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筱雨氣的身形微晃,怒道:「你很閑,但是我很忙,所以,你不準跟著我!」

聞言,蕭鈺就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笑的一臉的欠揍,「我哪裡是跟著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在跟著你呢,我是來住酒店的。」

「蕭鈺,你們蕭家家大業大的,我就不信,在海城那麼多家酒店裡就不信騰不出一間給你住!」所以,為什麼非要花冤枉錢來住別人家的酒店?

看著楚筱雨氣急敗壞的模樣,蕭鈺忽然一本正經的嚴肅道,「你不懂,這就是我身為有錢人家的苦惱。」說到這,蕭鈺又故作苦惱的搖頭嘆息道:「唉,這錢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你看,我這不就是錢多的沒地方花了嗎?所以,我就只能來這邊消費消費……」

「……」錢多的沒地方花?

楚筱雨一下子就被蕭鈺的話給氣的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因為蕭鈺說的話,一句不假!

蕭家確實是錢多的沒有地方花,這句話,她都不知道聽了多少次她媽媽吐槽了。每次蕭伯母到她家串門,總是要拿出這句話口頭禪來說……

現在她也聽到了蕭鈺這麼說……這他媽的是故意來氣她的是嗎?

他蕭鈺的錢多的沒地方花,而她楚筱雨同樣是名門之後,卻只能靠工作才能養活自己,誰讓她有著出了名的扣錢扣富家出來的爸媽呢……

「怎麼?這是羨慕了?那要不要哥帶著你去附近的商場逛逛?」

「……」商場?

看楚筱雨有點心動的意思,蕭鈺抬手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低沉著嗓音誘哄道:「到時你想要什麼,哥都給你買了怎麼樣?」

「……」都給買?

想到就在不久前,她和小曲一起逛街的時候,她看到那些衣服、首飾都不捨不得買的時候,她的心裡就難免的心動。

這個蕭鈺,真他媽的夠混蛋的!居然敢誘哄她!真以為她是什麼都沒有見過世面的小女孩?真以為她還會像以前那樣被他騙著上街!

「就算是你想要將整個商場都給買下來,那我也一定絲毫不眨眼的給你買下來,怎麼樣?姓楚的,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地了啊,你可千萬要想清楚了啊……」說到最後,蕭鈺鬆開了楚筱雨的肩膀,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來。

看著蕭鈺要走,楚筱雨氣得跺腳喊道,「蕭鈺!」 「蕭鈺!」

「在!」蕭鈺腰板一挺『啪』的一個立正敬禮。

楚筱雨嘴角微抽,強忍著上前要抽死蕭鈺的衝動,板著俏臉怒聲說:「陪老娘逛商場去!」

聞言蕭鈺俊臉一喜,伸手一拉楚筱雨就將人拉進懷裡,「這就對了嘛,跟你哥我客氣什麼,反正你哥哥我是錢多的沒地方花。」

「呵呵,那還真是對不起啦,對於你,我還真就沒跟你客氣過,你要是沒錢,老娘我連正眼都懶得看你一眼。」

「是是是,咱們倆誰跟誰,不用客氣,不用客氣,哥有的是錢,你這輩子都不用擔心哥會沒錢。」

聽著他的話,楚筱雨的臉色有些許不自然。

她為什麼要擔心他,她才不會擔心他,有冤大頭願意讓她花錢,她為何不花?

反正蕭鈺是真的錢多的沒地方燒,就算是沒有她幫他解決,也自然是有其他女人來幫忙解決,而那些女人每次都比她要狠心宰他!

這個蕭鈺從小到大就是個大傻子、蠢貨,因為家裡有錢出手向來大方豪爽,也從來都不懂得在人前稍微的收斂一點錢財,所以身邊的人都是將他當冤大頭欺壓,而他還自以為是的、覺得是他自身有魅力,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願意跟他做朋友。

小的時候,因為兩家父母的關係,她就在外多護著點蕭鈺,怕他被人當冤大頭欺負,而後來慢慢地、長大了,她也不再好意思讓他每天都跟她身邊,再加上他身邊的女孩子也越來越多,她也就懶得再去管他,反正他樂意被人宰錢、而蕭家也不可能會被他這個敗家子給敗完家產,所以她就沒有再管他了。但是,她絕沒想到,她是不管他了,可蕭鈺那王八龜孫子,居然轉頭來管起了她的閑事,她在學校里有個暗戀的對象不知怎麼的被蕭鈺知道了,他竟然將這事報告給了她爸媽,還添油加醋的將她在學校里的表現說上了一番,最後讓她爸媽狠狠地將她給訓了一頓,逼著她暗戀的那個學長轉學離開,至此她和蕭鈺兩人的朋友關係也徹底決裂了。

