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慕曉龍跟慕戰也是激動異常,他們看到那一幕,同樣有說不出的震撼,當他們看到一切被毀滅,心中也有一種悲哀,哪怕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有一天也會死去,永遠的離開,最後,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千年,一萬年,十萬年……最後,徹底的被人遺忘!

不、他們都不想接受這樣的結果,想要擺脫這種現實,唯有永生!

他們的眼睛有些發紅了,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精神上的考驗。

「你,想獲得永生么?」那個聲音又從耳邊想起了。

紀羽迷茫了……

他想起不滅天皇的結果,永生?是的,他有了,但最後卻一個人孤獨的在這個地方六十萬年。

他看上去的確是獲得了永生,但這樣的永生,有什麼意義么?

沒有!

紀羽心中有了答案,這樣的永生沒有意義,但……

他總是有些不甘心,修士修士,自從走上修士一條路之後,他應該就要開始自己的逆天之行,天命之下,所有的人壽命都是有限的,而他們修士則是人類之中的另類,不斷的突破,不斷的衝擊自己壽命的極限,不斷的尋求更高的境界,以此來突破永生……

難道,不是這樣么?

但走在這條路上,有許多的人最後的夭折了,其中不缺少天驕,最後成神了,但是最終也是死去,現在要紀羽說出這些天驕的名字他都無法說出來,輝煌一世又如何?最後成為一抔黃土,沒有人記得,這樣有什麼意義?

唉!這是一個難解的題目啊……

但此時慕曉龍他們卻是徹底的淪陷進去了,他們雙眼又開始發紅,剛剛的場面震撼到了他們的內心,他們徹底的想要獲得永生了!

「永生……」

「我需要,我要與世長存,我要所有人都記得我……」

他們口中還含糊不清的說著話,想要衝出意念令牌的禁錮。

見狀,紀羽可沒有將他們放出去。

「唉!孤獨果然是最可怕的!」他嘆了口氣。

為什麼他們想要永生?因為他們不想被人遺忘,他們承受不了那種一個人的孤獨,輝煌到了極致,被世人敬仰,最後死去,多年之後,沒有人再記得自己,那種孤獨的感覺,那種巨大的落差,就是他們不想接受的東西。

同樣的,紀羽也不願意接受這些,但他想到不滅天皇的下場,他一樣不想要!

這像是一道無解的命題,永生,或者不要永生,最後要面臨的似乎都是一種孤獨,這樣的話……要,還是不要?

「不、不能要!」很快,紀羽有了自己的答案。

不滅天皇除了失去了自由之外,他身上的生氣似乎也消失了,永生的代價,還有其他!

然而當他看向慕曉龍他們的時候,臉色卻開始大駭起來。

慕曉龍他們的**到達了極限,與此同時,紀羽發現他們身上的生機也開始慢慢的消失了,越來越弱。

「不好……」紀羽直接動用意念令牌的強大力量沒入了他們的體內。

「你們給我清醒一些!難道你們要以自己為代價去換取永生嗎?」紀羽大喝一聲。

他們身上的生機的流逝才開始減弱了幾分,但還是在流動著,再這樣下去,他們會死!

「你們感受到了沒,你們的生機在削弱!你們獲得永生的方法,就是將自己的生機釋放出去,最後,你們失去了生機,這樣得到的真的是永生么?這樣的你們,還算是人嗎?」紀羽繼續說道。

是的,他想到了問題的最關鍵地方,永生,永恆的生命,這一切不過是一個好聽的騙局罷了。

不滅天皇永生了?他身上的生機完全消失了,與其說他得到了永生,倒不如說他早就死掉了,死人,是不會再死一次的,只是因為某種原因,他的意識還被困在**當中,沒有離開!但也因為這個原因,不滅天皇永遠無法離開這座山,永遠要被困在這個地方。

這是永生么?

