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川的這一劍非常突然,也非常強大,根本不像是一位降星八重境強者所應該展露的實力,因為他已經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底牌。

整整五十倍星力的全面爆發。

白焰焚身訣的徹底燃燒。

還有楓火劍上那抹足以冰封天地的絕寒。

務求一擊必殺!

======================================

PS:感謝『亂世灬英豪』8元打賞,祝各位聖誕快樂,今天會有三更爆發,寫完這一章慕白就去睡了,所以剩下的兩章應該會在晚上。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洛川開始拚命了。

他的這一劍並不快,卻帶著魚死網破的決心,帶著玉石俱焚的氣勢,哪怕黎洪的境界比洛川高了好幾重,面對這一劍也仍舊顯得有些凝重。

此時的黎洪已經意識到,自己終究還是低估了這位年僅十五歲的少年。

細數洛川自外門招考一役之後的種種表現,他最突出的,自然是在葯道上的天賦、突飛猛進的境界與修為,以及那無比強橫的肉身力量。

但沒人知道洛川的劍到底有多強。

即便是在冬雪小比中,洛川也只在對陣韓復的時候出了一劍。

當日黎洪在場,親眼見證了洛川的那一劍,所以客觀地來說,他並不覺得洛川的劍法有多麼玄奧,至少相比起他在葯道上的天賦差了不止一個層次。

這並不是黎洪在刻意貶低洛川,而只是一個事實。

相比起洛川深藏不露的其他底牌,比如整整五十顆命星,比如星海上飄搖閃爍的希望之火,比如星火燎原訣,再比如白焰焚身訣,洛川在勛祿堂所收穫的斬星劍實在太過普通。

所以以劍克敵,往往是洛川最後的選擇。

但此時不一樣。

相比起更加強硬,也更加暴烈的拳頭,洛川選擇用劍或許威勢有所減低,卻有一個拳頭所無法代替的優勢。

距離。

楓火劍身長四尺,這也就意味著,在同等條件下,洛川用劍比用拳能更早觸碰到黎洪的身體。

而在當前的情況下,距離就是時間,時間就是生命!

洛川的這一劍很冷,甚至比周遭的寒風更加凜冽,比飄零而落的冬雨更加凄絕,劍尖凝結而成的冰霜比水晶還要剔透,卻帶著令人心悸的殺意。

黎洪不敢怠慢,同樣抽出了腰間的佩劍,卻不自覺地心生怯意,竟不敢與洛川正面爭鋒,而是將寬厚的劍身橫擋在了胸前,採取了守勢!

洛川能以降星八重的修為,逼迫一位堂堂洗星境強者退守三舍,哪怕放眼整個凌劍宗,也已經足以驕傲了。

但這還不夠。

「叮!」

一聲清脆的金石之音響徹場間,楓火劍攜一往無前之勢,終於刺在了黎洪的胸前,可惜的是,有一柄銅色的重劍攔住了那片殺意凜然的冰霜。

黎洪成功擋下了洛川的這一劍,臉上卻並未露出半點喜悅,反而更加肅然,因為下一刻,他手中的重劍直接被恐怖的寒意凍成了廢鐵,一絲絲裂痕在劍身上急速蔓延開來。

「咔……咔……」

連綿不絕的脆響就像是一柄柄重鎚,狠狠地砸在黎洪的心頭。

他的臉色更加蒼白了三分,他那一貫穩如泰山的雙手漸漸顫抖了起來。

緊接著,黎洪手中的劍碎了。

楓火劍余勢未減,再次一往無前,刺破了黎洪的皮膚。

卻再難進半寸。

因為黎洪用手握住了楓火劍的劍鋒。

猩紅而滾燙的鮮血急速淌下,落在雪地上,很快就灼出了一個又一個細密的孔洞,洛川冷若寒霜的臉上閃過一絲戾色,將狂暴的星力盡數傳到了自己的手臂,只希望將楓火劍再向前送出半尺。

