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了六個實力遠在自己之上的法師並沒有讓雷加感到高興,來自遊魂的敏銳感覺告訴他,在近千米外的地方,幾個有着強大靈魂的生物正在飛速地接近,這些生物遠比自己除掉的對手更加強大,他的詭計他們面前沒有任何施展的機會,而除非他捨棄掉肉身,否則絕對無法逃過對方的追擊。

無數種選擇在同一瞬間閃過意識,這個遊魂最終決定做一次賭博,在掏出得自霍恩的所有戰利品並將之毀掉之後,隨着一個意念,一個至少有成年人頭顱大小的火球出現在他的面前,接着,在他的命令下,這個火球落向了他自己。

巨大的衝擊力爆炸產生的能量讓雷加的肉身飛出了十幾米遠,儘管有意避開了要害,高溫還是嚴重地灼傷了他的身體,如果不在短時間內得到救治,最多半個小時,這個遊魂永遠失去這具身體的庇護。

雷加躺在地面上,眼睛緊閉着,和一個受到重傷而失去意識的人沒有任何區別,他在賭來的是霍恩和自己前身的夥伴,而不是敵人或者陌生人。

“我的天!”一個女性的聲音驚叫道:“那是雷加!”遊魂清晰感覺到一個女性法師飛快地跑到自己身邊,然後彎下身抱起了自己的頭。

“他受了重傷,”一個沉穩的男性聲音在這時響起:“先給他喝下治療藥劑,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回法師塔,只有那裏才能治療他的傷勢。”

這番對話讓雷加知道,自己這次賭對了,爲了避免被人發現自己靈魂活動的異常,他收回了用於感知外界的力量,像一個真正陷入昏迷的人那樣將自己封閉在身體之中。

本文首發17k,更多更快章節請登錄17k.com,支持正版 這是一個全封閉的地下密室,花崗岩的牆壁,以及同樣質地的頂棚和地面,還有那兩扇精鋼打造的大門上,全都鐫刻着密密麻麻的魔法符號,在這些魔法的支撐下,這座密室可以經受住一頭巨龍的全力衝擊而絲毫無損;在密室唯一與外界相連的通道上,至少二十個機械傀儡在五名法師的帶領下日夜看守着出口,而在他們之前,至少五十道魔法陷阱將接近一公里的通道變成了死亡之路。除了神詆和這兒的主人,沒有能夠在這裏自由進出。

但這一切的目的並不是爲了抵禦外來的入侵,而是爲了攔截密室內可能逃出的生物。

十階法師卡森面色凝重地站在密室中央的魔法陣旁,在他的身後,雷加正在好奇地觀察着被魔法符號牢牢束縛在陣中的那個被召喚來的惡魔。

那是一個詭魔。

即使在魔界,這種以狡詐和博學聞名的惡魔也絕對是不受歡迎的對象,他們那貪婪的天性使之對任何不屬於自己的寶物都充滿了慾念,而淵博的學識和精明的頭腦則爲他們得到這些寶物提供了工具,簡單地說,這種惡魔在魔界中的角色相當於這個世界裏的騙子。

詭魔低聲咆哮着,不時露出自己白森森的獠牙,在被召喚來的同時,這個惡魔便開始不耐煩地撞擊着周圍魔法陣形成的力場,試圖打破這束縛了自己自由的屏障,儘管這種惡魔並不是以體力見長,高達兩米半,體重五百磅的惡魔的衝撞依然充滿了震撼力。

然而無論卡森還是雷加都很清楚,這只是詭魔常用的伎倆之一,爲的就是讓召喚者認爲自己只是一個缺乏頭腦的莽夫,從而失去戒心。

“薩魯德。” 學霸養成小甜妻 卡森以一種悠長而古怪的強調呼喚着這頭詭魔的名字,同時向腳下的魔法陣注入了一絲能量。

一道電光出現在魔法陣中央的空地上,如同一條依附樹木生長的藤蔓一樣迅速地纏繞上了詭魔的身體,高壓電流頓時讓正在顯示自己肌肉力量的惡魔痙攣着倒在了地上。

“三次還是五次?”卡森平靜地對正在掙扎的詭魔說道:“難道你不會以其他更文明些的方式出場嗎?”