紀羽的一席話,讓慕曉龍跟慕戰又清醒了一些,生機的流逝也越來越慢了。

紀羽鬆了口氣,看向慕曉龍,緩緩說道:「曉龍,想過沒有,你一旦得到這種永生,你永遠都會被留在這個地方,不能離開,你放得下么?你的姐姐,你的父親,你的朋友,你的家族……你以為得到永生就不孤獨了,但是,你想過沒有,一旦你得到了永生,你永遠都見不到他們了,這,難道不是一種孤獨嗎?」

「慕戰,難道你也願意將你的家人放下,將你的朋友放下,來得到這所謂的永生?」紀羽又看向慕戰,開口道。

此時,他們兩人都是渾然一震,生機的流逝徹底的停止了,不過他們的意識還沒有恢復,始終處於一種迷茫的狀態。

紀羽就見狀,鬆了口氣,又逃過一劫啊!

這該死的永生之門,竟然會有這麼恐怖的魔力……難怪小龍說他艱苦的才逃出來,在紀羽看來,這已經不是用艱苦就能形容的了,這簡直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啊!如果沒有意念令牌,如果沒有冷靜的頭腦,那就絕對是十死無生了,這簡直就比地獄還可怕!

「現在,告訴我,你們還想要永生嗎!拋棄一切的牽挂,這是你們想要的永生嗎!」紀羽大喝一聲。

他們兩個眼睛恢復了往常的光明,不再迷茫,看向紀羽,口中同時說道:「不想!」

「總算清醒過來了……累死我了。」紀羽心中也輕鬆了許多。

「姐夫……不好意思,我又成為你的拖後腿了。」慕曉龍臉紅的說道,如果沒有紀羽的話,他早就成為行屍走肉了。

慕戰也有些臉紅,他連說話都不好意思說出來了,竟然被一個永生給迷惑了,紀羽年齡比他還小,但看的都比他要明白,這讓他非常的羞愧。

「沒事,這裡步步都是陷阱,你們一定要守住本心,否則的話,我不敢保證每一次都能救下你們的。」紀羽搖了搖頭,說道。

慕曉龍他們再一次羞愧的點了點頭……

「走吧,出口就在前面。」紀羽笑道。

他們又開始向前行走了。

這一路上,不斷的有各種奇怪的力量出現,不斷的有各種誘惑出現。

永生這個詞不斷的在紀羽的耳邊響起,似乎這個永生之門知道紀羽才是最難對付的那個一樣,不斷的給紀羽無盡的誘惑。

最後,紀羽甚至看到了自己跟林仙兒,慕芊芊他們慢慢的變老,他看到了她們一個個的死在自己的手上,最後,自己親手將他們埋葬,頭髮斑白,自己也跟著死去……

說實話,這對紀羽的確有非常非常大的影響,他感受到這種氣氛,心中就有一種悲傷的感覺,悲從何處來?悲從心中來啊!

不過最後這些都被他咬牙挺了過去。

「為什麼?為什麼你非要順從天命?你的命不是應該由你自己來掌控么?看著這天收走你最心愛的人,難道你都不會反抗么?你就是一個懦夫!懦夫!」 纏骨香咒 這時,永生之門有聲音傳來。

紀羽的臉皮抽搐了一下,看了看慕曉龍他們,他們又開始變得痛苦了,若不是自己之前的叮囑,他們恐怕又已經喪失了意識。

紀羽深呼一口氣,逐字逐句的說道:「我從未說過自己要順天從命,但我不需要你給我的這種永生!我是修士,從我踏上修鍊一路之後,註定了我將要逆天而行,我告訴你,我會一步一步的征戰,終有一天,我會依靠我自己的力量,不斷的突破天命的極限,獲得我想要的永生,我的永生,絕對不是你贈與的,絕!對!不!是!」

紀羽的話鏗鏘有力,充滿了力量,此時,慕曉龍他們渾身一震,不再迷茫!

