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現在不是去追回喬安,而是在家裡獨自買醉?

「別說了。」

慕靖西不想再提起這件事,如若喬安哪怕有一丁點愛他,他也會一往無前的去追。

可她……不愛他。

她愛的人,只有陸胤一個。

說來也可笑。

他以為生了孩子,就能綁住一個女人,他錯了,錯得徹底。

即使綁住了她的人,也綁不住她的心。

他早就該知道的,當初求婚,她答應得很勉強……

其實很多事情都早有端倪,只是他不願意去深思而已。

不願意去過多的考慮而已。

宋雲遲眉頭緊緊蹙著,他究竟怎麼了?

這次受到的打擊,前所未有的大。

大到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了。

讓傭人煮了解酒湯送上來,宋雲遲扶著他坐起身:「把解酒湯喝了,洗個澡,好好睡一覺。明天醒來,又是新的一天,沒有什麼坎,是過不去的。只要你步子邁得大一點,再大的坎,都不是問題。」 絕世邪神(邪御天嬌) 羅宓不愧是九州天才榜的天才,僅僅一個時辰,便回過神來,開始伸出玉手,在陣訣上進行更改。

古木也懂禁陣道,而當他看到羅宓開始修改,以及修改的陣訣位置,頓然臉色發生了變化。

禁陣道的陣訣稍加更改,就會產生不同的變化。

聚靈陣的陣訣足有幾百個,想要找到提高效果並達到小成級,這種修改最為考驗一個人的智慧。

羅宓兩個小時的參悟,就開始修改,而且每一步都是那麼的出其不意和驚心動魄,這讓古木頓時膛目結舌。

禁陣道的陣訣稍微改變就會有不同的變化。

她這般大肆更改,至少可以演變出幾百種,甚至或許產生爆炸!

經過半個時辰的更改,羅宓終是停了下來,然後抹了抹額間的汗珠,向著古木說道:「你可以開始刻畫禁線了。」

古木嘴角一抽,擔心道:「小姐,你確定這樣更改不會爆炸嗎?」

「放心吧,不會爆炸的。」羅宓信誓旦旦的說道。而古木見她如此有自信,也不再言語,而是從空間戒指取出無芒劍。

由於陣訣被大量更改,古木只能按照羅宓所指開始勾勒,而隨著最後一條線刻好,他旋即後退兩步,同時在自己和羅宓身前布置出防禦屏障。

看到這個男人如此小心,羅宓皺眉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古木咧嘴一笑,道:「我這是謹慎,沒有不相信。」

「嗡!」

而就在兩人談話間,被修改的聚靈陣開始發生變化,旋即就見璀璨的光幕驀然出現,最後衝天而起。

古木見狀,頓然鬆了一口氣。

他知道被改的聚靈陣啟動成功了,並沒有爆炸或異變。

「這個女人還真厲害。」古木看向羅宓的目光中有著深深的敬佩。

羅宓微微一笑,道:「現在相信我的能力了吧。」

古木點點頭,不過卻嘖嘖嘴,道:「禁陣雖然正常啟動,但效果還沒有試,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成級。」說罷,便起身走入了聚靈陣。

很多禁陣從外表很難判斷級別。

而當古木進入內部,感覺到裡面自行運轉並吸收靈力的速度,頓然吃驚道:「果然比入門級的聚靈陣還要強!」

「現在相信了嗎?」羅宓跟著走了進來。

古木這次是真服了。

只看他舉著大拇指,道:「小姐果然牛,我古木佩服的五體投地!」

被他如此一誇,羅宓心中滿是歡喜。

然後輕聲道:「我還從沒有為了一個人,絞盡腦汁去提升禁陣的級別,你是第一個。」

「這麼說,我挺榮幸的。」古木微微一笑,然後來到聚靈陣中央,這便要盤膝打坐。

羅宓見狀,黛眉微蹙,頗為不滿的道:「喂,我幫你改良了聚靈陣,你就只說這兩句話嗎?」

古木愕然的看著她,旋即來了個九十度的鞠躬,道:「羅大小姐,我感謝你!」

「……」

羅宓那個氣啊。然後很不愉快的轉身走出聚靈陣。

同時心中還罵道:「這男人實在太可惡。」

重生兵團一家人 當羅宓離開,古木無奈的聳聳肩,旋即便盤坐在中央位置開始靜心打坐。

經過羅宓改良,聚靈陣已經達到小成級。

由於身處火系靈力濃郁之地,當古木靜下心來,明顯感覺到極為充足的靈力在陣內飄蕩,而且還在不斷的聚集。

體會到強悍火屬性,他暗暗震驚,道:「再此修鍊,速度要比外界快四五倍!」

「可惜了,經過上古洞府的修鍊,我的火之真元已經徹底飽和,根本無法去吸收煉化。」古木無奈的暗道,同時便開始一門心思的去窺探聚靈陣的靈力。

而就在他入定后。

改良版的聚靈陣外圍,便看到鋪天蓋地的紅芒從四面八方湧入。

而這種程度可謂用彪悍來形容!