每次只要她看到蕭鈺興高采烈的來她面前炫耀有新女朋友的事情,她就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將他給狠狠地狠狠地給弄死!如果不是因為蕭鈺那個王八蛋,她也不至於單身了這麼多年,也不至於身邊一個男性朋友都沒有、到了最後迷上了自己的頂頭上司薄思琛,更不會喜歡上陳鞏那個渣男,她的一切都是蕭鈺那個王八蛋給害的。

蕭鈺摟著楚筱雨轉身剛要離開的時候,之前那位服務員小姑娘恰好收拾了桌子走了過來,在她看到蕭鈺和楚筱雨時,面露驚訝的指了指他們了,隨後有驚喜的張口就要說話。

只是在她還沒有說出口的時候,蕭鈺就冷著臉先出聲:「這裡的服務真是差勁,看到客人要走也不知道給客人讓道。」

「……」服務差勁?

楚筱雨滿頭霧水的看向蕭鈺。

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突然這麼說,蕭鈺可是一個無論何時都絕不會為難女孩子的假紳士。

因為那些長得好看的女孩子在他眼中都有個優勢,那就是可以陪他上床睡覺……

而那位小姑娘也被蕭鈺的話給說愣了。她實在是不敢相信這麼好的男人,也會說出這麼令人難以接受的刻薄話來。明明就是在不久前,他還是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

蕭鈺冷眸瞪了眼那位小姑娘,「聽不懂人話嗎?還不讓開!」

「是,對、對不起……」小姑娘被嚇得渾身一顫,紅著眼睛低下頭就道。

蕭鈺帶著楚筱雨繞過那小姑娘就走,一邊走著還一邊對楚筱雨說:「這裡的服務實在是太差勁了,以後你再來海城,就去我家的酒店住,不用花錢不說,我還親自捨身給你服務……」

「……」親自捨身給你服務?那小姑娘聽著蕭鈺的話,瞳眸一下子睜得大大,一種被羞辱的憤怒感瞬間就充斥了整顆心。

這麼好看的男人,竟然是做那個的?而且還是由她親自介紹的。

一出酒店,楚筱雨就極為嫌棄的推開了蕭鈺,「以後別再對我動手動腳。」

「這有什麼的。」蕭鈺絲毫不以為然的縱了縱肩膀隨意道。

「還有以後,也別再人前說出那種讓人誤會的話來!」什麼捨身給她服務。去他媽的吧,這混蛋不氣死她就算是好的啦。

她來海城出差的次數少嗎?根本不少好不好,每次,也不見得他親自服務過,也不見得他那次主動提議讓她免費入住酒店的。

還不是每次都有公司報銷。

蕭鈺不滿地反駁道:「怎麼能說是誤會呢,我說認真的話呢,以後你再來海城,我就親身給你服務,保證讓你在這裡住的舒舒服服的怎麼樣?」

聞言,楚筱雨一聲冷笑,「呵,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唉話不能這麼說,我怎麼就不能沒事給你獻獻殷勤了啊,姓楚的,你說說看,我每次想要給你獻殷勤的時候,你給過我機會嗎?」那次不是還沒出手就被槍斃了。

他蕭鈺就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難搞的女人。

最讓他生氣的還是,他蕭鈺都沒有搞定的女人,居然被那個什麼陳鞏給搞定了,好在陳鞏自身就是有婚約在身的人,為了家族,他陳鞏根本就沒有自由選擇另一半的權力,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所以他在知道她和陳鞏的事後,雖生氣、卻也並不是很著急。

他就等著讓她看透徹那個男人,他就等著,讓她看看,這世上,到底是誰有,會一直的等著她,任她欺負!

到底有誰與她、才是這世上最相配的人。

「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相信你的話,說吧,到底是有什麼事情能讓你蕭大少爺這麼的對我?」都要委身給她服務了……

「呵呵,沒想到這都被你給猜中了,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家裡的人有逼著我去相親了,你也知道,我這人什麼都不煩,最煩的就是相親了。」 「我還真不知道你最煩的就是相親。」相親不是正好給他提供了免費約拍的對象嗎?

