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洛凝仙開口再次開口,替白雲飛引見一下的道了:「師父,師弟過來拜見您了。」

師父這時睜眼看向白雲飛。

白雲飛也立即再次過來拜見:「弟子白雲飛見過師父。」

太掌門老頭微微笑著點點頭。

然後道了:「你就是白雲飛啊。真是青出於藍。比你爹當年聰慧多了。你爹是那種傻人有傻福的人。可是,你明顯不是這種人。你比你爹當年可聰慧多了。」

白雲飛雖然沒見過親生爹,但是,聽到太掌門這話,也不介意的道了:「這是應該的。老子英雄,兒好漢。我也很高興,我現在資質不差,沒有給爹丟人。」

「嗯。好。」師父滿意的對著白雲飛點頭。

白雲飛關心的問起師父道:「師父,這是在做什麼?」

太掌門師父,很親切的告訴白雲飛道:「師父在修道心!」

「道心?」白雲飛應該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詞呢。

「是啊。以師父的修士造詣,想要獲得精進,就只能夠修道心了。這道心不好修,天人感應,打坐修鍊很慢。但是,但凡取得了一丁點兒成果,都會很有用。」太掌門師父,白須在風中飄飄,頗有仙氣地道。

白雲飛道:「也好。修身養性,的確比打打殺殺要養人心性。」

太掌門師父笑了道了:「你啊,見到我,不緊張嗎?很多弟子,第一次見到我,都會激動的說不出話來的。」

「有嗎?」白雲飛笑了:「我沒有這種感覺。我只是覺得,見到師父,很親切。」

「嗯。那就好。跟你聊天,很有意思。以後,有空常來跟師父一起修鍊道心吧。師父,也指點指點你師門技藝。」太掌門師父道了。

「多謝師父。」白雲飛滿口答應。

也明白,太掌門這話,幾乎就是送客令了,白雲飛便是帶著師姐一起告別師父,「師父,弟子告辭。」

師父點點頭,白雲飛便是帶著洛凝仙師姐,轉身慢慢走下台階了。

漫長的台階,走下了一半,突然聽到師父悠遠神秘的聲音傳來道了:「照顧好你師姐。不要讓師父失望。好好的護著她。」

「知道了,師父!」白雲飛轉身,大聲的告訴師父,不然,怕師父距離遠了,聽不到他的回話。

「那就好。師父相信你。去吧,下山去吧。」師父也給了回話,讓人可以更加放心的走下祖師宗祠了。

重新來到祖師宗祠前的廣場上,師父洛凝仙才是微微鬆口氣的對白雲飛道:「你怎麼這麼大膽,第一次見到師父,也不緊張的。你還真敢去見師父啊!我就是隨口一說,逗逗你的,怎麼想到你真的敢。」

白雲飛淡淡的道:「這有什麼敢不敢的。師父又不是刀山火海,我為什麼不敢見。師姐多慮了。」

「服了你了!膽子果然一直很大!」師姐大概又是想起了,昨夜白雲飛對她,也敢大膽的欺負的事情了吧,內心不由再次一下嬌羞臉紅。

白雲飛果然膽子一向很大!

「你來找我,現在做什麼?」師姐不知所措的問起白雲飛,接下來呢,雖然已經是白雲飛的女人,但是,接下來,兩人在一起相處時做什麼,她還是並沒有多少經驗,只能夠去問白雲飛。

白雲飛這才跟師姐洛凝仙說起,這次過來真正的來意。

「晚上七點,我的公會基地,百果園活動正式開放。我來請師姐一起去參加,湊個熱鬧。」白雲飛笑著,握著師姐的雙手,發出了邀請。

這種握著雙手,很是親昵的邀請很有誠意,師姐頓時嬌羞的點點頭:「好,我去。」

「還有,請師姐一起吃晚飯。去朝雲城裡的小吃街吃。吃完,一起去做百果園活動。」白雲飛又是再次發出了一起吃晚飯的邀請。

師姐更顯嬌羞地道了:「那你在這裡等我。我去梳妝一下。出門,別太邋遢了,給你丟人了。」

聽到師姐這話,白雲飛笑了:「師姐什麼時候,都是美的絕世,哪裡會有邋遢的時候。不過,師姐想去,儘管去。我在這裡等師姐吧。」

「灰灰,你過來陪雲飛玩吧。我去去就來!」白雲飛什麼都答應她,讓師姐心裡很暖的,很開心的招手斬宗靈尊天狼過來,替她陪伴白雲飛,然後,她就可以先回去房間梳洗一下,換身衣服,打理下頭髮什麼的了。

