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一朵蓓蕾浮在水面,如嬰兒拳頭一般慢慢舒張開了。

須臾,就徹底開放。

一朵袖珍別緻的白蓮花。

“啊!”吳倫驚得大叫起來。

景王滿面激動,撲通一聲跪在蒲團上,叫道:“真是神仙手段啊!”

胡元玉鄙視地看了吳倫一眼,伸手飛快地將那朵蓮花撈到手中,藏進袖裏,朗聲:“這就是此褂的結果。”

這情形對古人來說,當然是神乎其技。可若是吳節在此,定然會笑出聲來。這一手江湖手段,實在是太……太簡陋了,也只能哄哄古人,早就在電視上被科學家打假時揭穿了。不外是藉助一些小道具,和魔術一個原理。

只要他想,別說這個小戲法,再高級的也能鼓搗出來。

還沒等景王出言詢問,吳倫福至心靈,知道這是自己的大好機會,如果把握住了,不難重獲王爺的歡心,甚至尤有過之。

他猛地跪在景王面前,高聲道:“恭喜王爺,賀喜王爺,這可是大吉之兆啊!”

景王正自心懷激盪,被胡大順這一手弄得腦袋迷糊,被吳倫打攪,頓時有些惱火:“胡神仙在作法,你來插什麼話?”

吳倫聲音依舊響亮:“大王,胡神仙,吳倫以前也看過幾本相書,研究過《周易》,倒也懂得些卦相。剛纔看到這個胡神仙的手段,心中激動,一時忘情,還請恕罪。且讓我解這一卦,若說得不對,甘受處罰。”

景王惱怒地在蒲團上直起身子,不客氣道:“你說,若說得與胡神仙的不合,立即叉將出去!”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倫點了點頭,道:“王爺跪在蒲團上,龍頭正對着法壇。白蓮之並,這不正是王上加白嗎?這不是大吉還能是什麼?”

他跪着朝前走移動了幾步,挪到王爺面前,五體投地,狠狠地磕了九個響頭。

這已經是人臣對君王的大禮,三拜就叩了。

“你……你這個混蛋,亂說什麼!”景王臉色大變,猛地站起來,提起腳踹過去,正中吳倫肩膀。

吳倫身體一晃,卻咬牙穩住了身形。

“哼,還敢在本王面前硬氣!”景王的腳如雨點一樣落到吳倫身上。

偏偏吳倫依舊一動不動。

大約是踢得累了。

“來人了,將這個小人杖死在這裏!”景王大聲叫喊,吳倫居然說出這等大逆不道之言,傳出去如何得了。

“等等,吳先生說對了。”胡大順突然說出這句話來。

景王一呆,面上露出狂喜:“此話當真!”

胡大順父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後肯定地點了點頭:“王上加白,正應了一個皇字,此乃上上大吉!”

“哈哈,哈哈!” 冷情boss,非誠勿擾 景王大力地揮舞着袖子:“這次進京果然來對了。”

吳倫心頭一鬆,吐了一口血,軟軟地趴到冰冷的地上。

他在雪地上走了半天,又冷又累,心力早已交瘁。剛纔有吃了這麼多腳,疼不可忍。

聽到胡大順這一句話,他一顆忐忑的心總算是落到了實處。

“王上加白”這句話可是形同叛亂了,更有挑唆景王謀奪儲君位置的嫌疑。若是傳來出去,定然會在京城引起震動。爲了給自己避免麻煩,如果王爺真沒有奪位之心,自然不會容他吳倫活下去。

