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經過這段時間對大道的領悟,他這一招「空間殺伐劍」的威力又大了不少。

不過他跟中年男子的修為實在相差太大,加上對方又是凶獸,隨意的發出一團烈火就將他的劍芒擊的粉碎,並且將他擊退上百丈。

若不是有儒乾尊者的牽制,他估計對方這一擊就能讓他重創。這個中年男子的實力,比起被他斬殺的那個幽冥尊者要強不少。

秋峰銘和海默也同時被擊退,雖然都受了點輕傷,但兩人很快就在外圍開始遠攻。

楊恆朝著陌陽那邊看去的時候,對方已經完全處在下風。

為了防止陌陽逃跑,他馬上就在周圍布置了一個縛空陣。

「你要敢殺我的話,我們陌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陌陽對楊恆喝道。

他知道這樣下去自己必死無疑,心裡也產生了一絲懼意。

「我殺夜如墨的時候他也是這麼說的,但是我現在不還是活的好好的?」楊恆鄙夷的說道:「自己在想著要殺別人的同時,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陌陽的臉色瞬間就變的陰狠起來,突然祭出一個黑炎燈盞,燈盞上一團黑色的火焰一躍一躍,威勢彷彿可以焚燒萬物。

楊恆感受到這個燈盞的氣息,估計最少的尊級中品法寶。

如果陌陽全力催發這件法寶,威力相當於一個至尊境界初期修士的一擊,火雲他們四人肯定擋不下來。

他還沒等陌陽等這件法寶催發,立即發出一道神識攻擊,讓陌陽拿著燈盞直接失神愣在原地。

小翼的十二道風刃隨即攻到,將陌陽的身體砍成了十幾截。火雲也發出一道火焰將他的靈體抹殺。

楊恆將陣法收起,將那個燈盞拿過來一看,感覺差不多就是一件尊級中品法寶。

即使陌家是光明帝庭的一個大家族,要拿出一件尊級中品法寶也不是那麼容易。

他估計陌家這次已經是下了很大的血本,對這個遠古宗門遺迹的東西也應該勢在必得。

楊恆將這件法寶收了起來,然後就拿出風靈珠,隨時準備偷襲那個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此時已經變回本體,是一隻烈炎金雕,體積過數十丈,全身赤紅如火,散發出一股熾熱的高溫。

儒乾尊者的修為本來就比中年男子低不少,現在對方變回本體,一直在被壓著打,開始不斷受傷。

眼看著烈炎金雕從空中飛沖而下,嘴裡噴出一條紫色火線直接襲想儒乾尊者,楊恆立即用神元催發風靈珠。

一道數十丈的颶風「呼呼」作響,將所過之處的巨大岩石和蒼天大樹瞬間攪成粉末,撕裂著空間朝烈炎金雕捲去。

整座山峰上的空間立即變得混亂不堪,烈炎金雕被颶風的威勢懾住,身體在空中嘎然而止。

它正想要躲避的時候,已經被颶風卷到,一團熊熊烈火瞬間將它的身體團團圍住。

颶風消散,四周的空間已經顯得有些曲扭。

「哇哇…」

烈炎金雕發出一道道慘叫,赤紅的羽毛上已經被撕開的數道細小的口子,滴出暗紅色的血液。

它在空中盤旋了一會兒之後,掉頭朝著遠處飛去,瞬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呼…」楊恆長須口氣,立即拿出一顆丹藥吃了下去。

儒乾尊者雖然受了傷,但也不算是很嚴重。

他看到烈炎金雕走了之後,徑直走到五行真靈樹旁邊打量了一會兒,然後驚呼道:「果然是『真靈果』!」

「你也知道『真靈果』?」楊恆問道。

「以前聽說過,但是從為見過。」儒乾尊者點了點頭:「相傳數萬年前出現了三個帝君,但是那三個帝君後來無故消失。不過從那之後就再無修士成就帝君之位。」

「往後的無數年裡,幾位聖人境巔峰的大能一直不能寸進。後來傳出消息說,要吃了五行真靈樹上長出來的真靈果,才能突破到帝君之位,所以這真靈果就成了這些聖人境巔峰的人一直搜索的目標!」

