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風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陸兄但說無妨。」慕容戰笑著說道。

「如今我洛聖都的人想要同境界中戰勝對手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想請兩位幫我訓練一下洛聖都的人。」

無風聽完之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陸之恆看著無風離去的背影,心想這人也太不給面子了,好歹也是洛聖都的一員啊。

「慕容兄,現在就剩你了。」陸之恆慘笑著說道。

慕容戰尷尬地笑了笑,問道,「我倒是可以幫你這個忙,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訓練人啊。」

「這個嘛,等明天你就知道了。」陸之恆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微笑。

次日,陸之恆將洛聖都所有三重境以上的武者全部叫到了比武場,包括羅琳在內一共七人,其中三重境中期兩人,其餘都是三重境初期。

慕容戰早早地趕了過來,看到陸之恆如此動作,他心中也是猜到了他想幹嘛。

「這幾天,將由我還有慕容兄對你們進行特訓,目的是為了讓你們的實戰能力變的更加出色。」陸之恆緩緩說道。

「是!」眾人齊聲說道。

門外,無風抱著長劍冷漠地走來。

陸之恆苦笑地看著他,「你不是不來嘛。」

「少廢話。」無風冷漠地說道,隨後一躍,跳到了擂台之上。

無風看了看台下的七人,淡淡地說道,「誰先來?」

七人看到無風,皆忍不住吞咽,但還是有一人站了出來,跳到了擂台之上。

這人名叫吉慶,是除了羅琳之外的另一位三重境中期。

看著面無表情的無風,他也是緊張地不行。

下一刻,無風動了。

劍一,疾風!

無風舉起長劍,出劍快如閃電。

下一刻,長劍抵在吉慶的喉嚨處,吉慶心中湧現出一個字,那就是快。

只見無風緩緩收回長劍,轉身走回自己剛在的位置。

吉慶明白他的意思,擺起架勢認真起來。

陸之恆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歡喜,無風能來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了,這樣一來,他跟慕容戰也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陸之恆與慕容戰對視了一眼,兩者都跳到一處擂台上。

陸之恆開口說道,「你們幾個,輪流上。」

就這樣,比武場上響起了此起披伏的慘叫聲。

到了傍晚,這七人還是被褚開叫人給抬回去的。

「陸兄,你可算給我找了個好差事,累死我了。」慕容戰也是拋棄了以往風度翩翩的樣子,很沒形象地坐在地上。

無風此時已經離去,今天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他可是全程沒有留手的,就數他那個擂台的人最慘。

「不過還算有收穫,他們的實戰能力也算是得到了提升。」陸之恆躺在地上說道。

「陸兄,他們現在的實力恐怕還不足以對抗六合堂的人。」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還有準備。」陸之恆笑著說道。 「費城有哪裡好玩的?」

「紐約啊!」

在費城外來人口中,這是一個耳熟能詳的段子。雖然費城名義上也是個旅遊城市,還是全美第一個文化遺產城市,但是大家還是會親切稱它為「費村」,吃喝玩樂,還是去就近的紐約。單單以費城這座城市來說,除了它悠久的歷史(相對於美國城市),最吸引人的就是他的藝術氣息和學術氛圍了,費城是全美最著名的大學城,擁有全美數量最多的大學,而包括Temple、Drexel、UPenn在內,藝術類專業都是頂尖的。建築設計、室內設計、以及其它藝術類專業的學生也很多。各個藝術博物館藏品也相當給力,還經常有各種高質量的展覽。

盛世玩收藏,這是自古不變的投資寶典。投資藝術品也是富豪們保證財產不貶值的重要手段之一,當然,前提是你眼光足夠好,畢竟,投行的存在就是為了把產品的價格叫到越高越好嗎,你所購買的商品的增值潛力,一定是要大於拍賣時溢出的水分的。

江銘亮不算太有藝術細胞,除了會打架子鼓之外,也只是在霉霉的指導下會用吉他,不過畢竟是中產階級,從小在氛圍很濃的圈子裡長大,難免是接觸過一些雕塑,油畫的鑒賞,不至於跟個土豪暴發戶一般,看不出這些藝術品的藝術價值。

當然,欣賞歸欣賞,評估價值,給出報價這些事,他是做不來,也就當一回只看不買的看客吧。

球隊訓練的時候,江銘亮可以自由活動,可是當比賽來臨,他一定會出現在場邊。即便是在季後賽中,聯盟中保持著這個習慣的球隊老闆,除了江銘亮,也就只有庫班了。而他們二人在各自球隊球迷心中的地位,也是聯盟上游。

過去兩場比賽的勝利,籃網隊在開場階段的進攻都圍繞了韋斯特來進攻,然而在本場比賽的開場,籃網隊卻改變了過往「成功」的戰術設計,轉而利用擋拆突破馬刺的外線,然後加強球隊中距離的出手。