蕭鈺倒也不急,他依舊慢騰騰的挑眉開口說:「姓楚的,你說,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的話,家裡的人是不是就不會逼著我們去相親了?」

「what?」和蕭鈺這麼王八蛋在一起?

開什麼國際玩笑!

「我是認真的,如果我們倆都想要避免相親這一禍事的話,我們就必須要聯合起來。」

楚筱雨翻了個白眼,像是看傻逼一樣的看向蕭鈺,「聯合起來?怎麼聯合?和你談對象?」

「對啊,和我談對象,你爸媽、我爸媽肯定就不會再催我們了。」

「呵呵,蕭鈺你猜猜看,我和你處對象,我爸媽不會催著我去相親,但是會催著我做什麼?」

「什麼?」

楚筱雨忍著笑意,很認真的很嚴肅的點頭分析道:「嗯,我想,他們一定會日夜不停地催著我們分手!」

「……」聞言,蕭鈺的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

看著蕭鈺那難看的臉色,楚筱雨心情愉悅的仰頭大笑了起來。

還想要和她聯合起來,做他媽的春秋大夢去吧,如果她真的和他聯合起來的話,那她爸媽一定會被氣死的,這比她單身一輩子的情況還要嚴重。

蕭鈺看著楚筱雨笑的那麼得意那麼明媚的樣子,他黑著的俊臉也漸漸地緩和了下來,他扯唇,無奈地輕笑問道:「咱爸媽就這麼的不喜歡我?」

「對啊,不喜歡,我爸媽最不喜歡、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了。」楚筱雨想也沒想就開口回答。

她爸媽不止一次拿出蕭鈺舉列子給她看,給她說,讓她找男朋友的時候眼睛擦亮一點,千萬不能找蕭鈺那類型的敗家子、花花公子。

「唉這可怎麼辦,爸媽他們不喜歡我,可我很喜歡爸媽他們啊,我就想要讓他們做我爸媽……」蕭鈺一臉傷心的唉聲嘆氣道。

看著蕭鈺那一副傷心的樣,楚筱雨沒好氣的一拳砸向了他的胸口,「去你的,我爸媽要是有你這樣的兒子,還不得給氣死了,你可千萬別喜歡我爸媽,我爸媽可要不起你這樣的兒子。」這傢伙還真想要去給她爸媽當兒子啊?

也不看看就她爸媽那種扣錢的樣,要是有這樣子的兒子一定會給氣死的。也就只有蕭伯母和蕭伯父那種大脾氣的人,才能忍受得了蕭鈺這個敗家子。

「那咱爸媽喜歡什麼樣的兒子?你說說看,我看看我這輩子還有沒有可能達到爸媽他們的要求。」

「呵,我爸媽他們最喜歡的兒子類型,就是薄思琛那樣的啊!你這輩子、我看還是算了吧……」

「薄思琛?」蕭鈺嘴角笑意一僵,眼裡的神情也格外的複雜,「爸媽他們怎麼可以喜歡薄思琛那樣毫無情趣的兒子,姓楚的,是不是你故意在騙我?」就那張冰塊臉,平時連笑都不會笑的人,有什麼好的!人也是除了工作賺錢什麼都不會。實在是無趣透了。

如果做人做成薄思琛那樣的,還不如趁早拿根繩子弔死算了。

「我爸媽他們就是喜歡薄思琛那樣的,而且boss還沒有結婚之前,boss就是我們家內定的女婿人選,所以,就你蕭大少爺這樣的人,還是省省吧,別我們的戲還沒有演完,我爸媽就先給氣死了。」

「……」內定的女婿人選?

薄思琛竟然還曾是他們家內定的女婿人選?他怎麼不知道啊!操!薄思琛那個混蛋,什麼時候還成為過他的情敵了!

看著蕭鈺沉著臉不說話,楚筱雨以為蕭鈺是真的被她的話給氣到了,她抬手朝蕭鈺的腦袋上一拍,笑著說:「怎麼?這是傻了?」

「哼!」蕭鈺聞聲不滿地冷哼一聲,抬手輕輕地拂了拂被楚筱雨拍的髮型,板著臉冷聲說:「別對我的髮型動手動腳的。」

「……」楚筱雨嘴角猛地一抽。

抬著的手都有著想要抽死蕭鈺的衝動。

蕭鈺冷眸瞥了眼楚筱雨,不緊不慢的沉聲開口說:「以後,我會盡量成為薄思琛那一張面癱臉的。」不就是一張面癱臉嘛?誰不會啊!

