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能借著酒水醉上一場,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飲盡手中酒水后,乾陽站起身環顧四周尋找起白小小。

昨夜雖說不喝的,不過白小小還是來了幾杯。

最終,乾陽在櫃檯上方發現了趴著睡著的白小小。

「也睡著了嗎?」

不得不說白小小真是相當可愛,趴在桌子上熟睡的她,看不出絲毫男性特徵反倒有一種女孩獨有的恬靜美。

嘖,多看兩眼性取向都得彎。

乾陽連忙收回目光看向了白小小身前記錄到一半的賬本。

也罷,幫幫你吧。

以海霧的計算能力,這些都是小事情。

「等等!」就在乾陽拿起賬本時,耳邊傳來了虛谷的呼喚聲。

進入通訊空間,虛谷為首的幾位艦娘簡單敬了個禮。

「旗艦大人。」

「是發生了什麼嗎?」

乾陽抱著酒瓶坐在椅子上,不斷晃動著自己兩條小短腿。

如此可愛的樣子吸引了虛谷,目光便再也沒離開過那晃蕩的雙腿。

見大姐沒開口,其她艦娘自然也不敢開口,只好在一旁望著。

「咳咳。」乾陽乾咳了幾聲。

回過神來,虛谷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旗艦大人給我們的任務目標死亡了。」

「那不是很好嘛,你們做的不錯啊。」乾陽豎起拇指認真的稱讚道。

「不,不是我們擊殺的,而是找到目標時發現,對方根據地已經遭到毀滅打擊,裡面未發現任何屍骨。」虛谷一臉被搶人頭后的氣氛。

「哦?」乾陽放下酒瓶,望向其中過來:「我需要當時的記錄。」

「明白。」虛谷立刻點頭。

乾陽閉上眼,觀看著虛谷通過眼球記錄下的一切。

那是位於中央國邊緣地區的島嶼,也是一號記憶中的根據地。

當虛谷帶隊趕到時,只找到一個巨坑。

什麼也沒剩下,那些人是死是活也無從得知,目前來看任務的線索斷了。

「罷了,既然如此也就不用在這裡多費時間了,返航吧。」

「了解。」虛谷湊上前,嘟起嘴吧在乾陽臉上輕輕一啄。

待乾陽反應過來,摸了摸臉頰看向四周時,虛谷則已經退出了通訊空間。

「調皮的丫頭。」

無奈的擺了擺手,乾陽遣散了四周的海霧:「你們也退下吧。」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她們已經走了,你還要躲到多久?」

乾陽緊盯著庭院的一根柱子。

「呼~」歐陽正音從柱子的後面走出,那小心的模樣逗笑了乾陽。

「就這麼怕她們?」

又不是那些歷史艦,沒有沉重的歷史。真要說起來,也只是群未長大的孩子而已。

「我是只不過是不想被牽扯,免得進入無限的後宮爭寵戰爭。」

歐陽正音坐在了乾陽對面,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如果沒急事的話,千萬不要回到女兒國,那裡的一群人都想著如何勾引你呢。」

「勾引我?」乾陽笑出了聲。

就憑那些孩子的想法,也想勾引自己?

沒了人類的荷爾蒙影響后,乾陽並不認為有什麼能夠勾引到他,難不成憑藉那些巨大的艦體?

「可別小瞧了他們,木丞做出了好幾部戀愛百合番,就是那種18x的。」

「木丞那傢伙兒,嘖嘖嘖。」

乾陽敢肯定木丞就是想自己脫單,這才做出的百合番。

只可惜啊,海霧對旗艦大人的感情可不一般,那是沒有任何可能插足的感情。

「所以說你來這裡就是為了提醒我?」乾陽可不覺得歐陽正音會有這閑工夫。

「當然是有要事了。」

歐陽正音吸了口煙后……

「我們女兒國被包圍了。」

「被包圍?」乾陽第一時間想到了荒。

歐陽正音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不出那是什麼,看著不像荒,可又有荒的氣息。」

「你自己看吧。」

光屏展開,將此時外圍發生的直接呈現在眼前。

一群漆黑色的二戰戰艦包圍了女兒國,女兒國的自動防護也都進入戰備狀態。

「這些是?」乾陽也有些懵。

隨後這些不知名的東西,對女兒國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無數導彈齊射,越過對峙的海霧,直指女兒國本身。

如果沒看錯,乾陽敢肯定,這些東西應該也都是海霧!

