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一切,卻都是因為眼前這個無恥的女子。

「立馬進宮,告訴皇上,說你不願意嫁進皇宮,喜歡之人不是皇兄。」軒轅徹的聲音帶著一股濃濃的脅迫,讓坐在桌子上一個勁兒慢條斯理喝著茶水的洛七七,一臉茫然的凝視著眼前的大冰塊。

她還這沒有見過,如此喜怒無常的人,怕是沒睡醒吧!

這兄弟兩人,都那麼不待見原主嗎?

弟弟退了,哥哥來退,尼瑪的真覺得自己那麼好欺負的嗎?

若是真的把自己給惹火了,那麼她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才不管這傢伙兒是不是王爺呢?

「這事兒你管不著,軒轅徹,別以為你那歪脖子的心思,本姑奶奶看不出,說了那麼多,無非就是為了貴妃娘娘而來….」 「洛七七,你若是敢動月兒一指頭,本王絕對不會讓你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軒轅徹怒不可及的吼道,那聲音冷的如同寒冬之中零下幾十度的冰水。

這樣的男子,尼瑪的還真是渣的讓人噁心了,還戰神呢?

確定不是一個神經病嗎?

洛七七十分不屑一顧的翻了翻白眼,極為淡定的說道:「王爺,你若是病的不輕,就進宮御醫好好的看看,可別無賴我,今天的話,本小姐大方,權當做王爺你一時失言了,不會與你多加的計較,可是還請王爺,認清楚一點,別被人當做傻帽一般的使喚,不然可就蠢了。」

「洛七七,你竟然敢繞著彎子的說本王蠢,你是不要命了嗎?」再度的狂吼道。

錯遇小甜心 軒轅徹一臉怒色的瞪著洛七七,這個該死的女子,什麼時候膽子越發的肥了,竟然敢明目張胆的諷刺自己,誰給她那麼大的膽子?

從前的洛七七,可絕對不是這般模樣,每次的一看到自己,她那雙狗眼,粘在自己的身上,怎麼都驅趕不走。

如今卻極為的奇怪,這洛七七一次兩次的不要狗命的與自己作對,莫不是想要欲情故縱,換一種方式來吸引自己。

一想,這樣的可能性很大,軒轅徹就滿臉的厭惡,不由的退開了幾步的距離,如同眼前的洛七七是一個人人避之不及的瘟疫一般。

周身的氣勢,不由的冷了幾分,滿是嫌棄的說道:「洛七七,不管你如何花心思的,想要讓本王注意到你,但是本王都不會對心思險惡的女子,有半分的好感,識相一點,不準再傷害月兒,若是讓本….」

洛七七聽著這噁心巴巴的話,實在是有些膈應她的耳朵,動作散漫的掏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直接打斷了軒轅徹的話,極為不屑的說道:「王爺,別威脅了,對你花心思,那是不可能的,我沒啥太大的優點,唯一有的,那就是我比較懶,不值得我做的事兒,從來就不會去做。」

說著,洛七七的目光在軒轅徹的冷麵容顏上,很不待見的掃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還有,王爺也請別太自作多情了,若是王爺的顏值逆天,帥氣的能夠讓天空的大雁落下來,七七指不定能夠多看上幾眼,可是王爺你長得一副冰塊臉,七七還真是無法稀罕啊!」

洛七七似乎還嫌棄自己說的不夠直接明白,於是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一臉喪的看著軒轅徹,繼續胡咧咧道:「放心,你擔心的事兒不會發生,連王爺你長的都那麼不盡人意,七七那麼高的要求,又如何能夠看的上皇上呢?估計都是那麼的一言難盡,對於貴妃娘娘,口味那麼的清奇獨特,七七自然不能夠與之爭搶,因為太丑真的不是你的錯,可出來嚇人,就是你的不對…」

洛七七說的一臉的興奮,全然沒顧及到某人的黑臉,她真覺得賊過癮,好久都沒有說的那麼爽快了,算是給原主好好的出了一口怨氣了吧!

