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先生一時間心中充滿殺意,所有讓他女兒受苦的人都不會放過。 山谷內葉凡出劍由心初始時一劍乃是【電光火石】,可當青衫劍客這麼防備時劍招瞬間又變成【星流電擊】,劍招的切換毫無一絲痕迹,看上去它們本來就屬於一招。

融合劍招對於葉凡來說真的很容易,哪怕將所有的劍法融入一招中,也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只要他動用神竅,施展【真武之眼】,一切都會變得水到渠成。顯然,這不是葉凡想要的,通過戰鬥來融合招式,才能真正做到小女孩所說的水到渠成。

招式即為招式,都會有特定的框架,一旦脫離這種框架,招式就會失去原味,變成另外一種招式。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招式融合基本上就是將其它招式的特點融入到這個框架中,將招式豐富完善。

葉凡的招式融合顯然不是這樣,他需要打破所有招式的框架,重新構建出一個框架,將所有的招式融為一體。

戰鬥!瘋狂的戰鬥!

那種打破招式框架的感覺讓葉凡感覺自己的劍法似乎又更上一層樓,招式變得更加的隨心所欲,最讓人吃驚的是原本一招劍法蘊藏十多個完全不同個的變化,用出來時卻渾然一體,沒有任何不適。

九招《月宮劍訣》築基劍法連同《月宮劍訣》本身都被葉凡融入一招中。

心劍無痕!

葉凡發現脫離招式原有框架之後,重新融合的劍招變得更加的難以捉摸,讓人很難判斷出它的軌跡。

真氣在脈竅中恣意穿梭,虛脈將一切無限放大。劍招的融合不僅僅是招式的本身,還需要真氣的配合,所謂最為完美的劍招就是讓招式將自身所有的力量都發揮出來,達到自身所能達到的極限。

大戰在繼續,脈竅中的真氣超高速運轉,一種渾然一體的感覺油然而生,這一刻葉凡發現虛脈似乎已不存在,脈與脈,竅與竅間本就是一體。

一瞬間葉凡心神猛地一震,他清楚關鍵一刻到了。

對戰中的青衫劍客猛然間消失,就在葉凡微感錯愕之極,《御天訣》一道全新的口訣在腦中閃現,他彷彿聽到有人在耳畔吟唱,字字珠璣,聲聲如黃鐘大呂,在洗滌著他的身心。

全新的口訣沖入神竅,一瞬間無數明悟在心頭。

溝通的虛脈完全顯化,這一刻似乎化為武脈。

九顆武竅在震動,宛若那敲響的戰谷,在合奏出一曲樂章。

耳畔的吟唱聲越來越洪亮,宛若驚雷炸響,葉凡只覺渾身都燃燒起來,每一個細胞都在沸騰,武脈與武竅在那一瞬間散發出可怕的熱力,滾燙的滋味讓他感覺像似燒紅的烙鐵烙印在身上。

融合了!

鏈接九條武脈的虛脈完全化實,一瞬間就練成一個整體。

這只是開始,化為一個整體的武脈在蠕動,滾燙的滋味絲毫不減,那感覺就像似有燒紅的鐵在身體中穿過,痛得他死去活來。

相比武脈的融合,武竅就要溫和許多,九顆武竅瘋狂震動,真氣穿梭於虛脈中,一同向著某個地方匯聚。

「轟!」

殿下,請放手 很快葉凡渾身一震,在他的身體中像似有一道悶雷炸響,如同戰鼓敲響的九顆武竅竟然同時消失,一顆全新的武竅出現。

隨著這個全新武竅的出現,葉凡的心神猛地被一股拉扯力強行拽入其中,感知中漆黑一片,只有那如若黃鐘大呂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驟然!

漆黑一片的世界金光大作,那如黃鐘大呂的聲音震蕩出一個個字元,葉凡想要用神念去捕捉,奈何手段用盡,神念就是無法靠近,猛然間無數的字元收攏,充斥整個武竅的金光也跟著收斂,一個金色的字元出現。

金色的字元玄奧異常,似乎蘊藏著天地至理,葉凡想要去讀懂它,可神念剛剛觸碰到,就感到一股壓抑的感覺湧上心頭。金色的字元在他的眼中宛若神靈的文字,任何的窺探就是一種褻瀆,很快神念就被一股力量強行提出了武竅。

融合完成了!