是啊,永生只有靠自己得到的才是最真實的,走進永生之門就能永生?開什麼玩笑,那要修士有何用!

這一霎,他們不再迷茫,他們知道了自己的選擇……想要永生,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的突破自己的極限,不斷的變強!

既然這個世界上有永生之門這種存在,那麼,為什麼不能再多出現兩個,甚至超越呢?

「我們走!」紀羽冷冷說道。

三人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光明,腳步前所未有的穩定,心智,前所未有的堅定!

「該死、該死!不應該是這樣的,你們要得到永生,唯有通過我!唯有通過我,你們、誰都別想出去!」

永生之門憤怒了,發出了最後的怒吼!

這時,整片空間都開始躁動了起來,地面開始翻滾。

畫面一轉,紀羽他們面前出現了無限的屍山屍海。

「終於露出了你的真面目了?你根本就不是永生之門!你只是打著永生之門的名頭,在不斷的吸取所有人的生機罷了!」紀羽的聲音冰冷無比,揭穿了這永生之門的真正面目。

「是又如何?你們誰也別想從這裡逃出去,我會一個一個將你們的生機煉化,我要讓你們像行屍走肉那樣,永生永世的留在這裡!」永生之門瘋狂的咆哮著,發出了自己的怒吼。

紀羽冷笑一聲,既然已經露出了真面目,他反而沒有這麼多的擔憂了。

七星陣祭出,直接將他們籠罩了起來。

「你們小心一些,它發瘋了,等會應該會有更恐怖的攻擊,跟著我,一定要守住本心,小心!」紀羽對慕曉龍他們叮囑了一聲。

隨後,他身上的力量開始瘋狂的放大。

永生之門到底有多強他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升起過一點點跟永生之門對抗的念頭。

連不滅天皇都能被永生之門迷惑,可想而知這永生之門到底有多可怕……他要做的,就是用盡一切力量,逃離這個地方!

「鎮魂鍾!」此時,紀羽的手上有一道光芒亮起,一個巨鍾從空中落下,直接將他們給籠罩了起來。

「鎮魂鍾能穩固你們的靈魂,現在,你們最好就守好本心。」紀羽說道。

旋即他將意念令牌收了起來,七星陣的周圍,一下子升起了六塊靈牌,分別穩固了七星陣的六個角。

此時紀羽也感覺到周圍的晃動沒有這麼強烈了,七星令加上七星陣,這絕對是最強大的防禦了。

「可惜還差一塊令牌……」紀羽有些惋惜的說道,若是七星陣齊了,他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夠逃出去。

「七星陣?呵呵,沒想到你竟然有這個東西,可惜了,若是你再多一塊令牌的話,我的確不能將你怎麼樣,只是,你沒有!」永生之門霸道的聲音傳來。

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侵入七星陣的那一角,震得紀羽口吐鮮血,狼狽至極。

紀羽沒有理會這些,咬著牙,一鼓作氣,朝著唯一的出口衝去,速度快到了極限。

「別想逃!」永生之門的聲音傳來,瘋狂的攻擊七星陣那缺失的一角,紀羽的力量有些撐不住,越來越虛弱……

「該死,出口就在面前……一定要衝出去啊!」紀羽咬著牙,看著越來越近的出口,身上的力量卻是越來越虛弱。

「我已經說過了,絕對會讓你們永遠留在這裡,絕對會!」永生之門發狂了。

一個巨大的火球從天空之中出現,紀羽這一刻,臉上露出了幾分絕望……還差一步,難道真的跑不出去了噩夢?