這是在賭,輸了沒命。

若是贏了,則是景王身邊不可替代的心腹。

這是在賭,賭胡大順父子是景王的人。

如絜24瘢械南露模加恕?br/

他年若遂青雲志,吳節,我吳倫不會放過你的。

……

《》是作者“華西里”寫的一部小說,最新。

熱門推薦: 算完這—卦之後,景王顯得興致極高,似乎先前在楚腰館中所受的驚嚇已經煙消雲散不留痕跡了。

就設下酒席宴請胡家父子,胡大順和胡元玉今日不用在宮觀裏當值,又難得出宮一趟,樂得享受景王府裏的奢華,也不推遲,大大方方地收了景王的謝禮,酒到即幹,手不停箸。

並將王爺送來的美姬左擁右抱,上下其手,不堪入目已極,全無先前的道貌岸然神仙模樣。

吳倫雖然是個心胸狹窄的小人,卻也看不下去,畢竟是儒家門徒,修身修了十多年,自不肯同流合棄,只得低頭不語。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見差不多了,那些女子就退了下去。

話已經說到深處,酒桌上自然沒有閒雜人等作陪,就景王、胡家父子和吳倫。

就連須臾不離景王左右的周護衛也被趕了出去,這一點讓吳倫大爲振奮,至少說明自己在王爺心目中有特殊地位:怎麼看,自己都是首義啊!

喝了中天酒,胡家父子已經有些醉了。胡元玉本是粗人,忍不住問:“王爺,周剛怎麼沒來做陪,你在哪裏不都帶着他嗎,倒將他忘記了。”

周剛就是周護衛,是王府老人。

“別提他。”景王哼了一聲:“先前在本王遇到危險,這鳥人居然被人打得灰頭土臉,百無一用。”對吳倫的怒氣已經平息,景王又怪起周護衛了。

“王爺什麼身份,還會有人不開眼觸你逆鱗?周剛是少林弟子,武藝一流,尋常漢子十幾條近不了身,怎麼可能敗在他人之手?” 農門後娘:嫁個侯爺種田忙 胡元玉有些好奇,忍不住問。

一聽他們提起這事,吳倫留意了。

吳節是他吳倫心中永遠的痛,只要與吳節有關,他都會提起精神。

景王惱怒道:“還能是誰,是吳節吳士貞。聽說這人在父皇面前很得寵,難怪見了本王敢裝模作樣。”

吳倫這才知道吳節居然已經混到皇帝身邊,好象還簡在帝心的樣子。

他先前只當吳節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秀才,還出言諷刺。卻不想人家不但中了舉人,還拿了順天府鄉試頭名解元,如今在京城文壇紅透了半邊天。

這讓他深受打擊,但還沒完,想不到吳節居然是天子寵臣。

這還是當初在四川時的那個傻小子嗎?

心中一團混亂,手微微發起顫來。

“原來是吳節啊!”胡家父子相互看了一眼,那胡元玉眼神中有掩飾不住的仇恨。

胡大順:“吳節手上竟然有高手,比周護衛還厲害?”

景王道:“路上,本王也問過周剛,那廢物說吳節手下那個衛士非常厲害,已是當世一流高手,同戚繼光已在伯仲之間。”

說着話,就將今天晚上在楚腰館中所遇到的事情一一同胡家父子說了,並恨恨道:“孤纔不管那吳節是不是父皇手中的人呢!只要我有翻身那一日,首先就得取這個狂悖之徒的性命,也讓他知道得罪本王的後果。”

胡元玉本就深恨吳節,立即一拍桌子:“正該如此!”

他那日在西苑同吳節起了衝突之後,整日想着如何找回這個場子。如今見景王如此痛恨吳節,自然是大聲贊同。

“可惜這事只怕王爺做不到了。”胡大順突然一笑。

胡元玉和景王都是一楞,包括吳倫也心中詫異。

景王哼了一聲:“是啊,他現在是父皇身邊的人,不好動他。不過,這些年以來,父皇身邊的人換了一茬又一茬,到如今,能夠有個好下場的只李春芳一人。不過,李春芳畢竟是個文臣,進士出身,可不是佞臣弄臣。一旦本王得繼……”

大約是覺察到自己失言,景王才道:“到時候,自然快意恩仇。”

“說得好,正因爲李春芳是進士,是文臣,自然不用以技巧邀寵。”胡大順叫了一聲是,然後笑眯眯地看着景王:“馬上就要過年了,過完年就是春闈。以吳士貞如今在士林中的名聲,應該不難中這個進士吧。”

景王一呆:“這倒是不好辦了。”