葉凡心神猛地一震,一切出乎預料的順利,除融合過程中那可怕的滋味,他並未感到任何難以掌控的兇險。當然,葉凡很清楚,他的修鍊是在試煉夢境中完成,如果現在換做是現實中,那情況絕對會兇險萬分。

葉凡很快展開內視,他驚訝的發現體內的武脈竟然真的化為一棵樹的樣子,數桿、樹枝、樹根、除沒有樹葉外,怎麼看都是樹。

這一幕讓葉凡發獃,融合后的武脈沒有以前加虛脈那樣複雜,真氣運轉線路已經變化,不過武技招式還能用,效果也強出不少。葉凡感受一下武脈中的真氣強度,先天三重,這讓他眉頭當即就皺起來。

「先天三重很正常。」

小女孩適時出現,笑眯眯的看著葉凡。

葉凡皺眉道:「哪裡正常了,在沒有融脈融竅時我都真氣強度就能夠達到先天三重,現在融脈之後也只有先天三重,一點增長都沒有。」

小女孩沒好氣道:「先前你的先天三重只不過是通過虛脈增幅而來,其實你真正的真氣修為只有後天九重罷了。你要想真正發揮出武脈跟武竅的威力來,必須掌握全新的武脈跟武竅運用之法。保守估計,只要你能夠完全掌握的話,能夠發揮出先天六重的修為。如果配合上武竅的話,大概能夠爆發出先天七重左右的真氣強度。」

葉凡驚訝的道:「增幅怎麼這麼小?」

小女孩癟嘴道:「後天境豈能同先天境相比,每一重的差距越往後越大,你能夠以後天圓滿的實力爆發出先天七重的修為來,應該偷笑了。」

葉凡沒有繼續糾纏這個問題,而是道:「你不是說只要等我先天圓滿之後,就能跟傳承之塔認主嘛,現在我已經後天圓滿了,不知道要如何同傳承之塔認主?」

「還記得那顆水晶嘛,它就是傳承之塔的控制核心,你只要將它煉化,就能跟傳承之塔認主,那個時候你就能將傳承之塔收入武竅中。」

「要如何煉化?」

「簡單,滴血認主,傳承之塔就會自主跟你完成初步認主儀式,具體過程到時我會告訴你的。現在天院的人已經攻入月之崖,石樓的秘密絕對藏不了多久,快點認主,咱們可以悄然離開月之崖。」

小女孩的話讓葉凡感到急迫,不再猶豫,直接從試煉夢境退出來,當他睜開雙眼時發現月筠幾人已經聚在屋中,他們臉上的神情都顯得格外焦慮。

「月萌被人帶走了。」

「什麼?」

聽到葉蘭率的話,葉凡一下子驚得從地上蹦起來。 「誰將月萌帶走的?」

葉凡的臉色很是難看,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宛若晴天霹靂。

「那人來自天院,看情況似乎就是月萌的父親。」

「萌兒的父親?」

葉凡一愣,這個結果出乎他的預料,心中的擔憂不由小了很多。

月筠開口道:「這次天院出手對付劍宮的秘密基地就是因為天院某位大人物的女兒被拐走,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月萌就是天院要找的那個小女孩,她進入天院並不是一件壞事,葉公子不用太過擔心。」

葉凡一陣沉默,雖然心中對月萌的擔心小了很多,但思念之情卻一發不可收拾,小丫頭這些年來都跟他在月之崖相依為命,如今她突然離開,讓他心中空蕩蕩的。

「天院的大人物差不多走了,只留下一個陣王坐鎮,如今月之崖的管理者已經被屠殺殆盡,所有的試練者基本上都已經被弄走。天院的人似乎要想探月之崖的秘密,我擔心這裡藏不了多久。」

月筠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葉凡沒有說話,直接來到水晶石所在大殿中,將手掌放在上邊,很快整個月之崖內的情況盡在眼前。 總裁霸愛:老婆哪裏逃 情況就如同月筠所說一般,月之崖九層空間幾乎都被天院的人地毯式的搜索無數遍了,最終畫面定格在主煉藥室。

陣圖暴露了!

葉凡看著眼前浮現的畫面,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陣王站在陣圖前,他一眼就瞧出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隱藏陣圖,只是這個陣圖雖然簡單,但要開啟卻必須有特殊的條件才行。陣王嘗試過很多方法,可陣圖始終沒有變化,最終他不得不放棄用技巧的方式開啟陣圖。

微微一嘆,陣王有些無奈,對於一個陣法師來說暴力破陣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手段,被很多陣法師不恥,畢竟一旦這麼干就表明自己技不如人,都是心高氣傲之輩,誰願意低頭。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陣王一手按在陣圖上,真元一吐,霎時間陣圖遭到強勢衝擊。

「轟!」

整個煉藥室都在震動,一股反正這裡強勢而來,只將陣王給震得連連後退,臉上都不由露出驚異之色。

陣圖被毀掉了,一座石門顯露而出,煉藥室中的傅山臉色很是興奮,這次他主動留下來就是相信那個賤人一定還藏身在月之崖內,他發誓不將之擒拿誓不罷休。二話沒說,傅山直接將石門推開,很快一座空蕩蕩的密室映入眼帘。

