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上下如被壓了一座大山般難受,麥哈爾的臉色難看,大手一擺,收起遠古傀儡,揚起了手中的幽淵長劍,不管如何,他都必須要戰!

因為他是強者!

「看來正是時候…」沙啞冰冷的聲音,響徹在麥哈爾耳畔靈魂,「若是在晚來一點,看到的,或許就是你們的屍體!」

沙啞的聲音,冰冷無情,在此時此刻,卻是極為動聽。

麥哈爾心神一震,說話的,正是閉關的鬼谷子!(未完待續。) 鬼谷之音猶如天籟!

就算麥哈爾對自己有再強的信心,可面對幾頭擁有大天神戰力的泰坦巨獸,他也沒有修為以一人之力擋下,阻止它們對神傾展開滅殺。

僅能做的,就是用熱能精血傍身,去分散它們的注意力。

換做驚才絕艷的鬼谷子,就將完全不同,神台層次之時,鬼谷就能越大境界八重天,靈魂手段無比神秘,敢於分解鬼谷之神的化身。

閉關一千四五百年後,鬼谷修為的進境,自當深不可測。

「讓我出來!」

麥哈爾聞言,心中微微一動,遵循著聯繫,直接將妖神古塔之內出關的鬼谷子移出塔外,令其沒有任何徵兆的,出現在這方蒼穹之下。

「不是系主!」

鬼谷身影出現的瞬間,麥哈爾敏銳的目光,就察覺了隱藏在體表之下,某道強大的氣機,但強大歸強大,卻是沒有達到巔峰,或系主。

「這三頭巨獸我來解決!」

超萌龍鳳胎:狂拽爹地心尖寵 還未等有何反應,籠罩在寬大黑袍之中,背負銘文黑鐮的鬼谷子沙啞開口,身形漸漸浮空而起,無盡的陰冷冰寒隨之擴散,以螻蟻之態,面向三頭泰坦巨獸,無端的,黑袍烈烈狂舞,被巨獸身周重壓擠迫。

「好!」

麥哈爾微微點頭,收回注視的目光,身形如一把利劍沖向神傾諸人和懲戒騎士們廝殺的戰場,劍起劍落,帶起衝天的一捧捧鮮血。

銀星長發狂舞的身影霎時被熱血染紅!

三大擁有系主戰力的泰坦巨獸聯手,固然就算普通系主面對,也要艱難。但鬼谷子已然這樣說了,麥哈爾心中,自然是相信其手段。

就在麥哈爾離開此處之後,烈烈狂舞的黑袍,愈發之急。

「起!」

沙啞的聲音低喝。

黑袍懸挂天穹的腳下,蔓延出無盡漆黑如墨的陰冷冰寒,向著走來的三頭巍峨巨獸籠罩而去,以一種蚍蜉撼樹,不堪一擊的弱小姿態。

三頭泰坦巨獸直接無視,以虯結的身軀,碾碎眼前萬物。

也就在發生此等變化之時,戰場之上,除了部分殺紅了眼,停不下來的懲戒騎士之外,幾乎整個戰場上的懲戒騎士們,同時停住了手上的廝殺,浴血的身影,敬畏的,望向三頭巍峨入雲的泰坦巨獸。

說來緩慢,實則不過短短的片刻時間。

對於泰坦巨獸來說,這片刻時間,卻足夠它們從遙遠之外,臨近中心的戰場邊緣,整個戰場上的強者,剛好進入泰坦巨獸的攻擊輻射範圍。

他們該退了!

「守護軍團!」

退向遠方的蘆薩拉教廷軍陣中,一桿巨大的旗幟適時揮動,迎風招展,預示著散落在教廷軍陣各處,守護軍團的出動。

「嗡!嗡!嗡!」

一聲聲輕鳴之音接連響徹。

戰場之上,浴血的懲戒騎士們,身上浮現一圈圈的光,就像之前消失的迅風騎士們一樣,閃爍起光的瞬間,身影連帶戰馬溶解於虛空之中。

一眨眼,連同一些屍體,消失的乾乾淨淨!

