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文好奇的問道:「你一個高級武士,掙錢很容易的啊,投靠一個家族或者加入一個傭兵團,買武器,買水魂草都不是難事啊,怎麼把自己搞的這麼窮?」

「我不想給別人當走狗,所以我沒投靠過誰。額,我之前掙的錢都買材料鍛造我自己設計的盾了,可是都失敗好多次,始終不能成功,錢都砸完了。」

文大師翻了個白眼:「你當然不會成功,你一個水系天賦的,還想學鍛造……」

「我知道我水系天賦不合適,所以我燒的火來鍛造。」阿耿傻乎乎的道,「但是我找不到人請教,所以我一邊失敗一邊總結經驗。」

「因為燒的火溫度不夠高,是融化不了金剛這樣的材料的。」文大師語重心長的道。

兩人一聊起鍛造就特別來勁,越聊兩人越興奮,圍著鍛造爐,文大師開始指他,洛文則像沒事兒人一樣,站在一邊特別尷尬。

好吧,你們聊的這麼火熱我就不打擾了。洛文轉身就走,這人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把他忽悠進界河十領地的大家庭應該還是很容易的。

真是傻的可以,來這裡買水魂草,居然連水魂草是誰賣出來的都不知道。

這麼傻,騙起來好有負罪感,洛文想著就特別羞恥,不過騙他也是為了他好是吧?對的,是為他好,洛文愛心值爆棚。

兄弟們陸續出關了,毫無意外的,沒有一個人晉級了。

大家聚會聊了聊,沒晉級的原因都一樣,都感覺是積蓄不夠,看來還需要一年半載了。

「沒事兒!咱們草藥足夠,差的就是時間,一起努力吧!」洛文豪情壯志的道。

的確,差的就是時間,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就是積累魔力和鬥氣了,然後水到渠成的晉級,就這麼簡單!

既然修鍊目標很明確了,那就抓緊時間吧。

魔法師們就回領地抓緊時間冥想,武士們則回去錘鍊自身積累鬥氣。

可是還沒多久,金巧子和牛角就去而復返了,急匆匆的找到洛文。

「高級魔晶賣的好火爆,供不應求啊,再找人信得過的人去挖礦吧。」牛角道。

洛文一愣:「什麼情況?」

「就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倉庫里高級魔晶都高價拍賣完了,還有人交了定金預定下一批高級魔晶。人手太少,挖的不夠賣的。」

「我想想辦法。」

魔晶礦和金剛礦都是一體的,可是十個人的秘密,信得過的只有白灰傭兵團的兄弟們,但是沒去挖礦的都有任務在身,分不開身啊。

這可怎麼辦,怎麼提高效率?

用地雷啊!差忘記了這個大殺器,不過看來需要自己親自動手了,那就當一次礦工吧。

「高級魔晶先暫停拍賣吧,我們不能太大量的提供高級魔晶,不然別人都知道我們挖到了一個大魔晶礦,還是要低調。等我一天,我親自去挖礦!保證高產!」

兩口沒明白洛文的他要親自去挖礦是什麼意思,但是出於對洛文的信任,兩人還是回去了,等一天就等一天吧,反正他的保證高產。

洛文找到了埃爾和扎克,三人用了一天時間做了大量的地雷。

埃爾和扎克輪流做地雷外殼,但是這次地雷裡面並沒有塞鐵釘之類的東西,然後由洛文釋放爆裂火球壓縮在外殼裡面,然後再封好。

到時候只需要把地雷插在縫隙中,由洛文精神力控制爆炸就行。

三人連續製作了一天,然後存放在洛文戒指裡面。

第二天,金巧子看到只有洛文和埃爾,扎克三人前來,驚訝道:「你們三個挖?」

「當然!叫所有人都出礦洞。」

金巧子吩咐了下去,所有兄弟都撤了出來。

看到從礦洞裡面出來灰頭土臉的傭兵團兄弟們,洛文心生愧疚,他們的正事應該是錘鍊實力,而不是在這裡挖礦,多浪費人才啊。必須把這地雷改進一下,適合任何人使用才行。

三人進到礦洞,在縫隙里插入地雷,然後撤出了礦洞。

「不知道震動大不大,希望金沙鎮的兄弟們不要嚇著了,哈哈哈。」洛文邪惡的一下,然後聯繫著所有地雷的精神力一起爆發。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金沙鎮內。更新最快

