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加爾當初開玩笑說,創造阿拉奧世界的伍天神尊,是不是把整個阿拉奧世界的地底都給挖空了,現在藍楓忍不住懷疑起來,洛加爾的那句玩笑話,似乎有點接近事實了。

「呵呵,看來你們比我還急啊!」拜厄多倫輕聲一笑,「放心吧,最多還有一個月,我們肯定能到達那地方。」

「還有這麼遠?」藍楓砸了砸嘴,「這無盡火域,大得有點嚇人啊!」

拜厄多倫深有同感地點頭:「無盡火域的確很大,據我估計,無盡火域所在的地底空間,幾乎貫穿了阿拉奧世界近一半的地底。你們可以想象,這地底空間是多麼的龐大!」

「咕嚕。」凰爞咽了一口唾沫,有點被嚇住了。

「這麼說來,在別的地方,一直往下,也可以到達無盡火域?」藍楓怔了怔。

「道理是這樣沒錯,但不可能有人真的這麼做。」拜厄多倫淡淡一笑,「無盡火域有多深,你們當初進來的時候,應該深有體會,想要從地面挖掘這麼深的洞口,沒有幾十年的功夫,根本不可能辦到。你覺得,誰會這麼無聊,做這種事情?」

臉龐微微一僵,藍楓苦笑道:「似乎……還真沒人會幹這種事情。」

花幾十年時間挖一個沒什麼用的洞,恐怕只有真正的瘋子才可能這麼做。

「不對。」拜厄多倫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愣住了,「還真有人這麼做過!」

藍楓眼睛大睜:「不會吧?」

拜厄多倫有些尷尬,他才剛剛說了沒人會這麼無聊,做出這種事情,然而一轉眼,他又否定了自己的說法。

關鍵是,做這件事的人,還是他心目中最尊敬的老師。

「的確有人這麼做過,這人便是我的老師!」拜厄多倫輕咳了一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我也是聽老師說的,在很多年以前,他曾打通了一個通道,方便獵殺雷炎獸。那通道的地點,只有極少數人知道,而且,知道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根本不敢靠近。」

既然是為了方便獵殺雷炎獸而特意打通的通道,必然是距離雷炎獸生存地點最近的地方,旁人唯恐避之不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畢竟,雷炎獸的實力過於強橫,即使是拜厄多倫這樣的七階巔峰強者,都對之忌憚不已。

聞言,藍楓好奇道:「那通道在哪裡?」

如果早知道有這麼一個通道,他們便可以直接從那個通道進入,從而節省許多時間。

「你們都知道雷霧湖吧?」不等藍楓幾人回答,拜厄多倫便自顧地說道:「那個通道,便位於雷霧湖正中央!可以說,整個雷霧湖,都是我老師打通了那一個通道以後,逐漸形成的!」

聽得此言,凰爞的眼睛瞪得滾圓:「雷霧湖!」

藍楓、洛加爾與呂林同樣被拜厄多倫這番話驚呆了,腦子有些發矇。

「我就知道你們肯定會吃驚。」拜厄多倫對藍楓四人的反應並不意外,當初第一次聽老師說起的時候,他的反應甚至比藍楓四人更加誇張,要知道,雷霧湖可是苦修者公會三大考核地之一,關於雷霧湖的傳說,在阿拉奧世界流傳甚廣,然而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雷霧湖形成的原因,竟是如此的離奇,「雷霧湖的中心,連通著地底空間,而那一片區域,正好是雷炎獸活動最頻繁的區域,因此,雷霧湖中心極度危險,就連我都不敢隨便亂闖。」

「所以……雷霧湖的白霧,其實是地火?或者說,被稀釋了無數倍的地火?」藍楓想過無數種可能,卻完全沒有想到,雷霧湖中的白霧,竟然會是地火。

猶如白煙的地火,稀釋了無數倍以後,形成的白霧,卻將所有人都騙過去了。

拜厄多倫點頭道:「不錯,雷霧湖的白霧,正是地火。雷霧湖之所以具備提升肉身強度的作用,便是因為我老師獵殺了許多雷炎獸,其中有些雷炎獸的晶核被我老師不小心擊碎,融合到地火中,從而使得那附近的地火擁有強化肉身的效果,並且蘊含一絲雷電之力。因此,無論是地火中的雷電之力,還是強化肉身的作用,都來自於雷炎獸的晶核。」

