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道“你跟我說說這個女人,我也好知道該怎麼對付”

羽紗道“這個女人目空一切,實力極強,佔有慾特別強!”

無言點了點頭,道“那我們現在怎麼進去?”

羽紗道“只要你對着城堡吼一聲,那個女人自然會出現”

無言對着城堡大叫一聲道“有沒有人啊?”

一個穿着黑色緊身皮衣,露出兩顆**的女人站在城頭往下看。

獨孤羲是個美人,但是卻畫着很濃很濃的妝。他看到了羽紗,也看到了謝無言。

看着謝無言英俊的臉龐,獨孤羲露出了一絲媚笑。

城門被打開,只有獨孤羲一個人走了出來。

她嘲諷的看着羽紗,“真是好久不見!”

羽紗對獨孤羲一點好感都沒有,“劍柄是不是在你那裏?” 獨孤羲大笑道“劍柄的確是在我這裏,玉仔,把劍柄拿出來”

一個臉上鋪着很厚的粉底的男人,腰肢一扭一扭的走了出來。

羽紗看到他以後,眼中露出一絲愛意,同時也露出一絲憎意。

那個叫玉仔的男人拿着劍柄在兩人的面前晃了晃,陰聲陰氣的說道“想要嗎?想要的話你就開口呀!”

看到這種娘娘腔,無言頓時有種衝上去揍他一頓的衝動。

羽紗看到男子竟然變成現在這樣,眼角露出一絲傷心的眼淚。

獨孤羲像是摸狗一樣摸了摸玉仔的後腦勺,“只要你肯把你身邊的那個男人交給我,我就把劍柄交給你,我對天啓元寶藏沒有興趣”

羽紗心中一緊,這女人果然還是要和自己搶,多少年了這女人搶走了自己所有的東西!

羽紗冷笑一聲,“沒有興趣?是你找不到吧?”

獨孤羲拿着劍柄在羽紗的眼前晃了晃,“想好了嗎,換不換?”

羽紗竟然脫口而出,“好啊!”

謝無言挖了挖自己的耳洞,他覺他應該聽錯了,可是他真的聽到羽紗要用自己去換劍柄?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獨孤羲並沒有把劍柄交給羽紗,而是媚笑的對無言道“以後你就是我的男寵了,要和其他姐妹好好相處哦”

無言的雙腳竟然不聽使喚,很主動向獨孤羲鞠躬“是的”

沒有錯,這就是那老頭的異能,自己的思想被控制了!

羽紗冷冷的看着獨孤羲“你偷了那個老頭的異能?”

獨孤羲笑了笑“你知道我是個佔有慾很強的人,能夠控制思想的異能實在太誘人了,所以偷過來用用”

無言大驚,他本來以爲控制思想就已經夠變態了,可是沒想到還有偷走別人異能的異能。

羽紗被關進了牢房,而謝無言則被帶進了另一個地方。

富麗堂皇,滿堂貼金。

房間裏擺滿了美酒佳餚,更重要的是,房間裏竟然有二十多個美男子,他們像玉仔一樣,臉上都撲了厚厚的粉底。

玉仔指了指無言“跟大家介紹一個新來的姐妹,大家可要好好照顧他喲”

那二十幾個美男子都憎惡的看着無言,身上穿着和服的男子,用生硬的漢語說道“你不是來和我們爭寵的,告訴你,羲皇后只喜歡我一個人”

無言瞥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

最陰氣的那個男人在無言的胳膊上掐了無言一把,“我們這裏一共有二十七個人,你是第二十八個,以後規矩點,不然讓你去打掃廁所”

無言厭惡的把男子推開,“無聊”

最陰氣的那個男子就這麼輕輕一下就被推翻在第,站起來翹着蘭花指憤怒的說道“姐妹們,上啊,把這小子的臉給毀了!”

無言現在雖然失去了異能,但是對付這二十幾個娘娘腔還綽綽有餘。

他抓住一個人的手臂,卻發現那手臂在慢慢的伸長,纏住自己的身體,最後變成了一根樹藤。

無言被樹藤捆綁的嚴嚴實實,一陣冰冷之氣襲來,無言被厚厚的冰層凍住。

無言在原地動也動不了,一道白色的電流集中無言的頭部,無言渾身觸電,被電的暈暈乎乎。

沒想到這些娘娘腔們,竟然都是異能者,這下可麻煩了。

最陰氣的那個男子拿着小刀在無言的眼前晃來晃去,“你說把你的臉毀了,羲皇后還會喜歡你嗎?”

無言實在覺得太噁心了,他連看都不想看他一眼,把頭扭了過去,沒有說話。

獨孤羲突然來了,男子收起了手裏的匕首。

無言被洗的乾乾淨淨,換上了一身新的睡衣,躺在一張柔軟的牀上。

無言看着自己被打扮成這樣子“我擦,該不會是要強(奸老子吧?”

獨孤羲穿的極爲暴露,身材火辣、性感,“之前我還抓到一個男人,他的名字叫魏長衫”

“魏長衫?”無言暗道,“你難道也想讓他做你的男寵?”

獨孤羲道“他已經做了我的男寵,是他告訴我,你還是個處男,我已經很久沒有嘗過處男的味道了”

無言總感覺從別人嘴裏說出來自己的是處男,好像是在罵自己!

