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月宗的宗關,武狂七重的境界。

竟然被一個武狂二重所制服,這是一個十分不合理的事情。

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

冷雲憑藉這一手。

震懾了所有人。

不光光震懾了對手,

也讓自家的弟子嚇了一大跳。

原來冷大長老這麼的兇猛,這麼的厲害。

難怪能坐上大長老之位,果然手都沒有兩把唰子,那是不成的。

雖然拿下了流月宗,不過也付出了點代價,雖然沒有人員傷亡,可是有十幾個人落下了終生的殘疾。

雖救治的及時,但是有些人的手臂、腿。因為傷的過重,所以保不住了。

而且平白出現的那個女子,竟然率領了一幫人投降。

如果沒有冷的長老坐鎮,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冷雲看了看對面的龜靈聖母。

果然如掌門說的那樣,以自己現在的修為。

根本打不過眼前的女子。

「只帶走一部分人,和流月宗的一部分財產,剩下的全歸你們,不知道冷大長老能否做這個主。」龜靈聖母問道。

這流月宗畢竟是自己的宗門,拋棄它,還真有點捨不得。所以龜靈聖母才提出了如此的條件。

而且剛才那個逍遙帝君的傳人,應該和他打好了招呼。

「可以。」冷雲回答得很乾脆,這個人認識掌門。

所以她的面子一定是要給的。

而且在掌門人不在的時候。

冷大長老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站在冷雲身後的白骨君剛想要說話,就被身邊的雲落阻止。

這件事,冷大長老答應的如此痛快。

想來是已經得到了掌門師叔的傳信,否則的話,這個流月宗就不是現在的這個模樣。

「放心,我只拿金銀,其他的一律不要。況且我想和你們的掌門做個買賣,我手裡有他需要的丹藥,麻煩您轉交給他。」龜靈聖母從懷中掏出一顆丹藥,遞給冷大長老。

冷大長老師分出奇地看著這黑不溜秋的丹藥。

以他的閱歷,竟然沒有瞧出這個丹藥的來歷。

這到底是什麼丹藥?

「十日之後我會親上紅楓山莊,與你們的掌門商議一項大買賣。」龜靈聖母說完之後,帶著這些投降的弟子們,浩浩蕩蕩地想流月宗的後山走去。

既然想要說的話已經說完,龜靈聖母當然不會留在這裡。

她需要儘快的讓流月重新走向正軌。

至於其他的事情,等穩定下來再說。

而且該死的人都已經死得差不多了。

龜靈聖母知道自己下一步的計劃率,如何的實施了。

整個戰場被打掃得一乾二淨,現在開始,這裡就不再是流月宗的地盤,而是點蒼派的地盤。

對於這場交易,冷雲也是知情的。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交易。

紅楓山莊佔了十分大的便宜。

拿一個三品宗門的山門,換一件下品聖兵。

這說出來誰都不會相信,可是事情卻發生在自己的眼前。

雖然不知道掌門怎麼忽悠那位大名鼎鼎的天仙君。

不過這口才,也是沒誰了。

拿一個三品宗門的山門,換的一件連武聖都眼紅的聖兵。

掌門的口才是一方面,另外這個三品宗門所在的地方,正是原來的白雲山莊。

這才是天仙君跟掌門交易的根本原因。

而掌門也正是抓住了這一弱點要價,最後沒想到會弄來一件下品聖兵。

而且現在這個聖兵,正好在乾坤夫人的手中。

連冷雲的本命聖兵,也被乾坤夫人收走了。 ?因為那件聖兵,在冷雲處於封印狀態之下。

就算拿出來,也不會有人發現冷雲的蹤跡。

不過現在冷雲身上的傷勢和封印都已經不在,自己的本命聖冰冰寒劍如果隨身的話,會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蹤。

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而且乾坤夫人作為上品聖兵的器靈,不同於一般普通的聖兵。

冷雲根據文獻所知,逍遙武神是個十分奇特的人。

與人對敵,很少使用兵器,憑自身強橫的武技。

與自己同級別的武神鬥爭。

怕那個武神有神兵在手,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而逍遙武神的兩大聖兵,那也是十分有名。

