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這聶遠,顯然就是探索出了自己的戰鬥異象。

他背後虛空那虛幻的長龍嘶吼咆哮,讓周圍眾人,都是目光露出敬畏。 「林寒,這聶遠太可惡了,竟然將我們在這裡堵住!」

「是啊,還說我們若是擊敗不了他,就無法進入升龍殿的化龍池。」

此時,呂狂和酒劍瀟都是神色帶著一份不忿,立馬走到了林寒的身旁。

可以看到,他們身上有著幾處傷勢,肯定是反抗過,但卻是敵不過這一群升龍殿弟子,尤其是,那為首的靈動境一重天的聶遠。

畢竟,在一位真正的靈動境一重天強者面前,半步靈武武者,確實只是一個螻蟻般。

更何況,這聶遠還凝聚了自己的戰鬥異象,雖然只是剛剛處於摸索階段,但對於半步靈武的武者來說,已經是不可抵擋了的。

不然,呂狂和酒劍瀟作為此次外殿大比上的第二和第三,不可能敗得這麼慘,甚至是直接被眾人圍住痛毆了一頓。

「這兩個廢物說的沒錯,你們若是連我這個升龍殿的守門弟子都擊敗不了,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入化龍池中。」聶遠出聲了,他站在那裡,神色帶著一份陰冷,態度十分強硬,似乎覺得自己吃定了林寒三人。

「這麼說,只要我擊敗了你,我們就可以進入那化龍池中?」林寒走上前,淡淡出聲道。

「沒錯。」

聶遠嘴角劃過一絲譏諷笑意,頓時點了點頭。

不過,下一刻他看著林寒,不屑一笑道:「小子,你不過半步靈武之境,真的要和我動手?難道,你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嗎?」

「我自然知道死字怎麼寫,但還輪不到你來教。」林寒出聲,語氣淡漠中,帶著一份冷意。

「好膽!」

聶遠眼神陰翳,他緩緩拔出背負長劍,劍刃彎彎曲曲,是一柄龍形寶劍。

「轟」

一股強大的氣勢,配合著那戰鬥異象,瞬間從聶遠的身軀中爆發而出,瞬間鎖定住了對面的林寒,聶遠淡淡一笑道:「拔劍吧,不然,你就沒有拔劍的機會了。」

「不用了,對付你,我還無需用劍。」

林寒冷冷一笑,緩緩出聲道。

「什麼?」

聽到林寒的聲音,那聶遠神色猛地一僵,本是淡笑的面容頓時蒙上了一層陰翳。

而聶遠周圍的一眾本是準備看好戲的升龍殿弟子,也是神色一愣。

什麼?

這小子說什麼?

對付他們聶遠師兄這位靈動境一重天的強者,竟然不準備用劍?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這,簡直太狂了!

漠里寒陽 不用劍?這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不少升龍殿弟子此時看著不遠處站著的林寒,只覺得這個不過半步靈武的小子腦子壞掉了。

「林寒,我聽說過你,你果然如同傳聞中的那麼狂,但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沒有狂的資格!」

聶遠狠厲一笑,手中的龍形長劍瞬間錚錚一顫,直接化為一道凌厲無比的龍形劍光,瞬間撕裂長空,如同一道冷電,直接刺殺到了林寒的面前。

「鏘!」

但就在這一瞬間,林寒本是淡然的眸子陡然變得凌厲,他伸出兩根手指,瞬間出現在了那長劍刺來的位置,直接夾住了那長劍的尖端。

此刻,聶遠猛地一震手中長劍,但林寒手指閃耀出一層不朽金光,如同一個鐵鉗,死死禁錮住他的長劍。

「不可能!」

聶遠神色一瞬間難看到極點。

而這個時候,周圍一眾面容冷笑的升龍殿弟子,也是忍不住大叫:「一指夾住了聶遠師兄的一劍?這…這怎麼可能!」

至於林寒身旁站著的呂狂和酒劍瀟,看到林寒如此隨意就夾住了聶遠的一劍,頓時都是忍不住瞳孔猛地一縮。

要知道剛才,他們可是連聶遠隨意的一拳一掌都是接不住。

但林寒,卻是用兩根手指,就擋住了他蓄勢的強大一劍?

