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織解釋得含糊:「睡覺用。」他昨晚一夜沒睡,因為分床的緣故。他打算以後睡覺把腳拷起來,只要能和周徐紡一起睡。

睡覺,手銬。

喬南楚抱著手,似笑非笑地瞧著江織,他輕挑眉頭,意味深長:「織哥兒,原來你口味這麼重啊。」

「……」

老不正經的狗東西!

江織冷漠臉:「亂說什麼,我女朋友懷寶寶了。」

霸道總裁求抱抱 語氣里,有很重的炫耀成分。

喬南楚故意曲解:「你是有多禽獸,還得用手銬來銬住你自己。」

「你少瞎扯淡!」非要他揭短是吧,行,他舔了舔牙,「是我睡相太差,會踢我女朋友,行了吧。」

喬南楚笑,不再逗他了:「恭喜。」

「別羨慕,你羨慕不來。」

要是他有尾巴,估計要翹上天了。

喬南楚確實有點兒羨慕了。

炫耀完,江織說:「先別說出去,孩子還小,前三個月不能張揚。」

是有這種民間說法,懷孕頭三個月要對外保密,這樣寶寶才會得胎神保佑,健康平安。

喬南楚稀奇了:「你還信這個?」

「寧可信其有。」

喬南楚啞然失笑:「那你還告訴我。」

江織實話實說:「不找個人炫耀一下,不太舒服。」

「……」

想踹他了!

他還在炫耀:「南楚,我要當爸爸了。」

喬南楚煩他:「知道了。」

他笑得挺傻,眼裡特有神,漂亮妖嬈的一張臉竟有幾分憨氣:「我要有孩子了。」

「嗯。」

「周徐紡要給我生孩子了。」

喬南楚想罵人了都:「知道了!」

江織笑,露出個小虎牙:「我感覺我更愛周徐紡了。」

喬南楚:「……」

「我——」

喬南楚聽不下去:「差不多就行了。」

江織看著他,表情就沒這麼認真過:「我特別愛她,想把命都給她。」

「……」

受不了!

喬南楚擺擺手:「走了。」

「手銬儘快給我。」

「……」 耳旁輪迴之主的聲音而起,同時無形的波紋擴散而來,波風水門只感覺自己腦海轟鳴似乎隱約間多了點什麼,而他的積分也在這一刻一瞬間清楚了八千,變成了三百。

雙目閉合,這一瞬間,波風水門感覺到自己的思維似乎比之之前要靈敏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隱約間察覺到了還有著一股更加奇異的感覺,只不過,波風水門也能夠感覺到這一份異樣應該還差了一點。

「還需要再度強化!」

低低的聲音開口,有些釋然,畢竟他雖然是兌換了普通見聞色,外加強化,可終究花費的積分不過就是七千而已,相比於一流的見聞色霸氣本來就還差了不少,這一刻感覺差點什麼也屬於正常。

不過雖然差點,這一刻的波風水門還是感覺到了自身思維,和思緒,甚至念頭的提升,他可以感覺到,甚至也許他很快之中就能夠讓飛雷神的層次再度提升一個台階。

可惜,時間還是太短了,或者說積分還是太少了,如果他的積分還能夠進一步獲取,那麼這一切都有著可能實現。

當然對此,波風水門也沒有太多失落,反而有些欣喜,不管怎麼說,他總算有機會回去了,哪怕這個時間線似乎是十幾年後,可終於還是可以了,不是嗎。

溫和的笑容在臉上蔓延,他的目光也看向了其他幾人。

而這一刻,日番谷冬獅郎在兌換了最終卍解后,也沒有遲疑,再度開始了進行兌換,本來他是打算獲得最終卍解之後,就是打算強化自己白打的,畢竟相比於其他隊長,他的白打技術明顯相對要弱不少(和原著不一樣,冬獅郎沒有經過太過長時間磨練,其他的提升了起來,不過鬼道和白打,還有瞬步卻並沒有提升起來),不過當對於最終卍解有所了解后,還是選擇放棄了這一個選擇。