看着獨孤羲走近,無言心裏一橫,反正吃虧的又不是老子,來就來吧!

那個叫玉仔的男人突然走進來,說道“羲皇后,外面有一個人要見你,他說能夠幫你找到天啓元寶藏”

寶藏的魅力的確要比無言大,獨孤羲向無言拋了一個媚眼,走出了房間。

無言也跟着去了,一個衣着整潔的中年人坐在沙發上等候。

獨孤羲換了一身衣裳,她很直接的說道“你就是那個能幫我找到天啓元寶藏的人?”

無言睜大雙眼,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你不是……金守先生嗎?”

中年人莫名奇妙的看着無言,“你怎麼知道我二哥的名字?”

其實仔細一看,會發現這人與金守有些不同,他的眉毛要往上挑一點。

無言問道“你和金守先生是雙生兄弟?”

中年人點了點頭,“我想起來了,我的二哥曾經委託過一個獵人,不會就是你吧?”

無言的第一個委託人是金業,是他們的大哥。而金守和金財則是雙胞胎,金守是無言的第二個委託人。

好傢伙他們家到底生了幾個?

獨孤羲對金財說道“我爲什麼要相信你?”

金財道“剛纔我已經跟你說了很多,我的確是劍柄的主人,這位謝先生可以作證”

雖然無言不知道這劍柄到底是他們三兄弟誰的?但是畢竟他們是三兄弟,無言道“劍柄的確是他們祖上傳下來的,他也的確是劍柄的主人”

獨孤羲翹着二郎腿,露出雪白的大腿,“談談條件!”

金財也很直接,沒有什麼掩飾“我幫你找到寶藏,你給我一千萬,並且把劍柄還給我”

獨孤羲的眼中露出一絲殺意“我要是不答應呢?”

金財絲毫沒有慌張,“天啓元寶藏是一顆能夠讓異能者實力增強三階的藥丸,我想這些應該夠了吧?”

獨孤羲很是警惕,“你怎麼知道?”

金財拉了拉自己的領口,“我是劍柄的主人,我怎麼會不知道?”

獨孤羲道“有這麼好的東西你爲什麼不要?”

金財攤開自己的雙手“這非常明顯,我是一個普通人,那些東西對我根本沒有用。我只想拿回我祖宗留下的東西”

獨孤羲的腦子一暈,臉上出現了一絲疲倦。

無言發現獨孤羲的思想,在自己的腦中好像有些弱。

獨孤羲冷笑一聲“沒想到控制思想需要消耗的精神力竟然這麼大!” 羲皇后打了一個機靈,無言感覺到腦中的那股思想消失了。

羲皇后狠狠的瞪了無言一眼,“異能雖然在你腦中消失,但是我勸你還是乖乖的”

無言本來還沒有確定,但是現在完全確定了。

羲皇后的異能是偷來的,當精神力承載不了異能的時候,異能會回到主人的身上,也就是說異能回到了那個老頭的身上,而那個老頭現在是個死人。

死人的異能是沒辦法偷的,羲皇后這輩子也無法使用控制思想了。

無言也想到了這一點,他看到羲皇后的臉上多出了一條皺紋!

羲皇后對着鏡子,很憂傷的撫摸着自己的臉龐。

無言暗暗驚歎,這控制思想雖然厲害,但卻是要用陽壽作爲代價。

羲皇后沒有帶任何僕人,就只單單是和金財,他們兩人去了離這裏不遠的孤魂山。

無言看着空曠的房間沒有一個人,心中不由生氣了逃跑的想法。

無言剛剛站起來,又坐了下去。既然控制他們的思想消失了,那麼羽紗也應該恢復正常,以她的能力怎麼會一點動靜都沒有?

那個叫玉仔的少年端着一杯紅酒,扭動着腰肢,坐到無言的面前。無言看到這幅景象以後,都快吐了,他最討厭這種不男不女的人了!

玉仔翹着二郎腿,笑道“羲皇后出去的這段時間,就由我來陪你吧”

無言譏笑一聲,“從羽紗看你的眼神,我猜你就是她口中的那個‘玉哥’吧?”

玉仔看着杯中搖曳的紅酒,“沒想到這麼多年了,她還是對我念念不忘”

一個大男人臉上鋪滿厚厚的粉底,然後露出女子陰柔的笑容,讓人及其的不舒服,無言攥緊拳頭恨不得上去揍他一拳。

玉仔輕輕抿了一口紅酒,“只可惜現在我跟了羲皇后了”

無言曾經說過,要是讓他遇見這個叫“玉哥”的人,一定要把受的傷都還給他,他是個言出必行的人。

無言一拳打在玉仔的臉上,玉仔手中的紅酒灑了一地。但是他並沒有生氣,笑道“怎麼?想替羽紗出氣?”

無言的拳頭咯咯作響,又是一腳踢在玉仔的胸口上。

玉仔終於生氣了,他的手指輕輕觸碰到無言的身上,一股強大的電流襲遍全身。

無言渾身抽搐摔在地上,每一個細胞麻的都沒有了知覺。

玉仔擦了擦嘴角上的血液,冷笑一聲“羲皇后說過不能殺你,但是沒說不能折磨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