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下不遠處,是一口乾涸的水井,但裏面也堆滿了屍骨。

這個地方充滿了絕望,沒有一個活人,連鬼影子都沒有。

李肆走向那棵大樹,他一眼就看出這是一件寶貝,是供應此地運轉的核心,但它現在卻乾枯了。

李肆將手掌按在大樹上,四周的景象不斷變幻,最終定格在一個身材高大,卻極為瘦削的銀髮老者身上。

他像是看見了李肆,居然微微一笑。

「我等到了你,後來者,很高興我燃燈一脈還有傳承者,這讓我更加有信心執行我的計劃了。」

「我給你準備了豐厚的禮物,但也有一些困難在等着你。」

「可否告訴我未來的情況,方便我做一些部署。」

李肆有點驚訝,燃燈一脈,莫非指的是張三家傳的《燃燈渡虛經》?

靈修的功法居然還有這個本領,讓他無意中找到了因果之初。

「你確定你還是最初的你?你確定你知道了未來還能做出改變?」

李肆沉聲開口,但他的話似乎並未傳遞過去,因為很快,對面那個老者就再次重複了一遍,而且有點焦急。

接下來,畫面變了,看得出,他在戰鬥,並節節敗退,血雲與迷霧籠罩了天地,他只帶走了數千人,藏身於這座真靈寶囊之內。

而老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離開,並帶回大量的資源。

每次,他都會站在李肆面前,重複著那番話。

很顯然,他誤會了什麼,他並不能通過未來來逆天改命。

畫面不斷變化,很多人老去,死亡,老者帶回來的物資也越來越少,直到有一天他再也沒有回來,他應該是死在外面了。

李肆靜靜看着,看着生活在這裏的人陷入了最後的瘋狂,他們想逃離這裏而不能。

直到一切變成死寂。

當李肆收回手,四周的一切都開始崩塌,無論是屍骨,還是建築,都迅速的化為了灰燼。

至於那棵大樹則恢復成了本來的面目,這是一根長長的木杖,大約三米高,頂端有些彎曲,上面掛了一個早已經熄滅的油燈。

李肆輕輕用手拂過,呼的一聲,一點微弱的火苗亮起,接着油燈則投射出了一道接一道的五色神光。

這五色神光落在李肆神魂中,竟是讓他的【燃燈渡虛經】自動運轉,神魂之火升騰,點燃一盞又一盞的神燈。

他的靈修境界突破了。

同時,他也獲得了燃燈一脈完整的傳承。

神念變化間,李肆還是站在石棺外,他面前還是那個石頭小匣子。

一切彷彿都沒變,但一切又都變了。

「獲得【燃燈渡虛經】完整功法傳承!」

「獲得混沌仙器【燃燈】。」

「獲得真靈寶塔。」

(這兩天有些卡文,大家多擔待) 飛艇這類東西,在剛剛進入工業時代的農業文明人們眼裡是最壯觀的奇迹。

其近百米長,金屬色澤的外殼,就像一個巨大的雕像圖騰飛在空中。哦,對頭,衛老爺喜歡在飛艇前面塗繪鯊魚頭。

在這個世界,飛艇很容易製造。熱力系的符文和風系魔法符文,可以迅速的讓氣囊內的氣體溫度變化,進而能讓飛艇內的體積膨脹收縮受到控制。氫氣氣囊佔百分之七十的比例,但分為多個內部氣囊相互隔斷。,而外層機艙,都是水蒸氣、氮氣的混合,這是地精時期飛艇的技術,當然要比地精科技更加大。

至於外殼,也是出了名的皮糙肉厚,覆蓋了一層鋼絲網和特殊魚膠組成的東西,在中古時代那些石像鬼什麼的空中單位,想要咬船平均要掉七八顆牙,才能造成破壞。

~

卡瑞特坐在飛艇上,一手掌著大圓盤方向舵,眼睛看著各種氣壓儀錶。

在地面上,是騎士們為衛鏗這位領主駕車,但是在空中則是反過來了,卡瑞特背後的乘客座艙中,那幫年輕的騎士耐不住寂寞開始鬧騰。

卡瑞特只能拉響通訊器,對他們提醒:「吵架可以,身上的槍、子彈都給我卸下來,防止走火。」

一頓訓斥后,總算讓這幫小子們安靜了。

在瑞特領長大的這群年輕騎士們,身上的鈦鋁盔甲都非常輕便了,是類似空扭位面小行星登陸戰步兵的配置,頭盔有戴著,但是沒有面甲,只有玻璃罩格擋。身上是有劍的,但是更多時候,他們腰間別著一把二十響的速射手槍。