特么的脾氣那麼的大,人又極度的自戀,還心思暗搓搓的惦記著自家嫂子,尼瑪的這樣的胃口,真的是清奇啊!

正如那句話一般:寶寶的心不大,眼中你和天下!!

這軒轅徹,連皇帝的牆角都要翹,真的是很強大了,必須點贊,厲害了我的王…. 「洛七七,你真的覺得本王不敢對你做什麼嗎?」軒轅徹滿眼怒火的吼道,看著眼前,這個該死的女子,內心的怒火怎麼都控制不住,恨不得狠狠的掐死算了。

「王爺,你可是堂堂的戰神,你就算是想要對我一個小小的弱女子做些什麼?這不是很簡單的事兒嗎?又何必在這裡嘰嘰歪歪,可是你得想清楚了,你若是對我動手,該如何向百姓交代,畢竟我們的關係那麼特殊,若是我出了什麼事兒,那麼王爺你可是第一順位,被懷疑的對象。」

她現在可是那種馬皇帝的未來媳婦,雖然洛七七十分的不想承認,可是這傢伙兒卻是此刻,最好的擋箭牌。

一臉笑呵呵的洛七七,滿是嘚瑟的看著軒轅徹,表現出來的全然是一副,本姑娘就喜歡你看不順眼我,卻還不能夠拿我如何的模樣。

這樣的表現,頓時讓軒轅徹氣的狠狠的甩了一下衣袖,直接憤憤的離開了洛七七的閨房。

望著這尊煞神終於氣憤的離開了,洛七七不由的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大聲的對著屋外喊道。

「春花,給我進來。」

連連的喊了幾聲,都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洛七七極為奇怪,只好站了起來,向著外面走去,邁出步子。

低頭竟然,看到了倒在窗子下的春花,頓時讓洛七七的眉頭,緊緊的蹙了蹙,彎下腰來使勁兒的搖了搖春花。

大聲的喊道。

「春花,你這是怎麼了,醒一醒。」

春花似是感覺到自己的耳邊,有人在叫自己,她使勁的睜開了眼睛,面上帶著幾分的迷糊。

接著使勁兒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連連的打了好幾個哈欠,見到小姐一臉擔憂的模樣。

她滿是疑惑的問道:「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天黑了嗎?是要用膳嗎?春花這就馬上命人去給小姐傳膳。」

說著春花就準備站起來,她不過就稍微的眯了一下,怎麼一眨眼的功夫,這天色就徹底的黑了呢?

真的是太奇怪了,好像自己是在給小姐扇扇子,那麼她是怎麼出來的呢?

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她使勁兒的搖了搖頭,滿臉的糾結。

洛七七看著春花一副,極其蠢萌的模樣,不由的在心裡暗暗的嘆了一口氣,旋即說道:「沒事兒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瞅著這傢伙兒的模樣,估計是被那撬牆角的王爺,極其無恥的點了穴位,竟然對一個小丫頭,都那麼的不客氣,還真是無恥的緊兒,她忍不住的在心裡狠狠的鄙視了一番。

然而,她的話才剛剛的說完,就聽到了一陣較為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堪堪的對著洛七七行了一禮,滿是急切的說道:「大小姐,老爺請你速速到大堂,切勿耽擱。」

洛七七有些懵,看著下人一臉的慌亂和那眼中的害怕,她的嘴角不由的微微的抽了抽,忍不住的在心裡暗暗的想到,自己真的有那麼的恐怖嗎?

怎麼這傢伙兒看著自己的時候,那麼的奇怪,整個身子都快抖成一碗水了。 「小姐,那歐陽世子不見了,他是不是回去了?」春花的腦子有些發矇,盯著牆頭看了好幾眼,都沒有見到歐陽世子的聲音,尋思著人是不是已經回去了。

洛七七順著春花的視線看了過去,隨意的掃了一眼,隨意的說道:「估計人應該是在大堂了,春花去把牆角的那幾株撕破美人臉,給本小姐帶上吧!」

春花對於小姐說的話,有些蒙圈,不太明白小姐說的什麼撕破美人臉,那個是什麼東西,歪著腦袋認真的尋思了一陣之後,她忍不住的問道。

「小姐,什麼叫做撕破美人臉,奴婢怎麼沒有聽過?」

她疑惑的看著牆頭,心中滿是不解,小姐啥時候弄了撕破美人臉了,有這麼殘忍的東西嗎?

