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了兩天的更新希望我還沒有被放棄。

求收藏求推薦。 第二天早上,栗原泠是被門外的喵喵叫給吵醒的。

雖然栗原泠現如今是個大胖子,但從小她就是個心善的人,而現在居住的公寓內,也時常會有流浪貓在外乞求著一點水和食物,想來這一次應該也不例外。

於是打開門,門外是一大一小的兩隻髒兮兮的貓咪。看樣子應該是貓媽媽帶著自己的孩子想要一點水和食物,而且現在外面天還很冷,栗原泠想了想,然後從自己亂七八糟的雜物里扒拉出一隻紙箱子,然後在一邊用剪刀開了個口,放上了她一些穿不下的舊衣服進去,然後放在了家門口內,又端來了兩隻小碗放上了清水和一些食物。

雖然貓媽媽很是警惕,但紙箱子對於貓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而且現在也才二月底,外面天氣實在是冷,小貓咪也餓了幾天了,所以貓媽媽也就帶著小貓一起住進了栗原泠家。

可栗原泠這才突然想起,自己都是個沒譜的人怎麼才能管好兩隻貓啊!但看小貓就又小又是虛弱的樣子,到底還是沒能忍心將它們趕出去,算了算了就這樣吧。栗原泠苦惱的揉了揉太陽穴,還想回床上再補個覺的,可是看了看時間。

「我的天哪!怎麼又要遲到了!!」栗原泠驚恐的叫到。

此時時針所顯示的時間已經到了快要上課的日子,而栗原泠才剛給貓咪弄好所有的東西,她自己卻是沒洗漱沒弄便當沒收拾整理東西的一個廢人。

「反正今天都要遲到了乾脆請個假吧。」栗原泠這樣想著,然後清了清嗓子,改了改聲音裝出一副沙啞的鼻音之後給老師打了個電話,稱病請假。

畢竟胖子身體比較弱,就是很容易生病的,所以老師也沒起疑心,叮囑讓她好好休息之後就掛了電話。雖然並不喜歡這個不上進的吊車尾,但事關身體健康老師還是不會有所意見的。

於是順利請了假的栗原泠非常果斷的,就窩進了床上補覺。要知道她以前可是沒有裝病請假的,所以既然請了假那就需要好好利用一下了對不對。

可當栗原泠中午睡飽了爬起來準備吃個泡麵的時候,卻看見了滿屋子的碎紙屑和各種的亂七八糟的毛線,而兩個罪魁禍首卻還在扒拉著之前栗原泠放進紙箱子里的棉衣,扒拉出來了一堆鴨毛和棉花。整個房間里就像是被洗劫過的一樣,可兩隻貓還是毫無自覺。

栗原泠的內心是崩潰的。不是都說貓主子是高冷的嗎?怎麼她撿回來的這兩個這麼皮啊,毫不認生啊,為什麼可以玩的這麼歡快啊!

但再怎麼說,貓畢竟沒有人的感情。所以栗原泠也不能去和兩個貓發火,想起自己反正是很久都沒有打掃衛生了,索性便開始打掃了起來。

只是一個本來就是很久沒打掃的房間,還有兩隻貓咪在不斷的騷擾搗亂製造垃圾,栗原泠又是一個根本就懶得動彈的大胖子。所以在打掃了一半之後,看著貓咪們又新抓出來的紙屑,栗原泠終於是癱倒在了沙發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生活為什麼要折磨我這隻小貓咪。」

頓了一頓,想了想又接了一句:「不對,我不是小貓咪,我只是個寶寶。」

醒一醒啊,世界上有兩百斤的寶寶嗎?