哦,對頭,別的地方騎士騎馬,他們呢,總部給他們備了二十五輛蒸汽摩托車。——中世紀版鬼火少年。

讓這幫小子當自己的護衛隊,卡瑞特常常是不想出門,或者說,出門的時候盡量避開這些中二們。

~

飛艇很快抵達了鮮歌鎮上空。

蒞臨西北角的飛機場后,

冷卻魔法啟動,飛艇的皺褶開始均勻的向內凹陷,飽滿的飛艇如同楊桃那樣,下降得既迅速又平穩。

當飛艇的影子劃過城市中建築時,卡瑞特也適時的放出了專屬音樂:「金坷垃~給他~」

哐當一聲,飛艇彈出的起落架與地面接觸的機艙大門也打開了,卡瑞特沿著滑梯滑了下來——飛翼術之類,由於目前要調節身體感知度,暫時沒有這麼多投機取巧。

~

趕回鮮歌鎮,是要見王都派來的特使。

在鮮歌鎮中,當年衛鏗逗留的房屋中,蘿珊正坐在床邊,看著遠方飛機場上,那個斜角向下剎車的飛艇。

北方是一個歡樂的地方,總有很多新奇的物品冒出來,——當然這些新奇的物品都是讓普通人可以接觸到的。與南方商業都市冒出的新事物不同,在那裡,只有掏出足夠多的金幣,才能見到各種奇妙的東西。

~

四分鐘后,卡瑞特甩開了那群要找摩托車的騎士,直接閃爍到了原來是莊園,現在是貴族招待所的地方。

當然,剛剛到場,就遇到了王都的騎士,騎士們稍作戒備,確定了面前是卡瑞特后,則是立刻行禮。

衛鏗很快就見到那個堂~嗯,應該是堂姐。比自己大兩歲。

來到桌子前,面對這位王室的正派公主,卡瑞特是不虛的。

沒怎麼看她,衛鏗拿出了一個記錄本,公事公辦的詢問,王都這次來要什麼。藥劑,還是符文武器,亦或是機械,這都是能給的,前提是,王都能履行相應的承諾。

衛鏗拿出了清單,遞給了這位堂姐,這上面就是選擇題了。

~

這些流程在這位王女見面時就已經給過了,現在只是確定這張具體方案上,王都能在哪些方面執行。

~

蘿珊用扇子擋住了自己的半張臉,望著卡瑞特。掩著面龐展現的笑容,是嘲諷?亦或是臉頰上其他表情難以判斷。

徐徐問道:「卡瑞特弟弟,你對王位,就沒有興趣嗎?」

卡瑞特眨巴眼睛靈動的打量她一眼:「這不是您能拿出來做交易的籌碼。」——意思很簡單:我從沒說過放棄繼承權,但是現在不想和你談這種事情。

蘿珊用誘惑的語氣說道:「王國可以重新賜予你新的領地。」

卡瑞特看著這位殿下,這是立刻翻查系統,系統上標註這位王女有著諸多「同樣是大貴族出身的閨友們」這是王都中的非常重要的夫人圈們。

蘿珊:「細雪領在十年前與海潮戰鬥的時候,失去了男性繼承人。」

~

系統這邊則是拿出了地圖介紹:細雪領,王都北邊的商業港口,屬於沿海地帶。但是和普通沿海地區有所不同,這個領地位於一個突出的半島,而在半島外又有半徑一百四十公里的環形島嶼圈。

這樣的地形很明顯,有隕石坑的特色!其外圍海上凸起的那一圈,將整個領土隔絕成了內淺海和外深海兩個部分。

在十年前,海潮之戰的時候,大量的海族順著洋流入侵了這裡,與艾格王國進行了長達三年的戰爭。艾格王國的海上力量和這群族裔足足進行了八次五千人規模的大戰役。當然很不幸,該地細雪領的大貴族的大兒子戰死了,而隨後似乎是受到了海妖詛咒,二兒子投海了。

眼下也就只剩下了一個女兒,今年繼承了爵位,要招人完成子嗣傳承。

~

「停!」卡瑞特喊停了蘿珊的介紹。

在衛老爺的眼裡,她那雙覆蓋到小臂的白絲手套上牽過來的紅線是非常複雜的東西。

卡瑞特一本正經到:「堂姐,給細雪領安排一個好的領主,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我沒工夫進行幕圍后的政治,我也不擅長這個。

我的人民,他們日益增長的物質和精神需求,以及我個人的奧法課程,也已經耗費了我足夠多的精力。很抱歉。」

卡瑞特頓了頓,決定快速結束這場浪費時間的會談。

拿出了筆在簽字單上,將原本的藥劑份額增長到了11000枚。

卡瑞特:「我們還算是血親,不能讓你白跑一趟,這是今年我能在原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對王都供應的底線。」