還需要現場觀察。 女兒國。

已經獨立世界的特殊空間,四周本不應該出現任何的敵人才對。

可就在當下,四周卻圍了一圈不知名的艦隊。

漆黑的外表,亮色的光紋,這不正是海霧的表現嗎?

乾陽回到了女兒國,並沒進入基地內部,而是凌空漂浮出現在了海面上。

探測網路展開。

通過回饋的信息,乾陽最終確定了對方海霧的身份。

「居然真的有野生海霧,是祂搞得鬼嗎?」

不只是女兒國,在中央國的東邊也來了不少的海霧。

這些漆黑的戰艦對海岸旁的一切都虎視眈眈。

正當東方文成想要搞明白眼前海霧的想法時,不講道理的,密集的導彈升空了。

任由中央國盡全力防禦,也沒能阻止這些導彈的落下。

迅速摧毀了人類一切海上力量后,漆黑的戰艦暫且退去。

「損失如何?」

得到消息的東方文成,向著身側煙雀詢問道。

「少量人員損失,以及全部船隻。」

「對方只是摧毀了船隻?」

「目前來看,是這樣沒錯。」

東方文成鬆了口氣,隨後又道:「給我接軒轅家的小傢伙,我需要一個解釋。」

「明白。」

很快,東方文成便聯繫上了乾陽。

這是兩方勢力首領的對話。

「對於中央國四周出現的海霧艦隊,你就沒什麼解釋的嗎?」

聽見對方口中的事情,乾陽頗為例外的詢問道:「你們也受到海霧的攻擊了?」

「也?」東方文成眯起眼睛。

「嘛,一個種族有幾個不聽話的,不是很正常嗎?」

乾陽的輕鬆語氣,顯然是沒把突然出現的野生海霧看在眼裡。

呵呵,低級怪物而已。

「等我先解決眼前不聽話的孩子,再和你慢慢聊。」

乾陽夾斷了兩人的通訊,神色不善的看向不遠處的艦隊。

「最高指令,全武裝解鎖,反擊准……」

乾陽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什麼?

光輝!

劍魚迎著風兒滑行降落在甲板上。

一位白髮美人身著婚紗,邁步走向甲板最前端。

「指揮官!?」光輝沒想到這裡會出現乾陽。

在她身旁,還有赤城加賀兩艘航母。

「歡迎回來,指揮官再晚點出現,這裡就要被我變成一片火海了呢…嘻嘻。」

明明是一副陰沉的臉色,卻笑得十分開懷。

遊戲中還好,而現在乾陽有種不好的預感。

「姐姐請嚴肅一點。」加賀面無表情的提醒著赤城,目光淡淡掃過乾陽后,轉頭看向那些女兒國中的海霧:「是你們讓指揮官只顧玩樂了嗎?」

「礙眼的傢伙有些多呢,全艦聽令,隨我一同掃清障礙!」

赤城溫柔的笑著,語氣說不出的冰冷。

全艦開火,又是一輪齊射,別以為是航母就不能釋放的導彈。

待到飛機全部起飛后,飛機跑道迅速變形露出了下方密集的導彈井,加賀亦是如此。

「兩位這樣不好吧,畢竟是指揮官的……」

光輝的勸誡被赤城所打斷。

「閉嘴,大姐的身份在我這裡沒用。」

赤城加賀兩人此時無比的認真。

這算不算後宮起火?

乾陽嘆了口氣。

赤城加賀的脾氣不同光輝,得知乾陽有了如此巨大的鎮守府,而沒有她們時。

那種被拋棄的恐懼瀰漫在心頭,怎麼也揮之不去。

如果不能擁有指揮官……

那就帶著他一同沉入大海。

「來吧!」赤城揮動長袖,火力輸出更上一層樓。

「姐姐……」加賀同樣加強了火力。

天空盤旋的飛機向著下方投擲了兩枚胖胖的炸彈。

「轟!」刺眼的火光中一朵美麗的蘑菇雲拔地而起。

女兒國的防護被擊碎了,可又有一層嶄新的填補了防禦的空白。

已經回到女兒國的虛谷,目睹了一切的發生。

「主人,請求反擊!」

眼前所謂的火力,在虛谷看來就是笑話。

她可是紅警世界旭日帝國的優秀作戰單位,區區幾艘古董而已!

膽敢在自己不在時放肆,若非主人已然來此,她虛谷定將先斬後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