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魯天齊的聲音就像一道美餐,令飢餓中的人雙眼冒光,所有的鐵騎兵使出了終極力量,渾厚的魂力渡入這「煉神百攻陣」之中讓其脫胎換骨,宛如浴火重生般,氣勢顯得更加磅礴,更加剛猛。

轟!

第四道神光衝天而起,所有的日月光輝在這道耀眼奪目的神光中略顯黯淡,只見這道神光化為一條猛龍,狠狠的撞擊在天空上方不斷旋轉的巨型陣法圖上。

砰!

海浪拍岸,聲響震天動地,那巨型陣法圖宛如一道銅牆鐵壁,堅不可摧,而那神光更似一道驚濤駭浪,化為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刺中那巨型陣法圖正中間。

咔嚓!

僵持了片刻,天空之上的巨型陣法圖終究抵擋不住神光的衝擊,應聲而碎,那巨型陣法圖化為漫天光輝融入天地之中,整整五百道人影從天空跌落而下,全部咳血。

嘩啦啦~~

現場一片死寂,陣法師竟然敗了,整整五百名陣法師竟然敗給一支才不過數萬的鐵騎兵,這種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陣法師可是公認破壞力戰鬥力最強悍的一支隊伍,五百名陣法師就能夠抵得上十萬名身經百戰的軍人,若是一千名陣法師只怕足夠影響整個戰爭的局勢了。

五百名陣法師能夠媲美十萬名軍人,但一千名陣法師絕對可以拿下五十萬軍人,這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陣法師是戰爭存在變數最為大的一支隊伍。

數百年前,陸亞帝國曾經就和周邊強大的帝國發生一次戰爭,那一次戰爭之中,敵人派來了數百萬戰士,面對氣勢洶洶而來的敵軍,陸亞帝國的帝王僅僅只派出了一支五萬名的陣法師,那一場戰爭中,敵國慘敗被血淋淋的屠殺,最後不得不向陸亞帝國低頭賠償。

可見陣法師有多麼恐怖!

而今完全顛倒了,原本以為五百名陣法師絕對能夠輕易拿下戰局卻沒想到反而敗得一塌糊塗。

「你們贏了!」姜夜咳血,他也受了創傷,但並無大礙,面色微微發白,看向魯天齊的眼神之中多出了一絲複雜之意,這名從他門下走出去的得意弟子,如今竟然戰敗了他…… 「承讓了!」

魯天齊淡淡一笑,轟破對方的鎖敵大陣陣法師自然不在是鐵騎兵的對手,若是真的戰爭,那將會是一場血淋淋的屠殺。

「哈哈哈,沒想到你竟然懂得將陣法融入鐵騎兵之中,這是我萬萬想不到的。」姜夜收起複雜的神色,而後那略顯蒼白的臉龐浮現出一抹笑意,徒弟強他自然也高興!

「金鐵絲本就是煉器和構建陣法的主要材料,之前倒是我疏忽了,每一位鐵騎兵都身著金鐵絲,而且你還是陣法師,這一戰我輸的心服口服。」

「若不是師父大意,一開始就將我們困住,採用消耗我們魂力的辦法,如果不是這樣,我們鐵騎兵未必可以贏。」魯天齊緩緩說道,而他的聲音卻令現場處於一片驚訝之中。

「竟然是師徒關係。」周丹內心也微微有些驚訝,沒想到魯天齊竟然是姜夜的徒弟。

「戰爭豈是兒戲,每一個決定都註定了勝或者敗,如今你們鐵騎兵做到了,陣法師在戰場上也不是萬能的。」姜夜微微一笑,而後看著魯天齊,道:「或許你當初的決定是對的。」

魯天齊也是一怔,面對這向來很是自信的師父而今竟然低頭了,「師父,是徒兒僥倖了。」

「郡王,您是否還滿意?」演武場最上方,夢武將軍對著柳郡王淡淡一笑。

此時的柳郡王臉上表情極為豐富,柳郡府花大代價培養的陣法師竟然會敗,這是他之前沒能猜到的。

「哈哈,滿意,自然滿意。」柳郡王很是高興,如今的鐵騎兵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啊,即便號稱戰場上所向披靡的陣法師也敗了。