意思是:「這是你面子的價格。很夠意思了,當然也就僅此而已了。」

~

蘿珊頓了頓,接過了這個單子說道:「謝謝了,我的堂弟,不過……」

這位女孩走到衛鏗旁邊,釋放了一個隔音結界:「從法理上,你只是我叔叔的私生子。這是王都方面不少人堅持的。」

系統這邊,人文專家燕北香給衛鏗同步翻譯道:「她是提醒你,王都繼承人的次序上,你可以被王都貴族議會們向後挪~畢竟國王或許也有幾個私生子

【秦曉寒發現了,衛鏗這個傢伙搞大戰略是一流的,但是搞陰謀,有時候壓根聽不懂別人說啥。而白靈鹿這傢伙又是謎語人。所以直接安排自己的屬下幫衛鏗翻譯某些貴族的陰陽話。】

卡瑞特凝視著蘿珊設置的這個隔音結界,當然也瞅見了她白色手套手指上那顆閃爍的寶石——那是個記錄器。這個記錄器是準備單方面記錄,卡瑞特一方的話語信息。屬於『剪輯狗』的行為。

卡瑞特走上前來抬起手,朝著隔音結界一按,「啪嗒」一聲將這個按碎了。當然了,也順手壁咚了這位大堂姐。

一旁的女騎士不禁上前一步,手已經放在腰間細劍的劍柄上了,只要衛鏗再近一點,就會抽出利刃。

卡瑞特:「其實,有一件事,殿下搞錯了,繼承權這件事於我來說是並不是必要的資產。只不過現在領地上,與我利益關聯的集團將其看的非常重要!我也沒法將其輕易的拋出去。

如果陛下能夠拿出足夠的交換物,換掉這個資產,還能堵住我領地上各個利益勢力的嘴,讓他們默認,卡瑞特可以放棄繼承權。——那這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交易。」

~

黃袍加身這件事情,衛鏗在神州位面就遭遇過。

若是站在艾格王都這邊來決策,衛鏗認為他們最好是早點的拿出籌碼,別等著自己將這邊完成統一利益體。

否則的話,一旦北方工業經濟催生的容客集團們形成同盟,什麼卡瑞特乃婢女所生,是私生子身份,血脈不純什麼的,王都說的不算!

當北方領地的利益關聯方~鐵板釘釘的要為卡瑞特爭奪一個正統。王都方面再否定,就是有奸佞妖言惑眾了。

北地貴族精英們和卡瑞特的軍事,經濟綁定了,面對艾格臃腫老舊的官僚體系的聒噪,已經漸行漸遠。

主世界歐戰證明,工業革命后各個地域之間生產力的不平衡,以及工業勢力的崛起,使得血脈聯姻、封建等級秩序,阻止不了新舊勢力之間的衝突。更何況艾格王都與卡瑞特之間,血脈的聯繫本來就不牢固。

~

卡瑞特倒退了三步,遠離了這位王女,

然後原地空間折躍消失了。

蕾蒂西亞走上前來,站在了王女身邊,對於卡瑞特剛剛的表現,這位大騎士沒有多嘴評價,只是靜靜地等待王女的命令。

~

站在旁觀者角度上: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卡瑞特剛剛沒有對王女無禮,只是有些動作過於誇張。並且兩人的身份是平等的。一些小小玩笑,屬臣沒必要說什麼。

請注意「平等」,哪怕是王都的來的騎士們,也對此承認了。

在這位大騎士看來:卡瑞特無論是奧法天賦,還是統帥魅力,毋庸置疑,而優異就是正統。

王都中所謂「法理上只是私生子」,只不過是王國內某些貴族在「精糧」藥劑分配中沒有佔到便宜,故意挑事,想要提示北邊利益均沾。

但是從王都騎士的角度上來看,南方貴族妄圖把卡瑞特踢出繼承第一序列的打算純屬無稽之談,只能在談判桌上試探,並不能實際操作。

~

蘿珊思考了一番,對蕾蒂西亞:「蕾,你怎麼看這次會面?」

蕾:「殿下,您已經成功的說服了卡瑞特殿下。我想其他,並不是那麼重要。」

蘿珊搖了搖頭:「謀略女士說過:凡是未能讓對方提出條件,那麼就說明會談中,就沒有掌握主動。」

這時候,窗戶外,出現了嗡嗡的聲音。並且還有喇叭鳴笛聲音。

卡瑞特那批騎士們,騎著摩托車趕來了。

這摩托車是長兩米,寬度半米的重裝摩托車。八輛車中,幾乎有一半都坐著兩個人~這批憨憨騎士們下車后,就急匆匆的操著北地農夫的常見口音和粗嗓門詢問:「我們的領主在哪?」——他們雖然是貴族,但是軍隊那邊流行粗嗓門,這群小俠們就學壞了。

剛剛準備下樓離開的衛鏗看著這一幕,無奈的拍打自己腦門。

卡瑞特:「搞得和古惑仔搖人一樣,不成,這群騷包們不能留在我身邊了,必須得送到軍部中,得成立一個機械軍團來容納他們。」

最後卡瑞特扭頭看了一眼堂姐的方向,低語道:「聯姻?嗯,這個方法也不錯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