因為他們向來都是單獨行動,而且沒哪個武聖級別的強者。打得過他們。

至於武神,則對聖兵不怎麼感興趣。

因為聖兵再強,除了那幾個特殊的。

剩下的基本上他們都能徒手撕裂。

所以聖兵對武神來說並不是很重要。

乾坤夫人能夠鎮壓武聖境界的人,那實力是何等之強。

就算自己的本命聖兵在強,也會被鎮壓。

「父親,君先生來了。」冷天殊進來說道,對於這個君武,他稱先生,這個君武年齡和他相差不是很懸殊,可是人家實力擺在那裡。

叫他君武好像也不太方便,畢竟自己和他不是很熟。

君武和劉俊之雖然很熟。

可是並不代表,紅楓山莊的人和他相熟。

所以只能叫一句君先生。

「我知道了。」冷雲喃喃的說道。

劉俊之交代過,如果是白雲飛前來。那麼這個流月宗剩下所有的東西。

可以無條件的交給她。

但是君武就不同了,一定要坑他一筆。

交情歸交情,可是做生意,可以少拿一點,但是不可能全部無顧送給他。

這流月宗有六個山頭,其中他們的大殿坐落於原來白雲山莊的舊址之上。

可是其他幾個山頭,並不是白雲山莊所有。

如果是白雲飛來索要的話,那五個山頭免費送給他,沒什麼問題。

但是,君武就不一樣了。

你什麼都沒出,還想拿走那五個山頭,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劉俊之是不會同意的。

劉俊之對於自己偷學翻天印和元天書這個行為,他也不會承君武太多的情。

因為根本沒有必要。

是君武向劉俊之挑戰,恰巧用出了五書五印,而且劉俊之也會,雖然被系統限制了。

但是他有從新模仿君武,並不算偷竊。

所以也不會心存內疚。

所以他根本不欠君武的。

反而君武在五華佛宗所得到的機緣。

劉俊之也沒有向他討要利息,畢竟君武是被系統拉攏過去的。

所以按照情況來說,是他給了君武機會。

不過這些,劉俊之並不在意。

他所在意的是那五個山頭,因為據打探,其中有一個山頭擁有一條靈脈。

這可是修鍊者的寶貴之物。

不用價值相當的東西來換,劉俊之是不會給君武的。

此情時過境遷 如果是白雲飛就不一樣了,畢竟人家給了一件下品聖兵。

就算將那條靈脈免費的給白雲飛,加上一個三品宗門。

這樣的價值遠遠換不到一件下品聖兵。

這是人情,劉俊之不得不還。

所以以後的話,劉俊之還是要還這份人情的。

這個冷雲也是知道的。

不過來的是君武,以冷大長老的性格,自然也是不會放過他的。

一定會狠狠的敲君武一筆。

那樣的話,才夠痛快。

而談條件呢?作為人皇所封的十三侯,冷大長老自然還是精通。

不一會兒,冷天殊將君武帶來了。

冷大長老直接進入主題,把君武哄得一愣一愣的。

換一套武技。

用五座山和一條靈脈。

這套武技換了值。

在五華佛宗遺迹外,劉俊之交給冷雲幾個武技捲軸。

包括元天書,齊天書。

翻天印、覆地印、無字印。

戮仙劍。

這六個絕學,十分的精妙。

而且三清嫡傳正宗武學。

那可是人人都眼紅。

所以劉俊之將其中的精要,以及詳細的修鍊方法都交給了冷雲。

這個精要,是供門人弟子學習的。

只是精妙部分,然後個人的資質也不同,所以最後領悟的結果也會不同。

而詳細的修鍊方法,只有長老可以修習。

最後變成什麼樣子?

劉俊之也不知道。

而且劉俊之特別交代,這五套功法是重中之重。

而冷雲今天得到這個功法武技的名稱叫開天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