而這,就是蘆薩拉教廷之中,守護軍團的能力,能將強者們,從即將隕滅的戰場上,拉回遙遠的後方,進行補給和修養,挽救性命。

懲戒騎士們幾輪衝殺之下,凶獸,神傾強者死傷慘重,首尾難顧,無法脫身,現在隨著泰坦巨獸的臨近,神傾一方,必將全軍覆沒。

死無葬身之地!

作為蘆薩拉教廷精英軍團之一的懲戒騎士團,自然不會傻到為神傾強者們陪葬,而在泰坦巨獸臨近的剎那離開,是恰到好處的時機!

同時這也是對神傾最強的殺劫!

以三頭泰坦巨獸之力,任何的抵擋和手段,都將被無情的化為齏粉,除非神傾之中,還有著隱藏的大天神級別存在,但有這個可能嗎?

若是有,何至於讓那道黑袍身影,迎上泰坦巨獸,自己送死?

「呼!呼!呼!」

懲戒騎士全體離開后,整個戰場上,劫後餘生活下來的神傾強者們,大口喘著粗氣,目中殺氣,驚懼,瘋狂,開始漸漸退散。一道道身影渾身狼狽浴血,刀劍傷痕纍纍,有些恐怖的刃傷,更是直見白骨。

整個天地里瀰漫衝天的血腥氣息!

凶獸人類的殘肢,斷臂,屍體,混雜著液體,將黑色的土地,染成鮮艷之色,化作地獄修羅般的戰場,入目所及,滿目瘡痍,而這就是戰爭!

來不及升出慶幸,眾多強者們的目光,就被泰坦巨獸吸引。

因為,擁有毀天滅地威能的巨獸,才是最後的重頭戲,死劫。若是不能阻止泰坦巨獸,他們眾人的性命,還是會隨之隕滅在天地間。

「是靈之使大人!」

第一時間,有鬼谷部落的強者,看著那道迎向泰坦巨獸,寬大的黑袍身影,忍不住發出激動的驚呼聲,眼中滿是對鬼谷子的狂熱和擔憂。

神傾諸多的強者渾身盡皆一震!

傳說中的靈之使,在危難之際,終於現身了嗎?

由來已久的深深敬畏,令諸人心神不由一松,似乎眼前的危機已然解決,沒有揣度出,有可能出現的巨大差距。

浴血的金斯,白虹,麥哈爾三人聚在一起,手中的兵刃完全緊繃。固然信任鬼谷子,可實力上的差距,是最冰冷無情的,就算相信也無用。

就在氣氛緊繃,三人千鈞一髮,隨時可以出手之際。在神傾一方的強者人群中,忽然又有人發出一聲驚呼:「天上的虛影消失了!」

聲音不大,可在安靜的此時,卻傳遍戰場。

麥哈爾,金斯渾身一震,猛然抬頭。果然,蒼穹之上兩兩對持,屬於諸神的各自虛影,不知何時,消失溶解在虛空,神力不見任何蹤影。

似乎弈神戰的束縛效果,就此,徹底瓦解!

「將隕落者全部帶回!」

「我們走!」

下一秒,金斯仰頭髮出響亮震天的大喝,震動全場。

捲起身周幾位受傷的神傾強者,就朝著神傾綠洲之上,率先返回,如同一道橫空的箭矢,還不忘回頭,向著鬼谷子大喝:「鬼谷,若擋不下,回來!」(未完待續。) 弈神戰結束!

也就是說,整個神傾帝國的強者們,不用在九環之神某種束縛下,強行參與大戰,既然如此,那他們就可以選擇向後撤退,或者逃遁。

還需要大戰什麼?

哪怕此時此刻,有三頭堪比系主大天神級別的泰坦巨獸那又如何?避而不戰,又能拿他們怎麼樣?神傾眾強者在承受不起巨大的傷亡!