好不容易擺脫電光糾纏的惡魔一邊咒罵着,一邊吃力地從地上爬起,卻再也沒有對力場進行衝撞。

“我很忙,”詭魔不耐煩地說道:“說吧,這次又是什麼事?是你的哪個漂亮的小女法師例假不調,還是你自己欲舉無力?”

又是一道電光從地下竄出,這次的力量顯然遠遠超過上次,惡魔被電光擊倒,久久不能站立起來,然而這並不能讓他停止嘴裏那瘋狂的笑聲。

“夠了。”法師低聲喝道,同時高高舉起了手中的法杖,“以權杖的名義,我命令你停下。”

這句話的效果顯然大過電擊的威脅,薩魯德停下了狂笑,充滿怒火的雙眼不甘心地看着高舉法杖的卡森。

“該死的,”詭魔咒罵着:“願你和你那可惡的權杖永遠與地獄之火爲伴!”

“給你介紹我的學生,雷加。”卡森沒有再理會對方的態度,直接向對方說明了來意,“他遇到了些問題,在遇到一次襲擊之後,某種魔法傷害到了他的靈魂,讓他失去了除魔法以外的幾乎全部記憶。”

“傷害靈魂的魔法?”這個話題頓時引起了詭魔的興趣,在行騙之外,這種惡魔最大的愛好就是研究各種稀奇古怪的事物,尤其是各種生物的靈魂,這些研究極大豐富了他們的學識,使他們的行騙手段更加高明,同時也成爲那些魔界領主能夠一直容忍這一種族的原因之一——儘管很可惡,但你不得不承認,這些傢伙的知識在很多時候是很有用的。

薩魯德的眼中射出兩道綠色的光線,直指站在卡森背後的雷加,早已通過魔法陣瞭解到這只是兩道探測光線的卡森並沒有阻止惡魔,在他的示意下,雷加也只能站在原地,任憑光線落在自己的身上。

躲藏在肉身之內的遊魂清晰感受到了來自光線中的精神力量,這個以欺騙著稱的惡魔顯然對於精神和靈魂有着深入的研究,那細如絲線的力量在進入雷加的身體後便化作了一張巨大的網,把後者的靈魂全部籠罩在內,開始了細緻的探索和研究。

“他傷得很重。”半個小時後,薩魯德收回了精神力量,對卡森說道:“儘管傷害純粹靈魂的法術少之又少,但據我所知,有一些法術仍然可以通過對肉體的攻擊而間接損傷到生者的靈魂,很顯然,你的學生受到的就是這些法術之一的攻擊。”

“你能修復這種傷害嗎?”卡森問道:“或者,查出他是被哪種法術所傷害?”

詭魔的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看來我們偉大的法師遇到難題了,但這可以理解,除了已經消失的神詆,沒有人對靈魂有過多的瞭解——偉大的薩魯德除外。。不過很遺憾,我也沒有辦法查出是什麼法術傷害到他,除非你願意讓我的精神進入到他的靈魂深處,但那將讓他永遠變成白癡,很顯然,正是因爲這樣,你纔不得不把他帶來見我。”

這個惡魔的眼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的興奮:“不過他的傷害並非無法治癒,但那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而且,他會受到很大的痛苦。”他看着束縛了自己的老法師:“這種痛苦也許會要了他的命,當然,也許沒有那麼嚴重,最多隻會讓他不舒服一陣子,這完全取決於他的運氣。”

卡森很瞭解眼前這個狡詐的詭魔,即使在權杖的約束下,他依然會想盡辦法誤導旁人,或者用一些莫名其妙甚至前後矛盾的話語來令對手的思維變得混亂,不過對他來講,這樣的把戲沒有任何作用。

“我以權杖的名義命令你,”卡森再次舉起手中的權杖,“盡你全部的力量,在你能力允許的最短時間內治癒眼前這個人靈魂上的傷害,而且不得留下任何副作用或不良反應,在他恢復之前,你必須每天響應他的召喚來到這裏爲進行治療,直到召喚的時間結束。”