「怎麼什麼也沒有?」

傅山一陣愣神,事情跟期望的差距太大,讓他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陣王沒有理會傅山的失望,他的臉色顯得有些凝重,剛剛的反震之力有些超乎尋常,一個簡單地三級陣圖罷了,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威力,而現在弄出這麼大的動靜,表明那個陣圖只是某個大陣的一角,如今被毀說不定會牽一髮而動全身,接下來一定要小心點才行。

「你沒有看到地面上的陣圖嗎?」

陣王一走進密室就發現地面之上的陣圖,五級陣圖對於他來說還是很簡單的,只是有了先前的經歷讓他明白,這個陣圖的開啟必須具備特殊條件,不然就只能用暴力破解了。

傅山自然很快就發現密室中唯一的陣圖,根本就不用等陣王出手,他直接有模學樣讓真元關注右腳,猛地踩向地面。

「嘭!」

巨大的反震力傳來,傅山直接被蹦上天,一頭撞在密室頂部之上,痛得他一臉臉都扭曲起來。

陣王一臉不屑的看著傅山,就像在看一個傻子,先前他破掉煉藥室中的陣圖時就遭到反震,這傢伙竟然還如此莽撞。這裡的陣圖需要暴力破解不假,可不是你這種什麼都不懂的白痴就能破掉了的,不然這陣圖豈不是要一文不值。

陣王一手按在陣圖上,雙目緊閉,數息過後就見陣圖暴起一團璀璨光芒,幾乎是瞬間陣圖炸開,可怕的反震力將他震飛。陣圖的遮掩效果消失,蓋子出現,天院一行人很快進入到石樓之中。

葉凡的臉色陰沉起來,天院如此輕易進入石樓讓他很是意外,這讓他不得不擔心這個陣王用同樣的方法開啟最後的傳送陣。

天院的武者三層石樓進行地毯式搜索,天院一行人很快就發現三層對應的空間,無數的藥材跟礦物讓他們異常振奮。第一層石床上的陣圖很快就被找到,整個過程中傅山都跟著陣王,對於三層對應空間他並不感興趣。

「大人,這個陣圖應當也很容易破壞吧?」

陣王眉頭緊皺,凝視著陣圖很久,才搖頭道:「這是傳送陣,破壞了還怎麼用?」

傅山挑眉道:「傳送陣要啟動應當不難吧。」

陣王搖頭道:「這不是普通的傳送陣,布置之人的修為絕對超過了神藏境,要啟動的話似乎需要血液。」

「血液?」

「沒錯,就是血液,就跟先前兩個陣圖有些類似,只有特定的血液才能開啟這個傳送陣。」

傅山還想問話,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很快有天院的學院驚慌失措道:「大人不好了,我們有很多學員被殺了!」

陣王吃驚道:「難道那三層空間內還有月之崖管理者?」

一名學員臉色異常蒼白道:「第三層石樓對應的空間是一個山谷,那裡有青衫劍客把守,太可怕了,我們的學員都是一劍被殺,現在已經死掉十多個。」

傅山驚疑不定道:「那裡有沒有一個女人?」

「沒有女人,只有一個青衫劍客,實在是太可怕了,柳學長可是大先天巔峰境的高手啊,可仍被一劍秒殺!」

這名學員的眼中露出恐懼之色,青衫劍客給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大先天境巔峰的超級高手被一劍秒殺,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

陣王的臉色鐵青,他是這裡的負責人,天院傷亡如此大,他可是要負責任的。這個時候陣王自然要放棄研究床上的陣圖,急匆匆領著一群天院武者來到山谷,此時艷陽高懸,青衫劍客面色淡然的擋住山谷唯一的出路。在他的腳邊倒下了十多具身著天院服侍的武者,全都是一劍封喉,死得很徹底。

陣王臉色鐵青,這次進攻月之崖沒有死一個人,沒想到等順利攻佔下來竟然一下子死掉十多個,這其中還有大先天境的武者。陣王見過死掉的柳絮,那可是一個真正的劍道天才,沒想到卻死在這麼一座小山谷中。

「馬上制裁吧,你不是本座的對手!」

陣王的臉上現出冷笑,青衫劍客表現出來的修為只是大先天境而已,在他神藏境的修為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青衫劍客淡然道:「你確定要闖關嗎?」

陣王皺眉道:「什麼闖關?」

青衫劍客淡然道:「這裡是通往傳承之塔的必經之路,只有擊敗我才能繼續前行,你確定要進行闖關嗎?」

「傳承之塔?那是什麼地方?」

陣王一愣,青衫劍客默然無語,根本沒有解釋的意思,他不由冷哼一聲道:「不管什麼挑戰,本座接著就是。」

青衫劍客目光掃過天院所有武者,淡然道:「闖關只能一個一個的來,如果再像先前一般群起而攻之,殺無赦。」

陣王冷哼一聲,幾乎是瞬間他人消失在原地,一掌印出,速度快到極致。然而,讓陣王驚駭的是青衫劍客的速度比他還要快,那劍光快得讓他根本無法捕捉到軌跡。

竟是神藏境!