「嗡!」

一聲虛幻輕鳴響起。

就在神傾諸人聽從金斯命令,卷帶著傷員們,向後撤退之時。懸浮在天穹之上,席捲蔓延出大片陰冷冰寒氣息的身影,與泰坦巨獸虯結的軀體,轟然相撞在虛空之上,掀起淡淡破碎的晶瑩,衝擊擴散向遠方。

一觸即潰!

正如眾人所想,鬼谷子的手段面對泰坦巨獸,就是蚍蜉撼樹,沒有造成任何的創傷。大片的冰冷,隨著捲起的紅雲之中,烈烈吹向遠處。

「轟!」

天地震顫!

冰寒氣息漫天破碎開來之際,三頭原本巍峨入雲的泰坦巨獸,軀體轟然一震。在萬眾矚目之下,嗡嗡震顫著,停下了邁出的巨大腳步。

風雲突止,雲浪擴散,整個天地無端陷入寂靜!

就在三頭巍峨泰坦巨獸停下腳步之時,虛空之上,三條蘊含著無盡冰冷的黑色光柱,衝天而起,沖向三頭泰坦巨獸的軀體。宛如三根漆黑的繩鎖,將三頭泰坦巨獸套住,將它們限制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刻…兩刻…三刻…

隨時可以爆發出打碎空間般恐怖力量的泰坦巨獸,凝滯在原地,就像時間定住般,動也不動,形似黑色大地上的三具雕塑。

唯有身周散出的重力壓迫,才表明著,生命跡象的存在。

眾人的視線驚愕著,移向懸浮在蒼穹之上的那道寬大黑袍身影,三道衝天冰冷黑柱的源頭,正環繞在這道黑袍身影的周遭,形成三角。

寬大黑袍里的鬼谷子,他擋住了三頭泰坦巨獸!

地平線盡頭,眼中泛出殘忍猙獰之色的蘆薩拉教廷強者們,忽然錯愕的瞪大了雙眼,獃獃的注視那道黑袍身影,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他明明沒有大天神的氣機?

神傾宮殿綠洲之內,接連天地的盈盈壁障,在眾人踏入這片區域之時,又一次逐漸升起,將整個神傾綠洲包裹護持在內,形成阻隔。

哪怕此時的護持壁障,沒有金斯的第二道身阻隔,可升起的剎那,依然散出秋水之光,足以防禦普通的系主轟擊,完全可以堅持泰坦巨獸的攻伐,而這,就是金斯第二道信仰之身,布置出的強絕手段。

回歸這裡當再無懼!

倘若蘆薩拉教廷想再一次發動弈神戰,麥哈爾定然會毫不猶豫,將妖神古塔打開,令眾人逃入其中,離開這裡,可防,可逃,可守。

「擋住了!」

金斯,麥哈爾兩人注視著遠處景象,心神激蕩搖曳。

靈魂一道上造詣無限的鬼谷子,果真又帶來了震撼,從金核層次突破至伯爵層次,剛剛出關,就已然有了能威懾泰坦巨獸的水準。

手段之強大,絕非現在兩人,可以抗衡!

「鬼谷果真絕世!」金斯不由讚歎,哪怕他第二道信仰之身突破神古,亦忍不住震動,「既然他無危險,那也就不用憂心,看看他們…」

話說著,目光轉向綠洲上的神傾強者,眸光暗了暗。

一場大戰過後,活下來的神傾強者,不是傷殘,重傷,就是垂死,沒有一個完好無損的強者,一眼望去,淌下大片的殘血。

死傷之慘重,不下七八百人之多,幾近四分之一!

若不是迅風騎士,懲戒騎士的衝殺時間只有那麼短短片刻,又有大片凶獸,和金斯,白虹,麥哈爾三人吸引注意力,恐怕,死傷的會更多。

饒是如此,也近乎,隕落四分之一!

