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不知道也沒注意山林中有林東等人的存在,若是知道,一定會帶著岩漿巨龍,跟他們親切的打上一下招呼。

「吼……」嘶吼驚天,洛天一路橫推,火紅色的長龍,岩漿那恐怖的溫度,是這些鬼物的剋星,縱然是真仙巔峰的鬼物都頗為忌憚。

看到洛天沒有攻擊他們的意思,那些鬼物也都是沒攔截洛天,任憑洛天揚長而去。

不過林東動人卻是沒有那麼好運了,那一隻只強大的鬼物被驚醒,率先便是發現了山林中的人們。

洛天沒有理會身後的長龍,飛了三天的時間,終於飛出了獸王山脈,朝著輪轉殿的方向飛去,一路之上,又是引起了人們的震撼。

又飛了三天,洛天終於看到了一座漆黑的大殿,大殿高聳如雲,如同一把利劍穿進了的黑色的雲層之中,散發出一股威嚴的氣勢。

輪轉殿!

穿越方式錯誤的寵物小精靈 雖然距離很遠,但是洛天還是感覺到了輪轉殿中傳出來的驚人的威壓,洛天咬了咬牙,朝著輪轉殿的方向飛去。

龐大的殿門外,兩名真仙初期的青年站在那裡,目光中帶著懶散之色,不過隨著洛天的到來,兩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那是什麼?」兩人很快便是看到了洛天,以及洛天身後跟隨的岩漿巨龍。

「該死,快去通知長老,那個條龍能瞬間碾碎我們兩個!」一名弟子開口,隨後沖向了黑色的大殿之中。

不到片刻,幾百名氣息強大的輪轉殿弟子便是沖了出來,更有十幾名真仙後期的老者出現,這十幾名老者正是輪轉殿的長老。

「我們也攔不住,快去找內門長老!」十名老者臉上頓時露出驚駭,飛身而起,十幾人撐起了一道結界,將整個殿門口籠罩起來。

「你是何人,竟敢來我輪轉殿撒野,找死嗎!」十幾人看到了將岩漿巨龍帶來的洛天,大聲呵斥起來,手中更是泛起了陣陣的華光。

「別出手,前輩我是自己人啊,我也是輪轉殿弟子啊!」 暴君,我來自2059! 洛天一手抱著石頭,一手拿出了之前張天河送到洛家的令牌,大聲開口。

十幾名真仙後期,洛天可不認為是人家的對手,連忙報出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何人?」就在十幾人詫異的時候,三聲怒喝之聲響起,三道流光衝出了輪轉殿,目光冰冷的看向洛天。

說話間,洛天已經到了眾人的近前,感覺到洛天身後那岩漿龍的恐怖,臉色微微是一變。

走出來的三人是真仙巔峰的強者,看到洛天手中的令牌之後,伸手一揮,再次撐起結界,將三人還有之前走出來的十幾名真仙後期的長老籠罩起來,十幾人一起催動結界,朝著洛天的方向飛了撞了過去。

「過來!」一名老者大喊,聲音之中帶著威嚴。

「多謝長老救命之恩啊!」洛天眼中一亮,臉色蒼白的朝著那結界飛去,在即將觸碰到結界的一瞬間,結界打開了一道縫隙,將洛天保護了起來。

「轟……」洛天剛剛進入結界,那氣勢驚天的岩漿巨龍也是瞬息而至,狠狠的撞在了黑色的結界之上。

重生之大涅磐 轟鳴之聲滔天,在輪轉殿眾多弟子震撼的目光下,那條岩漿巨龍,轟然炸裂開來,火光衝天,蒼穹炸裂開來。

「該死的東西!」結界中的十幾名長老臉色難看,開始對抗起那恐怖的溫度和衝擊力來。

「噗……」洛天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總算是長長的出了口氣,臉色蒼白的站在了那十幾名長老的身後,頗為感嘆這輪轉殿的實力的確強悍,轉眼間便是跑出來了三名真仙巔峰,十幾名真仙後期。

在十幾人對抗間,洛天卻是將視線放到了自己手中的石頭上,眉頭微微一挑。

石頭依然還是老樣子,但是洛天分明記得,自己剛才吐了口鮮血在石頭上。

「可惜,若是這石頭能小一點就好了!」洛天心中自語,自己這麼成天抱著塊石頭,也不是個事。

「嗡……」洛天剛剛想完,紅色的石頭上便是傳出了陣陣的波動,彷彿聽明白了洛天的話一般,開始緩緩的縮小起來,直接縮小到了巴掌大小。

「再小點還能小么?」洛天雙眼爆發出陣陣的神光,心中再次自語起來。

「嗡……」下一刻,紅色的石頭變成了指甲大小,如同一顆紅寶石一般,在洛天的手心了。

「還能小嗎?」洛天雙眼一瞪,頓時感覺到了這紅色石頭的不簡單,再次開口。

「嗡……」陣陣的波動響起,那紅色的寶石再次縮小起來,這一次,直接縮小成了一粒塵埃一般,以洛天的眼力不仔細看去,根本就看不到這紅色石頭的存在。

「真是好東西啊!」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想到了若是將這石頭扔出去砸人的話,說不定會起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小子,別想什麼沒美事了,你大爺我怎麼可能聽你的使喚!」就在洛天意淫的時候,陣陣不屑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誰……」