總之,哪怕是絕世如師姐,也會因為等下要陪白雲飛出門逛街吃飯,也不會因為對自己的容顏太有信心,而不選擇好好的梳洗一番。

女人,為悅己者容。雖然每次出門前,都要梳妝一下,有些麻煩,但是,這就是女人。作為男人,享受著她們女人好好的服侍的白雲飛,倒是願意耐心的等待她們,一點兒也不會覺得著急。 何況有灰灰,天狼陪著他,也挺好的。

跟天狼在一起,白雲飛自然不會是跟它打架來玩了。

肯定打不過,而是讓天狼化身坐騎形態,白雲飛騎在它的背上,讓天狼帶著他在這個小廣場里到處兜兜轉轉。

別看天狼在斬宗里,高高在上,還被斬宗弟子尊稱為靈尊大人,但是,其實,天狼終究是一隻靈獸。

像是白雲飛家裡的看家狗大黃一樣,很喜歡人們逗他玩的。像是天狼,即使貴為靈尊,也還是難掩靈獸本性,也喜歡馱著白雲飛到處跑,一點兒不會覺得,這會有辱它護門神獸靈尊的威嚴。

馱著白雲飛到處跑,到處轉,只會開心的更加像一隻普通的小狗那樣,樂此不疲。

「你們兩個,玩好了吧!可以走了!」師姐梳洗完了,美美的站在台階上,在叫一人一獸,白雲飛和天狼灰灰回來了。

可以走了。

「來了!」

見到剛剛梳洗過,煥然一新,更加美美又溫柔絕世的師姐,白雲飛的心裡,也是一下不由一熱。

騎著天狼過來,白雲飛來到師姐的身邊,向師姐伸出手去。

師姐立即欣然的搭上白雲飛的手,然後兩人一起上了坐騎天狼。

白雲飛又是緊緊擁著師姐了,先狠狠的親一口,久久也不放開師姐。

親了許久過癮了,才是開心的笑了,抱著害羞不已,又內心幸福不已的師姐,用腿夾了一下天狼的肚子,告訴天狼,可以出發了。

「天狼,去傳送門,回朝雲城!」

「嗷嗚!」聽到白雲飛一聲令下,天狼立即很快活的馱著白雲飛和師姐洛凝仙,快速奔跑起來。

劍宗之山,望海崖上。

白雲飛的妻子姜柔,也正在替白雲飛邀請師姐去參加晚上的百果園活動。

師姐聽到這個消息,也並不多高興,還是有些悶悶不樂的。

因為不是白雲飛來請她,而是他的女人姜柔來請她,這讓師姐蘇靜茹的心裡,還是微微失落的。

姜柔已經是有了夫君的男人了,是過來人了,雖然年紀比蘇靜茹小,是個小師妹,但是,終究是比蘇靜茹早經歷男女之事的過來人了,所以,感情經歷,會比蘇靜茹豐富一些。

姜柔一下就是看出來師姐心裡的想法,馬上就是對她道了:「師姐,對我夫君來說,我是可以代表他的。對夫君來說,我來請師姐,跟夫君自己來請師姐是一樣的。師姐,不要介懷。」

聽了姜柔這話,師姐蘇靜茹不由的有些佩服這個朝雲城小地方出來的女子,竟然也可以如此端莊大方。當然,師姐蘇靜茹並沒有看不起小地方出來的姜柔的意思。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終究,以後,若是她也跟了白雲飛,就是要跟這姜柔做姐妹了。

兩人的關係,便是有些以後會複雜。

兩人此刻應該是情敵,是對手,但是,偏偏,師姐蘇靜茹從姜柔的身上看不到對她的敵視。這讓師姐也很好奇這姜柔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是,我是這樣想的!」姜柔沒有任何猶豫地道。

