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與牧雪君看到,城門中間,寫著這四個大字。

「這裡,已經接近神秘太古礦場。」

「我們可以進城休養一段時間。」

江寂塵與牧雪君商量道。

然而,他們才剛到城門口,便有一名老者攔住他們道:「你們來此,是要應徵採礦師么?」

採礦師?

江寂塵和牧雪君,都有些不解。

不過,煉魂幡很快傳來共享信息。

採礦師:萬界流放之地的一個職業,不同於採礦奴,採礦師是自願的,而採礦奴是被強迫的。

現在,各大礦場徵收採礦師,據說,是因為有採礦師在太古礦場附近挖出了蘊含仙力的礦石。

(6更又來了,求支持!)

(本章完) 這些蘊含仙力的礦石,雖然無法與真正的仙玉相當,但若能提煉出來,也能夠成為偽仙玉。

而太古礦場,其實巨大無比,四周有很多散落的礦場。

至於那仙玉浮現的地方,是太古礦場的中心,那裡是禁地,是太古遺留下的礦場,根本無人敢進裡面挖礦。

但是,在四周的邊緣之地,卻有各方勢力所開的大大小小很多礦場,這些礦場,就需要招收很多採礦師。

而太古礦城,就是採礦師和礦玉石的交易之地,非常的熱鬧繁華。

「小塵,我們現在如此情況,混入採礦師隊伍中,或許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這時候,牧雪君暗中向江寂塵傳音道。

「我也正有此意,而且,進入太古礦場,可以了解一些太古礦場的情況,順便等待第二次仙玉顯化。」

江寂塵也傳音說道。

於是,江寂塵對那老者道:「是的,我是來應徵採礦師!」

江寂塵如此應道。

老者道:「不同的礦場,報酬不一樣。」

「一般大型的礦場,報酬就越高,但是,需要要求的採礦技藝也就更高。」

「所以,你們的採礦技藝如何,需要先經過測試,再分配你們去哪個礦場,進入哪個礦洞。」

老者一邊說著話,一邊帶著江寂塵和牧雪君走入太古礦城中。

一入太古礦場,江寂塵和牧雪君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到。

他們只看到一片巨大無邊的廣場,上面排列著一塊塊巨大的石頭。

此時,有些修士,正在進行切石,開採礦石。

當然,這些都是普通的礦石,是用來測試採礦師的水平。

「你選一塊礦石,進行採礦,我需要測試一下你的能力。」

老者對江寂塵說道。

江寂塵點點頭。

採礦,對他來說,都是小兒科之事。

哪怕現在重傷,但要采這些普通礦石,自然是輕而易舉了。

所以,他隨手拿起地上的採礦刀,對著一塊礦石進行切割。

咻,咻,咻!

總裁爹地超兇猛 江寂塵只是隨意的揮動幾刀,這一塊普通的礦石被切開。

隨後,石皮被整齊的切掉,脫落下來,露出了裡面的礦玉石。

絲毫無損,分毫不差。

一邊的老者,看得目瞪口呆。

然後,激動地道:「原來閣下是一名採礦大師,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殆慢了。」

他自然激動了,因為,採礦師或許不少,但採礦大師卻不多,是稀有人才,各方勢力都爭搶的對象。

「無妨,你現在可以向我推薦一下,應該去哪個礦場,哪個礦洞了吧?」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