「今後鐵騎兵將全力培養,陣法師相輔助,我看哪個諸侯國還敢蔑視我柳郡!」

柳郡王雙眼冒著精光,如今他似乎發現了提升柳郡府實力的辦法,很是強勢的道出一個驚天的決定。

柳郡府的鐵騎兵乃上百萬之多,若要全力打造這支隊伍只怕柳郡府是諸侯國之一都消耗不了這一筆巨大的資源。

「郡王,打造鐵騎兵倒是不急,末將愚昧,之前例如郡王所說那般,可以讓陣法師輔佐鐵騎兵,如此一來就能夠真正發揮鐵騎兵與陣法師在戰場上的優勢。」突然,夢武說道:「可以以每五萬為一支隊伍,打造二十支強悍的鐵騎兵,如此一來即便魔天郡也不敢在胡來了。」

「恩。」柳郡王便是很認可,但這種事也不是三天兩頭就能夠做好的,時間還是需要相當久的,不過好在現在已經有一支打造好的數萬鐵騎兵隊伍了,在未來即便面臨諸侯國征戰也可以鬥上一鬥了。

「走,回府!」柳郡王哈哈一笑,而後雙手一揮,周丹連同柳雪兒兩人的身子便消失在原處,跟隨著柳郡王返回柳郡府之中,至於夢武自然是留下來指揮鐵騎兵退回去。

……

這是一間寬敞的大殿,大殿兩旁列滿數十隻座位,周丹睜開雙眼,只感覺一股滄桑的氣息迎面而來,大殿最上方有一個巨型座位,那座位上有著一條三爪金龍盤旋而俯視下方,雕刻的栩栩如生,相似要活過來一般,令人不敢直視。

正大光明!

大殿正中間上方雕刻著四個大字,蒼勁有力,每一筆似乎都是蘊含極為濃烈氣息,那種筆力是周丹至今為止第一次見到的。

「坐!」柳郡王並沒有坐在上方,而是站在大殿之中,笑著看向周丹,讓其隨便坐。

周丹微微一笑,謝過柳郡王,很是自然的選擇了一個石椅坐了下來。

「哈哈哈。」周丹的無懼表現讓柳郡王愈發的高興和喜愛,如此一個少年就具備了常人所不能具備的能力,實屬難得。

「父王。」突然,柳雪兒開口,她掃了眼大殿,發現只有三人,而後終於不再顧及什麼,一個飛撲便擁入柳郡王的懷抱之中。

柳郡王滿臉疑惑,撫摸著柳雪兒的秀髮,淡淡笑道:「小丫頭,怎麼又撒嬌了,你可是長大了哦。」

「父王。」柳雪兒抬頭看向柳郡王,然而此時的柳雪兒卻雙眸通紅,眼中布滿水霧。

「怎麼回事?」柳郡王畢竟不是常人,他立馬感受到柳雪兒的一絲不對勁,心中當下一沉,這可是他的寶貝女兒,唯一一個後代,看其落淚的樣子讓柳郡王心中生痛。

「父王,孩兒在外面歷練的時候差點遭到死手了。」柳雪兒聲音哽咽,嬌軀微微發顫,深深的埋在柳郡王懷中,也就只有在柳郡王面前,外界盛傳冰心玉潔,天不怕地不怕的郡主才有此刻的表現,這也讓一旁的周丹微微有些錯愕,這也太隨便了吧,竟然當著他的面在撒嬌……

「這到底怎麼回事?」柳郡王面色愈發的陰沉,他對自己的女兒在了解不過了,屁大點的事絕對不會說出來,但每當說出來的事絕對是天大的事,在發現柳雪兒楚楚可憐的樣子,柳郡王那是一個慌張,生怕發生了什麼大事。

「是萬法宗。」柳雪兒當即將那天所發生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柳郡王,而後再次失聲痛哭。