一旦吳節中了進士,上有身爲宰輔的徐階做座師,下有一大批進士、同進士、賜進士出身的同年,互爲奧援,接成一黨。以文官在明朝地位,自可呼風喚雨,即便是皇帝,也不能對他們太過分。否則,就要被人罵成昏君暗君,望之不似人君。

“哎,他孃的!”胡元玉的聲音中也帶着懊惱,顯然,大家都認爲以吳節的才華,中進士應該是板上釘釘,三個指頭捏田螺的事情。

吳倫當下就不服氣,淡淡道:“名氣大小同能否中進士可沒有關係,沒進考場,沒打開卷子之前,誰也不知道題目是什麼,自己會不會作。當年的唐伯虎是解元吧,不也終身沒中進士。可見,這科舉場上,名氣卻當不得真,一切自有上蒼安排。該這你一飛沖天了,壓也壓不住,否則,就是去考一輩子,終究是一無所成。”

在明朝讀人口中,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唐伯虎簡直就是個反面典型,用來爲科場風雲變幻和人身無常做註解的。

“說得好,在沒開卷子之前,誰也不知道誰能中。”胡大順突然一笑:“可別忘了,依照科場的制度。會試因爲是直接選拔官員,關係重大,一般都由內閣的幾大輔臣出題,分爲甲、乙、丙三套卷子,送給天子過目。皇上則在其中選一份中意,又或者將三套卷子打亂,從中選出適合的,或者做些大的改動。吳節整日侍侯在皇帝身邊,此事直接關係到他的前程,你覺得他不會動心嗎?”

胡元玉大喝一聲:“他敢,他整天在皇帝身邊,咱也沒閒着,一旦抓住,論罪誅他全家都可以的。”

“你不懂的。”胡大順搖頭笑了笑:“君心難測,若天子在選題時並不迴避吳節呢?”

爲臣下者在背後議論皇帝本是不恭,現在又說出這種誅心之言,頓時讓其他三人悚然變色。

景王叫道:“怎麼可能,吳節在父皇心目中的地位居然如此重要,以至–……”

吳倫臉一白,手中的筷子不覺得落到地上。

他一咬牙,也不去揀筷子,撲通一聲跪在胡大順的跟前:“老神仙……吳倫想中進士。”

一瞬間,在座衆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吳節有機會看到考題,胡大順不也有這個方便,只需留意。

當然,這個懇求卻是擔着血海乾系。

景王立即站起身來:“吳倫,好大狗膽!”() 工部營繕所的人還算勤勉,總算在春節前將玉熙宮維修完畢,工匠們也都撤了出去。以前還有些喧鬧的宮殿沉寂下來,恢復成當初那種深沉幽靜的狀態。

“陛下,這是內閣轉來的,還請萬歲御覽。”吳節將一分公文輕輕地放在嘉靖面前的長案上。

同一般臣子遞上來的奏摺不同,這份公文很厚,顯得分量十足。

年底事忙,嘉靖已經有好幾天沒有打坐煉氣了。

御案上到處都是公文,堆得跟小山一樣。嘉靖難得起勤快起來,一大早就坐在這裏,整整一天。

作爲天子近臣和事實上的御用文祕,吳節也被留了下來。在皇帝身邊站了一日,腿竟有些發酸。

好在他身體不錯,倒也扛得住。不像黃錦,在這裏站了半天,又累又冷,有些支撐不住,最後還是嘉靖看他實在太勞累,讓他退下了。

不管怎麼看,黃錦的年紀實在太大,估計在司禮監掌印太監的位置上也幹不了幾年,需要讓新人頂上來。

“司禮監不是有批紅嗎,如果沒有問題,就準了吧。”嘉靖有些意外,從長案後擡起頭來。

臨近春節,一連六天的大雪終於停了,難得的豔陽天。只要一過完年,春天就要到來了。

但這裏還是很冷,門窗都大打開着,不斷有大風吹進來,將吳節和嘉靖身上的道袍吹得飄拂而起,併發出輕微的聲響。

吳節:“陛下,這份公函司禮監不敢擅專,需用御筆”

“哦,卻是什麼不得了的大齤事?”嘉靖有些意外,接過那份內閣的轉來的公函看了一眼,突然擡頭深深地看了吳節一眼“吳愛卿你沒看過嗎?”

