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能高居副省長的位置,除了當年貝貝姐的爺爺留下了一點人脈之外,他自身能力極強是主要原因,蘇北這一次把所有事情說的更詳細了,他一聽完,便知道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幾個地方存在問題,首先,蘇北的整體計劃太隨意,好像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一個長久的具體的全面的策劃方案,而且還喜歡做甩手掌柜,但是落到具體的地方卻往往實施的非常好,出乎意料的好。

李平不知道,蘇北每一步計劃的確都是他隨意制定的,而且幾乎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任性的很,但是架不住蘇北弄出來的食材,都是用靈氣培養出來的,品質都好到了極點,而且還有兩個元嬰修為的弟子為其代勞管事,那能不實施的好嗎?

雖然有疑惑,但是李平也只是歸功於自己這個未來女婿有識人之明,手底下的團隊給力,沒有多想,倒是把其中的一切缺點給蘇北一一指了出來。

「品牌和美食體系宣傳走國內國外結合的路子,通過電視電影來宣傳,這是個相當好的注意,但是相應的,既然國外也有通過電影電視宣傳計劃,那那麼《紫山指南》這本核心雜誌是不是也應該流傳到國外去,相應的,擴大它影響力,刷一刷存在感……此外,如今電子商務這麼火爆,也是未來商業發展的一個大趨勢,不能忽略了……還有,既然打算有在全國各地大城市增開連鎖飯店的計劃,而你們飯店的食材又大部分是來自自己的食材基地,那麼,把食材運送到全國各地的物流渠道,是不是應該提前布局?」|

李平沉思了一會,然後給出了許多建議,末了,李平直指問題的核心:「現在你的攤子鋪的有點大,國內就有從食材種植養殖,到飯店服務,幾乎籠括了一整條產業鏈,另外還有娛樂文化方面的,再加上國外也鋪了不少攤子,在這樣下去,說不定還會越鋪越多,最終會讓自己手忙腳亂,自亂了陣腳,解決這個問你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整合所有的項目,創立一個凌駕於所有子公司之上的總部,統籌所有項目。」

蘇北聞言,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隨手讓蘇槐創建的五家聯投資公司,事實上,自己弄出來的所有項目,現在都是由這五家投資公司掌控的,即便是紫山村的項目,五家投資公司也是絕對控股。

這於自己未來老丈人所說的,有異曲同工之妙,蘇北倒是有點佩服自己的先見之明了,不過他也是在心裡自得一下,自然不會說出來,現在是自己老丈人表演時間,聰明如自己,自然的老實聽著,不時還要點頭附和一下,做一做恍然大悟的表情。

當然,蘇北心裡的確收穫不小,其中未來老丈人提到的,在國外發行《紫山指南》和電子商務的事情,就給他了他極大的啟發。

他想到了智能手機出世之後,應運而生各類手機軟體,微信、手q、手淘、手機看書軟體等等。

自己為何不開放一款美食手機軟體,來推廣自己的《紫山指南》呢,也好更接地氣的為各類吃貨們提供有品質的美食信息不是? 轟隆隆!

“什麼東西?啊……”也就在高鶴山頭疼欲眼前這些濃霧的時候,一道巨大的陰影突然從河流當中涌了出來,還沒等那名在河邊清洗傷口的長老反應過來,一張無比碩大的血盆大口便將其一口吞了下去,而且這個巨大陰影似乎是直到眼前這些人不好對付,所以在吞掉了那名長老以後沒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又鑽回到了河流當中,以至於還有許多人都沒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該死的,那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一口就把劉長老給吞下去了。”看着原本那位劉長老清洗傷口的地方,此時卻只留下了一灘血跡,高鶴山等人的臉色一時間都不由得陰沉了下來,頗爲惱怒的咆哮道,要知道本來在經過和聶辰一戰後的五行宗勢力就已經尖銳了不少,而這次派出來的長老基本上又都是門中最精銳的一批強者,每個人都是無比重要的存在,可現在連雲煙獸的面都還沒來及見上,竟然就又損失了一名魂皇級強者,這也使得高鶴山幾乎惱火到了極點。

“這股魂力波動……看來應該是水系六級中期魂獸巨潭鱷,只不過光一個人不夠他吃的,所以我估計他還會在伺機對我們發動攻擊的。”走上前來,感受着那巨獸所留下的魂力波動,聶辰稍稍沉思了一下便十分肯定地說道,巨潭鱷,水系六級中期魂獸,是六級魂獸當中較爲兇殘的一種魂獸,肉身強大,但卻並不精通魂術攻擊,所以才被評爲六級中期魂獸,可實際上就算是魂皇后期強者對上他那堪稱恐怖的肉身也要萬分小心才行。