「誰在說話?」洛天頓時嚇的一激靈,目光看向四周,眼中露出警惕之色。

「當然是我了,我正睡覺呢,沒想到竟然被你給吵醒了!」

「不但吵醒了,你還他媽的將我認主了,你這是趁人之危你知道嗎!」憤怒的聲音響起,讓洛天一臉發矇。

「是……你在說話?」洛天看著手心中微不可見的塵埃,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石頭……會說話!」若不是這裡不能大喊,洛天一定會大喊起來,這種事情,洛天還是第一次見過。

「你認我為主了?」洛天隨後猛然間想到這塊石頭的話,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神光。

「來來來,跟主人我說說,你有什麼能耐?」洛天頓時嘚瑟起來,通過心念跟這塊石頭交流起來。

「轟……」就在洛天剛剛說完,蒼穹之上便是升起了一道黑色的漩渦,將那碎裂的岩漿碎片,吸進了漩渦之中。

「你是誰!誰的弟子,竟然敢將禍患引到輪轉殿來!」就在洛天剛剛問出話,一道威嚴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頓時回到了現實之中。 第兩千一百二十一章輪轉殿的規矩

「在下乃是獸鬼王城中,洛家的嫡子洛塵!」洛天連忙無視那塊石頭的話,沖著那三名真仙巔峰開口。

「獸鬼王城?洛家?」三人眉頭微微一皺,隨後便是有弟子沖著三人開口:「是當初特招進來的,洛家的洛塵!」

「哦,原來是走後門進來的!」一名老者臉上露出明悟之色,三人身為輪轉殿的內門張老,自然知道有走後門這件事。

一名名弟子臉上頓時露出不屑之色,實在是洛天剛來,就引來了岩漿巨龍,又是走後門進來了,讓他們多少有些不爽。

「你剛才拿的那塊紅色石頭呢?」一名老者開口,目光看向洛天,他們自然注視到了洛天之前手中拿的紅色石頭,雖然後來沒了,但是三人自然能夠感覺到那塊石頭不是凡品。

「長老,那塊石頭,莫名的沒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洛天連忙開口,他認準了三人肯定不會找到塵埃一般的石頭,連忙開口胡說起來。

「看來,你還是不懂輪轉殿的規矩啊,在輪轉殿中,只要有實力,一切都可以搶來的!」一名老者輕笑一聲。

「都能搶?」洛天身軀微微一震,沒想到輪轉殿竟然會如此殘酷,只要有實力,都可以搶,這個規矩,對於洛天來說,實在是太差了。

洛天剛來輪轉殿,根基薄弱,同級之人不怕,但是卻怕那些長老,比如眼前這三個真仙巔峰,若是真的搶自己,自己都沒處說理去。

不過,洛天如今也有底牌,那就是背後的龍淵劍,洛天確定,解開龍淵劍的封印,真仙巔峰自己也能夠戰上一戰。

但是這也是有限制的,因為龍淵劍中的煞氣太強了,洛天也只能是使用一會兒,這一會兒,洛天也不清楚,因為他還沒試過。

不過這一會兒,哪怕一劍,也足夠洛天施展出一劍凌仙了,到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威力,洛天想想都覺得的可怕。

「三位前輩,是想搶我了?」洛天臉色一凝,感覺到了周圍人們眼中那濃濃的惡意,看自己彷彿看著一個軟柿子一般。

「林東他們怎麼一起回來?」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疑惑,按照道理來說,每次走後門的弟子都會跟著考核之人一起回來。

「我也不清楚,我是自己來的,他們提前走了幾天,可能是半路上遇到什麼事情了吧!」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一路飛馳,哪裡去管林東他們的蹤跡。

「小子,將那塊石頭交出來吧,否則我們會將你褲子都搶過來!」一名名弟子臉上頓時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他身後那把大劍還不錯,也搶下來算了!」頓時有人跟著起鬨,眼中帶著興奮。

