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姐沉默了片刻,抬起頭來,溫和的目光盯著蘇羽,但說出的答案卻讓他眉頭緊皺起來:「我不能說。我只能告訴你,如果你繼續在這裡修養,有人可能會死。」

這個答案著實出乎了蘇羽的意料。

如果他繼續修養,有人會死?

什麼人?

能讓溫姐這麼緊張的人,難道是他身邊的朋友?

但溫姐不願說,他也沒再問,只是心中卻是擔憂萬分。

眼下也只能聽從溫姐的話,在家治療了。

翌日清晨,蘇羽剛睜開眼睛,便看到已經收拾好一切的溫姐靜靜的坐在病床旁邊。

「醒了?」

「嗯。要走了嗎?」蘇羽問道。

「回去吧。我怕夜長夢多。」溫姐雷厲風行的回道。

「好,聽你的。」蘇羽微微一笑,順從的說道。

一行人在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終於將蘇羽抬上了龍千鈞事先安排好的房車中。

醫院門口,當房車緩緩駛離,不遠處的報亭面前,一名神色清冷,面容姣好的女子皺著眉頭在挑選周刊。

但如果有人湊的近點就能看到,她的注意力,一直在醫院門口的房車上,直到房車消失在視線中,她這才故作為難的挑選了一本周刊,轉身離去……

蘇羽的回歸,讓沉寂了許久的洛神學院再次熱鬧了起來,所有學生都想去探望蘇大教官,但

被鐘有德以害怕打擾蘇羽休息為由阻攔了下來。

不過各個班級的學生又派出一名代表,說是一定要將他們的心意送給蘇教官,這下子鐘有德也不好阻攔了,在徵得了蘇羽同意之後,學生代表們浩浩蕩蕩的,像馬蜂一般蜂擁而至。

校醫室,感受著同學們熱情擔憂的目光,蘇大教官感動的老淚縱橫。

「謝謝,謝謝同學們。」

蘇羽雙眼含淚,悲愴的感激道:「為了你們,為了學校,我一定早日康復,不辜負校長,校董們的所託!」

看到這一幕,學生們嘴角微微抽動,氣氛忽然有些尷尬。

終於,一名學生在人群中唯唯諾諾的舉起手說道:

「那個……教官,我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多躺兩個月?我們好日子還沒過夠呢。」

「……」

(本章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從被蘭花門的女人陰了那次開始,洛天就好像落入了一個圈套之中。

情緒莫名被影響,失手把天行樂打到重傷,隨後天行樂居然很是蹊蹺的死了?

由於當街『英雄救美』,讓洛天沒有狡辯的辦法,所以天行樂的死就被歸結於洛天的暴力出手。

因此,洛天也在四大幫派的暗中推波助瀾下,被官府關押了幾天時間。

幸好官府一把手李現是洛天的好兄弟,所以竭力找出真相,暫時給洛天清白和自由。

可這一對洛天的污衊,卻讓本來就明爭暗鬥的四大幫派,變得團結起來了。

隨後王萱萱被抓到紅袍幫,四大幫派藉此展開巨人山對洛天的圍攻。

然而,分兵去紅袍幫救出王萱萱的智慶軻和山葵,卻遭遇神秘強者的伏擊,身受重傷!

而現在,那蘭花門的女人是誰的人還不知道,也無法去追尋答案。

天行樂死亡的真相究竟如何,也沒人可以說清楚。

這一連串對洛天的致命陷阱,由頭很顯然就是四大幫派的人的所作所為,也只有四大幫派的人對洛天有如此動機。

明面上凌紅的嫌疑的確是最大的,包括殺害天行樂的這一舉措。

因為那紅袍幫神秘人的出現,原本凌紅他們的不在場證明也顯得無力。

但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卻讓洛天莫名其妙覺得,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並不是凌紅……

不要忘了,面對洛天的討伐行動,凌紅一向是最積極的一個。

有哪個幕後黑手,會在與敵人作戰之時,衝到最前面呢……

第二天,盛洪幫內。

「天哥,您沒事吧?」大廳內,王猛看到洛天的第一眼就問道。

洛天擺了擺手,笑道:「我倒是沒事,但我現在已經『死』了!」

王猛與剛剛趕到的王從明都愣了一下,都很是疑惑的看着洛天。

「晚一點你們就知道了,你們只要記得,現在的我,在四大幫派眼裏,是一個死人了!」洛天簡略的說了一下。

王猛王從明父子兩對視一樣,還是點了點頭。

「洛公子,那萱萱怎麼辦?現在都沒有她的消息傳過來,在紅袍幫的日子不會好受啊!」王從明很是疲憊,說道:「雖然我也知道不應該打擾洛公子您,但是!唉,萱萱從小到大,何嘗試過這種委屈……」

洛天只是笑而不語,他明白,王萱萱是時候回來了。

果不其然,洛天挑了挑眉頭,看着大廳門口的方向,對着王猛與王顎首示意。

王猛與王從明往門口一看,眼淚都要出來了。

「父親,哥,我回來了!」只聽到一把清脆且略帶清冷的聲音傳來,緩步走到王猛和王從明面前,這不是王萱萱,還能有誰?