只需要半尺。

但在黎洪那如同鐵鉗一般的手掌中,這半尺的距離卻宛如天蟄。

自始至終,黎洪所採取的策略都很簡單,他不需要殺死洛川,也不需要重創對方,甚至不需要碰到對方分毫。

他只需要攔住洛川片刻,就夠了。

因為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現在看來,黎洪的選擇是正確的,因為另外四名黑衣人已經距離洛川越來越近了。

瞬息之後,洛川就將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於是黎洪今夜第一次笑了,他有些憐憫地看著洛川,開口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洛川沒有回答黎洪,也沒有理會他眼中的嘲諷,因為他已經沒有時間了。

此時他最好的選擇,便是主動棄劍,方能再爭取片刻喘息之機。

但洛川沒有這麼做,也沒有必要這麼做。

下一刻,一縷看似虛無縹緲,甚至有些弱不禁風的白色火線,從楓火劍的劍尖噴薄而出,漫不經心地落在了黎洪的胸口。

黎洪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就像是一隻被踩了尾巴的野貓,駭然大叫了起來。

卻是有些晚了。

那縷白色焰火沾在黎洪的衣衫上,立刻將其灼出了一個米粒大小的孔洞,碰觸在黎洪的皮膚上,在上面印了一個漆黑的墨點,就這麼輕而易舉地鑽進了他的體內。

融開了他的肌肉,灼斷了他的經脈,燒裂了他的骨頭,侵蝕了他的五臟六腑,最後從他的後背貫穿而出。

這當然不是普通的火苗。

而是劍氣!

白焰劍氣!

然而令洛川意想不到的是,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劍卻並未將黎洪擊殺當場,相反,此劍之後,卻有一顆耀眼的星辰突然在眾人頭頂大放光芒。

本命星投影!

非你不愛 這是洗星境強者才能使用的神通!

黎洪的本命星名曰華蓋。

華蓋星的星輝急促灑落,星光在半空中彷彿凝成了一把巨大的傘,將黎洪籠罩在其中,給他帶來了無比強盛的生機,竟硬生生將他從鬼門關之前拉了回來!

下一刻,黎洪的嘴角掀起了一抹血意盎然的獰笑,他的手掌仍舊死死地攥著楓火劍的劍刃,猛地朝自己身側一拖。

洛川猝不及防之下,身體就此失去了平衡,順著黎洪的方向倒去。

然後,有一隻慘白的手掌按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嘭!」

黎洪的全力一掌,徹底粉碎了洛川的星海,就像洛川曾對孔祥林和黃胖子所做的那樣。

任由洛川的肉身再怎麼強悍,也難以抵擋洗星境強者畢其功於一役的一擊!

洛川被廢了。

然而,不知道為何,黎洪的目色中卻驀然閃過了一絲疑惑,隨即下意識地開口道:「你……」

黎洪的這句話沒有說完。

因為迎接他的,是洛川臉上那抹詭異而冰冷的笑容,以及洛川那比鋼鐵還要堅硬的五根手指。

洛川的右手五指,就像是五把利劍,趁著黎洪分神的一瞬間,刺入了他的左胸,然後將他的心臟凍成了碎屑。

臨死前最後一刻,黎洪的眼中還透著強烈的不可思議,以及深深的疑惑,他甚至來不及說出半句遺言,便瞪大著雙眼氣絕身亡。

但很可惜的是,洛川所能夠做的,也就僅此而已了。

因為同一時間,其餘四位黑衣人的劍已經到了。

黎洪的身死令眾人睚眥欲裂,四人均沒有收手,紛紛使出了自己生平最強大的劍訣,一道道劍刃風暴席捲在了洛川的周身,將他生生凌遲。

四位洗星境強者的聯手一擊,何其恐怖,不過眨眼之間,洛川的肉身便徹底粉碎,骨骼也支離破碎,在一陣陣璀璨的星輝光芒下,徹底化為虛無。

屍骨無存。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洛川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哪怕身死當場,也拖了一人墊背。

讓黎洪給自己陪葬。

領頭那個黑衣人的臉色已經沉得可以滴下水來,其餘三人的目色也極其難看,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整整五位洗星境強者圍殺一位降星境弟子,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好在洛川總歸還是死了。

但問題在於,接下來該如何善後?

