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路慢慢走着,聽着還有些家裏調皮的小子不睡覺鬧騰,被自家爹娘撈過來揍一頓,乾嚎兩聲也就老實了。

偶爾有幾聲犬吠,從門洞裏鑽出幾條狗來,可聽到熟悉的說話聲和腳步聲,也就搖著尾巴跟在後頭送上幾步,又回去了。

整個村莊安安靜靜的,走在中間,連人的心都忍不住跟着平靜下來。

走了一段路,前頭住戶就越來也少了,賀岩才開口:「估摸著娘和小妹在家等着我們回去,就要談小妹成親的事情。一會子你回去后,只管回屋裏歇著去,我去跟她們說就是了。這事你別摻和,不然你說什麼都是錯,做什麼都不對!」

「咱們做哥嫂的,該給的添妝,一點不少就行了,多的一個大子也沒有。你也別擔心馬家那邊,馬家人都懂規矩,知禮性,是不會在這上頭挑理的,不然他們成什麼人了?」

「還有等小妹嫁到馬家后,都在鎮上住着,能少跟她打交道就少打交道。咱們該給的都給了,該幫的都幫了,若是自己立不起來,管再多也沒用。馬遠志近日也有些糊塗,讓他受受罪也知道知道厲害!」

張春桃抿嘴一笑,賀岩這是啥都想到了,不過他既然不讓自己管,自己自然也不會傻傻的去出頭,老實躲在後頭掙錢不香么?

因此只道:「你放心吧,我都知道。」

賀岩還是不放心:「以後我娘和小妹的事情,你就只管推到我身上,問你意見你就說你作不得主,要問我。」

張春桃只點頭,賀岩這才略微放下了點心。

又才說起,明日再去楊家坐坐,然後就該回鎮上去了。

說着就到了家,推開院子門,上頭屋子裏,果然還亮着燈呢,聽到門響,孟氏的聲音響起:「岩哥兒,是你回來了嗎?」

賀岩答應了一聲:「是我們回來了。」

那門就打開了,賀娟探出頭來:「哥,娘有話要跟你們說。」

賀岩不動神色的推了推張春桃:「你先去灶屋給我煮完醒酒湯,再燒點熱水等我回去泡腳,我去娘屋裏說說話。」

張春桃答應了一聲,就進灶屋去了。

賀娟欲言又止,想說點什麼,可見賀岩都走到面前了,只得哼了一聲,讓開去,讓賀岩進去了。

孟氏已經洗漱了,天氣冷,早就窩在炕上,見賀岩進去了,也沒起來,只示意賀岩坐下:「這次回來可有啥事沒?是不是馬家那邊——」

賀岩也懶得跟孟氏兜圈子:「這次回來,是為了小妹成親一事,馬家那邊有好些事情,想問問咱們這邊是什麼章程好安排,也免得成親那日出了紕漏不好看。」

賀娟聽了,眼睛就一亮,忍不住就開口了:「那,哥你咋說的?我們這邊怎麼安排的?我成親那天,可不能出岔子,不然日後成親了都不吉利——」

賀岩揉揉自己的額角,喝了酒,出來吹了夜風,此刻這屋子裏燒着炕,倒是暖和,就是估摸著孟氏母女白日晚上都不出門,這門窗都關得嚴實,屋子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薰得賀岩腦殼昏疼。

偏孟氏和賀娟都沒注意賀岩,一個只顧高興,還有一個在心裏盤算,好半日屋裏都沒人說話。

賀岩也呆不下去,只覺得胸口一陣發悶難受,起身就道:「你們晚上合計合計,有什麼不過分的要求都可以提,我看着跟馬家那邊說一下。」

說這就要出門回屋去。

孟氏急了,這正事還沒說呢,忙道:「岩哥兒,你先別走,娘還有事要跟你商量呢。」

賀岩只得停住了腳步,靠在門邊,外頭的味道略微好點,這才開口:「有什麼事情要跟我商量?當初我就說過,這小妹的嫁妝,除了當初爹說的留給小妹的,還有這些年娘給小妹置辦的,都給她,也算體面了。至於壓箱的銀子,娘看着給就是了。我是做兄長的,到時候,讓春桃添妝就是了。」

「還有小妹成親那日的酒席之類的,我跟春桃到底沒經過事,不知道這裏頭的規矩,怕萬一哪裏做得不妥當,倒是讓馬家看了笑話。所以我已經托請了二叔和二嬸子幫忙,一切都聽他們的安排就是了。二叔和二嬸看在我的面上,好不容易才答應了。」