當然,世界上有沒有兩百斤的寶寶並不是栗原泠所在意的事情,她翻了個身,看著地下玩的正歡的小奶貓,看來打掃衛生是不可能打掃衛生的,沒什麼用的,還是考慮給這兩隻貓買個貓爬架了之後再打掃衛生吧。

於是栗原泠打開了網購軟體,將貓爬架貓窩貓砂盆貓砂貓零食貓玩具貓糧全部添加進了購物車,然後下了單,只是訂單上的金額讓栗原泠有一種想哭的慾望,那後面的一排零是幾個月的稿費了。還好之前賺的多,衝動是魔鬼啊,看樣子以後要更加努力的工作了。

然後栗原泠又看了看小奶貓,好吧,為了小奶貓,破財就破財吧,畢竟小奶貓那麼小又那麼可愛,真是世界級的瑰寶啊。

想到這裡,栗原泠拿出了手機對著兩隻玩的正歡的貓咪拍了兩張照然後發到了自己的社交軟體上,說:「從今天起我也是有貓主子的人了。但是估計貓爬架來之前,我是不用打掃衛生了。」

不過,雖然是配上了貓咪的照片,卻很用力的將自己房間都給打上了馬賽克,只留下了兩隻貓的身影。

可能是因為栗原泠第一次髮帶有照片的動態,所以很快粟米的動態就被各個粉絲迷妹給圍觀包圍了。大家對於粟米居然發送了照片表示新奇,卻又對栗原泠整篇的馬賽克表示了一下鄙視,最後對於有貓表達了羨慕。能養貓真是太好了啊,貓真的是世界上的瑰寶啊。這可真是羨慕死了。

但也有人為栗原泠將來的鏟屎生活表示了一下哀悼。雖然有貓很讓人羨慕,可貓的破壞力那也是杠杠的啊。還有,等一下,栗原泠有貓了之後,會不會因為要逗貓擼貓吸貓而拖更啊?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吧?

於是粉絲的風向又變了,全是如果栗原泠拖更就要給她郵寄刀片的消息。嚇得栗原泠蛋糕都掉了。

按照這樣的發展,如果哪一天她更新晚了達不到粉絲的要求,她們會不會人肉自己啊?然後發現自己兩百斤又丑就脫粉了,然後…

天哪,真是太可怕了!生活終於是忍不住對她這個寶寶動手了嘛!只是因為她撿了兩隻貓?

栗原泠無力的垂下拿著手機的手,繼續癱在沙發上,一臉的生無可戀。

「可憐,弱小,又無助。」栗原泠凄涼的說。

誰知那邊小奶貓聽見她的聲音之後,奶聲奶氣的發出一聲「喵」的叫聲。然後用大眼睛看著栗原泠努力的賣萌。

栗原泠在貓的賣萌中被融化了:「好吧好吧,你贏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上一本書指路《網王之蠱夢》仁王BG,微博指路顧家小水水水,群號指路782248272。這個群是真的沒有活人,希望有人能每天催我更新,不然我就容易懶癌發作。

求收藏求推薦,求催更 不過到中午的時候,躺在家裡做鹹魚的栗原泠收到了柳生比呂士的消息。

畢竟柳生比呂士也是看見了栗原泠的動態的,而且他今天在學校也沒有見到栗原泠,畢竟作為學生會長對於早上遲到的人都是有記錄的,而栗原泠作為遲到專業戶,今天居然沒有被真田抓住那就只是有一個請假的可能了。

所以等各個班級的全勤表上交到學生會的時候,柳生比呂士特意關照了一下栗原泠所在班級的記錄,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栗原泠因病請假。可當他看見栗原泠的動態就知道了這個人根本沒有病,只是為了在家擼貓而已,所以發了個信息進行了一下「慰問」。

而栗原泠這個時候正吃飽喝足躺在沙發上不願意動,兩個貓咪也玩累了在吃栗原泠準備的食物。所以當栗原泠拿起手機看見柳生比呂士發來的慰問的時候。蹭的一下就從沙發上蹦了起來,把正在吃飯的兩隻貓嚇了一跳。

炮灰女修仙記 「我怎麼就忘了這還有個知情人在我好友列表裡啊!」栗原泠叫到。

柳生比呂士何許人也?立海大學生會會長也。每個班級的出勤情況報表都是會交去學生會的,所以柳生比呂士是可以看見自己是因病沒去學校的,當然兩個人是社交軟體的好友,所以他也是可以看見自己其實是因為兩隻貓沒去上課的。

所以,這就意味著,柳生比呂士又抓到了自己的小辮子。

並且最重要的一點,學生會會長也是負責分發社團學分和考勤學分的。柳生比呂士知道了自己謊報原因請了假會不會大手一揮,給自己的考勤學分扣上一般啊!