「可為什麼每個人只能在裡面待三天?三天時間一過,地火便好像完全失去了強化效果。」藍楓不解地問道。

「你錯了,地火並非失去了強化效果,真正的原因……就像吃飯一樣,當你吃飽了,肚子里塞滿了食物,自然就塞不下更多東西了。」拜厄多倫搖頭說道:「同樣的道理,當你們的身體在短時間內吸收了大量的雷炎獸晶核能量后,便無法再繼續吸收了。所謂的三天期限,其實並不存在,只要你們有足夠的耐心,在裡面待上半個月或一個月,便可以再次吸收雷炎獸晶核能量。總之,你們可以將其理解為一種特殊的自然規則,所有人都必須遵守的規則。」

聽了拜厄多倫的解釋,藍楓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當然,騙他的不是拜厄多倫,而是雷霧湖裁判長葉落。 「也許就連葉落自己也不知道吧。」藍楓心裡想到。

如此一想,藍楓心裡略微好受了些。

洛加爾則是玩笑道:「藍楓,我們似乎錯過了一個大好的機會。」

嘴裡如此說著,可洛加爾卻一點也不後悔。

相對於在雷霧湖獲得的好處,他們離開雷霧湖后,獲得的好處更多。

「天意如此,沒辦法。」藍楓聳了聳肩。

「對了,藍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當初離開雷霧湖的時候……」呂林忽然心神一動,沉吟道:「好像聽到一道怪物吼叫的聲音。」

頓了頓,呂林繼續道:「我當時還說過,好像看到了一道人影。」

藍楓點點頭:「沒錯,當時的確聽到了奇怪的吼叫聲。」

「現在看來,那聲音,應該就是雷炎獸的吼聲。」呂林眼睛微微眯起,「至於那一道人影……」

他瞥了拜厄多倫一眼,深吸一口氣,道:「如果我猜得沒錯,那人應該就是尊師吧?」

拜厄多倫說道:「我不知道你們看到的人是不是我老師,不過,我老師的確在雷霧湖。」

「那應該就沒錯了。」藍楓笑道:「除了尊師,整個阿拉奧世界,恐怕沒人敢進入雷霧湖中心。」

藍楓心裡有些遺憾,當初明明與邢遠近在咫尺,卻因為他的保守,而與之擦身而過。

若是當時他膽子大一點,說不定便可以見到邢遠,甚至從邢遠那裡搞到原始版不滅體修鍊大法。

不得不說,命運有時候真是太奇妙了。

……

繼續在地底世界飛行了約莫二十多天,拜厄多倫的速度慢慢降了下來。

「前面就是雷炎獸活動區域了,大家小心一點。」拜厄多倫凝重地提醒道:「這些怪物很敏感,稍微搞出一點動靜,就會引起它們的警覺。」

藍楓四人點點頭,暗自警惕起來。

若是碰到落單的雷炎獸,他們當然高興,可若是碰上一群雷炎獸,那可就麻煩了。

無論如何,他們都必須小心,避免與大規模的雷炎獸群正面相撞。

「這裡離雷霧湖應該也不遠了吧?」藍楓傳音問道。

「確實不遠了。」拜厄多倫點頭道:「雷霧湖位於雷炎獸活動最頻繁的區域上方,而這裡,算是雷炎獸活動的邊緣地帶,再往前走個幾天,就可以抵達雷炎獸活動最頻繁的地方了。」

話到此處,拜厄多倫話音一轉:「不過,那地方太危險了,如無必要,最好不要過去。」

既然是雷炎獸活動最頻繁的地方,自然是存在著大量的雷炎獸,一旦出現在那個地方,很容易碰上大規模的雷炎獸群,一旦被大規模雷炎獸群圍攻,就算是拜厄多倫,也沒有把握逃掉。

可以說,整個阿拉奧世界,只有邢遠一人,能夠在那地方來去自如。

藍楓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轉頭環顧四周,仔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一會兒若是見到巨大的岩漿池子,千萬不要靠近,這種岩漿池子里,一般都藏著大量的雷炎獸。」拜厄多倫叮囑道:「雷炎獸以岩漿為食,越大的岩漿池子,越吸引它們。」

與雷炎獸打了多年的交道,拜厄多倫已經擁有了豐富的經驗。

聞言,藍楓嘴角抽搐了一下:「以岩漿為食?這些傢伙的胃口,可真是……」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雷炎獸,也算十分神奇了。