看到這一幕,兩人這才深深明白,自己和林寒的差距,到底有多麼大。

「聶遠師兄,你不是說要看看我有沒有狂的資格嗎?繼續看啊。」林寒死死夾住了那聶遠手中的長劍,讓其動彈不得。

「你…」

聶遠聽到林寒那毫不留情的嘲弄聲,神色一瞬間變得無比陰沉。

剛才他要揚言林寒若是不拔劍就沒有拔劍的機會了。

但現在這一幕,卻是狠狠打了他的臉,啪啪啪直響。

不少升龍殿弟子看著林寒,終於對這個不過半步靈武之境的新人弟子,產生了一種敬畏之心。

林寒不過才半步靈武之境吧,卻是一指讓聶遠這位靈動境一重天強者動彈不得,連自己的佩劍都是掌控不了,簡直太過恐怖。

不少升龍殿弟子又看了看林寒身旁的呂狂和酒劍瀟,不由有些鬱悶。

這一屆的外殿大比,第二、第三和第一弟子的差距,也太大了吧,讓人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他們本以為此次堵住這三人,可以隨便****。

但現在林寒如此強大,讓這些升龍殿弟子都是知道沒戲了。

「小子,你敢如此辱我,我要讓你知道靈動境強者的威嚴,不是你這種廢物能夠忤逆的!」

被林寒兩指夾住長劍,聶遠只覺得一種深深的恥辱在自己的心中升騰而起。

唰!

此時,他直接捨棄了長劍,背後那長龍嘶吼的戰鬥異象,瞬間覆蓋了他的全身,聶遠大吼一聲,攜帶一種強大的龍威,瞬間對著林寒衝殺而去。

「戰鬥異象?戰鬥異象又如何!」

驀地,林寒陡然暴喝一聲。

「虛空大魔手!」

幾乎就在這瞬間,林寒一掌按出,直接對著衝過來的聶遠轟然殺去。

轟隆!

虛空之中,瞬間衝出來了一隻覆蓋百餘里的黑氣大手,沉重而蒼茫,遮天蔽日,如同一座黑色的大岳,直接轟中了那聶遠。

恐怖的力量,讓聶遠身上的所謂戰鬥異象直接破碎開來。

「啊!」

聶遠猛地慘嚎一聲,在空中「哇」的吐出一口鮮血,渾身骨頭不知道碎了多少根,昏死在了遠處的大地上。

靜!

死一般的靜!

「一…一掌?」

「太,太,太可怕了。」

周圍,一個個升龍殿弟子這一刻只覺得一股寒氣從心底升騰而起。

這林寒,簡直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只一掌,就將他們眼中強大無比的聶遠師兄給直接擊敗了?

本來他們覺得林寒在聶遠手中,要是能走過幾招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但現在看來,他們是大錯特錯了。

這林寒,果然如同傳言那般。

人狂,但卻是有狂的資格!