天哪,她一個常年遲到的人考勤本來就沒有多少啊,再扣一半那不是更加少的可憐嗎!這一下就會從在退學邊緣反覆試探變成了一隻腳踏進了退學境內。

「天哪!太可怕了!」栗原泠又叫了一句,然後拿起手機給柳生比呂士發消息,「你該不會扣我考勤吧?」

於是,柳生比呂士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屏幕上出現的消息來自粟米,柳生比呂士打開看見栗原泠發來的問題,輕笑了一下,然後也飛快的回復到:「不扣你考勤,那你怎麼回報我?」

「???」栗原泠回了三個問號,又立馬接了一句,「這種小事會長大人還需要回報的嗎?」

「當然需要了,我又不是聖人。」柳生比呂士回復到。

栗原泠撇了撇嘴,雖然這個動作在她身上並看不出有什麼好看可愛的地方,但反正這裡又沒有人看見。

不過沒有等栗原泠說些什麼,柳生比呂士就又發了一句話過來:「平時你更新都只更兩章,要不今天更個三章就算報答好了。」

「天真!幼稚!」栗原泠回復到,「一天能有一更都是我爆發的結果你還想要三更?你怕是還沒睡醒吧!」

柳生比呂士看見這個消息,無奈的扶了扶額。這個意思可不就是加更是不可能不會存在的事讓他不要做夢了。但是話說,難道所有的作者都是這樣容易卡文的嗎?

其實栗原泠只是皮一下而已,她的存稿有很多,一天三更也是可以偶爾進行的,只是她不願意而已。該怎麼說這個情況呢,像是強迫症又不像是強迫症,就是每天更新完看著是雙數的數字比較滿意而已。如果一天三更那麼就會有一天是單數,可栗原泠不喜歡單數。

所以無論如何,加更都是不存在的事情。

當然了,事無絕對。如果栗原泠心情很好的話,其實她自己也偶爾會進行加更,只是一旦有人提出這個問題,就總是想作對。可能身體里住著一個杠精吧。

而因為拒絕了加更這個想法,所以栗原泠又開始擔心柳生比呂士會不會對她的考勤下手這個問題。不過柳生比呂士應該也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小人吧?畢竟再怎麼切開是黑的,但是本人也是被譽為紳士的人。仔細想了想,栗原泠還是堅定的認為不行不行,不能再給他發消息了。

畢竟就算是柳生比呂士不會做這種事,可他的隊友可都是危險人物,像什麼仁王雅治啊幸村精市啊,雖然栗原泠並不了解,但是整個立海大喜歡他們的人那麼多,威名總還是聽說過的吧。而且上一次,說著不會賣自己的,結果轉手就把自己給賣了,雖然說得是搭檔做的,可是栗原泠怎麼就那麼不相信呢。

所以,要不要,還是,加更保一下平安好了?栗原泠又弱弱的想著,不過這個苗頭剛出來一秒鐘還沒成長起來就被栗原泠扼殺在了苗頭上。堅決不能向黑惡勢力低頭!

算了算了,這個問題就先放過去吧。就算是最後柳生比呂士或者他的好基友真的對她的考勤下手,她還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後盾啊,畢竟就算是最後的學分達不到學校要將她退學也還是需要校長簽字的,但是校長,那可是她的後台啊,所以估計,一時半會,應該還是穩的吧。

而且,其實就算是考勤的分數下去了,也可以從社團上補回來,本來她的社團分就是校長直接撥的,只要能保證自己還在學校就行了。雖然說她現在靠寫文來養自己其實是沒有什麼必要去學校的,但是她就是想要混一個文憑罷了,畢竟不可能寫一輩子的書,混口飯吃就算了。

做人啊,總是需要有一點追求的吧。

但是栗原泠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就是,雖然是想要文憑沒有錯,可就按照她現在的成績,連能不能安靜的畢業都是個問題把?所以難道在減肥的時候還需要補課嗎?真是太可怕的事情了呀。

不過對於現在只知道吃喝玩樂的栗原泠來說,這個問題顯然還不在她的思考範圍之內,只要不加更不退學,什麼都好說對不對。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上一本書指路《網王之蠱夢》仁王BG,微博指路顧家小水水水,群號指路782248272。這個群是真的沒有活人,希望有人能每天催我更新,不然我就容易懶癌發作,就比如說…對吧….