壓抑的氣氛縈繞在眾人的頭頂,讓他們沒有半點因為殺了洛川之後的快慰。

良久之後,那個矮冬瓜突然開口道:「如今看來,只能將計就計了,好在洛川殺得是黎洪,而百草堂的人都知道,這兩人一直有極大的仇怨,或許,我們可以將其偽裝成兩人的私鬥,最終兩敗俱傷,同歸於盡。」

領頭的黑衣人沉吟了片刻,轉頭看向兩個刑堂弟子,沉聲道:「可行嗎?」

其中一人猶豫著開口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了,或許有些難度,但只要堂座師兄肯配合,想要瞞天過海也不是不可能。」

領頭的黑衣人點點頭:「如此,那麼就把黎洪的屍體留在這裡好了,你們三人留在此地處理現場痕迹,我去百草堂。」

矮冬瓜有些不放心:「不如我與師兄一起去吧?」

領頭的黑衣人擺擺手:「剩下的都是些雜魚,我一人足矣,今夜謝坤不在,不管是那謝長京也好,還是洛川的小侍女也罷,都很好處理,只是現在看來,那阿福也留不得了。」

矮冬瓜只能聽命,拱手道:「如此,就勞煩楊師兄了。」

領頭的黑衣人微微頷首,也不再耽擱時間,當即身形一掠,便朝百草堂而去。

以楊師兄的實力,趕到百草堂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入廬房,殺阿福也就在十息之內。

但唯一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意外竟然出現在了謝長京和紅豆這兩條小雜魚身上。

因為不管是他尋遍藥房、丹房,還是親臨洛川所住的那間小茅屋,都沒有找到這二人的身影。

最後楊師兄甚至不惜冒著暴露自己的風險,向幾位百草堂的守堂弟子打聽了一下消息,卻發現根本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這兩人就像是憑空蒸發了一般。

一時之間,不知道為何,楊師兄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絲非常不詳的預感。

似乎,事情在某個關鍵節點上出了差錯……

==============================

PS:感謝『好人好夢123456』8元紅包打賞,嗯,今天還有一更噢。 楊師兄的臉上透著強烈的不解。

同樣的一種表情,也曾經出現在黎洪的臉上。

可惜的是,當時情勢太過緊迫,楊師兄的注意力也並未放在黎洪身上,所以錯過了那無比至關重要的一刻。

問題在於,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呢?

楊師兄開始在腦中仔細回想他們五人伏殺洛川的一幕幕。

仿若時光回溯,每一幅畫面都無比清晰地在楊師兄眼前閃過,從洛川的逃亡,兩人的對話,到洛川暴起反殺黎洪,最後被四人聯手挫骨揚灰。

一切都沒有問題。

也不可能有問題。

邪王的神醫寵妃 於是楊師兄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難道今夜謝長京與紅豆的無故失蹤,只是一個巧合嗎?

總覺得遺漏了什麼……

楊師兄將時間線再往前回倒了一些,然後他重新看到了洛川在逃亡前的舉動。

看到了洛川腰間的那個酒葫蘆。

「當時洛川好像在那個葫蘆裡面抓了一把靈藥服下,這便是他能夠爆發出超過降星八重實力的原因嗎?」

楊師兄喃喃自語了一聲,然後終於注意到了一處小細節,於是他猛地瞪大了雙眼。

因為他分明看到,洛川在來的時候,除了腰間有一把楓火劍之外,背上還背了一把通體黝黑的長劍。

可是等洛川展開逃亡的時候,那把黑色長劍卻消失了!

這一細節看似並沒有太多的意義,因為在洛川逃亡之前曾不小心摔了一跤,他腰間的那個酒葫蘆就是在那個時候被摔落在原地的,使他並沒能帶著與之一起逃亡,同理,那把黑色的長劍也很有可能是在同一時間被遺失在了地上。

但不知道為什麼,楊師兄卻下意識地覺得此事可能大有文章!

洛川真的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嗎?

七界傳說前傳 如果不是,那麼他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楊師兄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靜心中的不安,隨即轉過身,乾脆利落地離開了百草堂,向著中峰急速折返。

片刻之後,他再次回到了一開始眾人伏擊洛川的地點。

洛川就是在這裡摔倒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