(未完待續。) ?那個毀滅了所有天驕的毀滅巨焰,當紀羽見到的時候,心中的確是震驚了一番。

太恐怖的力量了,哪怕是擁有七星陣跟七星令,他都沒有多大把握能夠擋下,更不用說缺少了一塊七星令了。

看著那飛下的巨焰,紀羽咬了咬牙,身上的戰氣散發到了極致,不管怎樣,這是最後一拼。

「哈哈哈哈!你瘋了嗎? 重回七零:學霸小富婆 竟然想要抵擋我的大巨焰,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粉身碎骨!」

「那你試試!」

紀羽大吼一聲,他自然不會朝著大巨焰撲去,那純粹就是找死的行為,他轉身便朝著出口的方向狂奔。

但巨焰下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帶有著超越了火靈變的力量,簡直就是要毀滅一切。

「姐夫,你放開我們吧,一個人跑還有機會啊!」慕曉龍此時朝著紀羽喊道。

「閉嘴!別在這種時候給老子啰嗦,老子說帶你們離開,就一定會帶你們離開!」紀羽沒讓慕曉龍再多說什麼,直接就罵了回去。

他們的速度越來越快,但卻架不住巨焰的威力。

那熾熱的感覺簡直超越了他的一切感官,痛苦,痛苦到了極點!

「哈哈哈哈,死吧,快點變成灰燼吧!」永生之門那瘋狂的笑聲傳出,充滿了暴戾。

那巨焰一點一點的落下,最後終於碰上了七星陣,與七星陣碰撞,發出了最強烈的花火。

「該死……」紀羽咬牙。

這股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七星陣完全抵擋不下來,此刻竟然開始一點一點的被巨焰給吞噬。

不愧是消滅了無數天驕的巨焰,不完整的七星陣,完全不夠看!

「噗!!」

一口鮮血從紀羽的口中噴出,紀羽踉蹌了幾步,差點就摔倒在地。

他咬著牙,看著越來越近的終點,現在,唯有死撐下去了,別無他法!

「還想跑?哈哈哈,越跑,你們就會死的越慘!吞噬吧!」

只見那巨焰慢慢的變大,壓著七星陣,使得七星陣一點點的開始消失。

紀羽這可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形,七星陣竟然敗了……

這個傳說中最強大的七星陣,完全不是永生之門釋放出來的巨焰的對手!

再這樣下去,恐怕堅持不到出口了……看著越來越接近的出口,紀羽心中卻徒然生出了一種無力感。

七星令在發出各自的光芒,不斷的抵擋著巨焰的吞噬,但始終還是不能完全抵擋成功,慢慢的開始變成弱勢。

怎麼辦、怎麼辦!

紀羽心中不斷的想著辦法,照這樣下去,他們到不了出口就會被毀滅得乾乾淨淨,魂飛魄散了!

腦中一個一個辦法不斷的略過,他開始無奈,若是輪迴種子還有用就好了……

「對了!還有一個辦法!」但很快,紀峰又想起了一些東西,還有一個東西能保住他,應該可以!

當初在火山那邊得到的一個寶物,那顆珠子,造化之珠!

紀羽不敢想太多,趁著七星陣沒有完全瓦解,他直接將造化之珠釋放了出來。

「閉上眼睛!」他朝著慕曉龍他們喊道。

慕曉龍他們馬上將眼睛閉了起來,眼見著七星陣的威力就要徹底消失了,紀羽不敢有一點點的拖沓,動用戰氣,一瞬間,三人全都沒入了造化之珠,而七星陣,也徹底消失不見了!

轟!

強大的轟鳴之聲響徹了永生之門內部,淹沒了一切,如果說剛剛紀羽他們沒有及時離開的話,應該也已經被波及了。

「哈哈哈哈!不服從於我,就永遠消失吧!」永生之門大笑著。

「撐住啊、千萬要撐住啊!」造化之珠當中,紀羽也算是用盡全力去維持這個世界,他只能祈禱永生之門的威力不要像當初那麼恐怖。

七星令少了一個,七星陣不足以發揮出所有的力量,比起造化之珠還弱了一點點,現在紀羽只希望造化之珠有這個力量,避開這一次的災難了。

強烈的震動穿透了造化之珠的世界,使得造化之珠顫抖了起來,整個世界開始面臨一個崩潰的邊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