“什麼,他竟然沒有吃夠,還打算在對我們發動攻擊,混蛋,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他。”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高鶴山頓時勃然大怒了起來,大聲咆哮道,光是損失了那個劉長老就已經夠讓他肉疼的了,現在聶辰竟然告訴他,那個該死的巨潭鱷還沒有吃飽,並打算再次對他們發動攻擊,此時的高鶴山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殺了那頭巨潭鱷已泄他心頭之恨。 “沒用的,因爲巨潭鱷沒有什麼魂術攻擊,再加上他又是冷血動物,只要不是他主動發起攻擊的那一刻,別說在這個地方我們的感知都被降低到了極點,就算是在平時我們也很難發現它的蹤跡。”對於高鶴山的憤怒,聶辰卻是有些無可奈何的聳了聳肩說道,因爲巨潭鱷肉身的特殊性,除非是比他實力高很多,否則的話,就只能在他發起攻擊的那一瞬間將其擊斃,其他時間是很難找到他的。

“那你怎麼知道他還會在對我們發起攻擊呢?畢竟以他的能力應該能感知到我們的實力吧。”聽着聶辰的解釋,雲天奇卻是有些疑惑的詢問道,在他看來憑巨潭鱷能力,應該可以感知出自己等人身上的力量,既然如此,他又怎麼可能再次對自己等人發動攻擊呢,而聶辰確實有些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說道:“那是因爲你不瞭解巨潭鱷這種生物,其實在以前巨潭鱷的那個“潭”字其實是“貪”,叫鉅貪鱷,就是貪婪的意思,可以說只要不是必死之局,他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只不過後來念着念着才被改成了巨潭鱷,所以,只要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還會對我們發動攻擊。”

“可是以我們現在的狀態,就算他再次對我們發動攻擊,我們也很難及時發現並擊殺他啊。”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雲天奇和高鶴雲才明白了過來,不過隨即卻又苦笑了一下說道,正如聶辰之前所說的,就算是在平時他們都很難發現巨潭鱷的蹤跡,更何況這又是在這種將他們感知能力降低到極點的地方,就更加難以發現巨潭鱷的蹤跡了。

“這個簡單,雖然這個地方可以將我們的感知能力降到最低,但你們別忘了,巨潭鱷是一種沒有任何魂術能力的純物理系魂獸,所以只要我們認真的觀察河面上波動的情況,還是可以在他發動攻擊以前聯手將其瞬間擊殺掉的。”相對於高鶴山的擔憂,聶辰卻是十分輕鬆的說道,雖然說巨潭鱷體內沒有任何魂力爲他的行動提供了便捷的幫助,但同時也降低了他發動攻擊時的隱蔽性,所以只要聶辰等人認真觀察河面上的情況,就可以提前發覺到巨潭鱷的位置,並對其發動攻擊。

“好吧,那也只能這樣做了。”在聽了聶辰的建議以後,雖然有些無奈,但高鶴山也只能答應了下來,畢竟在這個地方,有着像巨潭鱷這種攻擊性十足,而且又具備着重創甚至是殺死他們能力的魂獸暗中窺測,實在是很令人心神不安……

“這樣吧,反正也都已經到中午了,不如我們就在這個地方吃飯吧。”稍微的思考了一下向來食慾旺盛的聶辰有感覺自己的肚子餓了起來,便發起了在這裏吃法的提議,而看了看被迷霧遮擋了的太陽以後,雲天奇和五行宗的人也沒有反對什麼,便紛紛將事先準備好了的乾糧去了出來,只不過因爲有河中巨潭鱷的窺測,使得他們吃飯似乎都吃得不怎麼安心,是不是的還轉臉觀察着河面上的狀況,而聶辰等人卻想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吃的津津有味,看的雲天奇他們是頗爲無語,隨即也試圖放鬆自己的心情……

轟!