時間在幾人小心翼翼前行中悄然度過,藍楓一行人兜兜轉轉,耗費了數天時間,卻一無所獲。

「這些傢伙,越來越狡猾了。」拜厄多倫皺了皺眉,旋即嘆了一口氣,「幾年前,我偶爾還能碰上落單的雷炎獸,現在越來越難了。」

藍楓沉吟片刻,試探地問道:「要不,我們再深入一點?」

他們這幾天一直都在雷炎獸活動的邊緣地帶兜兜轉轉,碰不到落單的雷炎獸,也不奇怪。

按照拜厄多倫的說法,想要碰到落單的雷炎獸,必須有足夠的耐心,以及一定的運氣。

只要他們不輕言放棄,遲早會碰上落單的雷炎獸,只是可能需要耗費不少的時間。

可如果他們深入雷炎獸活動區域,就不一定了。

「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拜厄多倫有些遲疑。

如果是他一個人,他肯定不敢深入雷炎獸活動區域,可現在有藍楓四人相助,他的膽子也大了不少,並沒有立即拒絕藍楓的提議。

當然,沒有拒絕,並不意味著答應,他心中,依然有著一絲顧慮。

「試試吧,反正,打不過,我們還可以逃。」洛加爾也不想一直這麼被動地等下去,如果可以早一點做完這件事,他們便能早一點離開阿拉奧世界。

拜厄多倫猶豫了片刻,旋即咬牙道:「好,那我們就再深入一點。」

現在的他,實力比幾年前強大了許多,倒也勉強有資格闖一闖曾經被他視作禁區的地方了。

藍楓鬆了一口氣,老實說,讓他一直這麼乾等下去,他還真沒那個耐心。

沿著地底的土地,藍楓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向前推進,周圍的岩漿池子,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

「雷炎獸,一群雷炎獸!」忽然,拜厄多倫傳音低呼:「大家小心!」

順著拜厄多倫的目光看去,藍楓四人第一次看到了雷炎獸的模樣。

那是一群渾身由暗紅火焰構成的怪物,火焰閃爍著雷電光芒,外形類似人族,隱約可以看到頭部、雙手、雙腳等,面目有些模糊,看不真切。

此時,十多頭雷炎獸,正逐一從一個岩漿池子躍起,落在岸邊。

那巨大的岩漿池子,幾乎快乾涸見底,只剩下一些殘存的岩漿,依附在地表。

「我們走。」拜厄多倫沒有任何猶豫,立即對藍楓幾人傳音道:「小心點,別引起它們的注意!」

十多頭雷炎獸,絕不是他們可以應付的,一旦打起來,他們逃都沒得逃。

他的實力比雷炎獸強,但強得有限,若單挑,他有取勝的信心,若以一敵二,他必敗無疑。

直到完全離開了雷炎獸群的視線範圍,拜厄多倫方才鬆了一口氣,停下腳步,輕輕擦了擦頭上並不存在的汗水:「還好,沒被它們發現。」

藍楓四人則是神情頗為凝重,他們也沒想到,這才剛深入雷炎獸活動區域沒一會兒,便遇到了一群雷炎獸。

可以想象,這地方的雷炎獸,數量絕對異常驚人!

還好這些怪物生活在地底,若是它們去到外面的世界,恐怕整個阿拉奧世界,都抵擋不住它們的入侵。

凰爞輕吐了一口氣,抬起頭,忽然疾呼:「你們快看!」

被凰爞嚇了一跳的藍楓幾人,轉頭看了過去,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欣喜:「雷炎獸!」

剛避開了剛才那一群雷炎獸,他們便再度遇上了雷炎獸,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所遇到的雷炎獸,只有兩頭。

對他們而言,兩頭雷炎獸,與落單的雷炎獸,幾乎沒有區別。

「太好了!」拜厄多倫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激動,他眼睛緊盯著兩頭雷炎獸,「我們五人聯手,絕對能擊殺這兩頭雷炎獸!」

藍楓臉上帶著一抹笑容:「那還等什麼?動手吧!」

「等等。」

拜厄多倫提醒道:「大家千萬要記住,雷炎獸的攻擊很詭異,一般來說,它們有兩種攻擊手段,釋放雷電,抑或釋放高溫火焰,無論是雷電還是高溫火焰,都能對七階巔峰強者造成一定的傷害,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一旦它們有釋放雷電或高溫火焰的徵兆,立即躲開,不要猶豫!」