「萬法宗!」柳郡王額上青筋暴起,雙拳緊握髮出噼啪聲響,「沒想到竟然敢將主意打到我家閨女身上,簡直在找死。」衝天而起的狂暴氣息從柳郡王身體上散發出來,令一旁的周丹莫不心驚,至於柳雪兒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丫頭,回去休息吧,這萬法宗我會處理的,到時候若是不滿意可以拿你父王試問。」柳郡王心疼的撫摸著柳雪兒的秀髮,柳郡王十多年前就失去摯愛的妻子,如今的柳雪兒早已是他的全部,豈會看著讓人欺負。

「此事多謝你了。」柳郡王從柳雪兒的口中得知,若不是周丹及時出手相救,只怕已經遭受萬法宗的毒手了。

「柳郡王客氣了,郡主遇到危機自然出手相助。」周丹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說道。

一夜纏情:女人,要定你! 「我柳葉天今後便欠你周丹一份人情。」柳郡王絲毫不將周丹看成一名年僅十四五歲的男子,不管對方几歲,是什麼人,救下他的寶貝女兒這是事實,他柳葉天身為一個諸侯國的國主自然不會吝嗇。

周丹心裡暗暗欣喜,這一諸侯國國主的人情可是夠大了,沒想到當初一個順手之舉竟然讓柳郡王欠他一個人情。

「那就謝過柳郡王了。」周丹雙手抱拳,恭敬的回應。

「我這裡有兩本准神級功法,若是你喜歡便拿去。」柳郡王雙手突然一揮,緊接著兩本散發著金光的小本子出現在他手中,一臉含笑的看著周丹,想要以兩本准神級功法回報周丹的人情。

周丹微微一怔,看了眼柳郡王手中的兩本准神級功法,心中微動,不過他卻沒有伸手去要,兩本准神級功法固然珍貴無比,但仍舊比不上柳郡王的一份人情。孰輕孰重,周丹心中一清二楚。

若是周丹身上沒有準神級功法,若是周丹沒有得罪過強大的勢力,或許他真的會拿下來,但對於周丹而言,准神級功法還不至於讓他放棄柳郡王這一份人情,周家是周丹如今唯一的牽挂,若是柳郡王欠他人情,即便周家沒有帝王的親筆信封也會受到柳郡王的庇護,這才是周丹想要的。

「柳郡王,在下不能要,准神級功法太過於珍貴了。」周丹極為委婉的拒絕了。

面對周丹的毅然拒絕,柳郡王顯然也是一怔,他沒想到對方竟然看不上兩本准神級的功法,這令柳郡王重新審視起周丹來。

「不知道你需要什麼,若是我柳葉天能做到的自然不會含糊。」柳郡王是一個不喜歡欠人人情的人,所以他也不願意一直背負這一份人情活著。

周丹心中微微一驚,接觸到柳郡王那堅定的神色,他也不在隱瞞什麼了,當即將自己的希望給說了出來,「在下沒有什麼要求,此次前來柳郡城只想乘坐以下傳送陣前往柳州學院。」

「恩?就這麼簡單?」柳郡王不由的驚異出聲,這要求也太過於簡單了吧,柳郡城之中的確有遠距離傳送陣,但這傳送陣只要有昂貴的金錢便可以乘坐,以周丹的身份,弄齊一點身外之物完全不是問題。

「這件事不難,你什麼時候想走我便親自送你一程!」柳郡王微微一笑,他覺得這個要求實在太過於簡單了,根本抵不上對方的搭救之恩。

「還有什麼要求嗎?」柳郡王緩緩問道。

「此次我離開周家時間可能會很久,在我離開這期間我希望柳郡府能夠庇護我周家的安全。」周丹再次道出了自己的要求。

「這個也沒有問題。」柳郡王想都沒想就直接答應了,在柳郡之中,庇護自己的勢力本就理所應當,而且周家之中更有帝王的親筆信封,即便不用柳郡府庇護,也能夠自保了,這算不得是什麼要求。