「什麼!」

在場所有的人全部被震驚,這一顆小小的靈果居然能成就一位帝君。

帝君可是這片天地中最強大的存在,完全不是他們現在的實力可以想象的境界。

「不能成就帝君之位跟這真靈果一點關係都沒有,完全就是別人的臆測,純屬胡編!」道靈略帶不屑的聲音在楊恆腦海里響起。

楊恆聽了道靈的話,心裡也稍微平靜了一些,他知道道靈說的肯定不會有假。

但是他知道真相併不代表別人也知道,如果讓那些聖人巔峰境界的修士,發現這裡的話,他估計他肯定小命難保。

「現在怎麼辦?」秋峰銘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之後,對楊恆問道。

「能不能成為帝君跟這個『真靈果』一點關係都沒有,完全是在胡扯。」楊恆回道。

他然後把論道大殿祭出來,放大在山頂上,說道:「你們先去修鍊一下吧,我來把這個陣法給破了!」

秋峰銘等人都知道楊恆不會說假,相續走進了論道大殿。

楊恆直接走到五行真靈樹旁邊,把之前找到的陣法核心擊碎,將這個陣法給破去。

一股澎湃的五行元素之力從五行真靈樹飄出來,迅速朝著這個空間的各個角落散去。

緊接著,楊恆便感覺到周圍這片空間一陣晃動,將這個宗門籠罩的那個陣法也隨即消失不見。

「這…」

楊恆立即明白過來,他剛剛破掉的陣法就是這個宗門大陣的核心。

他剛剛進入這片空間的時候沒時間去研究這個陣法,等到現在才發現已經遲了,一道道凶獸的怒吼聲從遠處傳了過來。 進入到了一個奇妙之境的年辰,此時的感覺也是妙不可言!

無論是體內狂涌的洪荒氣息,還是那急速襲來的淡淡紅影。就是周圍的花草林木、碧空厚土等,都彷彿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年辰隱隱有一種可以任意驅使的駕馭感!

如此境地下,年辰對自身將要受到的威脅、自是感受得清晰無比,意念一引,那股毀天滅地的狂暴洪荒氣息,猛然順着經絡注入到年辰右臂,匯聚在年辰緊握的拳頭中。

無聲無息地,年辰右拳順着一道神奇的軌跡,看似緩慢地向淡紅身影伸出。

而對面的芒睚長,隨着一股無法抵禦的氣息透體而入,只覺自身猛然經受着從四面八方而來的強大擠壓,只一瞬間,眼耳口鼻內都流出了鮮血!

經過初步變身的芒睚長,身體已經遠非普通靖人族類可比,若非如此,早已在那強大無匹的巨大擠壓之力下化爲飛灰了!

急速催動體內剛剛喚醒的巫族血脈,芒睚長準備拼死一搏,向年辰發起自己的最強一擊。

然而,就在他意念剛動時,對面那已經看不見的身影似乎已經知道其意圖,一隻拳頭,帶着令芒睚長想要拜服於地的氣息,突兀地出現在其眼前。

而體內剛剛甦醒的巫族血脈,似乎遇到了剋星一般,竟然有着蟄伏的趨勢。

若是在平時,年辰自是認得對面的芒睚長,然而此時正處於天人合一境界的年辰,在那玄妙的境界下,只顧着去體會其中的道印痕跡,哪裏還有閒暇它顧!對芒睚長的攻擊,都是在這天人合一的境界下,一遇危險,自動而發。

眼看,這名靖人族數千年纔出現的一顆新星,就要隕落在自己一時衝動之下!

住手!

一聲清脆急切的清喝,從遠處那嬌小火辣的身影處傳來!

這一聲喊,堪稱及時,就在狂暴氣息將芒睚長催得向後退卻幾步,而年辰那蘊含無盡巨力的碩大拳頭,離芒睚長只一線之隔的瞬間,被雲娜的一聲大喝震得瞬間清醒過來。

此時,雖已經從天人合一的境界中脫離,然而,年辰心中的體悟,依然清晰體現於腦際,自身還處在那玄而又玄的神奇之境。憑着一雙肉眼,年辰捕捉到了自己右拳的軌跡,更是將對面芒睚長驚惶失措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心頭一振,意念一動間,原本充滿無盡洪荒氣息的拳頭,呼地收了回來。

說收既收,彷彿方纔那超越了尋常速度的一擊,只是年辰隨意爲之,一動一靜之間,顯得異常從容不迫,收放自如!

芒睚長在年辰那驚天一擊下,被震得呆立原地,半響也無法作聲!

他知道,若不是年辰在最後關頭收住了那驚天一擊,那麼此時的自己已經是一堆血肉模糊的碎肉,甚至已經化爲齏粉!