陣王嚇了一跳,青衫劍客先前還只有大先天境,可是這一出手修為瞬間就飆升到神藏境,這讓他驚駭欲絕。

「鏘!」

陣王被一劍擊飛,一個陣盤炸裂,在關鍵時刻救了他一命。

青衫劍客面無表情的看著陣王,他並未追擊,一種無形的蔑視讓天院所有武者臉色很是難看。

……

葉凡看著畫面中臉色難看的天院武者冷冷一笑,這個陣王還真是命大,要不是被那個陣盤所救,他怕已被一劍幹掉了。看到陣王的慘狀,葉凡不擔心天院的人能夠殺進傳承之塔來,不過傳承之塔的秘密已經讓天院的人知道,他們絕對會派出更強的高手過來,萬一超越九境的武者出現,後果絕對難料。

眼前的畫面消失了,葉凡取出龍刃,在手指上輕輕一劃,瞬間鮮血溢出,滴落晶石上。

晶石亮起璀璨的光芒,幾乎是瞬間沒入葉凡體內那顆融合后的武竅中。心神劇烈震動,無數的信息傳遞而來,他的思感無限發散,整個傳承之塔似乎每一個角落都能看到。 認主了!

經過比葉凡想象中的輕鬆很多,閉上雙目,他能夠清晰看到晶石正處於融合后的武竅中。煉化晶石只是第一步,接下來葉凡要做的就是收走傳承之塔,在他看來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傳承之塔同月之崖融合在一起,再加上自己現在就處在裡面。

接下來該怎麼辦?

葉凡的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傳承之塔之靈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腦海中響起道:「初步認主現在已經完成,你算是我的主人了。」

「我要如何收走傳承之塔?」

「這個其實很容易,只要你想,我立馬就可以控制本體進入你的武竅中。」

葉凡有些吃驚道:「現在我可是在傳承之塔內啊,這樣也能收走傳承之塔?」

「這有什麼困難的,只不過將你收進傳承之塔后,整個月之崖立馬就會崩塌,你現在收走傳承之塔非常的危險。以我之見,是由我控制傳承之塔直接破空而去,這樣就算月之崖崩塌,你也不會有任何危險。」

傳承之塔器靈的話讓葉凡很是興奮,他並不是什麼也不懂的人,來自師父的記憶清晰的告訴他有些神器是可以載人飛行,無疑傳承之塔就是這樣的神器。既然傳承之塔能夠載人飛行,那在葉凡看來天院就對他構不成威脅了。

「葉公子,現在情況如何?」

月筠目光灼灼的看著葉凡,剛剛發生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中,自然明白葉凡的傳承試煉結束了。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葉凡笑道:「一切都很順利,我已經完成邪王留下的試煉,現在已經真正掌握傳承之塔。」

月筠很是興奮的道:「那不知道葉公子可以弄到奇毒【晶人】的配方?」

葉凡有些驚訝,月筠第一句問的竟然是這件事情,看來這個【晶人】的配方對於她很重要啊,他不由道:「如今整個傳承之塔都在我的掌握中,只要你們有【晶人】的配方,我自然會想辦法弄出來交給姐姐。不過天院的人已經發現進入傳承之塔的方法,我想他們一定會加派人手過來闖關,現在我們首要考慮的是如何離開。對了,不知道你們的小姐如今在何方?」

月筠的臉上儘是喜色,這次月之崖一行他們不但找到身具【玉龍體】的人,還意外獲得奇毒【晶人】的配方跟破解之法,絕對是不虛此行。

「小姐應當已經離開月之崖,葉公子不用擔心。」

葉凡挑眉道:「你們小姐什麼時候離開月之崖的?」

月筠微微笑道:「單論易容,其實小姐的能力更在我之上,她根本不需要藉助任何外物,直接就可以變成任何一個人的模樣,就算小姐直接出現在葉公子身邊,葉公子都不一定能夠認出小姐。」

葉凡暗自吃驚,直接變成任何一個人的模樣,還不用藉助外物,簡直太可怕了,這樣的女人還是離得遠一點比較好。目光掃過月筠三女,葉凡突然一驚,嫵玫如果真的可以隨意易容成任何人的模樣,豈不表明這三人中很有可能有一個就是她?

葉凡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感覺這種可能性非常的大,嫵玫本來應該是跟月萌在一起的,而事實卻是沒有。現在看來這種猜測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嫵玫真的就是三女中任何一個,葉凡自認完全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最好的辦法就是離她們越遠越好。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不再多說什麼,當即讓傳承之塔的器靈操控傳承之塔離開月之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