那角落,一眼看上去,除了幾株山茶花,還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真不知道小姐說的是什麼?

洛七七見春花一個勁兒的愣在原地,一副傻乎乎的模樣,頓時讓她額頭一陣黑線。

上前不客氣的敲了一下,她的腦門,無奈的說道:「那是證據,也是救你家小姐的命的及時雨,把那幾株茶花帶著走。」

看著這般呆愣的丫頭,洛七七感覺到無比的心累,一點機靈勁兒都沒有,非要自己說的那麼直白,真的是沒愛了。

就不能夠心有靈犀一點嗎?

放這麼一個蠢呼呼的丫頭,在自己的身邊,洛七七覺得自己有些深深的無奈。

「小姐,你這叫法還真的是極其的新奇,可是這兆頭還真的是極其的不好,讓人聽了心慌。」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洛七七:「…..」內心有些喪,微微的抽了一下嘴角,大步的向著大堂走去。

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般,這才走到一半,就聽到了某人帶著哭音的聲音傳來,嬌嬌弱弱的,還真的是讓人感覺到渾身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洛伯父,你可得給小侄主持公道啊!軒兒聽說七七妹妹,從寺廟回來之後,就一直閉門不出,擔心她不是身體不舒服,於是早早的就來見七七妹妹,可卻沒有想到….」

洛七七嘴角一陣猛抽,這欲言又止,留給無盡遐想的空間,頓時有些聽不下去了,這傢伙兒還能不能再稍稍的噁心一點。

一個大男人,弄的跟一個小媳婦兒一般。

她咋覺得手心癢的很,恨不得一巴掌就將人給拍飛呢?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轉身一把從春花的手裡,把壓壞了的山茶花,給抱在了手裡。

一臉悲傷的走了進去,接過歐陽宇軒未說完的話道:「宇軒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七七剛才一直都在院子里倒騰茶花,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賬玩意兒,那麼的狼心狗肺,竟然把七七的撕破美人臉,給壓壞了,若是讓七七找到那人,定然要讓那該死的混蛋,付出代價….」

歐陽宇軒:「…..」神情愣然。

頓時驚訝不已,滿是不可置信,下巴都快掉一地了,使勁兒的揉著眼睛,這般靈動可人的女子….

傻乎乎的看著眼前的洛七七,莫名的覺得這傢伙兒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之前在牆頭,那麼的無視自己,他沒放心上,可這會兒,一副伶牙利嘴的模樣,這真的是那個一見美男,就撒歡了腿,不顧禮義廉恥,使勁兒撲上去熊抱的,京城第一花痴洛七七嗎? 洛七七見歐陽宇軒一副傻乎乎的看著自己,滿臉的不可思議,她眉眼彎彎,不由的輕輕的勾了勾唇角,調皮的沖著他笑了笑。