「明兒個我就要回鎮上去了,要是再有什麼要求,只管跟二叔和二嬸說就是了。」

竟然是在前頭,將孟氏要說的話都給堵了回去,壓根不給孟氏開口的機會。

孟氏和賀娟沒想到賀岩才回來,就幹了這麼一件大事,都傻眼了。

好半日,賀娟才回神尖叫道:「哥,你怎麼能這樣?你就我這麼一個妹子,我成親,你怎麼能不管?」

賀岩淡淡的道:「誰說我不管?你成親的酒席用錢,難道不得我出?這請人幫忙,給人工錢難道不是我給?你嫁妝體面,嫁的又是熟悉的人家,還要我怎麼管?」

賀娟急得跺腳:「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是說——」到底臉皮還是不夠厚,沒敢直接開口要壓箱錢。

孟氏忙道:「岩哥兒啊,這你妹子成親,你跟你媳婦兒都撒手不管,說出去也不好看不是?知道你要讀書,忙,沒工夫,這不是還有你媳婦兒嗎?讓她回來幫忙不就是了?不然馬家看了,還以為你們這做哥嫂的是如何不待見這唯一的妹子呢,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賀岩擺擺手,「娘,我們夫子說了,因為今年縣試的時間推遲到了三月底,我若是功課跟得上,倒是可以跟着去試一下。這到三月底,不過月余的時間了,我要苦讀,春桃要照顧我,哪裏能走得開?想來馬家也是能體諒的!」

「再者我托請二叔和二嬸都是辦事老道的人,我跟春桃的親事他們辦得就很妥帖,小妹成親那更是不在話下了。」

「更何況我又不是不管小妹了,到了成親前自然會回來,將小妹送上花轎的,娘,你就放心吧!我都安排妥當了!」

孟氏看賀岩這態度,頓時覺得有些傷心,這是生分了啊!

親妹子的婚事,居然讓外人操辦,這讓馬家知道了,自家這小閨女的面子往哪裏擱去?

卻渾然忘記了,去年才辦的兒子的婚事,也是她口裏所謂的外人給操辦的,那個時候,她怎麼就沒覺得自己兒子沒面子呢?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眾人已能比劃出對方的體型,至少是原先衛河城的數十倍之大。

嚇的眾人不禁張大了嘴巴。

畢竟是第一次來到大海上,突然看到堪比城市的身影,他們都受到了非常強烈的震撼。

這要是撞上流浪者號,那後果也就是船翻人亡。

但萬幸的是,那龐大的異獸又消失在了海洋的盡頭。

對他們這些鋼鐵之物根本不敢興趣。

「呼……」

眾人呼出一口擠壓的濁氣,很快舒緩了下緊張的情緒。

賢玉城主抹……

《重裝廢土》第五百七十四章:爭權隨即李正兄弟二人便坐了下來,這時,他們才發現,貝特的身邊,還多了一個人。

李正將目光移到了那個少女的身上,眼神有些迷離,看得出,這種眼神,不是一般看陌生人的眼神。

貝特察覺到了李正的目光,然後笑著跟他們兄弟二人介紹道:「二位李總,這是我的手下,名……

《武神贅婿》第619章達成約定(二) 譚晚晚第一次近距離的感受到這個男人可怕的磁場,以前可沒這麼恐怖的,不知道為什麼,一夜沒見封晏可怕了許多,整個人像是困獸一般。

「柒柒現在不想見你。」

「她想不想見我,你說了不算。我看在譚家與老太太交往不錯,你又是她最好的朋友,我不動你。讓開!」

「你不要為難柒柒了,你們已經離婚了,而且你也有了時清靈,柒柒也找到喜歡的人了,難道這不是最好的結局嗎?」

封晏聽到這話,眉宇下壓,鳳眸微眯。

眸光深處瀰漫着可怕的寒光,如同淬了冰一樣。

他沒有跟譚晚晚廢話,直接一把揪住她的衣領,丟在了一邊,輕輕鬆鬆進去。

隨即反鎖上門,外面的人一個都進不來。

進門的那一刻,他全身可怕的氣息瞬間收斂。

眼底的厲色慢慢退去,眸光溫柔的看着唐柒柒。

他從小到大從不做後悔的事情,他一直覺得自己承擔該有的責任是正確的,哪怕壓抑自己的天性。

但現在,他很後悔。

一年前,為什麼要離開。

為什麼不嘗試接觸一下唐柒柒,既然註定要愛她,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進行,偏偏現在已經走到了死胡同。

他無路可退。

偏在這個時候,認清自己的內心,沒辦法再自欺欺人。

理智偏左,感情偏右。

越是靠近唐柒柒,他的雙腿越是沉重,像是灌了鉛一般。

他立定床前,看着她蒼白的小臉,心臟狠狠一痛。

她的頭髮有些亂,他想要伸出手幫她挑開碎發,可是手指顫抖前進卻又小心翼翼的收回來,死死地背在身後。

他現在只能行兄長之名!