“出來了……”也就在衆人好不容纔將自己的心情徹底放鬆下啦,河上便再次發出了一聲轟隆巨響,緊接着那頭足有數丈長的巨潭鱷便從河中衝了出來,徑直衝向了五行宗的一位長老,而這位長老的反應也是十分迅速,當即取出了自己的武器大喊着就要衝上去,不過聶辰的動作似乎還要更快一些,還沒等五行宗的那些長老們衝上前去,一道血色幻影一下子刺入了那隻巨潭鱷的口中,瞬間便將鉅貪鱷刺穿了,待衆人反應過來以後才發現那道血色幻影竟然就是由聶辰脖子上修羅血泣所化的血色長槍,而此時那隻讓他們心驚膽戰的巨潭鱷也已經被血色長槍吸乾了身上的所有血液。

“我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在我吃飯的時候,打擾我,不過也好,我本來想着到哪裏弄點肉來吃吃呢。”無視掉衆人那一臉的驚愕表情,聶辰一臉淡然之色的說道,說着手中血芒幾閃,就只見那隻足有數丈長的巨潭鱷便被聶辰瞬間**了,在將巨潭鱷的那身皮甲收入到無盡血海空間以後,聶辰擡起手釋放出了一團黑色的修羅之火開始對巨潭鱷進行了烤制。

“額,聶,聶少俠,這裏可是雲煙古地啊,如果被其他魂獸嗅到味道的話,我們很有可能會被包圍的。”看着在那裏悠哉悠哉燒烤着巨潭鱷的聶辰,雲天奇和五行宗等人的嘴角都不由的狠抽了幾下,走上前來試探着對聶辰說道,作爲天雲國三大凶地之一的雲煙古地,即便是以他們現在的實力也不敢在裏面太過猖狂,就是擔心會有其他魂獸對他們進行圍攻,因爲常年生活在雲煙古地當中,所以這裏的魂獸無論是嗅覺還是聽覺都遠超其他地方的魂獸,而聶辰此時對巨潭鱷進行烤制所發出的香味,對於那些魂獸們的嗅覺來說,無異於暗夜中的一盞明燈般明亮,而且以他們現在得準櫃檯一旦被雲煙古地當中的魂獸包圍住,基本上也就是死路一條了。

“我知道啊,可是,就算我不烤這隻巨潭鱷,我們也已經被包圍了啊,好了幾位,話都說到這了,難道還不願意出來嗎?”聽着雲天奇等人的話,聶辰的臉色卻絲毫沒有變化,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說着便看向了一旁的迷霧當中,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雲天奇等人也只是稍稍楞了一下便迅速反應了過來,紛紛取出各自的兵器擺出了一副戰鬥的姿態。 (感謝高格外童鞋的打賞)

另外還有物流渠道布局的事,蘇北也覺得是有必要的,安老大管理的飯店,終究是要走向全國各地的,到時候食材運輸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

又聊了一會,李平還要去工作,直接坐著秘書開的車走了,蘇北開著趙雅琳的車,載著貝貝姐和趙雅琳朝江寧市郊區的大雁山駛去。

大雁山位於西寧市北郊,司機蒼松翠柏,綠樹成蔭,空氣新鮮,環境幽雅,特別適合居住,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在大雁山半腰,海西省的干休所就安置在這裡,那時候山下還荒無人煙,是一瓶清靜之地,後來江寧市發展快速,到了世紀初的時候,大雁山腳下也陸陸續續熱鬧起來,如今水泥馬路縱橫,若干樓盤依山建立,形成了一片環境幽雅的生活區。

貝貝姐的爺爺大名叫李二娃,非常土氣的名字,不過這位老人去參加過抗日和解放戰爭,建國后甚至還上過朝鮮,後來轉到地方做了幾年海西省警察廳廳長,直至退休。本來他是跟著兒子在京城生活的,可後來李平調到海西省任副省長,便生出了回海西省養老的念頭,又也算是落葉歸根。他本來就是革命老戰士,當年又是從海西省的警察廳廳長的位置退下來的,加上兒子現在是海西省省領導,聽說他老人家要回來養老,省里立馬給他在干休所養老院安排了一個獨棟的小別墅以及配套的醫療保障。

不過老人家卻拒絕了省里的好意,反而讓兒子李平出資,加上自己這麼多年的存款,在大雁山腳下,神老乾所旁邊的一個新建的小區里買了一套三居室,先前蘇北聽貝貝解說老乾所老乾所,還為她爺爺就住在老乾所,後來才明白,是老乾所旁邊那個叫南雁花苑的小區。