這就是這名外族人的實力!

這纔是真正的力量!

不動如山,動則勢若奔雷!

方纔的一擊,芒睚長感受到自己不是受到一個人類的攻擊,而是四面八方的天地,都在與自己爲敵!那無處不在的氣勢,讓他感覺到了一陣無法呼吸的窒息感!若不是本身的巫脈已經覺醒,身體強度大異常人,此時的芒睚長恐怕早已化爲飛灰!

一旁的雲娜,那無比驚恐的一喝,其實是在看到芒睚長必死無疑下,本能的一種反應。

在看見年辰出手的瞬間,雲娜心中已經認定,年辰那玄奧的一擊,不僅無法化解,就是年辰自己,也已經處於欲罷不能的境地,芒睚長看來已難逃此劫!雲娜心頭一顫,不忍地閉上了雙眼。

直到一聲驚呼過後,睜開眼睛的雲娜,發現不僅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一聲巨響,然後芒睚長血肉橫飛的場景,反而年辰一臉驚詫莫名地望着自己的拳頭,而一旁的芒睚長安然無恙地呆立着,顯得手足無措!

雲娜這才長長呼出了一口氣!

若是芒睚長因爲自己的緣故,被年辰當場一拳打死,自己如何對得起衆多的靖人族父老鄉親!這芒睚長,可是所有族人心中的希望所在啊!

對方是因爲愛慕自己,在誤認爲是年辰欺負了自己,才憤然出手的,雲娜雖心中沒有任何想法,但也絕不願意看到芒睚長因爲自己而死!

更何況如今雲娜的心中,已經隱隱爲這名青年有了一絲的觸動!畢竟一個能爲自己安危捨生忘死之人,是很能打動少女芳心的!

驚出一身冷汗的美女,走上前去,猛然給了芒睚長重重一拳!

你這頭蠻牛,遲早將自己害死!

年辰此時心頭也暗自一驚!

他到如今也沒有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若不是雲娜那及時的一聲驚呼,顯然自己在無意之下已將芒睚長擊殺當場啦!

雲娜姑娘,芒睚長兄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

芒睚長兄弟爲何要偷襲於我?

原本嚇得呆立當場的青年芒睚長,一聽年辰此言,心中大怒:

這個外族人如此可惡,明明就是他欺負了自己心愛的雲娜,此時還裝出一副茫然表情,殊爲可恨!

一念及此,芒睚長瞬間忘記了年辰那似乎可以毀天滅地的威力,憤然向前,手指年辰:

你不用在此裝腔作勢!我芒睚長知道實力不如你,今日之辱,我會牢牢記在心中,他日定要向你百倍討還!

芒睚長此時耿耿於懷的,還是年辰對雲娜姑娘的欺負,反而對自己差點死在年辰手上,反而絲毫沒有放在心上,在這倔強青年的內心中,其實還是非常佩服年辰的實力!若不是雲娜的事情,年辰早已穩穩成了芒睚長心中的偶像了!

而年辰一聽此言,誤會了芒睚長的意思,對自己差點誤殺芒睚長一事,年辰也自深感不安,急急辯解道:

芒睚長兄弟,你誤會了,方纔在下出手,其實是一種自發的護體本能,更不知道是兄弟你,年辰絕無傷害於你的意思!

一旁的雲娜,一正眼看見年辰,臉上就不自覺地飛起了紅霞,嘴裏略顯慌亂地說道:

年辰…哥哥,呃,你不用理會這頭倔牛,是他太魯莽了,還好此次沒有發生意外!

不,這次是我差點誤傷了芒睚長兄弟。相信芒睚長兄弟不會對年辰不利的,方纔看似襲擊,應該是他想試探一下我的實力。怪只怪在下沒有分清敵我就貿然出手,實在是太過大意了!

雲娜張嘴正欲說些什麼時,猛然,嗚地一聲厲嘯傳來。

一隻響箭,從遠處升起空中,發出尖銳的破空之聲,遠遠傳來。

不好,有敵來襲!

雲娜和芒睚長臉色大變,擡頭看向斜坡方向,臉有憂色!

年辰順着二人目光方向看去,沒有發現任何異狀,正欲開口詢問時,雲娜和芒睚長已經俯下身去,邁開腳步,向厲嘯傳來的方向奔去。

一胎雙胞老婆太給力 雲娜奔出老遠,才猛然醒悟,回過頭來,對怔立當場的年辰大聲呼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