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傾不禁覺得好笑,倒是慕流年很快便開口,笑著對沈傾說,「傾傾,她是我皇妹慕然然,從小被我們寵壞了,你不要介意。」

「傾傾?皇兄,你怎麼能如此稱呼沈傾,他是一個大男人,你這稱呼讓別人以為他是姑娘啊。要是讓別人聽到,傳到了父皇的耳中,後果你不知道嗎?」

慕然然說著便陰著臉看向沈傾,「沈傾,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直纏著我皇兄,如果你說想要一場富貴和皇家的後台,那麼你註定要失望了。你的小算盤,我皇兄被你所蒙蔽,我慕然然可不是好騙的。」

「慕然然公主?是這麼稱呼你,對吧?」沈傾看著慕然然,嘴角揚起了微妙的弧度,眼睛里閃爍著斑斕的光輝。「慕公主,我沈傾雖然只是一介草民,卻也不能任憑你污衊,我相信我是不是蒙蔽慕流年,慕流年自己會知道,難道你覺得慕流年很蠢,而你很聰明嗎?」

「你胡說,曲解我的意思,既然你不承認,那你現在開始,不要再糾纏我皇兄了,這樣我就信你。」慕然然咄咄逼人的看著沈傾。

「我沈傾纏著慕流年?」

「然然,怎麼說話呢!沈傾是我的好朋友,難道皇兄我連交朋友的權力都沒有了?你這樣置皇兄我於何地!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皇兄嗎!」慕流年有些生氣了,甩開了被慕然然拽著的胳膊。

「五哥,你看看,你居然為了一個才認識幾天的人,對我發火?從小到大,你可曾這樣對我講過話,如今居然為了一個外人?」慕然然眼眶泛紅,聲音帶著哭腔,似乎馬上就要哭出來了。

「你們兄妹的事情,我沒興趣參與,我先走了。」沈傾說完,便利索的轉身離去。

「傾傾,我晚點跟你解釋。」慕流年對著沈傾的背影喊道。

「五哥,你解釋什麼?你知不知道這幾天外面是怎麼傳的?都在說你包養了一個小白臉,你可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我,便這樣說了?你解釋什麼,你需要跟他解釋嗎?要不然因為他,我怎麼會被人如此嘲諷。我的皇兄居然喜歡一個男子。」慕然然的語氣,似乎是哭笑不得。

「什麼時候的事?」慕流年皺了皺眉,溫和的問。

「昨天已經在各大家族傳開了,說皇主的繼承人有龍陽癖好,整日里與一個男子不清不楚,還萬分的寵愛該男子。」慕然然有些氣不過,臉色也不好看。

「就是因為這件事,所以你來找我?」慕流年沉著聲問道。

「就是因為這件事?皇兄,你可知道這件事很快就要被父皇知道了,到時候你的繼承人位置怎麼辦?父皇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嗎,你還能繼續安穩的呆在學院里嗎?封家赫連家一直對我們慕家是什麼態度,你也知道,你可知道他們如今看我是什麼眼神?」

「這事我知道了,我會儘快處理。」

「皇兄,那個沈傾有什麼好?不過就是長的秀氣了一些,膚色也白了一些,還拿了新生考核的第一而已,值得嗎?」慕然然實在是想不通。

「當初看到他的時候,我還以為皇兄是為了我,沒想到事實居然便變成如今這般模樣。皇兄居然對他一見鍾情了。」慕然然萬分痛惜的說著。

「然然,別瞎說,這件事我有分寸,你五哥我也沒有什麼龍陽癖好,你就放心吧,今日里嘲諷你的人,他們必然會後悔。如果父皇知道了,我親自去向他解釋。」慕流年還是如此的堅持。。