老人家只有李平這麼一個兒子,不過他親弟弟去世的早,兩個侄兒一個侄女幾乎都是他帶大的,也很親,其中大侄子就是蘇北見過的李牧,李牧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李軍和李麗。李牧三姊妹一直都在海西省發展,其中李牧事業做得最大,身家過億,李軍和李麗差一些,但也混的不差。老人與李牧幾兄妹感情都很好,人老了,總喜歡身邊熱鬧一些,所以李平和李牧幾人私下商量過,誰要是有時間,就盡量到南雁花苑這來陪陪老人。

今天上午,已經得知寶貝大孫女貝貝已經從韓國回,中午會過來看自己,老人心裡很高興,上午十點鐘左右,聽到門鈴聲,還以為是李貝貝提前過來了,開門一看,是小侄女李麗,不由有點失望。

「老爺子,怎麼看到我不高興啊?」李麗見門打開,老爺子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不由笑著問道。

老人家笑著道:「你這丫頭,胡說八道什麼,我以為是貝貝到了,沒想到是你所以有點奇怪,快進來吧。」

李麗穿的很貴氣,她是做珠寶生意,在市中心開了珠寶店,平時穿著打扮比較講究,加上才剛剛四十齣頭,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今天她是一個人來的,一邊進屋朝廁所走去,一邊笑著回道:「您還是先別關門可,等下還得和我去小區門口看看,我剛剛進來的時候看到小區門口好像有人找你,不過被小區的保安給攔住了。」

老人家一愣:「有人找我?看到是什麼人了嗎?你不認識?」

李麗搖搖頭:「我瞄了一眼,不認識,趕著來上廁所所以也沒上去搭話,三四十歲,長得高大威猛,那個頭,得有一米九以上吧,還開了三輛大卡車,莫非是你以前老戰友的後人?」

老人想了想,自己幾個老戰友的後人裡面好像沒有個頭超過一米九的,正想著,家裡的門鈴電話響了,接起來一聽,是門衛打過來的。聊了一下,剛掛了門衛的電話,放在門口鞋柜上的手機也響了。

老人等了一會,李麗從廁所里出來,見老人滿臉笑容,不由奇怪:「您接了誰電話啊,這麼高興。」

老人笑著道:「雅麗的電話,說貝貝要帶男朋友看我,小區門口那人是未來孫女女婿給我帶的見面禮,她們還要等會才能到,讓我先去領一下,別堵著人小區門口了。」

李麗聞言愣住了,貝貝有了男朋友的事她也知道,不過她不像二哥李牧媳婦那樣太過於關心自己侄女的終身大事,她也知道大哥李平對待女兒婚姻的態度,一切由貝貝自己做主,所以她很識趣的沒有去給大侄女介紹對象什麼的。

不過聽她那二嫂說過,貝貝的男朋友好像是農村出身,似乎現在有點小事業,不過在二嫂的嘴裡,明顯是門不當戶不對的,現在大嫂卻要帶來見老爺子了,很明顯,大哥和大嫂這是同意了。

李麗想起來的時候在小區門口看到的那三輛大卡車,那裡面裝的居然是給老爺子的見面禮?

「看來,這個未來侄女女婿,不像是二嫂說的那麼簡單啊,這見面送到就夠霸氣,居然用卡車裝,還一裝就是三輛。」李麗心裡嘀咕著。

老人和李麗來到小區門口的時候,蘇槐已經等了有很久了,門口後面已經堵了幾輛小車,見老人來領人,小區保安連忙放行,先讓後面的業主車趕快進小區。

蘇槐命人把車開到小區裡面的空地上,才從車上跳下來正式見過老人。

蘇槐的態度自然恭敬無比:「老爺子,這是我們老闆給您送過來的各種最好的美食,都是我們老闆自己的農場牧場出產的,品質絕對是世界一流,您看要往哪裡送,我們好給您搬過去。」

說著,蘇槐命令跟隨一起來的人把貨車打開,頓時各種誘人口水的香氣便從三輛大卡貨車裡竄了出來,有野臘兔的香味,有熏魚的香味,有鮮山菌的香味,有各種極品蔬菜的香味等等,那些新鮮的魚肉牛肉等等新鮮的肉類因為冰封密存,倒是香氣不顯。

老人家和李麗看著滿滿三大卡車美食,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家裡是三居室,這麼多東西,往哪放呢? 老人家有點為難地看著高大威猛壯如鐵漢一般得蘇槐,有點為難地說道:「這麼多東西,家裡好像沒地方裝啊,你等一下,我問問。」然後又轉頭對李麗道:「麗麗你打個電話給你大嫂問問。」