「在下沒有其他要求了。」周丹不卑不亢的說道,的確他除了牽挂自己的家族之外再無其他要求。

「這樣吧,這份人情暫時留著,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到時候在找我即可。」柳郡王實在不願意貪圖周丹的小便宜,除了無條件幫忙之外還是欠下周丹一份人情。

「謝柳郡王!」周丹心裡早就樂開花了,乘坐傳送大陣他的確有另外一種辦法,因為在他離開周家之前,藏經閣的白前輩可是留給他一物,交給柳郡王便可以無條件乘坐,但既然現在無需拿出來,周丹也就懶得在多此一舉了。

至於庇護周家,有雙重保護總比沒有好,帝王的親筆信封畢竟只能起到一個震撼的作用,若真的激怒什麼不要命的勢力,那就得不償失了,而今有柳郡府的庇護,在柳郡之中絕對能夠十分安全,除非柳郡府滅亡。

一封信,一個承諾,換取周家的安全。

「報……」突然一名身著鎧甲的士兵沖了進來,神色恭敬的跪在地上,「稟告郡王,魔天郡郡王求見,萬法宗宗主求見……」 「竟然還敢上門,真欺我柳郡怕你魔天郡不成?」聽到士兵的稟報,柳郡王頓時咬牙切齒,一股濃烈的殺氣從他體內湧出。

周丹也暗暗心驚,這萬法宗竟然搬來救兵了,到底想怎樣?

「傳!」

縱使在憤怒,柳郡王此刻也壓制下內心的躁動,接受了魔天郡郡王和萬法宗宗主的求見。

「哈哈哈,柳兄弟脾氣是越來越不好了啊。」還不等士兵退回去傳達命令,一道略顯爽朗的笑聲傳來,緊接著兩道青光從大殿門口處滑落過來,兩道人影出現在柳郡王身前。

「魔天老賊,你不坐在家裡等死跑我柳郡府上做什麼?」說話之人正是魔天郡的郡王,和柳郡王同一個級別的存在,都為陸亞帝國三百六十個諸侯國的國主之一。

周丹抬頭望去,只見兩名中年男子出現在他的眼前,他們身著顏色不一的服裝,年紀較大者身上的服裝雕畫著一頭黑色三爪龍,面部猙獰,栩栩如生。

至於另外一名中年男子的衣服則是刻畫著一隻漆黑無比的黑色蝙蝠,正前面寫著一個法字。

周丹一眼便可以認出這兩人,雖然未曾謀面,但從其的服裝便可以看出兩人的身份,年紀較大者自然是魔天郡的郡王無疑了,至於身著蝙蝠衣裳的則是萬法宗宗主了。

「呵呵。」魔天郡王並不被柳郡王的話給激怒,反而輕笑了一聲,「我也不和你含糊,今天來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澄清當日歸郡主和萬法宗宗主的兒子在兜率山的一點誤會。」

「放你/媽個狗屁!」柳郡王破口大罵,一臉怒容的盯著一旁戰戰兢兢的萬法宗宗主,指著手指說道:「這件事你來說,到底是怎樣一個回事。」

萬法宗宗主身軀頓時一顫,不敢直視柳郡王,而就在這時,魔天郡的郡王卻突然開口,淡淡一笑,「說吧,將你想說的都說出來,不要讓人家好等。」

「是。」萬法宗宗主恭敬的應了一聲,而後鼓起勇氣看向柳郡王,當他接觸到柳郡王那冰冷的神色時卻忍不住再次一顫,乾脆將頭壓低,而後緩緩說道:「當日小犬跟隨郡主進入兜率山,率領著上百號人手進行保護,雖曾想到遇到了獸潮,在這獸潮之中,上百號人手為了保護郡主只活下十名。」

「而郡主的護衛也死傷不少,當時郡主發怒,說我們小犬保護不周,硬要將我那不成器的小犬斬殺,迫不得已之下小犬才逃跑出來。」

「你血口噴人!」柳雪兒氣的嬌軀亂顫,一臉漲紅,堂堂萬法宗宗主竟然睜著眼睛說瞎話。

「你繼續。」柳郡王初期的沒有暴怒,到熟知柳郡王脾氣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冷靜就越是震怒。