但是這份堅持,看在慕然然的眼中,是固執己見,是冥頑不靈。

「皇兄,該說的我也說了,我還是希望皇兄可以想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

「知道了,我的小然然,你五哥我有那麼蠢嗎?」慕流年笑著揉了揉慕然然的腦袋,「真沒想到,我們家喜歡哭鼻子的小然然居然長大了懂事了,會考慮這些事情了,五哥很欣慰。」

慕流年這態度,倒是讓慕然然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這變化,實在是太快了。

「五哥,你說真的嗎,你跟沈傾之間沒有什麼?」 「五哥騙過你嗎?」慕流年一雙桃花般的眼睛,此時柔情似水,聲音溫和的如同是春風拂過一般。

「沒有。」慕然然下意識的便回答。

「那你還不信五哥,寧願聽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慕流年層層遞進。

「是我不好,我不應該不相信五哥,五哥怎麼會喜歡沈傾,怎麼會喜歡一個男子,我錯了,五哥,打小你最疼我,我也是一時間方寸大亂,有些害怕,所以才這麼冒失。」

慕然然低著頭,如同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般,聲音低糯,動作拙狹。

「這樣不就好了,你快些回去吧,五哥也先去忙了,還要去聽導師的課呢。」慕流年半哄著慕然然,看著沈傾離開的方向。

「好,那我先回去了,五哥記得儘快處理好沈傾的事情,以免這樣的誤會給咱們皇家帶來負面的影響,也最好不要讓父皇知道,不然處罰你,皇妹我不捨得。」

慕流年送慕然然離開時,囑咐她近期不用再來看自己,等忙過了這段時間,他去回家看慕然然。

慕然然開心的答應著。

沈傾覺得,慕然然看向慕流年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對勁。

走在路上的沈傾,一直在想這件事,為什麼慕然然對自己敵意那麼大。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甚至還不認識沈傾,沈傾也不認識他,在看到慕流年和她說話的時候,慕然然便有些生氣,那畫面沈傾清楚的記得。

剛才也是,慕然然看著自己的目光里,有著恨意,而看向慕流年的眼神里似乎是含情脈脈。

對!含情脈脈!沈傾終於明白了,慕然然把他當作情敵了!

只是,慕然然和慕流年,不是兄妹嗎?

慕然然為何還會對慕流年動這樣的情絲?

慕然然心理畸形?

反觀慕流年,似乎並不知道慕然然對他的感情,不是兄妹之情,而是完全依賴型的佔有,不允許任何人觸碰。

「沈傾,你站住!」突然間的一聲大喝,打亂了沈傾沉浸的氛圍。

回過神的沈傾,發現自己的面前站了一群人。

簡單的說,是一群人簇擁著一個人。

沈傾認真的看著,覺得自己似乎並不認識這些人。

「沈傾,你居然敢不聽赫連少爺的傳召?」其中一人站了出來,義憤填膺的說。

「你們是誰,我認識你們嗎?」沈傾很是詫異的模樣,落在他們的眼中,更是覺得難堪。

「也難怪,我如今是學院紅人了,你們認識我不奇怪,誰讓本少爺我出名呢。」沈傾笑了笑,一副趾高氣揚的神色,似乎她是多麼了不得的人。

看得對面的人是一愣一愣的,這場面怎麼有些不對勁啊。

「沈傾,你實在是太過放肆了,居然在赫連少爺的面前如此放肆,如此不識抬舉,你不過是一個遙遠小村裡來的一個平民小子罷了,也敢和我們赫連少爺相提並論?」一人機靈的跳了出來。

「放肆?這個詞今兒似乎真的是不值錢,這麼多人一個個來說我放肆,那我便放肆了,又如何呢?」沈傾斜睨著看了說話人一眼,很是不屑的目光,讓那人氣急了。

「你們都閉嘴吧。」被眾人簇擁的少爺說話了。

「沈傾,你可知道本少爺的規矩?」

「那你可知道我沈傾的規矩?」沈傾反問。

「額,不知道。」赫連驚雲脫口而出。

「既然你都不知道本少爺的規矩,本少爺怎麼可能知道你的什麼規矩,有事說事,沒事的話本少爺還要修鍊。」沈傾一副不耐煩的神情,看了一眼赫連驚雲。

簇擁著赫連驚雲的一群人,此時瞪大了眼睛,媽呀,是不是見鬼了!

居然有人敢這麼對赫連少爺說話,還是一個新生,一個平民!

這簡直是刷新了在場每個人的三觀。

赫連驚雲,此時的臉色也是難堪極了,他沒想到這個沈傾,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他,反而如此嘲諷他。

這簡直是豈有此理!

「沈傾!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赫連驚雲怒了!