蘇槐連忙阻止道:「老爺子,不用打電話,我們來之前老闆都安排好了,說要是您覺得沒地方放這麼多東西,就把東西放到貝貝小姐新買的房裡。」

老人家一愣,問道:「貝貝在這裡買房子了?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李麗你知道嗎?」說完轉過頭問向旁邊的李麗。

李麗也疑惑地搖搖頭。

蘇槐微笑著解釋道:「房子還沒買,但是已經看上了,前幾天貝貝小姐是不是給您打過電話詢問您家對門的房有沒有出售,您家具體房號是多少?」

老人家見多識廣,立即猜到了蘇槐想幹什麼,顯然這是自己那個未來孫女女婿要買下自己對面那套房子,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說什麼,不過想著既然兒子和兒媳婦都帶著人上門來見自己了,那貝貝的婚事應該是可以確定了,未來孫女女婿要買,那就讓他買吧,看得出來,自己那個還未見到的孫女女婿經濟實力很不錯的。

「我住5棟a單元601,對面是602,這兩天好像已經有人看過房了,不知道有沒有賣出去。」老人說道。

「您等等。」蘇槐說完,向小區門口走去。

南雁花苑是一個新建的小區,依山傍水,靠著老乾所,雖然發展潛力巨大,但是終究有點離市區過遠,所以小區落成大半年了,但還是有許多房子沒賣出去。小區門口的售樓處便一直存在著,蘇槐來的時候,就向小區的保安打聽過。

他來到售樓處,直接找到業務經理,說出了自己的要求:要買5棟a單元的602,全額付款,今天便可以一次付清,但是只有一個要求,便是現在就拿到602的鑰匙,手續可以慢慢辦,但是鑰匙今天要拿到,因為自己今天就要使用房子。

一聽蘇槐今天就可以交全額的錢,人家賣房的那還不好說話,不但答應了下來,這個業務經理還叫上他的同時來幫忙搬食材。

蘇北還沒達到南雁花苑的時候就接到了蘇槐彙報情況的電話,聽完之後,表揚了蘇槐幾句:「這事你辦的不錯,這兩天你就呆在江寧,先把房子的事情處理好,另外挨著市區找找比較優秀的別墅小區,選一處買一套下來。」

蘇北吩咐蘇槐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一掛電話,坐在副駕駛上的趙雅麗就好奇地問道:「小北,你要在江寧置業嗎?」

蘇北笑著把情況和趙雅麗說了一遍,然後道:「阿姨,買下爺爺對面那套房子,是我和貝貝姐在韓國就商量好的,以後我和貝貝結了婚過年過節爺爺這邊聚的人就更多了,買套房子大家一起過節住的更方便,至於買別墅,那只是投資,現在閑錢比較多,就買點房產保值。」

「還不是你那地主思想在作祟,習慣性到處買房,哈哈。」坐在後面的貝貝姐直接就拆了蘇北的台。

趙雅麗聽了蘇北和女兒的話,看到兩人這麼融洽的互動,心想,女兒和小北在一起,看來日子會過的很輕鬆愉快了。

蘇北三人抵達南雁花苑,到老人家的家裡的時候,蘇槐等人已經離開了,老人正和李麗在對面602裡面清點東西。趙雅麗看到堆積如山的各種食材,也有點說不出話來。李麗悄悄打量蘇北一眼,對於自己大侄女找的這個男朋友,她是越來越好奇了。

貝貝姐屬於那種天之驕女,除去她父親的背景不說,從小成績就好,參加工作表現也特別優秀,家裡的親戚都很好奇她將來會找一個什麼樣的男朋友,可是大家左等右等,她就是不談戀愛,直到今年,她都三十一了,才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

李麗暗中打量了蘇北一會,除了一開始那三輛卡車的食材帶來的震撼之外,發現這個蘇北似乎很普通,除了年輕的有點過分,像個沒走出校門的大學生之外,好像沒啥特殊的地方。

這便是一個人的眼力問題。李麗事實上就是一個清閑的貴婦人,平時珠寶店也是她丈夫在打理,她的眼力自然不如貝貝爺爺。

老人家對寶貝孫女的男朋友也是期待已久,見到蘇北,就直接好好打量了一番,然後拉著蘇北的手,在蘇北肩膀上拍了一下,笑著說道:「年輕人不錯,貝貝找了一個好男朋友,一表人才,就是這體格瘦了一點,不如你那個屬下壯實,男人嘛,還是要注意鍛煉身體的。」