這個系列賽的角逐中,甚至包含之前一輪與魔術隊的對決,對手們在對陣籃網隊的時候,都非常習慣於用逼迫他們用中距離投籃解決問題。但真當籃網隊遂了他們的願,用中距離殺傷的時候,卻也讓對手感覺到了難受。喬治在聯盟中算是中距離出手最頻繁的球員之一,並且在命中率上也著實不低,一名偶像是科比,模板是麥迪的球員練出一手具備相當殺傷力的中投其實並不讓人意外。隊內在進攻端並不算出彩的控衛布萊德索雖然三分球數量和效率都一般,但是三分線內的中距離投籃也具備一定的水平,再加上內線以中投著稱的韋斯特,籃網隊在對手防守最薄弱的位置,具備教訓對手的能力。

76人隊這邊,依舊是利用霍伊斯這個點來做文章。在76人隊的戰術體系中,霍伊斯同時扮演著籃網隊中安德森和貝恩斯兩個人的角色。他的投籃射程包括三分線外,可以為76人隊的外線球員創造舒適的突破空間,在防守端,他也有力量去頂人,有意識去護框。76人進攻端的戰術,稍稍有些籃網隊上賽季的感覺,不同的是,或許是他們在球員選擇上更重視防守,他們外圍的投射能力沒有上賽季的籃網那麼強,在突破上或許更勝一籌。

但是,進攻是一個相輔相成的東西,你外圍投射不夠強,籃網隊的外線輪轉就可以選擇性的放掉一個人,然後,增強外圍的輪轉,換人。

開場的時間,籃網隊再度稍微佔據了比賽的上風。

擅長打好開局,這是史蒂文斯的標籤,哪一天,籃網隊開場落後對手,那才叫新聞呢!

與對陣魔術隊的比賽,大部分時間能夠掌握局勢不同,籃網隊與76人的對決更接近於一場消耗戰。這個對手實力或許沒那麼強,但是鬥志確始終保持在一個較為強盛的水準,這也讓籃網隊的這一場比賽打的很是勞累,相反,在主場球迷的助威聲中,76人隊卻始終保持著昂揚的鬥志。儘管籃網隊在實力上強於他們,在戰術上壓制住了他們,但是卻也始終沒能拉開比分。

雙方的爭奪一直糾纏到第四節最後三分鐘,伊戈達拉成為了76人隊的救世主。他先是在外線命中了自己本場比賽9次三分出手的第三球,隨後,有切下了萊昂納德掌控下的籃球,在快攻中助攻霍樂迪打成2+1,一下子讓落後5分的76人隊反超了1分。

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旦犯錯之後心態不成熟后的連續犯錯,隨後的時間裡,萊昂納德就犯下了兵家大忌,抱著彌補自己剛才失誤的心理打球。這樣打球的結果是,萊昂納德面對大打小霍樂迪的機會,近距離出手不中,隨後又錯失了接下來一個回合的關鍵罰球,籃網隊最終以5分的劣勢遺憾敗北,任由76人將大比分扳成了2:2。

終場哨聲響起,萊昂納德失落的向場邊走去,這場比賽如果不是他關鍵時刻的卧底,籃網隊是佔據一些優勢的,在東部半決賽的比賽里葬送隊友們全場的努力,任誰都會覺得羞愧。

可是當他走到場邊的時候,史蒂文斯對他卻沒有任何的言語,而是用行動表示了對他的支持,直接把他給抱在懷裡。

感受著這個有點陌生的溫度,萊昂納德的情緒的低落才慢慢消除。

「你已經做的很棒了!」史蒂文斯寬慰道。

說一千,道一萬,這還是一個新秀,哪有新秀的成長,不要交學費的?

「大比分才2:2,我們也奪回了主場優勢,我們很有機會!」一旁的韋斯特也向萊昂納德表示了支持。

一大四小的陣容中,萊昂納德時最多跟隨韋斯特一齊守護禁區的人,沒有人比韋斯特清楚史蒂文斯的這套體系,需要萊昂納德在場上做出多少工作。

然而,或許萊昂納德可以得到隊友的諒解,但是犯了錯的人在球迷口中是沒有話語權的,尤其,紐約擁有這個世界上,苛刻程度僅次於皇馬的球迷,而媒體雜誌上,對萊昂納德也沒有少貶低,還是那句話,要來紐約搶市場,善變的輿論環境是必須要面臨的,你的好,你的壞,都會被放大一百倍!