其他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就那麼看著赫連驚雲大展神威。

「他們不是已經說了,你是什麼赫連家的少爺?我耳朵沒聾,自然也聽不到了。」

「既然知道本少爺的身份,你還如此囂張,難道你不怕本少爺要你的命!」赫連驚雲此時的話帶著一股子威嚴。

「星月學院是你家開的?」沈傾揚著臉問道。

「自然不是,這星月學院可是星月大陸的第一學院,怎麼會是我赫連家族的產業,你簡直是不知所謂!」赫連驚雲教育著沈傾。

「既然不是你家開的,既然這是星月大陸第一學院,那你在學院里算什麼身份,這麼光明正大說要我沈傾的命?」沈傾笑吟吟的問道。

沈傾覺得還蠻好玩,自己可是新時代的青年,接受過最先進的教育,怎麼可能會連這麼個東西都說不過呢?

那豈不是白在21世紀活了一遭?

「你…牙尖嘴利!雖然學院不是我家,但學院里的學生可都是來自星月大陸,是人就需要靠山,需要仰仗,如今這些全部是仰仗我赫連家的人,我一聲令下,雖然殺不了你,但是在這裡打殘你還是可以的,畢竟學院的傳統是支持學員之間的挑戰。更何況,你不可能一輩子都在學院里,在皇城,你更是逃不出我赫連驚雲的手掌心。」

赫連驚雲越說越得意,嘴角已經樂的不像話了,彷彿此時,沈傾已經對他俯首稱臣。

「你是赫連驚雲?」沈傾彷彿不在乎赫連驚雲說的那些話,反而問道。

「你少裝蒜,在這皇城怎麼可能有人不認識我家赫連少爺,沈傾,你還是乖乖認錯吧。」

旁側一人站了出來,似乎覺得到了自己發揮的時候了,刷臉不在此時,哪能被記住。

赫連驚雲聽了這話,卻是皺了皺眉頭,「沈傾,你真不認識我?」

沈傾想了想,還是誠實道,「第二次聽說。」

「看吧,拆穿了吧,你怎麼可能沒聽過皇城大名鼎鼎最為有名的赫連驚雲少爺。」拍馬屁的人又來了一個。 「皇城最為有名的赫連少爺?」沈傾重複了一遍。

「當然了,誰人不知,皇城最為有名的天才少年,便是我們赫連驚雲少爺。」馬屁精得意的說著。

「哦,我怎麼不知道?」一個突兀的聲音,從外圍傳了出來。

「你算哪根蔥!」馬屁精之一介面道。

「慕流年。」沈傾看到來人眼睛一亮。

「慕流年?」赫連驚雲聞言皺了皺眉,真是不想遇到什麼來什麼,尤其是在這個時候。

「慕流年是什麼」馬屁精半句話還沒說完,便收到赫連驚雲的冷眸,立即閉口不言。

「皇城最為有名的天才少爺?我慕流年好奇的緊,來瞻仰一下。」

慕流年輕飄飄的語氣,似乎漫不經心,卻給人莫大的壓力與不安。

「慕流年,你莫不是覺得你才是皇城的第一天才?」赫連驚雲的笑意,有些頗為尷尬的味道。

「原來是驚雲大哥,我還道是誰呢,居然敢這麼大言不慚。」慕流年笑著,似乎與赫連驚雲很是熟絡。

「五皇子,你怎麼會有時間來我這裡?」赫連驚雲很自然的接了話,似乎之前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一般。