求收藏求推薦,求催更。 雖然說栗原泠總感覺自己活在了壓迫之下,可也絲毫不影響時間的快速進程。

所以很快就又到了愉快的周末,當然是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的,並不包括栗原泠。而經過上一次出門採購的不愉快,就算是周末栗原泠也並不打算出門去買一些什麼東西,反正自從體驗了一下網購的美好樂趣之後,這一次的栗原泠也依然打算網購進行。

當然,網購這種事不能只是自己一個人開心,所以栗原泠在網購之後,還將上一周買到的覺得還不錯的鏈接一股腦的發給了遠在沖繩比嘉中的田仁志慧,並且附上了一句:「我下周三去沖繩呀!」

因為栗原泠的編輯在剛剛栗原泠進行網購的時候發來消息,希望栗原泠之後的劇情發展到沖繩,所以出版社會公費讓栗原泠出去一趟去個五六天,而以栗原泠的身份,想要找校長請個假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田仁志慧回復的也很快:「你來做什麼啊!請你吃苦瓜!」

「苦瓜這種難吃的東西還是留給你們隊長吧!」栗原泠叫到然後又補上一句,「我要去那邊玩啊!減肥!」

「我覺得你只能增肥!」田仁志慧又說。

「不!可!能!」栗原泠說,「我會控制我自己的!」

「我才不信!」田仁志慧說,「你肯定控制不住自己的!」

「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栗原泠又說,「話說這個時候你不應該在你們隊長的權威下訓練嗎!這個時候和我聊天真的好嗎!」

「當然不好。所以阿慧已經被我罰去海里游泳了。」田仁志慧說,不過這個語氣怎麼看怎麼都是他們的隊長木手永四郎說出來的話。

栗原泠囂張的笑了兩聲,卻也沒有再給那邊發去消息,畢竟田仁志慧已經被罰跑步了,而栗原泠卻並不想和木手永四郎聊天,何況,木手永四郎也不會像田仁志慧那樣和自己聊的這麼歡。

於是開始專心的打遊戲和碼字,然而剛和田仁志慧聊完剛碼了兩行字,就收到了柳生比呂士的消息。栗原泠看了看時間,這個時間應該還不是立海大結束訓練的時候啊,柳生比呂士這難道是在太歲頭上動土?不過栗原泠並不介意給柳生比呂士再增加一點事情,畢竟如果她沒記錯的話,真田弦一郎那個黑面神可是不容在訓練時候開小差的主啊。

於是栗原泠點開柳生比呂士發來的消息,看見的卻是不明所以的消息:「要不要來約會啊。」

這種很明顯就不是柳生比呂士的語氣吧,想來肯定又是有人拿著他的手機,想試探自己,或許更想知道出名的粟米到底是何許人物,所以才會開這樣子的玩笑,不過可能那個人並不知道自己其實對柳生比呂士這號人物恨得牙痒痒。

栗原泠想了想然後回復了一句話過去:「小夥子你的思想很有問題啊。「

「我又怎麼了?」假的柳生比呂士回復。

「沒什麼,不約不約叔叔我們不約。」栗原泠回復到,然後再也不管那邊傳來任何消息,安心的去碼字了。

她最近雖然一直都有在碼字,但是總感覺好像差了那麼一點東西,所以為什麼編輯會讓她去沖繩,不過也就是換換心情,希望栗原泠能寫出更好的推理線索,而這樣也是讀者們所喜歡看的,能帶動銷量的。