站在陣外生悶氣的羅宓見狀,臉上出現一抹愕然,顯然她沒想到自己改良后的禁陣,會有如此瘋狂吸收的速度。

「若是如此吸收,這片區域的火之靈力會不會枯竭呢?」羅宓頓時擔憂的自語道,不過稍許卻繼續自語道:「應該不會,這裡有地底熔漿,火屬性可以不斷產生,其數量龐大,這傢伙肯定吸收不了。」

在她認為,這裡的火之靈力很充足。

小成級陣法想要將其全部吸收顯然有難度,而古木也不可能做到。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

兩個時辰過後。

那瘋狂湧入聚靈陣的火之靈力並沒有絲毫減慢,反而比以前更快了。

羅宓這下慌了神,心想著:「這傢伙難道是在吸收火之靈力?」

「不可能,他明明已經達到了武王巔峰,只要不晉級武皇,吸收再多的屬性也是浪費啊!」

看到火屬性持續不斷湧入禁陣內。

羅宓更是隱隱感覺,在這片區域,原本漂浮的火之靈力正在開始減少,甚至有枯竭的趨勢。

不是吧!

羅宓的小心臟『砰砰』跳了起來,她很難相信,一個武者可以把火靈力最為濃郁的地方給吸收乾淨。

但如今眼見為實,她又不得不相信。

「他這麼吸收,不怕丹田爆炸嗎?」羅宓無語的想著。

其實羅大小姐的擔心是多餘的。

古木的丹田當然不會爆炸,因為他根本就沒去吸收火之靈力。

既然沒有吸收,天地靈力為何一直湧入?

要知道,就算是融通級的聚靈陣,也有吸收屬性的極限。

羅宓改良的聚靈陣,是小成級,而容納天地靈力也有一定數量,古木進入其中兩個時辰,靈力瘋狂湧入,按理說早該飽滿了。

這是因為,古木雖沒有吸收火之靈力,但他卻將火屬性凝聚於周身,然後通過五行真元訣,進行淬鍊,形成無比精純的真元精髓!

聚靈陣火靈力的濃度很強。

但在裡面半個時辰,古木並沒有領悟的跡象,於是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就是將火之靈力全部轉化為真元精髓。

然後聚集在整座大陣內!

經過兩個時辰的吸收和淬鍊,如今聚靈陣內早已充滿了極為濃郁的真元精髓。古木咧著嘴笑道:「既然火之靈力無法快速領悟天地法則,那就用真元之力去領悟!」 從慕家官邸離開,宋雲遲拿出手機,才發現陸萌半個小時前,給他發了微信。

點開微信,是一個生氣的表情。

他立即撥了她的電話,打過去,「萌萌?」

不敗劍神 那端,傳來一聲傲嬌的:「哼。」

婚色門 「萌萌,你醒了么?」宋雲遲拉開車門,上車。

「宋雲遲,你大半夜跑哪去了?」

陸萌一覺醒來,發現身邊沒了宋雲遲的身影,虧他高燒的時候,她還徹夜的陪他呢!

他倒好,病好了以後,大半夜的就不見人影了!

什麼人啊這是!

臭男人!

大豬蹄子!

宋雲遲想要如實告訴她,可轉念一想,靖西才把她哥打成重傷,若是告訴她,他來看靖西,她一定又要生氣了。

她一生氣,就遷怒他。

沉吟片刻,他笑著說,「中情局臨時有急事,我回中情局一趟。你餓了么,我回去給你做宵夜怎麼樣?」

「……不是說有事么?」

「忙得差不多了,我現在就回去。」

「嗯。」

陸萌掛了電話。

宋雲遲哭笑不得,立即驅車回陸家。

如今,偌大的別墅,只有陸萌一個主人,陸胤和小糯米都回A國了。

只剩下陸萌留守。

宋雲遲索性便搬了過來,夫妻倆每天都待在一起。

陸萌也漸漸對他不設防了,允許他跟她同睡一張床。

…………

感覺做了一場很長很長的噩夢。

姚望舒睜開眼,入眼的,便是雪白,點滴在滴滴答答,她眼珠子轉了轉,看清了病房的一切。

她……怎麼會在醫院?

記憶一點點的湧現,她想起了自己摔倒前的那一幕……

是司徒雲舒和江南!

雙手,下意識的去摸肚子。

她的動作太大,手背上還扎著針,吊水瓶被她拽得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她摸著自己平坦的肚子,一臉驚恐,「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看護推門進來,看到她瘋狂的舉動,嚇壞了。

「小姐,小心一點!」

果然,針頭移位,手背上立即鼓起了一個大包。

跟在看護後面的護士,一個箭步衝上前,拔掉針頭。

姚望舒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樣,緊緊抓住護士的手,「我的孩子呢?告訴我,我的孩子還好么?」

醫院是一個見慣了生死的地方,護士極其冷靜的告訴她,「很遺憾,你的孩子沒有保住。」

「什麼?!」

轟的一聲,彷彿有一道驚雷,在腦海里炸開。

瞬間,腦子一片空白。

什麼也想不了,無法思考。

孩子沒了。

她的孩子流掉了。

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