惡魔的臉上流露出一種極度憎惡的神情,但他無法違背記載着自己誓言的權杖,薩魯德被迫低下頭,“我將執行權杖的命令。”詭魔不情願地說道。

本文首發17k,更多更快章節請登錄17k.com,支持正版 當卡森的身影消失在密室的大門後的時候,一直目送着法師離開的薩魯德突然瘋狂地大笑起來,這個惡魔興奮地望着面前的雷加,那種近乎貪婪的眼神足以令任何人感到身子發麻。

雷加看着眼前的惡魔,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我不得不說,”狂笑着的薩魯德突然變得冷靜無比,他盯着站在魔法陣外的雷加,用一種極爲理智的語氣說道:“你的僞裝極爲成功,但那騙不了我。”

雷加並沒有對方的話而感到慌張,早在惡魔的精神力量進入到他的靈魂內部時,他便已經知道,對方發現了他的祕密。

“你是怎麼發現的?”雷加平靜地問道:“爲什麼不告訴卡森?”

“偉大的薩魯德無所不能。”詭魔得意地說道:“事實上,你的把戲並不高明——用一部分來自雷加的靈魂作爲外衣,真正的靈魂則被包裹在裏面,然後假裝失去了記憶,這樣的方法雖然具有極高的難度,但卻並不實用。”薩魯德目光炯炯地看着眼前的年輕人:“如果不是卡森害怕損傷到你的靈魂而不敢過於深入,早就發現了你的祕密,只有這樣的傻瓜纔會上你的當。”

“可這個傻瓜拘禁了你,”雷加不動聲色地反脣相譏:“當他需要時,無論你在做什麼,都必須像聽到開飯鈴聲的寵物一樣急急忙忙地趕到。”

這句話明顯激怒了薩魯德,惡魔咆哮着衝向雷加,卻被魔法陣所阻止。

“卑微的小蟲子,”薩魯德雷霆一樣的吼聲穿過力場,在密室中迴盪:“不要試圖惹怒偉大的薩魯德,那會讓你追悔莫及。”

“說出你的真正目的,”惡魔的威脅並沒能嚇倒雷加,“只要你的提議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我會加以考慮的。”

雷加的鎮定讓薩魯德再次得到了某種提示,這個狡詐的惡魔遠不像自己表現的那麼魯莽,那只是他用於麻痹對手的一種假象。

通過剛纔的探查,詭魔確定,這個存在有着遠比表現出來的三階法師強大得多的靈魂,但這還不足以令他畏懼,雖然並不戰鬥見長,詭魔依然有着相當於七階法師的實力,這樣的力量足以令他在面對對方時無所畏懼,關鍵在於對方身後的人。

正像詭魔自己所說的,在這個宇宙中,能夠直接傷害到純粹的靈魂的法術少之又少,而把一個人的靈魂包裹在自己的靈魂外面作爲僞裝,這是隻有傳說中的諸神才能做到的事情。如果不是在一個殘缺不全的上古神詆的筆記裏讀到過有關記載,他甚至根本不會想到這方面,而只會得出與卡森相同的結論,他相信,這個宇宙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和卡森一樣,甚至聽也沒有聽說過這樣的魔法。顯然,這個僞裝者的背後有着某位強大存在的支持。

惡魔飛快地思考着,盤算着自己提出怎樣的要求才能夠既達到目的,又不會過分激怒對方。他相信,對方以僞裝的身份進入到一個小小的法師塔,一定有着極爲重要的目的,只要自己能夠對他有所幫助,那麼有很大的可能與對方達成某種協議。

“聽着,”薩魯德說道:“我不會礙你的事的,相反,在讓卡森相信你的身份這件事情上,我可以給你很大的幫助,我們也許可以做一筆交易。”

“說說看。”雷加做出一幅不感興趣的樣子,儘管知道這個姿態不能瞞過狡詐的詭魔,但至少會讓自己在將要進行的談判中獲得一定的主動。

“卡爾倫權杖。”惡魔說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那個可惡的權杖上有我的誓言,只要你把它拿給我,我將編造出一個圓滿的理由來解釋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那將消除卡森的疑慮,我想,這會對你有幫助的。”

“即使沒有你的幫助,”雷加冷冷地說道:“我依然可以達成我的目的,而且,如果我可以拿到權杖,我便可以命令你照我的吩咐去做。”