萬法宗宗主絲毫不清楚柳郡王的脾氣,而後信誓旦旦的說道:「小犬憑藉著僅存下來的十號人手誓死抵擋住郡主的追殺,終於逃出生天。」

周丹內心冷笑,有什麼樣的兒子就有什麼樣的爹,看來這萬法宗的宗主也不是一個好東西。

「哈哈哈,原來情況是這樣的。」魔天郡王突然哈哈大聲一笑,而後道:「既然事情水落石出,那麼我就坐一回和事老吧,萬法宗畢竟也是柳郡的勢力,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身為柳郡的勢力的確要服從柳郡府才對,所以這點上萬法宗是錯在先。」

「不過所謂聖君賢臣的區別也是一個道理,柳郡王可是行事光明磊落之人,乃柳郡的聖君,不至於動不動就濫殺無辜,所以當初白天翔那小子逃跑也是對的。」魔天郡王一臉含笑,笑意盈盈,而柳郡王卻是面色表情,直視魔天郡王。

「這一次萬法宗宗主親自前來道歉,也準備了一些薄禮當做是賠禮道歉的,希望柳郡王不要記恨才好。」

「說完了沒?」這時候柳郡王卻突然開口,目光冰冷的看著萬法宗宗主,「你所說的話句句屬實么?」

面對柳郡王的質問,萬法宗宗主竟然嚇得雙腳顫抖,而就在萬法宗宗主膽戰心驚之際魔天郡王卻將手放在萬法宗宗主的肩膀之上,讓他恢復了理智,重新鎮定了下來。

「我所說句句屬實,郡王可以問問郡主是不是這一回事。」萬法宗宗主不卑不亢的回應。

「我回你/媽個逼。」柳郡王勃然大怒,右手一揮,萬法宗宗主整個身軀頓時朝他飛來,而後脖子被柳郡王夾住。

「你說的話是真的,難道我女兒說的話就是假的?」

魔天郡王心中大驚,他沒想到柳郡王說動手就動手,根本來不及阻止,「柳郡王切勿衝動。」

「魔天王,等下再找你算賬。」柳郡王根本不給魔天郡王絲毫面子,大喝一聲,氣勢猛然暴漲,將向前一步的魔天郡王給震退了數米之遠。

「郡王饒命!」萬法宗宗主面色大變,內心湧現出恐懼,一臉驚恐的看著柳郡王。

「我給你一次機會,再說說當日的情況。」柳郡王冰冷的神色直視一臉陰沉的魔天郡王,而後淡淡道。

「柳郡王,沒有證據就不要隨便將罪孽加持在別人身上。」魔天郡王陰沉的說道。

「我可以作證。」這時候周丹突然站出來說話,「當日的情況我全都看在眼中,是白天翔那小子因為忍受不了柳郡主的不理睬,得不到青睞所以才動了壞心思。」

「你算什麼東西?」魔天郡王壓低了聲音,話語中充滿了無盡的冷意,「我們說話也是你能夠插嘴的?」

「你又算什麼東西?我乃柳郡之人,我們柳郡之事何時需要你們魔天郡來管?」周丹絲毫無懼,朝前邁出一步,目光冷冷與魔天郡王對視。

「你……」魔天郡王大怒,欲要出手,伸出那粗壯的手臂,就往周丹籠罩而來,周丹頓時感覺全身彷彿陷入泥潭之中,動彈不得,那強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