其實說白了,也不過就是為了自己的日子更好一些罷了,畢竟只有栗原泠寫的書受歡迎,作為編輯的工資也可以更高一點。

又寫了兩行,栗原泠還是覺得很是不滿意,於是將文檔全部刪除了,只留下了之前寫的存稿。之後的文稿,寫不出來就暫時不寫了,就算是寫的出來也是不滿意的還不如不寫,乾脆就等著去到沖繩以後吧。

而不需要碼字的栗原泠突然就覺得無所事事,好像突然就輕鬆了很多,所以這就意味著接下來的時間是不是就可以毫無顧忌的玩遊戲了,簡直不要太美滋滋了。

可栗原泠剛開心沒有很久,就收到了來自柳生比呂士的電話。

「歪?這裡栗原泠。」栗原泠問道。

「栗原,這裡是柳生。」柳生比呂士清冷的聲音響起。

「你賣我?」栗原泠大驚失色,柳生比呂士叫她栗原泠旁邊的人會不會都聽見啊?而且聽柳生的聲音,並沒有特意壓低聲音的。

「放心吧,我旁邊沒有人。」柳生比呂士說,如果栗原泠能在他身邊的話,一定是可以看見他臉上的微笑的。

「打電話幹嘛?訓練完了啊?」栗原泠將手機壓在耳旁,雙手在鍵盤上飛快的進行著操作,根本沒有發現自己剛才隨口說的話的語氣中有多麼熟稔。

「是有一些事情的。」柳生比呂士說,「剛才的消息….」

「我知道的,那個語氣不是你。」栗原泠搶答到,然後就見電腦上的人影閃動,一頓操作,紅名變灰,栗原泠囂張的大笑,完全忘記了自己還在打著電話,「兔崽子還想跟我搶裝備。」

玩遊戲的栗原泠其實還是比較暴躁的,什麼禮儀全然不顧。柳生比呂士聽見這一句話的時候突然愣了一下,然後輕笑了一聲,這其實便是最真實的栗原泠吧,柳生比呂士其實很開心栗原泠能在自己面前露出最真實的模樣,在學校的時候,栗原泠因為胖和丑總是被人嘲笑,雖然栗原泠總是不做聲看起來好欺負的樣子,但柳生比呂士卻也知道,栗原泠並不如表面那樣軟弱的。

而栗原泠聽見柳生比呂士的輕笑才想起來自己還在和柳生比呂士打著電話,於是立馬又開始慌亂了:「我在有事先掛了啊拜拜拜拜。」

說完就立馬掛了電話,然後撫著自己的胸口,怎麼感覺打個電話都這麼累啊,天哪,她一定要和柳生比呂士保持距離。

而柳生比呂士則是愣了一下,又開始笑了起來,這個人怎麼這麼好玩啊。難道他的思想真的很有問題嗎?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上一本書指路《網王之蠱夢》仁王BG,微博指路顧家小水水水,群號指路782248272。這周旅遊不定時更新,下周恢復日更么么

求收藏求推薦,求催更。 因為栗原泠是周三才去沖繩,所以可以用來準備東西的時間還很充足,自然不會急急忙忙的,所以周末當然是輕輕鬆鬆度過的。

而等到周末一過,又開始進入上學的時間之後,栗原泠首先要做的便是在周一的下午去到了校長辦公室,申請周三到周五三天的假。

只是當校長看見栗原泠的請假申請表的時候,先是很詫異的看了兩眼栗原泠然後問到:「你要去沖繩?去五天?」

「算上在路上的時間的話,是五天。」栗原泠回答。

校長沉默了一會,然後露出了為難的表情說:「這不是我不批啊,你也知道一般來說請幾天的假的話是需要正當理由的,比如說是生病或者是其他的什麼理由,你這個雖然是為了寫書,可學校也不是我一個人開的,你也不願意公開身份,加上最近查的嚴,我很難辦的啊。」

只是在為難的表情之下還隱藏著一抹狡黠的味道。雖然走正常程序當然是需要正當理由或者是病歷或是有什麼其他不得不參加的事情,但栗原泠這種情況在以前也不是沒有過,所以就算是查的嚴,其實校長也是可以批下這份假條的。這樣的推託不過是為了確定他心中的一件事。