薩魯德笑了起來,“我的朋友,”他說道:“我想你過分的低估了這座法師塔的能力。在這座有着數千年曆史的暴風之神法師塔,卡森纔是真正的主人,至少三百名法師和十倍於此的武士,以及大量的機關傀儡隨時聽候着他的命令,這支力量足以讓一個半神望而卻步。即使在你的身後有某位強大存在的支持,想要在這裏完成使命依然是一件極爲困難的事情。但如果你能夠真正獲得卡森的信任,情況就會截然不同,作爲法師塔主人的唯一弟子,也是唯一的繼承人,這裏所有的一切都將歸你所有,無論你想要幹什麼,都會得到最大的方便。”

“至於卡爾倫權杖,”詭魔繼續說道:“除了卡森,沒有人知道如何使用這件從暴風之神創立起就存在的法杖,它在你的手裏只會是一件廢物。”

雷加沉默着,似乎在思考薩魯德的提議,詭魔決定再爲對方施加一些壓力。

“你知道,”薩魯德說道:“我來自魔界,那裏屬於惡魔,即使在諸神掌控宇宙的時代,他們的手也從來沒能伸進過那裏。”這個惡魔看着雷加:“卡爾倫權杖最多還能再約束我兩百年,這個時間對人類也許足夠長,但對於一個惡魔,這只是生命中的幾分鐘。如果你拒絕我的提議,我將不得不把關於你的情況如實告訴卡森,然後再忍受兩百年這樣的生活,就算你身後真的有某位大人物在撐腰,他也絕對無法進入魔界來找我算賬。”

雷加遲疑着,好像在猶豫。

“正如你所說,”他說道:“我的身後存在着某位我不方便提起名字的偉大存在,我無法不經過他的同意而擅自和你訂立任何協議,我需要時間。”

“一天,”終於佔據了主動的詭魔得意地笑着:“我相信,你的那位主人一定和你有着獨特的聯絡渠道,一天的時間足夠了。”

在惡魔的笑聲中,一陣陣漣漪從他所站的位置出現,向周圍擴散開去。薩魯德在魔法陣中的身影逐漸變淡,最終消失在空氣之中——召喚的時限已經到了。

本文首發17k,更多更快章節請登錄17k.com,支持正版 雷加坐在法師塔屬於自己的房間中,思考着白天遇到的事情。

如果說在最初,遊魂只是出於自保才使用了這種自殘之後假裝失憶的手段,並且隨時準備逃離的話,在親眼目睹了法師塔的雄厚實力之後,他已經改變了自己的初衷。

他要最大限度地利用法師塔的力量。

這樣做有三個明顯的好處:首先,有這樣一個強大的法師團體作爲後盾,他的安全將得到保障,在經過了那場刺殺之後,對於生存無比看重的雷加時刻在考慮着自己的安全問題;其次,在這裏,他將學會更高級的法術,這對於有着強大的意識力卻苦於無從發揮的他無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吸引着自己,雷加堅信,要得到這些東西絕對不會是像買麪包那麼容易的事情,法師塔的力量正好可以爲自己提供有力的幫助。

不過首先,他必須取得卡森的信任。

這個目標似乎已經達成了。在他僞裝昏迷的那段時間,卡森的探查已經初步確定了他的身份,那包裹在靈魂最外面的,來自另外一個雷加的部分靈魂足以爲他做出證明,雷加對此有絕對的信心:根據他的記憶,即使在上古的衆神時代,也只有少數對靈魂有着深刻研究的神詆才知道這種方法的存在,而在這個諸神早已離去的年代,瞭解這種法術的存在幾乎一隻手就可以數得過來,這其中顯然不包括卡森,否則這個法師塔的主人要做的就不是帶他到惡魔那裏去治療,而是拘禁起來然後嚴刑拷問。

但惡魔的出現令他感到了新的威脅——很顯然,那個詭魔從某本僥倖躲過歲月侵蝕的神詆手卷中獲得了一些有關的信息,這雖然不足以令他掌握這種法術,卻足夠讓其識破自己的僞裝。