李貝貝和趙雅麗見老爺子一見面就誇蘇北不錯一表人才,臉上頓時都露出一絲喜意,尤其是趙雅麗,家裡面的兩個弟妹總是找她說要給貝貝姐找個門當戶對,似乎自家女兒眼觀有問題,找個男朋友不優秀,現在好了,連老爺子一見面也誇小北一表人才,這下只能說明不是自己女兒眼觀不好,只是你們目光短淺了。

李貝貝見自己爺爺誇蘇北一表人才自然也是很開心,不過聽到後面爺爺居然說小北體格瘦弱不如屬下壯實,頓時有點哭笑不得。爺爺口中的那個壯實屬下,她知道肯定是指蘇槐,那可是元嬰修為的樹妖化作的人身……不過小北一個擁有凝氣五層修為的准聖傳人,怎麼說也談不上瘦弱的體格的。

「是,是,爺爺說得對,我以後一定會加強身體鍛煉。」蘇北恭敬地應著,面前這位可是貝貝姐的爺爺。

「爺爺,小北那不是瘦弱,只是身體勻稱而已,其實小北可是武術非常厲害的練武高手呢,就是部隊里的特種戰士,怕是幾十個加在一起都不會是小北的對手。」見蘇北在自己爺爺面前恭恭敬敬,一點都沒有反駁的意思,李貝貝心裡像是吃了蜂蜜一樣甜,不過她還是幫蘇北解釋道。

https://tw.95zongcai.com/zc/63910/ 還是兩人早就商量好的,把蘇北塑造成一個會超高武術和超高醫術的世外高人。 “聶少俠,你是不是感應錯了啊,那裏明明沒有人?”過了一會兒,見聶辰所看的方向始終沒有什麼人出現,五行宗和雲天奇也不由得犯起了嘀咕,在用自己的感知探查了一番確定沒人以後,纔有些不滿的向聶辰說道,在他們看來,雖然聶辰的實力比他們要強一點,但是在這種地方,雙方的感知能力都應該是差不多的,那麼既然他們都沒有感應到有什麼東西的存在,就應該是聶辰搞錯了,但是對於五行宗和雲天奇的疑惑,聶辰卻並沒有予以理會,而是眼睛微微一眯,血色殺意砰然爆發了出來,瞬間便將方圓百米的地域籠罩了起來,雙目依舊死死的盯着之前的方向寒聲道:“六級後期巔峯水系魂獸水雲蛟皇,六級後期巔峯冰系魂獸冰白猿皇,六級後期巔峯風系魂獸風影雕皇,六級後期巔峯土系魂獸地甲鼠皇,四位,我想以你們的實力應該可以聽懂我說的話吧。”

“奇怪,你到底是怎麼發現我們的呢,別的不說,從小就生活在這裏的我們自認爲隱蔽能力都還是很不錯的,而且這裏的濃霧還可以將你們人類魂師的感知降低到最低點,以我們之前和你的距離,你應該完全發現不了我們的。”原本還以爲聶辰只是騙他們的雲煙古地獸皇們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才確定聶辰是真的發現了自己等人,於是也沒有在隱藏下去,直接從濃霧當中走了出來有些疑惑的向聶辰詢問道,而看着從濃霧當中緩緩走出來的那四隻六級巔峯獸皇,五行宗和雲天奇卻是臉一下子就綠了下來,光是從這四隻魂獸身上的氣息,就能判斷出這四隻魂獸的實力絕對是堪比半步魂帝級強者的存在,再加上地形優勢,如果這四隻魂獸同時對他們發動攻擊的話,那麼以他們現在的狀態就算到最後能夠將其戰勝,也只會是慘勝,絕對無法再去應付接下來索要對付的七級雲煙獸。

“呵呵,每個人都有着專屬於他自己的祕密,所以我並不打算告訴你們,哦對了,你們應該是來殺我們的吧,那麼不知道能不能先讓我把肚子填飽呢。”對於四隻獸皇的疑問,聶辰卻是撇開了話題微微一笑說道,說着還不忘撕下一塊已經烤好了的巨潭鱷肉大口的吃了起來,看着聶辰的這個舉動,四隻獸皇的臉上也都露出了一副曉有興致的神色,竟然真的沒有對正在進食的聶辰發動攻擊,而是紛紛坐到在了地上,至於雲天奇和五行宗等人可沒有聶辰這麼好的胃口,雖然嘴裏還在不斷的咀嚼着乾糧,但注意力卻全部都放在了那四隻獸皇的身上,以至於到聶辰把那一整隻巨潭鱷都吃完了,他們手中的那一小塊乾糧都還沒有吃到一半……