這些弟子頓時明白了那三名長老的意思,無疑是想拖延一下時間,然後給他們反應時間,將那石頭搶來,獻給他們。

三名真仙巔峰畢竟是內門長老對一個真仙中期出手,多少還是想要些臉面的,輪轉殿中,也很少有長老來搶弟子的東西,三人那麼說,無疑也是提醒一下那些弟子。

「要臉?」洛天心中冷笑,看著那幾百名真仙初期和真仙中期的弟子,也是明白了三人的意思。

「看來,還是需要震懾一下啊!」洛天輕輕的摘下了後背之上的大劍,卻是並沒有抽出劍鞘。

「哈哈,還想反抗!」看到洛天的動作,輪轉殿的弟子們頓時嘲笑起來。

這些靠走後門進來的弟子,除了八大天王的子嗣有些根基,其他人哪裡能夠被他們看在眼中,獸鬼王城洛家,他們有的甚至都沒聽說過。

「可以殺人么?」洛天輕輕的彈了彈了手中的龍淵,輕聲開口,只要不是真仙巔峰出手,洛天還是有些把握的。

「還想殺人,你要是能殺,儘管殺,不過你死了的話,也怪不得我們了!」三名真仙巔峰的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在地獄之中最不值錢的就人命了。

張天海之前為什麼那麼想廢了洛天,就是怕洛天來到輪轉殿的時候找他報復,那可是真會沒命的。

「真是好地方啊!」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已經將他圍攏起來的一個個弟子們。

「也好,為了省些麻煩,也看看這龍淵的威力,就殺一些人好了!」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對面的幾百弟子。

「你們誰要搶我,站出來,免得誤傷了好人!」洛天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冰冷,身上的氣勢緩緩升起。

「我要搶你,怎麼了?還敢反抗?」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頓時有一名青年站了出來,臉上帶著不屑之色,大聲開口,手中拿著一把長棍。

「我也想搶你,有種你就殺了我啊,真以為自己是誰了?」

「我也是……」一道道聲音響起,一名名弟子站了出來,大聲開口,一時間叫喊之聲不斷響起,只有一部分人沒有站出來,能有兩三百的弟子站了了出來。

「嗡……」波動傳出,一道鬼魅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最開始說話弟子的身前,火紅華光閃動劃破虛空,直接拍在了那名青年的身上。

「嘭……」血霧升起,那名青年根本沒反應過來,直接被拍成一團碎肉,灘在了地面之上。

「轟……」看到那團血肉,人們頓時轟亂起來,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甚至就連那十幾名真仙後期的長老,還有三名真仙巔峰的內門長老,臉上也是帶著驚異。

「穩准狠!」一名真仙巔峰的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讚歎。

「還敢殺人,一起出手殺了他!」看到地面之上的那團血肉,人們頓時大聲喧嘩起來。

但是洛天也根本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若是被對方合力使用起武技來,洛天也會有些吃不消,洛天頓時佔到了先機,大劍不斷拍出,每一劍落下,便是有輪轉殿的弟子慘叫。

「好強!」之前沒有說話的弟子們,臉上帶著震撼,看著那如同虎入羊群一般的洛天,失聲開口。

「真仙初期,一劍一個,真仙中期兩件一個,咱們輪轉殿弟子什麼時候這麼好殺了?他是普通的家族的弟子嗎?當初八小天王來到輪轉殿的時候,好像都沒有這那麼強吧!」人們低聲議論起來,此時洛天在他們看來,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輕蔑,反而露出弱者對於強者的尊敬。

「這肉身,太強了!」十幾名真仙後期的長老卻是眼光毒辣,瞬間發現洛天的強大。

「嘭嘭嘭……」洛天也是暢快無比,他的肉身原本強悍,雖然修為被壓制了四成,但是龍淵劍卻是彌補了這一點,這大劍洛天拿走手裡不重,但是拍在眾人的身上,卻是沉重無比,再配合上洛天的修為和洛天的肉身,這才有了秒殺真仙初期的情況。

「真是好劍啊!」洛天心中感嘆,不到一刻鐘,地面之上便是血流成河,幾十名弟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那些人的攻擊,轟擊在洛天的身上,雖然也是對洛天造成了傷勢,但是洛天絲毫不在意,輪動大劍,不斷拍下。

「接下來試試劍氣!」洛天眼中露出華光,眼前這些人頓時成了他試驗龍淵劍的靶子。

洛天將修為湧進了龍淵劍之中,滔天的氣息頓時在龍淵劍之中爆發而出。

而此時,幾十個躲在眾人背後,沒有被洛天波及到的輪轉殿弟子,也是雙手催動,幾十道武技從天而降,華成一道滔天的洪流,朝著洛天轟殺。

洛天雙眼微微一變,將龍淵劍橫在了身前,寬大的劍身,頓時遮擋住了大半個身子。

轟轟轟……

一道道武技轟擊在洛天的身前的龍淵劍上,每落下一道,洛天的身軀便是倒退一分,一道道深深的溝壑出現在洛天的身前。

「真是把好劍啊!」十幾名長老,看著那一道道武技阻擋的龍淵劍,臉上露出感嘆。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拔劍,這才是最可怕的!」一名真仙巔峰的老者臉上露出陣陣的華光。