師姐蘇靜茹疑惑的看了姜柔一會兒,之後,也不知道她到底看出來什麼不妥沒有。

最後,只是輕輕點頭道:「柔兒師妹,一起去飯堂吃過晚飯,然後一起去參加這個百果園活動?」

師姐一貫清冷待人,難得她主動發出邀請,這十分可貴難得。

姜柔即使之前沒有這個計劃,本打算回家吃晚飯的,但是,一下毫不猶豫的改變原本的計劃,對師姐道了:「好。正好跟師姐親近親近呢。師姐,咱們走吧。」

師姐蘇靜茹,輕輕點頭,然後先把用來招待姜柔的茶具送回到竹廬了,接著便是跟姜柔並肩走在一起,慢慢走下這望海崖了。

「他現在在做什麼?」

蘇靜茹突然開口問道姜柔。

即使師姐沒有明說,姜柔也會一下知道,這個他,只可能是指的白雲飛。

姜柔道:「夫君去通知杖宗,和斬宗的師姐,還有刺宗的小師妹去了。」

「還有她們啊!」聽說還有她們,師姐蘇靜茹的心裡,一下更加悶悶不樂。

姜柔立即替自家男人,安慰他的紅顏知己,這師姐蘇靜茹道了:「師姐不要介懷。夫君沒有慢待師姐的意思。我說過,我來請師姐,跟夫君自己來請師姐是一模一樣的。至少在夫君心裡,是這樣想的。夫君之所以沒有親自來請師姐,那是因為夫君覺得,我完全可以代勞。而像是斬宗師姐,她跟其他姐妹哪個都不熟悉,所以,只能夠夫君自己親自去請。」

「這番說詞,他告訴你的?」師姐蘇靜茹好奇的問道。

姜柔搖搖頭:「我自己想的。夫君,我還是了解的。師姐,其實不必擔心夫君會冷落你,厚待誰。夫君不是那樣的人。夫君先有了我,後來又有了芸兒,琳兒她們,一直,不也一樣,夫君沒有虧待過我們每一個人。我跟夫君是多年同窗,幾乎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了。我對他的心性,還是很了解的。我相信他,即使以後會有所改變,這點也不會變的。」

「柔兒師妹,你很了不起。難怪,他讓你做正室大婦。」師姐突然敬重這姜柔小師妹地道。

姜柔淡淡苦笑道了:「女人,註定命苦。做大婦,也還不是一樣,要跟其他女人分享一個男人。心裡一樣難過。不過,好在夫君貼心,倒是讓人心裡心甘情願許多。師姐以後一定也會一樣的。師姐就算是一塊冰,咱們夫君也會有信心把師姐給焐熱了。」

「你對他就這麼有信心?」師姐心中微微覺得不信。

姜柔卻是堅信不疑的道了:「我對夫君,在這點上,從來不會懷疑。所以,答案是,是的!我對夫君就是這麼有信心!」

兩個女人,就是這樣聊著關於白雲飛的話題,從望海崖上,走下漫長的山階,然後一起聊到山下飯堂。

聊了很多很多,從姜柔那裡,顯然師姐蘇靜茹,可以得到很多關於白雲飛的信息,她會更加了解白雲飛更多!

來到公會基地,時候剛好是六點左右,寧雨師姐,已經按照約定,準時來到公會基地傳送門這裡,在等待白雲飛了。 這會兒,白雲飛牽手斬宗師姐,領著天狼,剛剛從斬宗之城的傳送門,跨入公會基地里。

見到白雲飛身邊的斬宗師姐洛凝仙,成熟又絕世,寧雨師姐雖然內心一下自卑和緊張,但是,卻是還是非常友好的主動跟這斬宗的師姐點頭致意。

斬宗師姐對於還有一個漂亮的小師姐在等著白雲飛,而感到意外。

但是,此刻,見到這杖宗的小師姐主動點頭致意了,她便是也跟著點頭致意回禮了。都是女人,未必就要一見面就彼此為難,何況,還都是白雲飛的女人,以後難免做姐妹,自然就會更加彼此對待友善一些。