“呼……吃飽了就是舒服,喂,你們怎麼吃得這麼慢啊,到現在才吃一半。”過了一會兒,吃完了一整隻巨潭鱷的聶辰臉上終於露出了一副心滿意足的表情,但隨即在看到五行宗和雲天奇等人手中那還剩將近一半的乾糧以後,卻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頗爲不滿的說道,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雲天奇和五行宗的人才反應過來,三下五除二的將手中那還剩下一半的食物吃了下去,然後才站起來擺出了一副戰鬥的姿態。

“好了,我已經吃飽了,那麼就……開始吧。”見五行宗和雲天奇等人終於把飯吃完了,聶辰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那四隻獸皇說道,說着便瞬間消失在了那些獸皇的眼前,而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冰白猿皇的身前,不作任何遮掩,徑直一拳轟向了冰白猿皇的頭顱,而冰白猿皇也不愧是雲煙古地中的老牌獸皇,面對聶辰的攻擊不慌不忙,直接伸出了他那碩大的拳頭迎了上去。

轟!

“過癮,沒想到在人類中還有像你這樣精通肉身戰鬥的存在,太好了,你們幾個都不許插手,今天我非要打個痛快。”一生轟鳴巨響,只見相互間對轟的聶辰和冰白猿皇身體不由得一震,隨即冰白猿皇向後退了七步,而聶辰則只退了五步,第一次交鋒明顯是聶辰佔據了上風,但是面對這種情況,冰白猿皇非但沒有惱怒,反而愈發的興奮的大吼道,同時也不忘警告了一下其他三位獸皇。

原來這冰白猿皇實際上纔是這雲煙古地中最有可能進階七級魂獸的,而他的先祖乃是上古異獸中的寒冰巨猿,而這冰白猿皇也繼承了他先祖寒冰巨猿那堪稱恐怖的肉身力量,雖然境界還只是在六級巔峯,但他的肉身力量卻已經可以和七級魂獸相抗衡了,可以說如果不是雲煙獸藉助那顆神祕丹藥的力量晉級爲七級魂獸的話,那麼雲煙古地的真正王者應該是他纔對,不過儘管如此,就算是已經達到了七級魂獸級別的雲煙獸也不願意輕易和冰白猿皇用肉身來戰鬥,由此也能看出這冰白猿皇實力的恐怖,不過也正因爲如此,雲煙古地裏的魂獸也都不願意和冰白猿皇打架,結果弄得冰白猿皇一直都難尋敵手,現在好不容易遇到聶辰這麼一個肉身同樣強大的怪胎,他自然也不願意輕易罷手了。

“呼……不得不承認你的力氣還蠻大的,不過光憑着可還不足以戰勝我啊,無極·修羅體。”感受着自己拳頭上不斷傳來的麻痹感,聶辰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興奮的神色說道,說着便轉換成了無極·修羅體,剎那間,神祕而詭異的黑色圖騰遍佈滿了聶辰的身體,一股更加兇悍和暴戾的氣息從聶辰的身上緩緩的散發了出來,而感應到聶辰身上的變化以後,冰白猿皇臉上的興奮之色雖然絲毫不減,但是眼中卻也多出了幾分凝重的光芒,沒錯,他是喜歡和別人用純肉身的力量交手,但這卻並不代表他就是傻子,像此時聶辰這樣能給他帶來危險感覺的存在,自然也要萬分小心了。

“來,先接我一拳吧,極崩破·第七重……”觀察到冰白猿皇眼中的凝重之色,聶辰自然也能猜到什麼,於是便率先發動了攻擊,在將噬天·修羅之力覆蓋在自己的拳頭上以後便衝了上去,一拳砸向了冰白猿皇,而感受到聶辰這一拳所蘊含的力量以後,來自遠古祖先的血脈也終於覺醒了,一股和聶辰身上氣息不相上下的寒冰之力從冰白猿皇的身上散發出來,大吼一聲和之前一樣冰白猿皇再次揮舞着自己的拳頭轟了上去。

轟、轟、轟!