「萱萱!」王從明渾身顫抖的抱住了王萱萱,說道:「我的萱萱啊,你終於回來啦,讓我擔心壞啦!」

王猛也破泣而笑,笑得有點傻,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怎麼樣?沒有受到什麼委屈吧?你放心,有機會我會十倍百倍奉還給那些狗東西!」

王萱萱搖了搖頭,說道:「凌紅只是把我囚禁起來,並沒有對我做什麼,應該是顧忌洛天吧!」

「對對對,應該是洛天公子想辦法把你救出來的吧?」王從明鬆開王萱萱,向著洛天拱手道:「謝謝公子,萬般感謝!」

「萱萱,這是怎麼回事?凌紅怎麼突然放你回來了?」王猛好奇問道。

「我也是聽說的,李現李大人兩次去紅袍幫,想要把我要回去!然而我們盛洪幫跟官府並沒有什麼來往,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洛天了吧?」王萱萱看向洛天,說道:「沒想到,就連重岩鎮官府的一把手,跟洛天公子也有聯繫啊!」

洛天只是笑而不語,看着王萱萱一步步走進。

「我還聽說有一些奇怪且不可思議的傳言,很有意思!」王萱萱走到了洛天面前,一瞬不瞬的仰望着洛天,說道:「他們都說,洛天在巨人山上被四大幫派的客卿,圍剿導致掉落懸崖,死了!」

「然而,現在的洛天公子卻安然無恙的在盛洪幫的大廳內。看來,巨人山的事情,也只是洛天公子的計謀而已,只是為了把我救出來而已嗎……」王萱萱的思覺很敏銳,一下就想到了洛天的全盤計劃。

「龍威大人不愧是龍威大人,能在四大幫派的七位客卿之下,依舊安然無恙回到盛洪幫,還散佈了你已經死亡的謠言!」

王萱萱的話,讓王猛王從明這父子兩聽得一愣一愣的,沒想到洛天暗中為了救出王萱萱,做了這麼多的事情!

難怪智慶軻和山葵受傷了,敢情也是因為救出王萱萱?

這樣的話,盛洪幫欠洛天一伙人的人情,也就更大了!

當然,這只是盛洪幫這三人的一廂情願的看法。

洛天也只是一直保持着笑容,看着王萱萱慢慢靠近自己。

可是,讓洛天沒有想到的是,王萱萱接下來說的這番話。

「所以,我可以抱抱你嗎?」王萱萱一改清冷的模樣,突然有一種天猶我憐的感覺,帶着三分倔強三分期望。

洛天一愣,笑了起來,用手背抵在王萱萱的額頭,問道:「你是被關傻了嗎?怎麼好像換了個人似的……」

這個動作確實有點曖昧,但洛天是故意為之的!

換了平時,洛天絕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導致洛天會有這種反常,也是因為王萱萱的反常行為。

因為這太匪夷所思了,王萱萱居然主動的問洛天可不可以抱抱?

這不單單是洛天,就連看着王萱萱長大的王猛和王從明,都覺得這王萱萱是不是換了個人了?

王萱萱從小就清冷,妥妥的一個冷美人!這次主動要求抱抱洛天,這不就是不合情理了嘛!

洛天第一反應就是,王萱萱可能被術法或者被什麼魔法控制了,最有可能的就是,情念魔法!

所以洛天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點,用手背抵著王萱萱的額頭,試圖更深層次的探查一下,是不是真的有情念魔法控制了王萱萱。

可結果,讓洛天更為震驚……。 他走進會議室。

說是會議室,其實是學校高考畢業典禮的大堂。

高一年級家長全部過來了,鬧哄哄的,一片吵雜。

「方教授,你們家方文慧這次又是年級前十吧。」

「真羨慕你們家孩子,不用操心,不像我家思思,成天就曉得玩手機打遊戲。」

「哎,別提了,現在孩子一有手機就學壞,上回我家孩子還拿我銀行卡,往遊戲裏頭充錢,差點沒把我氣死。。」

「你那算什麼,我家孩子還學人網戀,學校也不管管。」

家長們一統抱怨。

楚微塵默默在心裏記下。

他如今承襲管束之責,便時時不敢怠慢,這吸取他人教育經驗,自是甘之如飴。

手機這東西,看來必須嚴厲禁止。

「要我說,狠狠揍一頓就老實了,不打不成材。」

「哎呦,孩子這是叛逆期,不能打,我們家長要好好溝通,理解孩子。」

「就是,你沒看新聞吧,有家長打孩子,把孩子逼的跳樓,說是學習壓力大,父母又不體諒,你看看,真可憐。」

不能打?

楚微塵微微蹙眉。

家法是訓誡,是約束。

讓弟子時時警醒,凡事有個怕。

不打還不造反?

不過,楚微塵此人,虛懷若谷,心性曠遠,非刻板教條,不通人情。

比如喬鈺喜歡趁他出去偷偷看電視,還喜歡在床底下偷偷藏零食,他早就發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