洛天足足倒退了百丈,一口鮮血從洛天的鮮血噴出,那畢竟是一群人的武技,縱然洛天抵擋起來也是有些吃力。

洛天手臂顫抖,目光看向輪轉殿的弟子們,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接下來,該我了!」

「繼續轟殺,不能讓他近身,若是近身,我們都要完!」一名名弟子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這一次足足兩百多道武技,聲威滔天,讓蒼穹變色,開始飛速的凝聚起來。

長劍橫空,洛天雙手持劍,大劍矗立在洛天的身前,一股滔天的氣勢頓時從洛天手中的龍淵之中散發而出,洛天身體之中的真仙之力,直接被抽空,一股衝天的劍意散發而出,讓那十幾名真仙後期的長老們臉色募然變化,因為他們竟然在一劍之下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

「嗡……」灰色的漩渦出現在天空之上,蒼穹炸裂,一道道武技,朝著洛天席捲。

「一劍!」洛天臉色蒼白,感覺到龍淵劍上的氣勢達到了頂點,輕聲開口。 第兩千一百二十二章以大欺小

「凌仙!」冰冷的聲音在洛天的口中傳出,蘊含著無限威能的劍氣從洛天手中的龍淵劍中散發而出,劍氣沖霄,攪動蒼穹,洛天雙手劈出,蒼穹劃破,衝天的劍氣朝著輪轉殿弟子打出的武技漩渦斬去。

「這真是真仙中期打出的武技么?」十幾名真仙後期的長老們目光驚駭,在那股劍意壓迫之下,他們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

「轟隆隆……」驚雷滾滾,轉瞬間,碰撞之音便是蒼穹之上炸裂,轟鳴滔天,那一道道武技湮滅在了那驚天的劍氣之下。

蒼穹不斷的塌陷,虛空亂流不斷的掃蕩而出,輪轉殿中的弟子們震動起來。

「是誰,在攻打我輪轉殿不成?」一名名弟子臉上帶著震撼,站在輪轉殿中,看著那崩滅的蒼穹,失聲開口,隨後飛身而起,朝著輪轉殿的大門飛去。

氣浪翻騰,龐大的劍氣被一道道武技所莫滅,那些輪轉殿的弟子們被打蒙了,那可是兩百多人合力打出的武技,縱然是真仙後期都要逼退,眼前這個洛家弟子竟然擋下來了。

「嗡……」洛天臉色蒼白,手持大劍,飛身而起,衝破了那氣浪,瞬間出現在了眾多弟子的身前,大劍拍出,又是一團血霧升騰。

洛天可不想在被輪一次,若是再來一次,洛天可沒多餘的真仙真仙之力了,當然還有四成修為鎮壓著龍淵。

「我服了!」一名名弟子頓時驚恐起來,實在是對洛天已經徹底畏懼了。

「晚了!」洛天咧嘴一笑,鮮血還沾染在洛天臉上,讓洛天看起來猙獰無比。

「啊……」凄厲的慘叫之聲在眾人的耳中響起,一個個弟子被洛天活活拍死在輪轉殿的大門口前。

「我的天,這是誰啊,怎麼這麼生猛!」新出來的弟子長老們臉上頓時露出驚駭之色,目光看向那裡兇殘無比的洛天,實在是被洛天的狠辣所震撼。

「夠了……」終於一名真仙後期的長老坐不住了,看著洛天如同拍蒼蠅一般碾壓著輪轉殿的弟子們,臉色難看起來,飛身而起,真仙後期的威壓爆發而出,站到了洛天的身前。

「嗡……」

一把長刀橫掃,朝著洛天劈砍而去,讓洛天雙眼微微一縮,終於不在拍人,而是將龍淵橫了過來,同那長刀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碰撞之音再次響起,洛天身形倒飛,口中更是噴出了鮮血,那名老者也是倒退了兩步,又是引起了眾多弟子的嘩然。

「盧長老竟然被震退了,他可是真仙後期的實力啊,這人到底是誰!」新出來的弟子長老們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老夫也想搶你,你來斬了老夫!」老者臉上帶著憤怒,沖著洛天呵斥,剛才他觀察了洛天一會兒,發現洛天殺人只用了肉身,便猜測洛天的真仙之力已經耗光了。

畢竟剛才的劍招,縱然是他們真仙後期都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如此殺招怎麼能不讓洛天消耗。

因此老者判斷,洛天已經算是強弩之末,就是單純的靠著肉身而以,雖然有些丟人,但是老者有些眼饞洛天的手中的龍淵了。

有著老者的阻攔,其他輪轉殿的弟子們頓時長長的出了口氣,眼中帶著恐懼,看著彷彿站在血海之中的洛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