接連對轟三拳,聶辰和冰白猿皇的臉上都不由得閃露出一絲潮紅之色,再次分散開來,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還是可以發現此時聶辰和冰白猿皇對轟的拳頭上都帶有幾絲血跡,竟然又是和上次相同的不相上下,而且經過了這樣的一番交手,雙方也都意識到如果光是以肉身對決的話,恐怕他們就算是打上一天一夜也分不出個高低,所以在稍稍沉思了一下,雙方同時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邊是由修羅血泣所化的血色長槍,千變萬化,見血魂散;一邊是天生地長玄冰神鐵所化玄冰棍,無堅不摧,觸之命斷。

在不遠處的濃霧當中……

“不太妙啊,這些人也卻是有兩下子,要照眼前這個情況來看的話,冰白猿皇他們恐怕是要吃大虧了啊。”看着正在和聶辰等人交手的四大獸皇,千影靈狐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凝重的表情,有些擔憂的說道,因爲如果只是單打獨鬥的話,可以說出了聶辰以外沒有認識這四大獸皇的對手,可是現在最強的冰白猿皇直接被聶辰引走了,而其他三位獸皇也都分別被五行宗,五行修羅以及雲天奇這三個勢力的人分散開來,要是再這樣打下去的話,這雲煙古地的三大獸皇恐怕就要有幾個被永遠留在這裏了,稍稍思考了以後,千影靈狐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看着四大獸皇有些無奈的說道:“沒辦法了,還是先把這裏的情況先告訴雲煙獸吧,至於你們幾個,就只能看你們自己的了……”說完,就只見原本隱藏在濃霧當中的千影靈狐身子微微一動,便消失在了這片空間當中…… (感謝天魔魔刀同學和上帝的仇人同學的月票,感謝別鬧腰不好同學和腦瓜兒同學的打賞)

武術在華國源遠流長,部隊里就流傳過眾多的武術流派,李老爺子作為親歷過戰爭的老軍人,年輕時候也習過武,那時候,在眾多救國的口號中,其中有一個就是「習武救國」。

聽孫女說蘇北是武術高手,而且能一個大幾十個特種戰士那種高手,老人家頓時來了興趣,不由再次仔細打量了蘇北,下意識地問道:「是嗎?可小北這身材有點不像習武得人,倒是書生氣很濃,像個讀書人。」

「爺爺,我練的是內家養生功,到了一定的境界內斂精氣神,外表反而看不太出來像習武的人。」蘇北微笑著說道。

「豈不是說你的武術境界很高?真的能像貝貝這丫頭說的那樣一個打幾十個特種戰士嗎?」見蘇北這樣說,李老爺子忍不住問道。

蘇北微微一笑,點頭道:「雖然沒有打過,但是應該不成問題,事實上,你說的我那個高大壯實的屬下,叫蘇槐,其實是我的一個徒弟,他看上去高大威猛,其實卻不是我的對手。」

為了證明自己的「厲害」蘇北妥妥的把蘇槐拉出來「犧牲」了,當然,他也沒有說假話,即便蘇槐現在有元嬰修為,比蘇北的凝氣五層高很多,但是要真打起來,給蘇槐一萬個膽子,他也是不敢還手的,只有任由蘇北蹂躪的份,說他打不過蘇北,也說的過去,因為他根本不會還手。

「哦,原來如此,沒想到你還是她他的師傅,那樣的壯漢東方可不多見。」李老爺子點點頭,也不再糾結蘇北能打多少個的問題,拉著蘇北回到601,聊著蘇北與李貝貝的事情。

幾人說說笑笑,最後說到了堆放在602的那如山的食材,蘇北說這些食材大部分是自己老家出產的,自己平時就吃這些,不過其中有條海魚則是在自己在和另外一個徒弟在大海里捕捉到的,他一一介紹著每一樣食材,說的都很普通。

到了中午飯點,趙雅麗和李麗兩人去廚房做飯,蘇北和李貝貝兩個小北依舊陪著老人家在客廳聊天,李貝貝找出一副象棋,蘇北和李老爺子對弈,她在旁邊觀看。

蘇北的棋力不高,但是也不算太差,和李老爺子倒是斗的旗鼓相當,有點棋逢對手的感覺,這讓老爺子本人下的非常盡興,趙雅麗和李麗兩人把飯菜都做好端上桌的時候,老爺子還有點捨不得收棋。

「老爺子,先吃飯吧,反正孫女婿也跑不了,小北這幾天都會在這陪您呢。」趙雅麗見老爺子捨不得的樣子,忍不住笑著道,老爺子開心,她心裡更開心。

「是啊,爺爺,這次我要給您老祝了壽才會帶著貝貝姐回去見我的家裡人,有好幾天呢,等吃了飯,我才陪您下。」蘇北也附和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