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給了他們兩人,每人一枚神秘異果,然後大步地踏入了第四層地宮墓地之中。

他現在只有七千萬的積分,若要生成紫色印記,就需要一億的積分。

而想要更快、獲得更多的積分,只有深入地宮墓地。

江寂塵一人,頭頂古葯鼎,手持赤銅劍,大步殺向地宮墓地第四層。 ?事實,玲瓏寶塔第四層雖然都是地宮墓地的場景,但不同團隊的人卻是被分在不同的一個地宮。

比方說只有在第三層空間方圓一里之內的人,都會被傳送入同一個地宮場景。

所以,江寂塵、花小鈴、夜幽夢是處在單獨的一個地宮中,除他們之外,再無別人。

但據說,只有殺入地宮墓地最深處一層才會重合相遇!

只是地宮前三層都極是可怕了,根本沒有幾人敢繼續深入。

哪怕如凌東、南宮錦傑等人已是偽天級道台築基圓滿境修士,但走到地宮墓地第五層只怕已是極限,再難深入了。

江寂塵,他告別花小鈴和夜幽夢之後,此時已經殺到了地宮墓地第五層!

哪怕有古葯鼎擋下大部分攻擊,但他依舊受了不輕的傷,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有付出就有收穫,只是一天的時間過去,江寂塵已經刷到了一億的積分!

紫色印記成!

那一刻,南州上方虛空震顫,各人的腦海之中傳來轟然之色,只見靈紋塔印記中的一個名字劇烈的顫動,最後綻放出了紫色的光芒,耀眼無比。

江寂塵!

閃耀著紫光的名字,這一刻,便是歷煉幻境、玲瓏寶塔之外南州之地的修士,腦海之中都同時浮現了這樣一個名字。

在南州,只要達至小宗師境的修士,此時都在腦海中同時閃現出這一個紫色的名字。

而且,修為越強大高深,這紫色的名字就停留越久。

妖王的絕寵 如築基境之下的修士,江寂塵這個紫色的名字都是一閃而過,並不知道什麼意思。

但那些靈嬰境之上的修士又豈能不知道這突然出現在腦海中的紫色名字代表著什麼?

玲瓏寶塔生異象,紫光傳世有緣人!

這意思是說玲瓏寶塔的有緣人出現了,而上一次這樣的人物還是上萬年之前的事了。

那個擁有紫色印記的玲瓏寶塔有緣人,已經獲得了玲瓏寶塔中驚人的機緣,成就了一段傳說。

如今,萬年之後又有人在玲瓏寶塔之中生成了紫色印記。

他是江寂塵!

為何從沒有聽說過這個人?

他不應該是七大世、三大宗門中的人天驕人物嗎?

所有的人心中震撼無比,便是那些修行老怪,數百年不波動的心境,此時也微微的蕩漾。

還有南州十大青年高手,在世家、宗門秘境隱修的雪藏天嬌,此時也同時記下了江寂塵這個名字。

因紫光名字的出現,南州震動,且異像衝上天穹,世人皆可見。

「江寂塵,我似乎聽過這個名字,他是進入歷煉之地的子弟傳出了消息,是他獲得了上古聖劍!」

「江寂塵,他是殺了我族子弟之人!」

「江寂塵,獲的噬毒碎片之人,該死!」

但很快,也有很多人省悟了過來,雖然他們沒有見過江寂塵,但這些日子只要在關註上古歷煉之地的情況,又豈能不知道江寂塵的名字?

除了上古殘城封鎖之後的事情無法傳達出去,但之前,江寂塵獲得游龍聖劍,斬殺眾多世家子弟的事已經傳送了出去。

而且,五毒門鐵手沒有進玲瓏寶塔就回歸,五毒門的高層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江寂塵?

江寂塵並不知道自己生成紫色印記已經在南州掀起了一場大地震,而在玲瓏寶塔中的人,更是感到一陣的無力。

他們當中才有人剛剛生成金色印記,而這已然是他們的極限,紫色印記要一億的積分,離他們太遙遠。

他們都不知道江寂塵是怎麼刷積分的!

妖孽、刷分狂魔!

這時候,江寂塵在這些人心中又多了一個外號。

然而,江寂塵對此一無所知,甚至也沒有興趣知道。

他現在心中只有一個目標超越紫色印記!

所以,那怕現在生成了紫色的靈紋塔印記,他的內心依舊一片平靜。

第五層地宮古墓,有三分之一是地級高階墓地乾屍,江寂塵在此拚命殺了一天,全部屠盡。

他之所以沒有死,是因為他動用了神秘異果,以此來維持生命不絕。

而他的積分繼續暴漲,雖然依舊是紫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覺得江寂塵瘋了。

「紫色印記已經是極限了,江寂塵還在不要命的狂刷積分,他想幹什麼?」

所有擁有靈紋塔印記的人都可以看到江寂塵狂漲的積發,心中的震撼難以形容。

而且,他們的靈紋塔印記不斷的震動,這都是只有積分變動劇烈時才會產生,讓他們根本無法靜心刷分。

「這個刷分狂魔,他想幹什麼?」

「可惡,他絕對是故意的,還讓不讓我們刷分了?」

很多人心中詛咒、大罵!

而此時,第五層地宮墓地中的江寂塵剛剛吸收了一顆十分之一的神秘異果力量,他終於又恢復了過來。

如此生死歷練,江寂塵先天境的肉身和靈修境開始趨向極限完美

江寂塵現在不僅為了刷積分,更是為了打磨境界,為突破築基境和肉身金剛境打基礎。

現在這種生死戰鬥的狀態他其實很享受!