莫斯帝國東部軍團臨時臨時將軍府內正在為新上任的東部軍團將軍舉行歡迎午宴。

麥克奈爾的老爹加文伯爵登基為國王之後,大量任用自己的親信。和他有矛盾的,或者不支持他的,統統都給流放到了與野蠻人高原交界的邊境做炮灰去了。

科勒將軍,是加文伯爵的同期校友,兩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友誼堅不可破。按照加文的意思,趁現在東部邊境安全,讓科勒來東部軍團鍍鍍金,以後也算有個好資歷,再高升也有個好基礎了。

因為科勒將軍已經五十多歲了還是一名中級武士,所以從來沒有受到舊國王的重視,在軍團里也最多混到了個大隊長。加文上位之後科勒大力表忠心,表示支持,深得加文的信任,不斷的提拔他,直到今天到了金沙鎮升任東部軍團將軍。

「將軍就是我們東部軍團的核心,還請將軍保重身體,這杯酒我替你喝了吧。」一名馬屁精殷勤的說道,接過了科勒的酒杯於來敬酒的一位軍團一飲而盡。

科勒並不反感這樣的馬屁,反而很受用。

「馬爾科姆,有你這樣體貼的下屬真是我的福氣啊。」科勒笑呵呵的說道,然後義正言辭道,「大家意思意思就是了,畢竟鎮守帝國的東部還需要靠大家,可不能掉以輕心了。」

「將軍深明大義,實在是我東部軍團幸事啊!」

「東部軍團有了將軍肯定發展迅猛,奪回疆土!」

「來,放下酒杯,相應將軍號召,我們以茶代酒敬將軍一杯!」

馬屁不斷……

科勒來者不拒,笑呵呵的通通收了,還謙虛道:「哪裡哪裡,還需要大家協助我,共同努力,共同努力。」

眾人正準備幹掉這一杯茶水,突然地動山搖,伴隨著地下轟隆隆的聲音。

「地震!!!保護將軍!」馬爾科姆最先反應過來,迅速沖向傻愣愣的科勒,把他拉著彎著腰保護著科勒的頭,沖向了外面廣場。

在界河邊上的十里長城上站崗的衛兵,看到金沙鎮方向騰起了一股濃煙,也感覺到震動從那邊傳來。

洛文哈哈一笑:「成了!等下煙塵散了就讓人進去撿就成了。」

金巧子這才明白,感情是用地雷啊。不過這辦法的確效率,可惜只有洛文會做,還必須精神力超強的魔法師才能控制這麼多,太局限了,也只是急需的時候才能這樣來一次。

再說金沙鎮臨時將軍府內,各高官都被地震嚇得出來了。

科勒說道:「派人去了解一下是哪兒地震了,我怎麼感覺離我們很近呢?」

最強大的狗腿子馬爾科姆立刻應是,並派人出去調查。

被地震這麼一攪,歡迎會也開不成了,大家閑聊了一番就準備回去了。

剛去調查的人卻很快回來了,和馬爾科姆耳語了一番,然後馬爾科姆又和科勒耳語了一番。

「真的?!」

「千真萬確,已經有一隊士兵下去採到了幾顆。」

「哈哈哈哈,真是天佑我莫斯帝國啊!」科勒高興的哈哈大笑,引的眾官員紛紛打聽。

以前找不到的魔晶礦出現了!就在金沙鎮往莫斯城方向兩三百米的地方,地面塌陷了一個大洞,有士兵下去發現了魔金礦!

眾人驚呼!然後反應過來,這不是拍馬屁的最佳時機么?剛才救人掙表現的機會被馬爾科姆給奪走了,現在可不能遲疑啊!