「這條路是回我房舍的路,所以我剛好路過,便聽到了這樣的話,有些好奇便來瞧瞧。」

「原來如此。」赫連驚雲附和的點著頭,似乎完全認同慕流年所說的話。

「還有最重要的是,我的好朋友最要好的朋友沈傾,剛好在這裡,我也是來尋他。」很明顯,慕流年是特意這麼說。

「沈傾居然是五皇子最要好的朋友?」赫連驚雲將朋友兩個字咬的有些變形的調調。

「驚雲大哥,誰是我的朋友這件事,難道您有什麼見教?」慕流年比赫連驚雲身高便高了一截,此時低頭看著赫連驚雲,有種俯瞰眾生的味道。

「我記得五皇子的兄弟,好像是秦木、沈南、白延吉,他們三個人吧,什麼時候突然多出這麼一位來了?」

「我怎麼不知道驚雲大哥這麼關心我的生活?」慕流年一臉驚訝的表情,很是到位,簡直如同是實力級別的影帝在表演一般。

「咳咳,是五皇子聲名太盛了,皇城哪一個人不知道五皇子的死黨兄弟是誰,我又怎麼能不知道呢?」

「我還以為驚雲大哥喜歡我呢。沈傾是我來學院的時候新認識的朋友,但是我們一見如故,他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不知道驚雲大哥找他何事?」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旁側的那些馬屁精們一句話都不敢說,只能獃獃的站在那裡,等待赫連驚雲的命令。

「聽聞新生第一人的大名,所以我來會一會罷了,若是有緣,交個朋友又何妨?」赫連驚雲雖然這麼說,但是神態中卻有著一股子自傲。

他可是派人調查過沈傾的,沈傾在這裡是無依無靠,只是一介小民罷了,所以赫連驚雲才會做出如此的決定。

「千萬別,我和您赫連少爺是決計不可能成為朋友,大家道不同不相為謀。」沈傾這才插上一句話,表明自己的態度。

「好一個道不同不相為謀。傾傾,你是越來越有才華了。」慕流年滿臉歡喜的誇讚著。

這是這神情這態度,怎麼有些讓人不太理解,兩個大男人,為何如此曖昧?

這是圍觀人員此時的心理活動,包括赫連驚雲。

「五皇子,你不會是真的喜歡沈傾吧?」赫連驚雲鬼使神差的說出這麼一句話。

慕流年頓時變了臉色,「赫連驚雲!我尊稱你一聲大哥,只是客氣,還希望你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你有什麼資格來評價我的朋友和感情!」

這話,簡直是太打赫連驚雲的臉了。

赫連驚雲滿臉的難堪,隨即怒上心頭,「慕流年,我尊稱你一聲五皇子,不代表我赫連驚雲怕你,你如今還不是皇城的皇主,還騎不到我赫連家的頭上來。」

沈傾站在一旁,看著馬上就要打起來的兩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慕流年,你不用為了我惹不必要的麻煩,這點小事,我自己可以解決。」沈傾皺了皺眉。

「怎麼,承認你們不正當的關係了?這就耐不住了? 遼東之虎 哈哈哈/」赫連驚雲笑了起來,身邊的那群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既然已經撕破臉了,那還有什麼好矜持的。

「赫連驚雲,我只是覺得殺雞焉用宰牛刀罷了,一個你而已,哪裡勞煩五皇子親自動手?」沈傾笑了笑,語氣里滿是輕蔑。

「你們給我把他綁起來!」赫連驚雲對著身旁的人,吩咐道。

「你們誰敢動沈傾!」慕流年怒了,這群人簡直不把他放在眼裡/。

「你們將來可是我赫連家的人,怕一個皇子做什麼,這個皇子能活到什麼時候還不一定呢,凡是聽我赫連驚雲的命令即可,更何況我只是讓你們綁一個以下犯上的小子罷了。」

赫連驚雲這話一說,旁側的人一掂量,便快速的將沈傾圍了起來。

「慕流年,我自己可以應付。」沈傾真的是不希望欠慕流年太多,自己往後的日子還長,不可能一直被慕流年保護。

慕流年看著倔強的沈傾,只能眼神應允。

「沈傾,你一個區區新生,居然敢惹怒我們赫連少爺,你簡直是活的太順暢了,所以往後的日子裡我們會好好照顧你。」

「馬屁精,我活的自然是順暢,哪裡像你們一樣,這麼美好的學院生活,只能可憐兮兮的跟在別人身後搖尾乞憐,如今還得到了馬屁的精髓,想必你們離開學院以後,也就這個樣子了。」沈傾雙手一攤,面帶憐憫。

「我們赫連家以禮待人,不是你區區一個臭小子可以挑撥的!」赫連驚雲看到周遭的人被沈傾說的臉色變了,急忙說道。

「挑撥?你們值得嗎?不要以為我沈傾低調是怕了你們,既然你們自己送上門來,那我不給你們點思想教育,可就辜負了這一番心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