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雅站在一邊,聽著這些人的話,心中為凌塵擔心。

對方這些人都太強大了,他們根本沒有一絲的活命希望。

哪怕……他真的是那個人,但此時又如何逆轉乾坤?

此時,聽著眾人的話,江寂塵心中依舊很吃驚,深感常仙兒的可怕。

她竟然已算到了有變故,甚至出動靈嬰後期境的恐怖人物。

好狠、好有心計的女人!

而且,常仙兒在身後布置一切,她自己根本沒有現身。

沒有讓自己置身於哪怕一點的險境中。

這也才是最可怕的一點!

江寂塵再沒有多想,此時萬事明了,一切只剩下一戰了!

他驀然一笑道:「不知常仙兒小姐又有沒有算到,我其實並不是……凌塵!」

說話之間,眾人便看到了無比震驚的一幕。

他看到凌塵的面部肌肉在變化,很快他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你們好,我是……江寂塵!」

江寂塵學著洛京,此時做了一個自認為很酷的自我介紹。

全場再次靜寂!

剛才放言要出手的一眾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今天,只在短短的一陣子間,他們受到震撼太多,一件比一件超出他們的想象。

特別是洛京和風天行,他完全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

凌塵竟然就是……江寂塵!

這絕逼是驚天大事,這消息若是傳揚出去,恐怖要震動整個雲水城,甚至南州。

若說最近半年最出名的年輕風雲人物,無疑就有江寂塵和凌塵兩人。

江寂塵在歷煉幻境、玲瓏寶塔中不知斬殺了多少的世家、宗門子弟。

甚至連空家公子、郭家公子、南宮世家少主都殞落在他手上,而且他還囂張到極致,留一個南宮世家子弟把南宮少主南宮錦傑的頭顱帶回到南宮世家,讓其傳話,將有一天斬盡南宮世家之人的頭顱!

還有天匪幫、五毒門近乎被團滅,只有五毒門的大師兄及時捏碎傳送玉符才狼狽逃回一命。

這些也就罷了!

江寂塵還奪到了上古聖劍,創造最高的積分記錄,紫光耀空,世人皆知其名!

還有更早之前,斬殺風家少主風行天分身等等。

太多的驚人之事,件件都可引起南州四方震動。

他被列為眾世家、宗門之敵,但歷煉幻境結束之後,江寂塵便銷聲匿跡,如同突然從這世上消失了一般,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

沒有了江寂塵,但到處都有他的傳說。

在雲水城中,他之名號並不比凌塵低。

且江寂塵是世家、宗門青年級通輯懸賞榜歷史以來,懸賞最高之人,已堪比小聖人級的通輯犯。

但江寂塵竟然就是凌塵?

什麼鬼?

這個世界怎麼了?

所有的人都震驚到不要不要的!

風行天,此時自然認出了江寂塵的模樣,他對江寂塵有刻骨之恨。

自出關后,便在瘋狂的尋找他,但一無所獲。

「江寂塵,江寂塵……原來是你!」

風行天雙眼通紅、咬牙切齒,低低嘶吼著,似要隨時暴起把江寂塵撕碎。

「你就是江寂塵,很好,真是尋來全不費功夫,凌塵就是江寂塵,今我就要讓你們兩個同時消失。」

洛京也怒喝,殺意衝天,再也無法保持酷酷的風度。

章東此時也反應過來,大叫道:「原來你是假的,我們竟然都被騙了,你這個世家、宗門之敵,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一名靈嬰初境修士卻笑道:「他既然就是江寂塵,現在,就算把他殺掉,公佈於眾,葯老頭也奈何不了我等,而且,我們還可以得到驚世懸賞,名揚四方,如此名利雙收,豈不是更好?」

眾人聽到靈嬰初境修士的話,目光一亮,皆覺有理。

眾人之中,都只聽過江寂塵之名,並沒有真正的與江寂塵交過手。

哪怕風行天,交手時,江寂塵還只是先天三重境呢!

一直以來,他們心中其實不以為然。

「嘿嘿,管他是江寂塵還是凌塵,這又有什麼區別?依舊是難逃一死。」

又一名靈嬰境修士輕然笑道,神情輕鬆,很自信!

「嗯,我聽聞他有一外號叫斬首狂魔,今天且摘他頭顱當球踢。」

第三名靈嬰境修士也開口,他在戲笑、調侃!

江寂塵沒有說什麼,他先是取出一塊血布,彈向清雅道:「此布同源,融入你那塊血色舊布,必可覺醒更強的力量,足夠護你一時。」

接著,他手握赤銅劍,一步踏出!

虛空無影術!

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那名剛剛說話的靈嬰初境修士身邊。

「噗!」

手起劍落,一顆好大的頭顱飛起。 ?♂,

剛剛還戲笑、調侃要摘下江寂塵頭顱當球踢。

下一刻,立刻被斬首。

這就是江寂塵最強勢、血腥的回應。

無需言語,只有行動。

表明,他斬首狂魔的外號,並非浪得虛名。

江寂塵動沒有停留分毫,繼續踏步。

移形換位術!