雷加將意識沉入靈魂的最深處——在這種狀態下,他可以完全集中精力進行思考——考慮着對策。

絕對不能讓那個惡魔繼續存在下去,這是雷加首先想到的,永遠不要指望一個惡魔會信守承諾,無數人的悲慘下場已經證明了這點。然而要消滅一個實力遠在自己之上的詭魔並非易事,只要有半點疏忽,僥倖逃脫的惡魔就會展開瘋狂的報復,他的祕密將全部暴露在卡森的面前。

“機會只有一次,”雷加想道:“必須要有足夠的把握才能動手。”

在確認了房門上避免打擾的魔法的完整後,雷加躺在牀上,重新恢復到了遊魂形態。

雖然在這座法師塔的內部到處都是用於防禦和監視的魔法,但這些針對凡人或者有實體生物設置的法術陷阱顯然對遊魂沒有什麼用處,從記憶中得到的躲避探測的方法則讓雷加輕鬆躲開了種種監視,在牆壁中穿行了幾分鐘後,他來到了卡森的房間附近。

儘管只有卡森知道卡爾倫權杖的正確使用方法,經過認真的思考,雷加還是決定首先從這個權杖着手——如果能夠掌握權杖,或者能夠在上面做一些手腳,無疑是對付惡魔的最好機會。

遊魂並沒有馬上進入這座房間,他將自己的身體鑽進走廊的一面牆壁,安靜地等待着機會,根據他這些天的瞭解,按照慣例,每天的這個時候卡森都會離開房間去召開法師塔高層參加的會議。

大約五分鐘以後,雷加終於看到了卡森離去時的背影,很幸運,這個法師手中並沒有拿着那根權杖——作爲法師塔的象徵,這根權杖在多數時候都是被存放起來而不是當作武器來使用。

雷加又耐心地等待了兩分鐘,在確定卡森不會中途返回以後,這個穿行在走廊的頂棚中,繞過站在門口的機械傀儡警衛,進入了後者的房間。

毫無疑問,作爲法師塔的領袖,卡森的住所充滿了各種魔法陷阱,但和法師塔中那些其他的陷阱一樣,它們對一個遊魂並沒有太大的用處,即使是那些強大的力場也不能阻止他的進入,沒有任何警報被觸發,雷加在卡森的房間內暢行無阻。

這種形態同樣也方便了他的尋找,雷加甚至不必打開那些存放物品的容器,只要把頭或者上半身穿過容器的外壁,就可以對其中放置的東西一覽無餘。

無論是卡森還是他的前任們,在保存重要的物品時顯然從沒想過會遇到這樣的盜賊,在距離脫離肉身的最後時限還有五分鐘的時候,在一個與牆壁幾乎沒有半點分別的暗格裏,雷加發現了自己的目標。

和多數人想象的不同,代表着暴風之神無上權威的卡爾倫權杖的外表並不起眼:黝黑的杖身上,除了密密麻麻的咒文之外,和普通的鐵棍沒有任何區別,法杖的頂端倒是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寶石,但其質地遠遠稱不上上乘,整塊寶石沒有絲毫的光澤,如果放到大街上,很可能會被人當作普通的石頭而置之不理。

然而這毫不起眼的權杖卻深深地吸引了雷加的注意力——不是權杖本身,而是頂端的那塊寶石,在遊魂的感覺中,那灰濛濛的寶石中似乎有着什麼東西在吸引着自己。

雷加緩緩伸出手,摸向那塊寶石,和以往一樣,遊魂的手穿過了寶石的外殼,但在到達核心時,卻前所未有地受到了阻礙:一塊直徑在兩釐米左右的物體緊緊貼在了他的手心上,與此同時,一種奇怪的感覺沿着手臂傳入他的意識,彷彿他握着的不是一塊寶石,而是某個和他血肉相連的事物。

這個念頭剛在他的意識中出現,雷加便感到了手中握着的事物傳來的狂喜之情,那是一種重新找到失去靈魂的喜悅,在這一刻,他們之間建立起了不可分割的聯繫。

這感覺讓雷加幾乎深陷其中,直到卡森那強大的靈魂出現在他的感知範圍內,他才驀然警覺,在法師塔主人打開房門的前一刻,這個遊魂戀戀不捨地鬆開手,穿過牆壁,離開了這個房間。