吳羊:“萬歲,黃公公說此事關係太大,臣就沒看。”

嘉靖將眼睛收了回來,又看了那份公文一眼:“你倒是個知道輕重高低的,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同你卻有關係。”

吳節一怔,正欲出言詢問,就聽到時候在外面的小太監來報:“萬歲爺啊,景王來給你請安了。”

吳節當下心頭一驚:這個景王什麼時候能夠在西苑出入自由,如入無人之境了。

明朝對藩王控制極嚴,一待成年就要離開京城,派到地方上去,非謅不得入京。

即便回到京城,也要受到不少約束,只能住在王府,並定期派人向宗人府和順天府報告日程安排。

吳節和李妃關係密切,又有意同裕王府交往,不經意間,身上已經烙上了裕王府的烙印。再加上他同景王在楚腰館又鬧得很不愉快,聽到小太監這句話,就暗暗留了心,擡起頭看着嘉靖。

皇帝聽到說自己的二兒子來了,面上有一絲欣喜一閃而過。

還沒等他說話,就有一條人影一閃而入:“父皇大喜,大喜啊……是你?”

來的人身材微胖,正是多日不見的景王。

他一看到吳節,就微微一楞,眼睛裏滿是怒火。

吳節淡淡一笑,拱手施禮:“見過景王千歲。”

“好你個……怎麼到處都能看到你?”景王鼻子裏發出一陣冷哼。

嘉靖見二人認識,有些奇怪:“怎麼,你們見過面?”雖然語氣聽起來很正常,但吳節還是感覺到一絲警惕。

爲人君者,最討厭大臣結交皇子。

吳節作爲一個現代人,通過歷史記載對嘉靖這人的『性』子已經揣摩到十足,忙回答說:“前幾日臣參加了一場文會,正好在那裏碰到景王千歲,只是當時並不知道王爺的身份。今日見到王爺,臣還真是吃了一驚。”

“原來如此。”嘉猜點點頭,這纔沒有在意,問景王:“景王,你來給聯報什麼喜?”

景王聽到嘉靖問,這纔想起自己的來意,三步並着兩步走上前去,從袖子裏掏出一本略顯陳舊的經書以雙手奉到皇帝面前:“父皇,兒臣在湖北就藩的時候以重金購得了一卷張三丰真人手書的道德經,不敢留在手中。”

“張三丰張真人的手書。”嘉靖面上一陣狂喜,忙搓了搓手接過去,愛不釋手地翻看起來,一連叫了幾聲“好”:“皇兒,如此寶貝,你是怎麼得到的?”

景王有心炫耀,回答說:“兒臣從湖北來京,路過洞庭湖的時候,去岳陽樓遊玩。就看到一老道長得鶴髮童顏,一見就不是凡人。便有心結識,剛走上前去,還沒說話,那道人卻將這一卷經書塞到兒臣手中。長笑一聲,說‘天佑嘉靖’皇帝,就化做一道青光,如蛇一般掠過湖面,再看不見了。

“啊,想必那道人就是三豐真人了!”嘉靖悚然動容。

吳節心中好奇,伸出頭去,只看了一眼,就撇了撇嘴。

這本經書看起來是古『色』斑斕,可其中卻帶着一股淡淡的票子味道,顯然是做舊過的。古人做舊書籍,大多用票子熬水浸泡,這一手也只能騙騙成天呆在皇帝裏,不知道江湖伎倆的皇帝。

得了這本道書,皇帝心情大爲激動,就同景王說起話來。

看得出來,景王討好起皇帝來很有一套。他爲人粗俗,又放得下架子和臉面,幾句話下來,就逗得嘉靖哈哈大笑,老懷大暢。

若換成裕王這樣的敦厚淳樸之人,那些話還真說不出來。

嘉靖雖然貴爲九五之尊,但畢竟也是一個父親,似乎很享受這種天倫之樂。

景王:“也是父皇的德行所致,這纔有神仙獻書。不若招胡神仙父子過來,做個羅天大醺?”