「看看,我就說將軍是我們東部軍團的福音嘛,剛到就發現了魔晶礦,之前可是一直沒發現的啊。」

「是啊,將軍真乃神人,跟著將軍絕對沒錯啊。」

發現了魔晶礦,科勒當然很高興,趕忙帶著大家去發現魔晶礦的地方看看。這將又給自己增加了一個好簡歷,以後回莫斯城升職加薪有多了一分把握,豈能不激動。

大洞洞口寬約八米,洞里還灰塵翻滾,視線極差。

最先下去探過的一個小隊長前來彙報下說上面一層是金剛礦,再下面就是魔晶礦了。

至於為什麼這裡金剛礦出現了一個大洞,眾人也不清楚。

如果洛文在這裡看到這個大洞肯定明白是怎麼回事。

霸道總裁欺上門,前夫拜拜 這不就是吞金鼠造潛艇時候,啃出來的望台的位置么……

洛文眾人在等著煙塵消散之後進去撿魔晶,金沙鎮東部軍團也在等著煙塵消散之後下去探個究竟。

等了一個小時,煙塵才消散,兩天幾乎是同時進去。

洛文親自帶隊,和埃爾,扎克還有白灰傭兵團十幾個兄弟一起下去,而金沙鎮則由馬爾科姆帶隊下去了二十幾人。不出意外的話,雙方將在中間碰面。

收劇烈爆炸震動的影響,地洞里掉了不少的魔晶礦,洛文眾人一邊撿一邊朝放地雷的中間地帶而去。

而馬爾科姆帶著二十幾個人,越往中間走越是心驚,不知道洛文老大收沒收到消息趕過來了啊,萬一這一路過去遇到秋田城的人是打還是不打呢,但是肯定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半個小時之後。

洛文眾人到了魔晶礦集中爆炸地區,地面是覆蓋了一層魔晶礦,這可夠賣一陣子了,大家撿了的統統交給洛文放進了戒指里。

而馬爾科姆看著面前這一堵擋住了去路的魔晶牆,猶豫不決。

「老大,繼續走嗎?」

「算了,回去彙報吧。」馬爾科姆想想還是算了,絕不能繼續走了。

馬爾科姆剛轉身,突然聽得身後這堵魔晶牆一聲鬆動,然後中間出現了一個小洞,看到了對面一張人臉!

「我擦!對面有人!」兩邊異口同聲。

中間的魔晶牆迅速被白灰傭兵團眾人給破開了。

看到馬爾科姆等人穿著。

「金沙鎮守軍!」

「大金帝國的!」

「干他們!」也不知道是誰吼的一嗓子,雙方馬上交戰在了一起。

今天下礦的白灰傭兵團都是中級武士,馬爾科姆迎上了一名中級武士。這一交手,金沙鎮守軍才發現咱們人比他們多啊,怕毛啊,使勁兒打啊!

洛文三人聽到戰鬥聲,趕了過來。

洛文首先看到了馬爾科姆,一聲大喝:「讓開!我來對付這個人!」

白灰傭兵團兄弟退後幾步,讓開了位置。

洛文舉著魔法陣,頂著一顆火球,緩緩靠近馬爾科姆,暗地裡眨了眨眼睛:「來吧,讓我見識一下金沙鎮守軍的實力吧!」

馬爾科姆終於鬆了一口氣,總算看到熟人了。

埃爾和扎克莫名其妙,老大對付一個中級武士還這麼婆婆媽媽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把他們趕走。」洛文對埃爾和扎克說道。

本來還勉強抵抗著的十幾人有了埃爾和扎克加入之後,打的金沙鎮二十幾人節節後退。

在這礦洞里,作戰範圍狹窄,土系魔法師的作用無限放大,金沙鎮守軍在幾人受了重傷之後開始倉皇逃命,也顧不得帶頭大哥馬爾科姆了,保命要緊。

「好了,他們都走了。」這時間洛文和馬爾科姆還在表演對峙呢,手都沒動。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自己人,情報科的,塗興勇的手下,馬爾科姆。」

「哈,馬爾科姆是你啊!你小子把鬍子留起來我們都沒認出來,難怪好久不見你了,原來是去當卧底啦。」其中兩兄弟聽洛文介紹之後認了出來,他們以前可是一個村的,高興的和馬爾科姆抱在一起。