本文首發17k,更多更快章節請登錄17k.com,支持正版。 重新回到肉身的雷加依舊在回味着剛纔情景,他可以肯定,那個隱藏在寶石中的事物正是他要尋找的東西之一,這個想法讓他激動不已。

難以剋制心中激情的雷加閉上眼,張開雙臂,想象着那與自己血肉相連的事物被握在手中的情形。

一件棍狀的東西出現在他的手裏,雷加睜開眼,看到的是躺在自己手上的卡爾倫權杖。與此同時,一個光團悄然從權杖頂端的寶石中升起,飛到雷加的面前,然後安靜地懸浮在那裏。

沒人能夠形容雷加見到眼前這個光團的感覺,在見到它的同時,遊魂感到了來自整個靈魂的悸動,有那麼一剎那,他幾乎無法剋制自己而脫離肉身。

強行壓制下心中的衝動,雷加深吸了一口氣,以幾乎是虔誠的態度伸出手,抓住了懸浮在空中的光團。在和手指接觸的同時,感應到這具肉身下的遊魂的光團已經迫不及待地鑽進了雷加體內,然後進入到他的靈魂之中。

原本平靜無波的靈魂之海驟然掀起狂風暴雨,無論是來自光團的還是屬於雷加本身的,在這一刻,無數的靈魂粒子歡騰着,雀躍着,用相互之間的碰撞與激盪表達着別後重逢的喜悅,再也沒有人能夠把它們分開。而在這不斷的碰撞與激盪之中,雷加的靈魂得到了空前的加強,與此同時,一幅幅記憶的畫面如同決堤的洪水般涌入了他的記憶核心,然後融入其中,這個遊魂終於找回了一部分失落的記憶。

在無數年前的自爆中,某種神祕的力量在最後關頭保護了他的靈魂,使之避免了完全崩潰的命運,無數的靈魂碎片通過爆炸造成的空間縫隙分散到了宇宙的各個角落,包含最核心意識的一塊則進入了亡靈界,並在那裏變成了一個遊魂。這種渾渾噩噩的生活持續了不知多少歲月,直到受到另外一個雷加的召喚而進入空間通道,在某種不知名的因素的干預下,那沉睡的意識才被初步喚醒。而現在,他終於迎來了自己失落已久的碎片之一——那個被當作卡爾倫權杖的靈魂,被重重魔法阻隔了相互間的感應,直到近距離接觸之後才被發現的光團。

靈魂的重新組合至少用去了兩個小時,當雷加再次睜開雙眼時,原本那個懵懵懂懂的遊魂已經消失了,在沉睡了無數年之後,裁決之神的靈魂終於覺醒了。

一絲嘲諷的微笑出現在雷加的嘴角,這個昔日的神詆擡頭望向遠方,“真可惜,”他輕聲說道,臉上的嘲諷神色越發地濃烈:“我的朋友們,我又回來了。”

地下密室。

這間只屬於法師塔主人的,專門用來召喚各種強大生物的房間已經成了雷加專用的治療室,此時,遊魂正站在和昨天同樣的位置,唸誦着卡森傳授的召喚惡魔的咒語。

一陣空間波動的漣漪出現在魔法陣的中央,接着,在一陣黑煙過後,全身覆蓋着黑色鱗片的詭魔出現在那裏。

“考慮得怎麼樣?”薩魯德以一種十拿九穩的口氣說道,他相信,即使對方身後的那個強大存在有足夠的把握獨自達到目的,面對自己揭發真相的威脅,他們依然不得不妥協。這樣也許會得罪某個大人物,但正像他所說的,即使在諸神掌控宇宙的年代,也沒有誰能把手伸進魔界,只要安穩地待在那裏,沒人能夠奈何得了他。

雷加靜靜地看着自以爲得逞的惡魔,輕輕搖了搖頭。

“你拒絕?”薩魯德的怒吼幾乎掀翻了天花板,“愚蠢的小蟲子,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拒絕了偉大的薩魯德的要求,也拒絕了唯一能夠讓你達成目標的途徑!”

雷加帶着一種近乎憐憫的神態看着怒不可遏的詭魔,然後開始唸誦咒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