據他的了解和觀察,他們的學生會會長似乎對栗原泠很是不一般,雖然栗原泠堅持說就她現在的樣子是不會有人眼瞎的,可也許有的人就是不一樣的呢,對不對,萬一真是他想的那樣,栗原泠也許就會為了一些小女生的心思開始對自己好一點了對不對。

雖然校長不太清楚,但栗原泠現在一堆壞習慣總還是可以略微知道的,不然也不可能從一個仙女變成豬精啊,能有這麼大的改變肯定是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毛病。

「你少來,之前怎麼就辦好了?」栗原泠才不上當,立刻反駁。

「那是因為那會查的沒有這麼嚴啊!」校長理直氣壯,「現在是查的嚴啊,萬一查到了我可能會被革職啊!不如你走一下正規渠道去找學生會會長試試?」

「我要是找他有用我還至於找你嗎?」栗原泠叫到,這個人是故意的吧?明明自己最不樂意找的就是柳生比呂士了。

「你就算不走正規程序找他批准,那你也可以看看是不是能夠找他開後門寫個病歷啊!」校長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他可是你的粉絲啊,而且家裡又剛好是醫院啊,你是不是傻啊?」

「我覺得你才是傻啊!」栗原泠快速的拍著桌子,「還有,我和你學生會長的關係有那麼好嗎?!」

栗原泠話音剛落,就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比較哀怨的聲音:「原來栗原覺得和我關係並沒有那麼好啊,真是讓人難過呢。」

栗原泠頓時身體僵硬了。她剛才是不是出現了幻聽啊,應該是的吧,這個時候柳生比呂士應該是在網球部進行著訓練的,怎麼可能出現在校長辦公室。栗原泠扯了扯嘴角,正想繼續和校長繼續討價還價,就看見校長對著她擠眉弄眼。栗原泠更加僵硬了,難道說不是幻聽?

於是機械般的轉頭,就看見柳生比呂士拿著一個文件夾,以完美的紳士姿態站定在她的身後,見她轉頭過來,還動手推了推眼鏡。

只一瞬間,栗原泠的腦海中出現的就是「天啊,太慘了吧!這個人怎麼會來校長辦公室啊。完了完了本來就有把柄在他手上這下不是更慘了,未來水深火熱的日子好像就在不遠處了,被迫加更的日子即將來臨。但是話說柳生穿立海大的制服真是好看啊,不對我在想什麼啊現在是想這個的時候嗎?」這樣省略一萬字的碎碎念。

不過因為碎碎念的太快,也只是一個瞬間就碎完了,然後栗原泠又扯了扯嘴角,掛上了虛假的笑容立馬念到:「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你肯定聽錯了,作為唯二兩個知道我身份的人,那表示我們的關係好的不能再好了,既然我們關係這麼好,那麼我的請假你看是不是可以簽個字蓋個章通融一下?」

校長在旁邊憋笑憋的眼淚都快出來了,這叫什麼?惡人自有惡人磨。栗原泠就是看他太好欺負了所以對著他張牙舞爪,結果現在,在柳生比呂士面前囂張不起來了吧。

「簽字蓋章?可以啊,好說。」柳生比呂士說,嘴角是紳士般的完美微笑,「只要…」

「為你赴湯蹈火肝腦塗地做牛做馬。」栗原泠搶先說到。

「咳,言重了。」柳生比呂士輕咳一聲,但是如果沒看錯的話本來是想笑的吧,硬生生的改成咳嗽的別當其他人看不出來啊!

「只要,你去沖繩的時候每天多更一章,當然了在路上的時候是不用的。」柳生比呂士將話繼續說完。

栗原泠臉都綠了。她人生中最不願意的一件事就是加更,因為每當加更的次數多了,讀者們就天天想讓她加更,當然現在她最不願意的事中又加上了一條就是和柳生比呂士打交道,只是這個事情當然不能說出來就是了。

「絕不可能!」栗原泠一口回絕到。

「那真是太可惜了。」柳生比呂士一副惋惜的樣子,「既然這樣,那你的請假,看來是不能批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