「滾!」一聲爆喝傳來,柳郡王提著萬法宗宗主的身體擋在周丹的前面,「一道靈身而已,難不成你還想要阻止我柳葉天做事?」

「哼!」魔天郡王面色陰寒的看了眼周丹,而後冷哼了一聲,他今天的確只是靈身降臨並非是真身,自然抵擋不住柳郡王的氣勢。

「知道怕就不要來,做這些無所謂的事根本不能說明什麼。」柳郡王雙手一用力,那宛如夾子的手指瞬間扭斷萬法宗宗主的脖子,讓其斃命。

「區區兩道靈身也敢來我柳郡府說事!」柳郡王解決完萬法宗宗主的靈身後朝前邁出一步,瞬間來到魔天郡王的靈身近前。

「柳郡王,難道你想挑起兩國戰爭么?」魔天郡王心中大驚,連忙後退,但區區一道靈身而已,豈是柳郡王的對手,眨眼間便被柳郡王抓在手中,打爆了其頭顱,化為漫天靈光融入天地之間。

「來啊。」柳郡王突然下令,伴隨著他話音一落,數道人影從大殿之外沖了進來。

「郡王,有何吩咐?」數名將軍恭敬的問道。

「聚集十萬精兵,滅殺萬法宗!」柳郡王面色陰沉的盯著天際東方之向,他知道萬法宗肯定有所準備,但只要有一絲機會,柳郡王便不會沒有表示。

「是!」數名將軍接下命令,而後立馬對東邊的萬法宗進行圍剿。

「父王,他們血口噴人。」柳雪兒畢竟只是小女孩而已,當萬法宗宗主出言誹謗她就讓她異常難受。

「丫頭,父王不會讓任何人對你指手畫腳的。」柳郡王雙眼中爆射出兩道殺氣,這萬法宗果然勾結魔天郡,若不是發現的早,只怕到時候就是內憂外患了。

「魔天郡,哼!」柳郡王已經打算和魔天郡開戰了,雙方難免有一場爭王的鬥爭,與其如此還不如儘早開戰,早一點決出勝負。

「哈哈哈,看來我柳葉天又欠你一份人情了啊。」柳郡王突然對著一旁的周丹笑道,他完全沒想到一名區區天元三重境的魂者竟然敢和魔天郡王叫板,即便對方僅僅只是一道靈身,但也絕非一般通天境的強者可以媲美的,但眼前這少年卻絲毫無懼,挺身而出,這讓柳郡王越看越是喜歡了。

「郡王客氣了,我只是將實情給說出來罷了。」周丹不敢自大,這一點小小的事還不至於讓柳郡王欠他一個人情,不過對於柳郡王來說,在敵人面前擁有出手的理由那叫一個有面子,可以毫無忌憚的出手,他和魔天郡王一直未曾交過手,如今滅掉對方一道靈身已經讓柳郡王心花怒放了。

畢竟兩者間的實力相差不大,誰也殺不死誰,如今能夠讓魔天郡王吃虧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我曾聽聞周家和盤西宗有一定的矛盾,你看這事要如何解決?」柳郡王一臉含笑的看著周丹,欠兩份人情總該還一份或者做點什麼。

「恩?」周丹心中一動,如果柳郡王真的願意支持他,那麼一個盤西宗就不算什麼了,而且周家如今正需要發展,有盤西宗在就難以發展起來,即便有帝王的親筆信封也難以發展,只能讓盤西宗有所忌憚,並不會俯首稱臣,因為周家本身的實力不夠。

「謝郡王了!」這一次周丹沒有拒絕,直接接受了柳郡王的好意,盤西宗對周家來說是一個變數,哪天盤西宗突然發瘋震怒,設計陷害甚至滅掉周家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無妨,這盤西宗也是萬法宗的勢力,既然打算拔掉這枚釘子,自然要讓某些勢力看清情況。」柳郡王淡淡一笑:「柳郡也是時候進行大整頓了……」 旭日東升,時間彷彿流水般逝去,十萬精兵抵達萬法宗宗門時已然是人去樓空,各大高層幾乎走的差不多了,還有十萬內門弟子上百萬外門弟子沒能及時離開,全部被柳郡府給扣押了起來,臣服者繼續活著,接受奴役,成為柳郡府奴隸。反抗則殺之!

這也讓周丹更加深刻認知戰爭的殘酷,面對敵人是不能心慈手軟的。

還是一樣的地方,柳郡府大殿。 鳳女嫁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