只要細心一點,以他們的實力,不難避開雷炎獸的攻擊。

「戰鬥前期是最艱難的,不過,一旦度過前期,隨著雷炎獸越來越虛弱,它們的攻擊威力,也會大打折扣,到那時候,我們就不用太在意它們的攻擊了。」拜厄多倫侃侃而談,顯然有著豐富的經驗。

藍楓四人認真地聽著,這都是拜厄多倫幾年來與雷炎*手總結出來的寶貴經驗,對他們作用很大。

「我要說的,大概就是這些。」拜厄多倫轉過頭,目光再度移向兩頭雷炎獸,「左邊這頭歸我,右邊的歸你們,沒問題吧?」

藍楓與洛加爾、呂林、凰爞對視了一眼,旋即齊聲道:「沒問題。」

不遠之處,兩頭雷炎獸絲毫沒有察覺到藍楓一行人的存在,更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那好,右邊的歸你們了,就算打不過,也幫我牽制住它,等我騰出手,再解決它。」拜厄多倫不清楚藍楓四人的具體實力,對藍楓四人的要求也不高,他舒展了一下身體,旋即低聲道:「動手!」

話音落下,拜厄多倫身影一閃,對著左邊那一頭雷炎獸暴沖而去。

藍楓四人自然是不甘落後,在拜厄多倫行動的瞬間,也朝著另一頭雷炎獸衝去。

察覺到一旁傳來的動靜,兩頭雷炎獸立即警覺起來,當看到對著它們暴沖而來的拜厄多倫與藍楓四人,那模糊不清的嘴巴,傳出一道憤怒的低吼:「吼!」渾身燃燒的火焰,似乎在一瞬間變得更加熾熱了。 「你們別動手,我先來!」

凰爞一靠近雷炎獸,便率先施展了領域。

神火領域!

頓時間,凰爞周身火光大盛,一股熾熱的氣息,從他身體傳遞而出。

凰爞周身的高溫,比雷炎獸更加熾熱,兩者的身份,彷彿完全調轉。

「看看你的火焰厲害,還是我的火焰厲害!」 總裁強勢奪愛:毒舌少奶奶 凰爞二指併攏,指尖立即釋放一簇暗金色火焰,暗金色火焰猶如雲朵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著雷炎獸激射而去。

地火的溫度極高,可暗金色火焰的溫度更高,在暗金色火焰的溫度下,就連地火都黯然失色,彷彿被奪去了光輝。

下一刻,暗金色火焰擊中雷炎獸,可意料中的慘叫聲並未響起,相反,那暗金色火焰一接觸到雷炎獸,便被其完全吞噬,散發的氣息,甚至增強了一絲。

只見雷炎獸一臉享受地打了個飽嗝,然後那模糊不清的臉龐露出一抹人性化的嘲諷。

火焰?

難道這些人類不知道它最喜愛的食物便是火焰嗎?

從地火中誕生的它們,最不懼怕的,便是火焰!

火焰不但無法對它們造成絲毫傷害,反而是一種絕佳的滋補原料,幫助它們快速強大起來。

「可惡!」凰爞豈受得了一隻怪物的嘲諷,一看到雷炎獸這副模樣,便氣不打一處來,瘋了似的釋放出一簇又一簇暗金色火焰,完全不計自身的消耗。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可怕的暗金色火焰,在一股強烈颶風的席捲之下,對著雷炎獸瘋狂地激射而去。

轟隆隆!

暗金色火焰釋放出熾熱的高溫,擊打在雷炎獸身上。

然而雷炎獸猶如一頭吞火巨獸,對於凰爞釋放的暗金色火焰來者不拒,一一吞噬,其周身氣息,也是開始瘋狂暴增起來。

雷炎獸的氣息變化,甚至驚動了另一邊正與另一頭雷炎獸激戰的拜厄多倫,只是拜厄多倫暫時抽不開身,即使想說什麼,也沒機會。

「不好!」洛加爾臉色一變,「凰爞,快住手!」

凰爞的攻擊,不但沒有對雷炎獸造成威脅,反而使得雷炎獸的實力急劇膨脹。

若是任由凰爞這麼攻擊下去,恐怕雷炎獸很快就會變成無敵的存在,到時候就算藍楓親自出手,都未必收拾得了這頭怪物。

「抱歉,我好像幹了一件蠢事。」凰爞停了下來,臉色有些難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