他不說起話來,也是很嚇唬人的好不好?

不知道多少人,都曾被他嚇過呢。

別以為這世上就只有薄思琛那個人才會。

「什麼?」楚筱雨聞言腦子一懵。

盡量成為一張面癱臉?

這都什麼跟什麼?

蕭鈺沉著臉冷冷說:「爸媽他們不是喜歡薄思琛那張面癱臉嘛,以後我也是。」

看著蕭鈺這突然就變了個人還真像是一回事的時候,楚筱雨的嘴角就忍不住抽蓄了一下,她又怒又笑的抬手就給了蕭鈺一拳,「蕭大傻子!我爸媽他們看中薄思琛的是薄思琛的工作能力,而並非是他那張面癱臉,而且就算你是面癱臉你也在我爸媽眼裡不過關,就你那左擁右抱又敗家子的性子,我爸媽根本就不會看上你。」

「……」左擁右抱又敗家子的性子?

「你快別裝了,我們倆做朋友都不適合,更別說是聯手誆騙父母了。」

「……」做朋友都不適合?

蕭鈺的臉色難看的已經都不能再難看了。

他們怎麼就是做朋友都不適合了?他看就挺適合的,額、不對不對,她說得對,他們是不適合做朋友,畢竟做夫妻最合適嘛,他們才是彼此最了解彼此的人不是嗎?

這世上,還有誰能比他蕭鈺更了解楚筱雨的人?

醫院、特護病房裡。

謝琳看著boss不顧身子執意要出院,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

醫生也都說了,最早出院時間也需要半個月左右,畢竟還要看看傷勢恢復的怎麼樣,有沒有留下後遺症什麼的?

boss身上的幾乎傷都沒有什麼大問題,可頭上的傷最嚴重……

薄思琛看著謝琳沉著臉,怒道:「去辦出院手續,別讓我再說第三遍!」

「boss,如果你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老爺子一定不會放過我的,boss我們還是等幾天再出院吧。」

「我的身子我最清楚,如果老爺子知道了,我會親自向老爺子解釋的,不會讓這事連累到你。」 謝琳在boss的威逼之下,終於承受不住壓力給boss辦理了出院手續。

車內。

薄思琛臉色陰沉的、看著網上的輿論大戰。

他將手機朝謝琳一拋,冷聲道:「給我註冊微博。」

「……」註冊微博?

謝琳接過手機,嘴角微微的抽蓄了兩下。她實在是不能相信,他們家無所不能的boss大人會連個微博都沒有。

「今天公司所有公關部的員工,都不準提前下班,讓他們查到這些人的ID,把他們的號和電腦全部都給我封了!」這世上除了他之外,就沒有誰有資格來欺負她。

那些欺負她的人,都要為此付出代價來。

「是……」

而遠在錦城的南原別墅里。

厲笙爵看著電腦屏幕上的照片,嘴角的笑意帶著一抹詭異。

怪不得,連薄思琛那樣的男人都忍不住多看了這女人幾眼,確實是有著讓人戀戀不忘的資本。

特別是那一雙靈動的眼睛像極了她。

厲笙爵將桌上的酒杯端起,輕抿一口,語氣森冷的淡淡地說:「我要她!你想個法子把她弄過來。」

「厲少,這恐怕是不行了,我們最近跟在薄思琛身邊的探子說,季北城也去了海城,而且,貌似這女藝人跟季北城的關係很不一般。」

「季北城?」厲笙爵忽得抬起冷眸,眼裡閃過一抹陰狠怒道:「看來,這女藝人確實是有點本事!」連季北城都能接近到。

「是,如果我們派過去的人沒有查錯的話,這女藝人背後的金主就是季北城。」

「呵,有意思了,真是有意思了。」季北城的女人,現在和薄思琛有了不清不楚的關係,看來,這兩人貌似不用他再動手就能鬥起來。

只是怎麼辦?他貌似也對這女藝人有了興趣……

如果剛剛只是在看照片才對她有了那麼一丁點的興趣,那麼現在知道了季北城和薄思琛都和這女藝人關係不淺時,他的興趣、征服欲就更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