若為強者,並不僅只是說有一顆強者之心便可以,他需要用無盡的戰鬥去支撐。

歷盡生死戰鬥而不死方為強!

江寂塵恢復之後,沒有一絲的猶豫。

他戰意衝天,氣勢如淵臨岳峙,舉步踏入第六層地宮墓地。

「殺!」

江寂塵瘋狂了,殺念如潮,雙眼通紅,捨生忘死的戰鬥,刷取積分。

他之所以如此的努力,因為他隱隱有一種感覺,那片金色海洋中心的寶島上有他要尋找的東西,不容錯過。

但第六層地宮的墓地乾屍太強了,有三分之二都是地級高階境。

江寂塵一次次的陷入了絕境,但一次次地被他逆轉,直至他仰面倒在地上,而周圍也再沒有一具墓地乾屍是站立著的。

他又挺過了這一關,只餘一息未死。

而他的積分已經達至了四億,但紫光未有任何變化。

顯然,積分還遠遠的不夠。

那麼,唯有繼續前進!

於是,江寂塵在第六層地宮墓地中療傷三天之後,他再次站了起來,大步踏入最後的一層地宮墓地第七層! ?沒有人知道江寂塵為何這麼瘋狂、如此的不要命?

明明已經擁有了紫色印記,卻還不滿足?

但江寂塵自己知道!

是為了成為至強者!

如此他才能尋回真正的自己。

而真正的自己就是解開記憶封印之符,想起前世種種!

隨著記憶的封印,隨著時光的漸漸流逝,他發現《離魂封印術》有缺陷。

他開始漸漸的忘記過去,除了本身已封印了的那些人、那些事,還有諸般術法、經驗!

所以,他需要儘快的強大起來,儘快的把那些術法、經驗融入到今世身中。

所以,他此刻毫不猶豫的踏入了最後一層地宮墓地。

最後一層地宮墓地,無比巨大,全部都是地級高階的墓地乾屍。

江寂塵目光越過重重的墓地乾屍群,只看到在地宮的盡頭立著一個王座。

一具風乾的屍體坐在上面,沒有一絲的氣息。

但江寂塵卻感到了一種大危機感!

那看似被風乾的屍體,雙眼空洞,只有一層老皮貼在枯骨之上。

明明沒有氣息了,但江寂塵的靈魂有一種被它窺視的感覺。

不過,那王座上風乾的屍體離他極遠,那種感覺也是瞬間出現,此時已經消失。

江寂塵沒有深想,而是盯上了這裡的墓地乾屍。

他之前沒有動用的血布,此時化成血色戰衣披在身上。

古葯鼎也頂在了頭頂之上,同時十層金色的靈紋空間出現,還有不滅之力遍布全身。

如今,不滅之力比之從前強大了太多,所以,防禦之道更加的強悍。

開啟了最強的防禦狀態之後,江寂塵便主動踏步衝殺上去。

單獨一人,江寂塵可以真正的把自己的境界戰力發揮到極致。

幻影無定!

星光點點!

八方風雨!

先避開十數具墓地乾屍的絕大部分攻擊之後,江寂塵反手就是兩式群攻毀滅劍技。

「噗噗!」

圍在江寂塵四周的墓地乾屍盡被削斷了雙手,以江寂塵的強悍防禦之道,已不足為懼。

接著,江寂塵的劍技繼續展開。

星辰毀滅!

這一式才是最可怕的毀滅劍道,十多具墓地乾屍被斬碎,化成積分,融入紫色的靈紋塔印記中。

當然,江寂塵無法避開所有的攻擊,此時身上也開始出現傷痕。

血衣、古葯鼎、十重靈紋空間都只能擋下八成攻擊力量,依舊還有兩成轟在了肉身之上,需要靠肉身之道抗衡。

長久累積,江寂塵身上的傷就會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了。

只是這樣的事,對煉體者而已,早就習已為常。

身體受傷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意志力!

一次次能夠堅持到最後一個才倒下,江寂塵靠的便是驚人不滅的意志去支撐。

大戰一起,便不可歇止!

江寂塵戰至狂暴,殺至癲狂,一具具墓地乾屍被擊爆。

其餘如凌東、南宮錦傑等修行者根本不能像他這樣殺。

因為,他們沒有江寂塵的肉身、生命力、步法,還有相當於聖靈石的神秘異果!

也不知殺了多久,江寂塵才發現自己周圍再沒有了站立的墓地乾屍,他已殺到了地宮王座前。

他拄劍而立才保持自己的身體不倒!

此時,王座上的風乾屍體只離他有數米之距。

而江寂塵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但他心底似有一道聲音告訴自己,絕不能倒下,更不能失去意識。

他額間的紫色靈紋塔印記此時終於有了一些變化。

它依舊還是紫色,但更加的紫光耀眼,如同要奪盡天地色彩。

玲瓏塔中的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紫光耀滿腦海的名字,還有顯示的積分!

江寂塵八億積分!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發出吸氣聲。

同時,他們更是露出了複雜難言的表情。

同樣是刷積分,看看人家江寂塵的,再看看自己的!

很多人都有去死的衝動!

而此時的江寂塵,因為額間的紫色印記太耀眼,以致於他整個人都如同籠罩在紫光中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