下一刻,江寂塵就與一名靈嬰初境的修士交換了位置,出現在另一名靈嬰前期境修士身邊。

「噗!」

根本就是毫無懸念之事,又是一顆頭顱飛起來。

那名剛剛還說江寂塵今日必死,但現在自己卻已身首異處。

那怕是元靈初境修士,都根本不是解封了修為後,江寂塵的一招之敵。

他擁有完美道台築基中境的修為!

如今的戰力,甚至已越超了無上超階者的存在。

何況,那兩名都是普通的靈嬰初境修士,並非天才級別的存在。

所以,碾壓!

「鎮封他,莫再讓有機會出手。」

段飛等人終於反應過來,大叫起來。

所有人手中都綻放出無窮的靈紋之光,化成絕殺、鎮封之術,落向江寂塵。

很可怕的攻擊,江寂塵終於感受到了危脅。

特別是,喬家三鬼、雷龍,還有最深不可測的神秘老嫗鎖定了他!

他們各位在一方玄妙位置,隨時可以對江寂塵進行絕殺攻擊。

遠處,官小婧、常七,還有幾名較弱的靈嬰初境修士圍殺向了清雅。

清雅,血色戰衣早已披在了身上,且剛才多了江寂塵彈給的那塊血布,此時融入她原有的血色舊布中,血布終於發生變異。

彷彿,血色戰衣上補全了其中一個缺少的部件,可以發揮出它更加強大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清雅感受到了更深層次的血色傳承。

「血腥女王!」

那一瞬間,江寂塵丟出的那塊血布完融入到清雅血色的戰衣上時,她彷彿聽到了一道淡淡的嘆息。

在心底,又似在靈魂深處響起。

飄渺、輕幽,無處著落!

「小賤人,你真該死!」

這時候,官小婧的聲音傳來,充滿了無盡的怨毒、憤然。

「呵呵…….你是嫉妒吧,胸沒我大,身材沒我好,屁股沒我翹,容貌氣質更不及萬一,你一定很想撕了我吧?」

清雅發生怪異的呵呵聲,渾身散發著血色的冰冷,殺念不由自動的充斥著她的心間、腦海。

新融入的那一塊血布,帶來了更強的血色殺念,幾乎讓她無法承受,將要被同化掉。

不過,她得到了部分不凡的血色傳承,很快就煉化了這些殺念,再也無法影響她。

聽到清雅的話,官小婧幾乎被氣到爆炸。

對方的話絕對是刀刀捅到了她的要害。

雖說她官小婧也是一個不俗的美女,但與清雅還真是沒法比,特別對方此時一身血色戰衣,凸顯完美無雙的身材。

但越是如此,越讓她暴怒,破口大罵道:「死賤人,****,待我將你拿下,必定划花你臉,把你賣到雲水城最低等的妓院中。」

「好啊,那要看你這個平胸妹有沒有本事將本小姐拿下了,只是,萬一是平胸妹你落入了本小姐手中,那我可就愁了,我怕就算不刮花你臉,把你送到雲水城最低等的妓院中,只怕也沒有上你呀?」

清雅沒有官小姐的氣急敗壞,而是玉手掐腰,非常優雅地開口道。

幾名本要出手的靈嬰初境修士、還有常七,此時目瞪口呆,一時忘了出手。

他們絕沒想到,兩個女人開撕竟然如此可怕!

還沒有動手,便已經有了一種石破天驚的氣勢,震懾四方。

只是,明顯的,官小婧竟然根本不是那個絕色女子的對手,撕不過對方,直接被碾壓!

所以,她動手了!

常七及幾名靈嬰初境修士也同時殺向清雅。

清雅此時的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嗜血之意,然後她竟然不退縮,主動向前殺出,與這些人戰在了一起。

若是之前,沒有江寂塵彈出的那塊血布,她確實不敵這些人。

但現在,她無懼,有一戰之力。

此時,全場之中,唯有一人還愣在原地,雙腿打顫。

那便是小哈斯!

「我剛才竟然嘲笑、諷刺、大罵了主人!」

「天哪,小哈斯,你倒底做了什麼事?你死定了!」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小哈斯心中喃喃自語,怕到極點。

臉色發白,直冒冷汗。

不過,小哈斯看著不遠處的清雅,賊眼驀然一亮。

「有了,主要幫助女主人,便可討好主人,將功贖過,嗯,小哈斯你要拚命了,絕不能讓女主人受到半點的傷害。」

小哈斯無比堅定地想道,然後他也悄然接近清雅戰鬥處,伺機下手!

江寂塵,此時身處一眾至強人物絕殺之中,自然沒有時間理會小哈斯和清雅這邊。

他屹立場中,身上的氣息如浪卷蒼天,無懼無畏,戰意驚人。

「嗡!」

這一刻,七彩光紋驀然浮現,江寂塵再無保留。

面對擁有初等無上道台築基圓滿境的雷龍、還有靈嬰中境的喬家三鬼以及靈嬰後期境的老嫗,他不敢有一絲的大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