若是算上其中被擊的重傷,瀕臨垂死,和斷去肢體永遠失去戰力的強者,可以說,整個神傾二分之一的強者,都受到了不可挽回的創傷。

換做是神道疆域其他勢力的強者,這二分之一,等同於兩千多位伯爵,都將不可逆轉的被淘汰,因為,他們沒有能力去復原。

「我會用精血讓斷肢重生,重傷復原,讓他們恢復!」麥哈爾掃過一圈,目光淡淡,「但此時,我只能保證他們不死,等待以後。」

麥哈爾的身上的熱能精血只有那麼些,現在根本不足以,讓眼前諸多傷殘強者恢復如初,只能暫時保住性命,不再令軀體傷勢惡化。

「可以!」金斯點頭。

就在麥哈爾開始幫助眾多神傾強者續命時,金斯的目光,也落在了那些神傾強者隕落後的屍體上,眸中閃過對蘆薩拉教廷刻骨的殺意。

血海深仇,當用血來償還,絕無二選。

金斯的手掌微微抬起,指尖一縷氣芒縈繞,輕輕的彈出,彈掃過諸多帶回來的強者屍體。

「嘩啦!」

這道彈出的氣芒,就像一道火線引子,掃過虛空的瞬間,一具具染血的屍體之上,迸發出縷縷光華,繼而,緩慢的縮回一具具屍體之內。

也就在縷縷光華縮回之後,一具具原本沒有生氣的屍體,忽然湧現出道道微弱的氣機,儘管十分微弱,但確確實實是強者們的氣機。

死而復生?並不是!

這縷光,正是在出征之前,金斯第二道信仰之身融入眾多強者體內的光。而這縷光的作用很簡單,那就是保存強者們的一縷生機,不至於徹底身死。只要有這縷生機在,哪怕受在重的傷,精血都有辦法恢復。

一時之間,身死的七八百人中,就有五六百人死而復生。

至於剩下的一兩百人,皆是被斬掉身上頭顱,又或者各種要害的強者,就算有這縷保存生機的光存在,可失去像頭顱這類重要的軀體部分,就算是有生機存在,也無法存留,直接消散在體內血液之中。

剩下這些隕落無法挽回的,就交給靈之塔,鬼谷一脈來解決!

畢竟,鬼谷部落一脈,大多傳承於鬼谷子,擁有靈魂造詣!(未完待續。) 靈魂造詣最大的特點是復活!

但有些強者已然隕落片刻,靈魂精氣神早已消隕,就算擁有靈魂造詣也無能為力,復活只能是妄談。唯有其中少數隕落的神傾元老,他們的靈魂印記在靈之塔內有所收納,就算隕落,藉助手段,也能復活過來。

「下去罷!」

金斯嘆道,揮退鬼谷部落的強者,神色一暗。

細細清點下來,眼前這一戰,無可挽回的隕落近一百幾十位神生境,算上之前和蘆薩拉教廷廝殺隕落者,兩兩相合,已有一兩百位之多。

不幸中的大幸!

自己出手融入了保存生機的神傾之光,若非如此,恐怕,眼前橫屍的當真是七八百位神生境強者,且這個數字根本無法改變,無法復活。

「麥哈兄通知挲梭讓他返回罷!」

「若真生死相搏,無論勝敗,都決然不好過!」

金斯轉向從人群中走來的麥哈爾,道了一聲,繼而原地盤膝坐下,雙眼緊閉,開始遵循著靈魂中的感應,完全投入到第二具信仰之身上。

聞言,麥哈爾點點頭,依言照做。

弈神戰的束縛效果已然消失,剩下的三處系主級別戰場,自然沒有繼續的必要。當然,若是有抹殺系主級別的戰力,繼續下去不無不可。可很顯然,無論是金斯化身,挲梭系主,又或是鬼谷子都沒有這個戰力。

麥哈爾通過神道魂印,傳遞消息給挲梭系主之後,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染血的白虹身上:「可還好?」

「還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