馬爾科姆熱情的和大家打了招呼,好久沒看到自己人,馬爾科姆很是感到親切。

「好了,時間緊迫,估計等下他們要帶高手下來,有沒有帶情報?」洛文提醒道。

「在我身上,還沒來得及放情報點呢就遇到你們了。」馬爾科姆把一封密信交給了洛文,「具體的都在裡面了。」

「行,你保持住,不要暴露身份了,你對我們很重要。來,趕快,我給你化個妝。」洛文掏出以前給大家化妝的道具,在馬爾科姆部分皮膚化了特效妝。

化完之後,馬爾科姆的臉上和手上看起來就像被輕微燒傷了似的。

洛文對馬爾科姆秘密交代了一番,然後說道:「好了,你趕緊回去吧,我們把這裡堵了,有情報還是放在老地方,我們會去拿的。來,拿著,水魂草,條件成熟了就晉級吧,才更有條件混入高層。」

馬爾科姆正是水系的中級武士,沒想到洛文居然還單獨給他留了一份,十分感動,藏在了懷中。深吸了幾口氣,很快鎮定下來,告辭了眾人。

今日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兄弟們,但是馬爾科姆知道他的使命重大,為了大家,他無怨無悔。

洛文吩咐今天所有人都要對馬爾科姆的身份保密,然後埃爾和扎克聯合施法,把這裡用一道道土牆封了起來,眾人把炸下來的魔晶都撿乾淨之後就撤回去了。

馬爾科姆一瘸一瘸的原路返回,遇上了前來的大隊人馬,帶頭的正是東部軍團的其中三名高級武士。其中一名高級武士博爾登,是馬爾科姆的貴人,因為和博爾登的賞識才讓馬爾科姆混到了金沙鎮守軍高參的地位。

看到馬爾科姆臉上和手上的燒傷,博爾登關心的問道:「馬爾科姆,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

馬爾科姆苦笑道:「小小的懲罰了我一下,然後讓我帶話回去,說要是敢越過那封閉的土牆,將受到他們毫不留情的進攻。不過我從他們的談話中得到一個重要情報,我要親自彙報給將軍。」

「你沒事就好,至於這些卑鄙小人,哼,還威脅我們!在我們帝國地盤上偷盜魔晶礦還這麼囂張!走,回去商議一番,必須給他們嚴厲的報復!」博爾登冷哼道。

話說洛文眾人回去之後,洛文打開密信解密之後仔細的看完,忍不嘆了一口氣。哎,真是多事之秋啊,想好好的休息一下都不行。

根據馬爾科姆的密信所述,加文任命自己心腹科勒為東部軍團將軍不是真的讓他來混資歷。馬爾科姆根據這段時間的了解猜測,莫斯帝國應該在為進攻大金帝國做準備,加文是來打頭陣的。

據他了解,莫斯帝國暗中與泰安帝國達成了某種交易,好像是以魔晶礦為條件達成了協議。如果和大金帝國交戰,讓泰安帝國不參與,不支援就行了。

而莫斯帝國暗中已經調兵遣將,大隊人馬已經在前來金沙鎮的途中,準備來個突然襲擊。

說起來這次莫斯帝國急切的發動戰爭的原因還和洛文有點關係。要不是麥克奈爾送給了洛文兩戒指的草藥,導致了這次莫斯帝國供應的草藥不足,國內怨氣頗高,抗議不斷,加文才趁機奪權上位。

為了轉移國內廣大的憤怒武士魔法師的注意力,加文宣布將進攻大金帝國,所有參與戰鬥的人都有自由奪取大金帝國武士和魔法師草藥的權利。

趁著這次草藥分發剛結束沒多久,大部分人都還沒有使用草藥,這個時間發動戰爭才能達到預期目的。

好一個一箭雙鵰!洛文佩服,這麼一來加文得了人心,鞏固了自己地位,二來轉移了國內壓力,三來吸引了很多高手加入東征部隊,奪回領土的勝算又多了幾分。

我的美女老總 這是莫斯帝國的傾盡全國之力發動的戰爭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