

「秦華搞什麼鬼,對付一個證神武者也要這麼久?」

「可能那匿名者實力不錯,敢參加越級戰的證神武者,總該是有點水平的。」

「絕大多數參加越級戰的證神武者都是自以為是,結果往往能教育他們,嘿嘿……」

歷史上能夠碾壓下位真神的證神武者太少了,這些下位真神們很難正眼去看羅征,除非羅征能夠用實力碾壓他們!

就在他們議論之下,羅征房間的那扇門忽然閃爍出一陣蔚藍色的光芒,隨後那扇門就化為一陣藍色的流光,迅速順著眾神大廳的一側迅速上移。

「咦!門,他的門跑了!」

「匿名者的排名上升了!」

「他居然贏了秦華……」

那些苦苦守候羅征的下位真神們眼睜睜看著羅征的門挪了上去,一個個滿臉都是驚奇之色,他們真沒想到秦華竟輸掉了這場比斗!

眾神大廳中這些門的排列,就代表著排名。

羅征迄今為止都沒有排名誕生,所以不會在眾神玉璧上顯示,但門的位置依舊會變化……

贏了秦華之後,羅征的排名一下子躥升了十六位,所以門的位置也朝著上方移動了十六位。

「嗡嗡嗡……」

那些游移的藍光迅速勾勒出一個門框的形狀,等到藍光消失后,羅征的門才再度出現。

與此同時,秦華的那扇門則向下游弋了兩位,畢竟秦華已經屬於墊底的一層,再輸也掉不到哪裡去,他總不可能掉到證神武者那一檔。

「咔嚓……」

正在那些下位真神用不可思議的表情討論之際,秦華從自己房間中出來了,滿臉都是鬱悶之色。

「秦華,你真的輸給了那位匿名者?」

「是你放水了?還是不小心?」

「還是那傢伙真的有本事……」

看到這些人如此急迫,原本鬱悶不已的秦華心中生出一絲惱怒,他是一個很講究公平的人,與羅征戰鬥就非常的不公平,因為羅征的修為比他低,就這樣還輸了,對秦華的打擊可想而知?

煩躁的心情催生出惡念,秦華臉上浮現出一絲狡黠之色對他們說道:「那小子實力一般,我是太大意了才讓他得手,不然不會輸!」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在秦華看來,這位匿名者的實力已是相當強。

先拋開他瞬間領悟自己神道那種妖孽到極致的能力,單純的實力看來,也比他們這群剛剛證得神道的下位真神強不少了。

他敗給了匿名者心情本來就不好,這幫傢伙還圍著自己吵嚷,即便性格單純的他也樂意看著他們給匿名者送分!

就像他預料的那般……

這幫真神們原本有些緊張的神情頓時放鬆下來,同時還假惺惺的安慰秦華。

「怎麼那麼不小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