嘉靖哈哈一笑:“不忙,臨近春節,諸事繁忙,卻沒有那麼多功夫,待聯忙完手頭事務再說。”

顯然,景王也有意在父皇面前保持這種隨意的態度,一邊同皇帝說着話,一邊裝着不在乎地樣子翻着桌上的奏摺和公文,並用挑釁的目光看着吳節,意思是:“你吳節算什麼東西,不過是皇家的一個臣子罷了,我景王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卻不是你所能知道的。”

吳節心中好笑,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你在我面前炫耀什麼。真當我大明朝的文臣是好惹的,當下就緩緩道:“王爺,這些奏摺文表都是軍機要務,依靠制度,藩王是不能看的。”

“本王看了有如何?”景王惱怒地回頭,厲聲呵斥:“我與萬歲自家人說話兒,你一個奴才在這裏礙什麼眼,還不快滾出去!”

吳節的一張臉就沉了下去,但語氣依舊恬淡:“王爺這話說得不對,吳節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文淵閣校理倒不要緊,若今天這一幕被御使們看到了。言官們彈劾的可不只是王爺,只怕連帶着萬歲爺也要被他們寫進摺子裏。”

景王一呆,想到這出。知道父皇最煩的就是督察院的言官,加上生『性』好靜,最討厭別人給自己找事兒。吳節這一句話,分明就是說自己不知道好歹,只知道給皇帝添麻煩。

額頭上便微微出汗:“你……”

嘉靖也皺了一下眉頭,須臾才苦笑一聲:“一個是聯的兒子,一個是聯的近臣,罷了,又何必在這種小事上糾纏下去?其實,這些摺子也沒什麼要緊的,不過是各省督撫上的賀歲的表章,皇兒你看看也無妨。當年你就不喜歡讀書,如今在湖北就藩,沒事也該寫些信回京說說你那裏的情形,也免得你母親掛念。”

景王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些,說了聲“是,”然後賭氣似地繼續翻看着案上的摺子。

他今日來皇帝這裏,其實是有兩件事情要辦。

一是確實如父皇剛纔所說,春節就快到了,嘉靖手頭需要處理的政務實在太多,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召見胡大順、胡元玉父子。皇恩這種東西,你得天天在皇帝面前侍侯着才能維持,否則,一段時間不見,就淡薄了。

自那日在王府深談之後,景王已經同胡大順結成了同盟。二人一內一外,欲在京城中大展拳腳,有所作爲。

可皇帝已經很久沒見胡大順了,胡家父子也有些着急,請景王前去獻書,看能不能讓皇帝辦一個發會。

看來,皇帝對這事興趣不大,讓景王有些失望。

第二樁卻是爲吳倫而來的,爲他打聽來年春闈會試的消息。

據京城小道消息,本期會試的總裁是內閣此輔徐階,這老頭是個滾刀肉,看起來人畜無害,卻最不好打發。

至於其他的副總裁和十八房考官的人選,一直都沒出來。只有拿到這份名單,才能對症下『藥』,想出法子。

據說,本次會試嚴黨本有心囊括全部考官名額的,嚴黨和景王本是同盟,如果真是那樣,事情倒是好辦的。如今半路殺出一個徐階,卻是有些麻煩。

景王心中也是沒底,聽說內閣已經將名單定下來,進呈御覽,決定親自跑過來看看。

他決定大力栽培吳倫,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他能考個進士。

是的,景王一脈太需要一個能夠在士林中站得住腳,說得上話的進士了。

想到這裏,景王的思緒突然有回到那天夜裏,吳倫撲通一聲跪在胡大順面前的時候。() 吳倫撲誦—聲跪在胡大順的跟前:“老神仙……吳倫想中進士,。”

一瞬間,在座衆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吳節有機會看到考題,胡大順不也有這個方便,只需留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