他其實知道,老太太之所以把她收入封家,不單單是為了庇護唐柒柒,更是為了跟自己賭氣,想要膈應自己。

老太太可能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現在會如此感激他,給了他唯一一個接近唐柒柒的機會。

不然,他以後要以什麼理由出現在她的身邊。

譚晚晚在門外心急如焚,只能趴在窗戶上看。

她真的擔心封晏會對柒柒怎麼樣,可奇怪的是,封晏坐在床邊就這樣安靜的看着唐柒柒。

可以看得出來,他的身子僵硬緊繃,似乎在壓抑着什麼。

他背對着自己,無法看到他的臉,也不知道他此刻是什麼表情。

封晏到底怎麼?

唐柒柒做了一個很久很久的夢,她竟然夢到了和封晏領證的那一天。

她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他們有婚約,一直給自己灌輸思想,不能談戀愛,她已經被人預定了。

預定的那個人啊英俊帥氣,高大威猛。

她滿心歡喜的等到了結婚的那一日,沒有婚禮沒有賓客沒有祝福。

只是一輛車停在面前,車窗搖下來是他冷漠的側臉。

她上車后直接去了民政局。

蓋章,拿到了小本本。

出民政局的那一刻,太陽格外的刺目。

明明已經入秋,怎麼還那麼熱,離婚的那天也是這麼熱的天。

「等會會有車子來接你。」

「我不跟你一起走嗎?」

「我趕飛機。」

「飛機?」

她急了,緊張的揪住了他的衣袖。

。 騎着戰馬,千里疾和白河走在隊伍的最前面。

「千里疾將軍,這冰雪國的土地真肥沃,他們為什麼都不種地呢。」

白河這些天來,走過東歐地區,他一直不解,為什麼冰雪國土地這麼肥沃,卻不愛種地呢。

「這個問題嘛,我曾經向陛下請教過。」

「噢,陛下是怎麼說的。」白河好奇,在他辛苦中,陛下全知全能,是帶領他們走向勝利的領袖。

「陛下說,冰雪國領土太大,因而不懂得珍惜土地。」

「不像咱們華夏,世世代代守着自己的土地,一年到頭都在土地上勞作。」

「在我的家鄉,農民哪怕是明天要死了,今天也得下地幹活,這就是辛勤的華夏老百姓。」

「和華夏老百姓相比,冰雪國人差遠了,他們配不上這麼多好的土地,你放心吧,這些土地早晚都得是咱們的。」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聖彼得堡的前面。

「此處距離聖彼得堡不足三公里,快看,我已經看得見那飛舞起來的冰雪國旗了。」

千里疾揮舞著馬鞭,指著聖彼得堡城喊道。

「歷經數月,整整奔襲萬里,咱們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千里疾此時的自豪感由內到外爆發出來。

「當初,衛青也不過奔襲千里,直取匈奴龍城罷了,他在狼居胥山豐厚拜將。」

「咱們奔襲萬里,今日就在聖彼得堡封侯拜將,你說好不好。」

千里疾盯着狂風,豪情萬丈。

此刻,他也算是千古風流人物了,能夠在史書留下一筆濃墨。

白河勒住戰馬,他此刻也是萬分激動,吃了這麼多天的苦頭,幾次在生死關頭徘徊,不就是為了這聖彼得堡嘛。

「將軍,你下令吧,我們攻進去,一戰定乾坤。」

「好,白河,傳我命令,這次戰鬥,沒有主攻,沒有掩護,大家一起上,我要在最短時間拿下聖彼得堡,生擒冰雪皇帝。」

「喏!」

伴隨着一聲怒吼,炮彈在城牆上炸開花。

全員騎上戰馬,以疾馳的速度奔向聖彼得堡。

……

羅曼諾夫此時還在宮殿裏昏昏欲睡,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帝國最西邊,帝國的大後方,居然會出現大漢的軍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