「自無不可,不過,這位呢?」

重生學霸,在線修仙 老者這時候,指著牧雪君道。

「他是內人,跟著我即可。」

江寂塵自然的說道。

但是,他的話,卻讓牧雪君臉色微微羞紅了一下。

「小塵還真敢說呀,我是他小姨呢。」

牧雪君心中嬌羞地想道。

不過,她也知道,他們這只是假扮身份而已,作不得真。

老者道:「那小的就直說了,以大師的技藝,足可以去通古礦場,那是太古山最大的礦場,也是最接近太古礦場的地方,從哪裡開採出來的礦玉石,都品質不凡。」

「據說,之前的礦玉石中,還有人切出了偽仙玉,太過非凡了。」

「不過,想去通古礦場採礦,需要很高的採礦技藝,那裡的礦石,要比其他礦場的難采很多,能去哪裡的,都是採礦高手。」

「當然,前去通古礦場採礦,會有一些風險,畢竟是靠近太古礦場,所以,大師可以考慮清楚。」

江寂塵聽了,卻直接道:「不用考慮了,我就去通古礦場。」

這名老者倒沒想到,江寂塵如此的直爽。

「大師,請隨我來。」

老者在前面帶路,很快就來到了一處戰舟上。

「這是前往通古礦場的戰舟,很快就會起飛。」

「這一次,通古礦場招一千名採礦大師,加上你,就剛滿一千。」

「對了,說一下待遇,你們若能採到十塊礦玉石,自己可以獲得一塊的報酬。也即是說,你採到了一百塊的礦玉石,你可留下十塊,要交出十塊。」

「這已是所有礦場中,最高的報酬了。」

老者最後對江寂塵說道。

江寂塵點點頭,表示了解。

然後,他與牧雪君登上戰舟。

戰舟之上,此時已經站立了一千多人,這些顯然都是剛剛招收過來的採礦大師了。

身為採礦大師,修為都不弱,從九重聖帝到頂級玄祖帝不等。

江寂塵表現出來的修為,在當中,反而顯得太過弱小了。

驀然,戰舟顫動,騰空飛起,極速向遠方飛去。

而這時候,一名中階天祖帝出現,看著一眾採礦大師道:「你們,既然已經成為了通古礦場的採礦師,就需要聽從我們的安排。」

「只要做得好,報酬少不了。」

「好了,現在大家休息一下,到了通古礦場,便需要立刻展開採礦工作。」

隨後,這名中階天祖帝離去。

一眾採礦師,成群結隊,聚在一起,顯然,他們都有自己的小團體。

而江寂塵與牧雪君,兩人則坐於戰舟邊緣上,看著戰舟下的大地。

只見戰舟,越過重重山峰、古林、湖泊、沼澤之地,速度極快。

江寂塵和牧雪君還看到,一群強者修士,似在搜尋著什麼。

「他們,應該在是在搜尋我們的蹤跡。」

牧雪君開口說道。

而且,他們已看到了自己的影像,正在到處傳放。

顯然是萬界殿和太初宗已對他下達了追殺令。

幸好,他們改變了容貌,混入了採礦師隊伍中,若不然,真有可能會被他們發現。

現在,他們還有傷在身,不宜戰鬥。

說礦場離太古礦城不遠,但其實也有萬里之遙。

而且通古礦場更遠,需要進入太古山較深處,所以,一天之後,戰舟才終於停落在一座古老的石山前。

在石山的前面,是一處巨大的礦玉場。

在這裡,堆放著各種礦玉石。

而此時,戰舟直接停在一處礦洞口。

「到了,你們跟著我走,莫要走錯礦洞了。」

這時候,那名中階天祖帝開口,在前領路道。 一千名採礦師,緊跟其後,進入礦洞中。

而開始這裡,只是總礦洞的入口,進入山體內部之後,便有千百條的礦洞了。

中階天祖帝,帶著千名採礦師,直奔其中一條礦洞,不斷深入。

江寂塵看到這一條礦洞,不由得皺了皺眉。

之前,這名中階天祖帝,明明是告訴他們,這是一條新的礦洞。

但是,江寂塵卻從這一條礦洞中感應到了古老的氣息。

顯然,這條是古礦洞,早已存在。

不止江寂塵,其餘的採礦師,也發現了這一個問題。

「不是說是新礦洞么,為何這是古礦洞?」

終於,有一名採礦師忍不住開口問道。

帶頭的中階天祖帝開口道:「這確實是我們通古礦場,最近發現的一處古礦洞,而且,裡面蘊藏的都是極高等級的礦石,開採出來的礦玉石,品階極高,可以切割出非凡寶物。」

「這是一個秘密,你們沒來之前,自然不能透露出去了。」

「現在,你們來了,我也不妨告訴你們了。」

「當然,去留,你們自願!」

中階天祖帝最後似笑非笑地道。

很多採礦師,根本沒有意會過來。

但江寂塵卻已看透了中階天祖帝的心思。

顯然,他們是被騙來了這裡,至於,現在拒絕的後果,恐怕很嚴重。

而這時候,一名採礦師卻道:「我聽聞,古礦洞都是不祥之地,有進無去。」

一眾採礦師,顯然都聽過這些傳聞,此時臉色都是一變,已生出了萌退之意。

「我還是退出,這樣的地方,不能去。」

一名採礦師,開口說道。

中階天祖帝道:「可以,還有誰要退出的,請站這一邊。」

於是,一下刻,又有近百人,站到一邊去。

江寂塵本來也打算退出,但是,他心中一動,覺得,通過這古礦洞,或許可以了解一下太古礦場。

所以,他還是留了下來。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噗,噗,噗!

然而,就在江寂塵在思考之際,一片劍光,驀然出現。

那之前說要退出的近百名採礦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統統被突然出現的一群初級天祖帝強者斬首。

瞬息之間,都化成了冰冷的無頭屍體。

這一幕的變化,太過突然,自然震撼了所有的採礦師。

他們目瞪口呆,眼中充滿驚恐之色。

「去留,你們自願,但生死,需由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