最終卍解,他的確獲取了,甚至兌換到了,不過要想威力最大化,那麼就得他靈壓最大化,也就是說他的靈壓越大他的威能也就越大。

靈壓目前是沒有什麼辦法,雖然他可以兌換靈壓,可無疑剩下的積分是不足以大範圍提升,而在他這一種層次之上,小幅度提升,其中用處已經不大了。

「強化鬼道和瞬步!」

目光在兌換列表之上停留了片刻之後,日番谷冬獅郎還是很快做出來了選擇,強化鬼道和瞬步,對於他來說,比之提升白打還要相對有用一些。

「叮,鬼道強化所需積分一千五,瞬步強化到第二步空蟬所需積分兩千,正在強化!」

聲音開口,下一刻冬獅郎的積分又一次的減少了三千五,而他的積分也在這一刻只剩下來了不到一千八了,而明顯這一千八已經不足以再兌換對於他有什麼用的東西。

微微的沉吟了片刻,日番谷冬獅郎的目光看向了在場幾人,最終也沒有遲疑直接開口了。

「三位,我這裡還有著一千八的積分,如果你們需求的話,我可以先借給你們,任務完成之後,再還我就行!」

聲音開始還有些遲疑,不過很快就沒有絲毫猶豫了。

積分的確很重要,這一段時間,對於這個冬獅郎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認知了,可他也清楚這一次的任務更重要,很顯然這一個十星任務的難度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如今他已經沒有辦法提升了,而這一次任務的系統是他們四人,那麼如果有可能提升一下其他人,對於他來說未必是壞事。

任務成功了,一千多積分而已,很快就回來了,至於任務失敗了,失敗了根本就不考慮這個了,到時候損失的可能就不是一千積分了,生命都可能葬送,這就更加不需要考慮了。

而聽著他的話語,三人都不由出現了一份驚愕之色,三人都已經不是輪迴菜鳥了,對於積分也同樣了解,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個小孩竟然直接說出來借出積分。

不過在場也沒有誰是傻子,很快就是明白了冬獅郎的意思。

當然明白歸明白,可心中的驚異還是難免的,畢竟在這一種關鍵任務當中,甚至可能極度威脅的情況下,恐怕誰都是想著迅速提升自己,冬獅郎竟然肯拿出來。

「我就不用了,兩位呢?」

波風水門的思緒回歸,詫異之色再度化為了柔和的笑容的,對於他來說,也許如果是三千積分,他可能會考慮一下,一千八對於他來說並沒有多大用處,所以他的目光看向了剩下的艾斯和克洛克達爾。

而看著兩人的目光,艾斯沉吟了一下,看了看自己此時的狀況,又看了看自己兌換列表,遲疑了片刻之後,隨即搖頭拒絕了,不過隨即就是指了指旁邊的克洛克達爾輕聲開口道。

「給沙鱷吧,我記得那一隻一尾守鶴正好和他的力量屬性相同,他的積分可能還差點!!」

對於克洛克達爾的狀況,艾斯還是有些了解的,甚至積分多少大致也能夠猜到,所以這時候才這麼開口。

「嗯!」

聽著艾斯的話語,冬獅郎看了看克洛克達爾隨即點了點頭,下一刻輕輕的觸及了屏幕之上,屬於他的最後一千八積分直接轉入了克洛克達爾那裡。

經過了江晨進一步完善,輪迴空間這方面可以說是差不多進行了補充,交易自然也可以,不過要面對面,這也是此時輪迴空間的等級限制。

而接到了這一千八積分,克洛克達爾的積分也直接破了五千。

對此,他並沒有拒絕,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日番冬獅郎一眼之後,直接進行了兌換起來。