白雲飛剛要給兩人彼此介紹。

這時,「白雲飛!」

刺宗的小師妹,顧詩文也那麼巧的剛剛跨過刺宗之谷的傳送門,也過來了。

見到白雲飛,她就是馬上拍起白雲飛的肩膀,很是激動的道了:「白雲飛,聽梧桐師兄說,你找我有好事啊。百果園任務開放了?」

又來一個小美女,頓時,斬宗的大師姐和杖宗的小師姐,都是很幽怨的看向白雲飛了。

但是,也只是幽怨而已,並沒有怨恨。

白雲飛倒是坦然,然後馬上自顧的對斬宗大師姐道了:「仙兒師姐,寧雨師姐一會兒跟咱們一起吃飯。詩文小師妹,你吃了晚飯沒有啊?沒有一起!」

「別!我還是回去吃吧。別給你添麻煩。」小師妹也很幽怨的低頭欲走。

白雲飛卻是一下拉住她,然後認真的道了:「哪有什麼麻煩,來,一起吧。」

「那,那好吧!」白雲飛這番拉手的堅持,還算是有誠意,顧詩文最後還是答應了。

白雲飛能夠想到她們三人一起見面,難免有些覺得局促。

乾坤劍神 白雲飛便是乾脆攤開了,對三人道了:「仙兒師姐,已經是我的女人。雨兒師姐,也快了。詩文小師妹,……」

「我可不是!」顧詩文小師妹搶著擺手道。

白雲飛笑了道:「是不是!以後就不好說了。」

「白雲飛,你這話什麼意思,你給我解釋清楚!」顧詩文一下害羞了,臉上裝作強硬的樣子,非得要白雲飛給她交代清楚,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

白雲飛笑著,拉著一大一小兩位師姐,躲開道:「先去吃飯嘍!」

「白雲飛,你給我說清楚!」小師妹還在後面追著白雲飛要說法。

白雲飛拉著兩位師姐跑走,可是就是不說。

來到朝雲城的小吃街,白雲飛無疑是所有人的焦點。

一個男人,同時帶著一大一中一小,三個美女上街吃飯,這艷羨,絕對讓人羨慕的五體投地了。

走在街上,白雲飛對三個大小不一的美女道了:「咱們隨便買點好吃的吃吧。一會兒還有很多事情。只能夠隨便吃點了。」

對於白雲飛的話,三個女人,不管大小,都是沒有意見。

由著白雲飛做主,他們在一個燒餅攤那裡坐下,點了燒餅和豆腐腦兒,白雲飛又是去其他小販那裡買來了其他好吃的,鹵豬耳朵,燒肉,醬鴨,花生米,都是些小菜,可口也不太貴。

白雲飛去買小菜的時候,三個女人,面對面對著,都沒有開口說話。

只是彼此打量。

人人的心裡,都是有些緊張。

特別是小師妹,三個女人里,就她跟白雲飛的關係,沒有她們跟白雲飛那麼清楚,她心裡最為惴惴不安。

一會兒,店家把白雲飛點的燒餅和豆腐腦兒,都是給上來了。

吃的上來了,大家還在這麼坐著不說話,就是有些冷清了。

還是斬宗師姐,三十多歲的風韻女人了,她最年長,先開口說話了:「兩位妹妹,若是餓了,可以先吃。師弟不會介意的。看的出來,師弟很疼你們。」

寧雨師姐道了:「還是等等師弟吧。師弟很快就回來了。」

顧詩文也跟著點頭,也跟著道了:「還是等等白雲飛那個壞人吧。不然,我也吃不香。」

「那好吧。咱們等等他!」斬宗大師姐,也就是剛剛借那番話,跟兩位師妹打破讓人覺得局促的沉默而已,當然,不會在乎,晚一會兒,等白雲飛來才是能夠吃東西。

白雲飛買了東西,很快就是回來了。

一回來,白雲飛就是坐下,把買來的東西,借這燒餅攤老闆的碗,把吃的東西擺上。

斬宗大師姐洛凝仙和寧雨小師姐同時伸手幫忙。

顧詩文小師妹開始沒有意識到這點,畢竟年輕,自主慣了,不會有她們兩位姐姐這麼體貼。

後來,看她們做,也立即意識到差距了,便是也馬上紅著臉,過來幫忙白雲飛把好吃的都放在碗里,擺好了。

還主動歉意的對著白雲飛道了:「白雲飛,你怎麼買了這麼多好吃的啊。讓你破費了。」

白雲飛笑了,伸手摸了摸顧詩文的腦袋一下道了:「說什麼呢!跟我也見外,真是該打。」

白雲飛這麼一模腦袋,顧詩文還有些不樂意呢,當然,那是臉上的不樂意,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