雖然籃網隊下下個賽季才會正式搬遷紐約,但是在對手們的推波助瀾下,籃網隊沒有享受到紐約球隊的待遇,福利,首先已經開始接受考驗。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其實,陸鎮川之所以把簽約的地點選在這,主要是聽公司的人說,這次那邊派來負責的珠寶設計師是個氣質出眾的冷美人。

這讓把妹無數的小少爺,怎麼能夠放過,就算不能吃,飽飽眼福也行,畢竟這種地方氛圍很足,說不一定一會兒氣氛到了,他就有機會了。

而司邵斐,冷冷的開口應了一聲,算是對陸鎮川做出了回應,他向來不在意這些事情。

但陸鎮川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有些過度的興奮「司老大,一會兒過來的據說可是個美人哦。」

「能有多美?川哥你把人約到這種地方,不會是想泡人家妹子吧?等一會兒,我們可要好好看看,到底多好看!兄弟們,可先說好,等人到了,我們各憑本事啊!」

「瞧你們一個個的,要是司總看上了,你們還敢搶不成?」

「哎呀,小飛這句話說的,那妹子再好看,能有白小姐好看嗎?白小姐可是跟了司總三年,司總寵愛的很,豈是一般的女人能比的!」

這道聲音已經是明顯的在討好白宋宋的,畢竟圈裏人都知道,她是司邵斐的枕邊人。

自從跟了司邵斐后,男人不斷的送她豪宅豪車,還砸錢讓她成為娛樂圈當紅小花旦,一時間在名媛圈風頭無量。

很多人都認為,白宋宋極有可能成為司夫人,即使最後不是,司邵斐也是愛她的,不然不會在公開出席的很多活動,都讓她作陪。

她算是目前司邵斐唯一半公開的女友。

雖然現在沒有給她名分,但遲早都會給的,這不僅是圈內的共識,就算是白宋宋自己也是這麼想的,不然不可能她要的東西司邵斐都給她,對她比對他妹妹司念都好。

只是她不知道,為什麼司邵斐幾乎不碰她,即使她多次故意的勾引,男人在這方面也對她十分的冷淡。

而且對她還有些忽冷忽熱,好起來的時候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她,不好的時候,又是另一個樣子。

大概是這個男人生性冷漠,脾氣才陰晴不定,珍護她,才不想在確定關係前,碰她吧。

想到這,白宋宋不由大膽了一些。

她略帶撒嬌語氣的給司邵斐倒了一杯紅酒「司先生~」

「別動!」腿上的人兒突然動了一下,這讓男人有些不快,他也沒有接過白宋宋遞過來的紅酒,這一瞬間,讓端著酒的人兒身體一僵,有些尷尬。

「司先生……」就在她開口再想說什麼的時候,包廂的門突然開了。

「呦呦呦,兄弟們,人來了~」

喬顏剛走進包廂,就聽到了這道有幾分調笑的聲音,緊接着,就是被一股煙草味嗆的有些咳嗽,這不禁讓她皺眉的用手半遮住下半張臉。

「喬小姐,是喬小姐嗎?」

這時包廂里的陸鎮川開口,但這瞬間卻讓喬顏的身體有些微僵。

時隔五年,她還是能聽出這道聲音,畢竟那晚的陰影給她的印象太深了,這個人是那個男人的朋友。

喬顏幾乎下意識的就想要轉身離開,因為她現在想規避掉和那個男人有關的所有人和事,她不想讓那個男人找到她。

但緊跟着她的助理唐棠,卻在小聲的催促她「喬顏姐,快過去啊,我們還要簽合同呢!」

本來在她開門的瞬間就靜,唐棠一句『喬顏姐』的稱呼,雖然不大,但幾乎清晰的傳到了包廂的每個人耳朵里。

當然,一個名字而已,所有人都沒在意,除了坐在主位上的那個男人!

他幾乎是瞬間,便震驚般的抬起頭。

而與此同時,陸鎮川還在招呼喬顏「喬小姐,還在門口乾什麼?我們簽合同總不能在門口簽吧,過這邊主桌上來!」

陸鎮川已經等不及要一睹公司秘書說的這個冷美人的芳容了。

「好。」喬顏淡淡的應了聲,同時心中深吸口氣,公司的合約就差最後一步了,她不能自己的事情,就耽誤了兩個公司之間的合作。

再說,時隔五年,那個男人身邊不知道會出現多少女人,估計這個朋友也不會記得當年她這個可憐的小瞎子吧。

而且,她明天一早就是去國的飛機。

那個男人不可能找的到她!

思緒不過剎那,這些念頭在喬顏腦海里瞬間閃過的時候,她已經往前走了幾步,並正好淡淡抬頭,去看向面前的這些權貴少爺們。

幾乎是剎那,她的目光便與主座上的那男人閃電般交匯。

是他!

他在這!

喬顏只感覺瞬間腦子懵了,臉色一片煞白。

「你,是你!」陸鎮川也吃驚了,他還認的喬顏,這不就是幾年前司邵斐帶來這裏的小瞎子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