多餘的話語並不用說,任務完成,這積分自然會還,他甚至都已經記住了日番谷這一次人情,至於任務失敗,可能依舊沒有可能了,自然這一切也是空談了。

五千積分,兌換了一尾守鶴,克洛克達爾也直接開始熟悉起這不一樣的力量起來。

至於另一邊,艾斯也進行了兌換,而他的兌換幾乎可以說是作為純粹的,他直接就是強化自己的燒燒果實能力,甚至其他都直接給無視了。

……. 江織回了車裡。

「徐紡。」

周徐紡:「嗯?」

外面起風,他把車窗關上,拿自己的外套蓋在她肚子上:「等江家的事解決完,我們就去領證好不好?」

周徐紡表情愣愣的:「你在求婚嗎?」

「不算,後面我會重新求。」他把她的安全帶繫上,「但你要先答應我,結婚好不好?」

這是求了?還是沒求?

不管了。

周徐紡答應:「好。」

「乖寶。」

他心情很好,像只狗狗一樣,又蹭又舔,把她弄得很癢。

常康醫院。

林秋楠問陸聲:「江織回來了嗎?」

「沒有吧。」

「你去看看。」

陸聲找了個護士,讓她去江織病房看看,看完後跟林秋楠說:「沒回來,周徐紡也不在。」

沒過幾分鐘。

林秋楠又問:「江織回來了嗎?」

陸聲又讓人去查看:「沒有。」

再過幾分鐘。

「江織回來了嗎?」

老太太今兒個怎麼了?

陸聲覺得很不對頭:「奶奶,你幹嘛一直問江織?」

林秋楠沒解釋:「去看看他回沒回來。」

陸聲只好再找人過去查探。

「沒回。」陸聲猜,「還在警局吧。」畢竟他女朋友『沒了』。

「他怎麼還不回來?」林秋楠略為焦急,「你有他號碼吧,打個電話問問他什麼時候回來。」

電話還沒打通,江織那間病房的護士來說,江織回來了。

林秋楠拔掉針頭,拎著雞湯就過去了。

江織病房裡,周徐紡卧床。

為了避人耳目,林秋楠和陸聲是混在幾個醫護人員里過來的。

「林奶奶。」周徐紡要下床。

林秋楠以為她腿上的傷還沒好:「你躺著別起來。」

她躺回去了。

江織坐在病床旁邊,在給她削蘋果。

林秋楠先看了江織一眼,把帶過來的保溫桶放下,關切地問周徐紡:「身體好點了嗎?」

「已經好了。」

她拿了兩個碗,盛了一碗雞湯給周徐紡,又盛了一碗,給江織:「你呢,身體還好吧?」

傳聞是說他久病纏身。

江織點了點頭,算作回答了。

林秋楠再盛了一碗,自己端著,把碗里的雞腿夾給江織:「這是聲聲她爸燉的,味道還不錯,你多吃點。」

陸聲:「……」

她這個親孫女不配吃雞嗎?

她覺得這畫面實在詭異,就問了一句:「奶奶,我的呢?」

林秋楠沒回頭看她:「沒有了,回家讓你爸給你燉。」她把保溫桶里最後一點湯倒進了江織碗里,「裡面放了藥材,你多喝點湯,補身體。」

陸聲:「……」

這湯是早上她媽送過來的,她爸親手燉的,她奶奶一口沒喝,送來給江織了。

她奶奶還給周徐紡也夾了一塊雞肉:「徐紡你也多吃點。」

陸聲有種錯覺,那是一家三口,而她只是個外人。

不僅陸聲覺得奇怪,周徐紡也覺得很奇怪,等林秋楠走了,她跟江織說:「林奶奶今天有點奇怪。」

江織的湯只喝了幾口,在喂周徐紡,她推開,喝不下了。

他把碗放下:「應該是起疑了。」抽了張濕巾給她把嘴,「她在懷疑我的身世。」

「僅僅因為綁架這件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