「現在,我們能進入你們升龍殿了嗎?」林寒目光冷淡,掃過不遠處那一群升龍殿弟子,淡淡道。

「可以,可以!」

「林寒師兄請進!」

一眾升龍殿弟子紛紛躬身抱拳,瞬間讓開了一條道路,不敢有絲毫不敬。

「這就是實力帶來的特權啊!」

林寒背後,呂狂和酒劍瀟心中默默震動。

他們看向前方帶路的青衫身影,第一次對一個同齡武者,生出了一種莫名的敬畏之意。 看著張超一臉的自戀和臭屁,林北望狠狠的翻了個白眼。

張超無奈的邊搖頭邊說到,「你是不知道我們這些站在技術頂端之上的悲哀啊!當然啦,依照你的……」張超說著上下打量著林北望,「這輩子是感受不到這份悲哀的……」

林北望繼續翻了個白眼,可惜隔著桌子不能給他一腳。這雷霆特別行動組裡,就數張超就貧了!一點都沒有生為一位優秀黑客的穩重……

張超站起身舒展了下自己的四肢。他茫然的看著林北望,「你幹嘛要端掉自己家的信號啊?」

「這不是為了給你一份高處的挑戰嗎?」

林北望吐槽到。

「不是啊,哪有人這麼坑自家的啊!你姑蘇家這麼強大的信號網,就這麼被端了,你就不怕引起你們姑蘇家的震動啊!」

「不怕。」

林北望說著歪著頭直直看著張超,「難道,你是害怕了?」

「怎,怎麼可能……」

「你放心,我會保你不死的。」

「你認識你家這背後高手?」

林北望尋思了一下,眨了眨雙眼,「還真,不認識。」從來沒有聽說過姑蘇家有這麼方面的高手存在的啊……

估計……嗯,也就是老爺子花錢請來客串的吧……所以林北望沒有記住是誰吧……

張超聽著笑了笑,「嘿,那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繼續黑姑蘇城的安保系統如何?」

林北望無情的翻了個白眼,「你還真的玩上癮了啊!接下來沒有你啥事了,不過我覺得你可能很快又得重新端一次了。你得守住啊!千萬不要反被人黑了系統!」

「怎麼可能……」

張超一臉的得意。

突然張超的電腦發出一聲奇怪的「嘟嘟」聲。

張超慌亂的往電腦上看,發現自己剛才黑進的系統反黑了他的電腦,此刻他電腦上的系統全盤崩潰。

「不好……」

張超一屁股重新坐回了凳子前,對著電腦再一次進行一系列的操作……他邊飛快的按著鍵盤,一邊驚訝的說著,「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破了我設的防火牆……還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厲害的高手……」

張超的額頭上滲出了汗水。

林北望看著張超這副樣子暗暗偷笑了下,她有時間一定要去認識下這位隱藏在姑蘇家的高手。

「老大,姑蘇大小姐又在那鬧了……」

王術從外頭走進來,一臉的低氣壓。

沙發上的男人皺了皺眉,瞥向王術。

「這會又是什麼名目?」

好歹是自家一起長大的姐妹,林北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越過電腦看向男人,認真聽著他們的談話。

王術遲疑了一下,面露難色的說到,「她絕食了。又哭又罵的,我怕她這樣下去……」

林北望聽此,心裡咯噔了一下。她本堅定的心猶豫了一下,可是現在若是把她放回去……

沙發上男人皺著眉,一臉的不悅,「給她打幾針安定,讓她好好睡著不就行了。」

王術有些驚訝,卻還是點了點頭,退了下去。 沒有了一眾升龍殿弟子的阻攔,三人很快便是來到了那浮空金色大殿的底下。

那裡,一位身穿龍紋長袍的老者,正靜靜站著。

此時看到林寒三人走來,這老者瞳孔微微閃過一絲驚詫,他似乎早就知道三人會被升龍殿弟子的阻攔,但他卻是沒想到,三人來的這麼快。

「隨我進入化龍池,三日時間,你們可以在其中自由修鍊。」

老者出聲了,語氣無波,繼續提醒道:「這一次是我們升龍殿最後一次開啟化龍池,隨後便是封印化龍池百年,所以你們三人切記,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盡最大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多謝長老提醒。」

林寒、呂狂和酒劍瀟,都是頓時抱了抱拳道。

「好了,我也不耽誤你們時間了,五尊大比就快臨近,這一次宗門上層對你們這些新晉的年輕天才很是看重,你們不要辜負宗門上層對你們的期望。」

老者說著,特意望了林寒一眼,隨即他突然長嘯一聲。

「啾!」

而就在下一刻,一隻巨大的仙鶴,瞬間從那雲霧中竄出,飛射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