神情驟然一變,隨即氣憤的說道。

「宇軒哥哥,咱們這才一會兒功夫不見,你怎麼就不記得了七七了呢?想當初,你對七七可是格外的照顧。」

不知道是不是歐陽宇軒的錯覺,他總感覺叫洛七七,在『特別照顧』,幾個字眼上,咬的有些重了,頓時讓他的身子有些不穩,心中還有些淡淡的顫意。

這樣的感覺可是從未有過的,他忍不住輕輕咳嗽一聲。

藉此來掩蓋自己慌亂的內心,旋即,一臉認真的說道。

「七七,真會開玩笑,宇軒哥哥怎麼會不記得七七呢?這不是一大早,就來看七七了嗎?只不過七七太忙,都沒看見宇軒哥哥,那麼宇軒哥哥只好來拜見伯父。」

洛七七對歐陽宇軒的上道十分的滿意,既然他不提爬牆的事兒,那她也當做不知道,賣他一個面子也挺好,旋即掩嘴嘿嘿一笑道。

「宇軒哥哥還真會說話,那既然是來看七七的,就不知道你給七七帶來了什麼特別的東西嗎?」

她的視線落在了歐陽宇軒的空空如也的手上,這傢伙兒撒謊,咋就那麼不走心。

歐陽宇軒神情微愣,不過是隨意的敷衍幾句,卻沒想到這臭丫頭,竟然明目張胆的問要自己要東西,這還真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洛七七看著歐陽宇軒一副措不及防的模樣,不由的讓她心中暗暗的好笑。

這傢伙竟然要裝,那他就給她裝到底呀,這啥都沒準備的模樣,不是明目張胆的告訴別人,他根本就不是來看洛七七的,而是目的不純,內心實則有其他打算。

洛七七頓時一臉的感傷,忍不住的說道。

「原來是七七想多了,宇軒哥哥根本就沒打算來探望七七,更沒有什麼禮物,那宇軒哥哥,是來做什麼的呢?」

歐陽宇軒被洛七七的話,弄的哽住了。

這丫頭不過幾日不見的光景,不僅變得伶牙俐齒了,且這腦子還十分的好用。

在心裡暗暗的尋思了,一會兒之後,他才緩緩的說道。

「沒有,宇軒哥哥是真的來看七七的,只不過太匆忙了,沒來得及帶點什麼東西,不過七七想要什麼東西,可以跟宇軒哥哥說,待下午的時候派人送來。」

洛七七撐著可愛的小腦袋,一副天真可愛的模樣,想了一會兒之後,她才慢慢的說道。

「七七,也沒什麼特別的東西想要,就是我這幾盆撕破美人臉,無端端的被人給踩壞了,看著著實的可惜。記得宇軒哥哥的後院,似乎還有其他品種的茶花,不知道宇軒哥哥能不能割愛?」

歐陽宇軒將目光落向了洛七七懷裡拿著的那幾株山茶花上,頓時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心中暗想。

這丫頭還真是一點虧都不願意吃,如今均寥寥數語,就把心思打到了自己那名貴的茶花上。

弄的他是騎虎難下,自己已經做出承諾,他若是不答應,還真的有損他的君子風度。

正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院子外面,傳來了一道極其潑辣的聲音。 「洛七七,你個小賤人給本郡主滾出來,今天你若是不立馬去皇宮,退了與皇帝哥哥的親事,小心我打爛你的臉。」

正慢慢走出來的洛七七,還沒到院子,就看到了一位穿著一身白衣飄飄的妙齡少女,看上去不過二八年華。

該是端莊可愛的模樣,可那臉上卻染上了些許的憤怒之態,一副恨不得要把自己活剮了的德行,頓時讓她的可愛度減了不少。

她抱著手裡的茶花,一臉平淡的看著那揮著鞭子的暴力少女,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副漫不經心的說道。

「剛剛,那小賤人是在叫誰呢?」

軒轅如月,一聽到洛七七的聲音,臉色就極其的難看。

看著這平日里對自己點頭哈腰的洛七七,此刻竟然敢大膽的直視自己,還一副傻不拉嘰的問自己問題,旋即一臉高傲的回答道。

「本郡主還以為你變聰明了呢?原來還是個傻子,剛才的那一聲小賤人,當然是在叫你了,不然你以為這是在叫誰呢?」

洛七七聽著如此直接的話,不由得嘴角猛抽,還真沒見過如此傻缺的人,竟然那麼缺心眼的承認自己是小賤人,這樣的智商竟然還敢在自己人面前得瑟,怕是腦抽了吧!

於是,她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一副極其受教的模樣,看著那傻缺的郡主,淡淡的說道。

「還真的如你所說,是小賤人在叫本小姐呢?只不過你這小賤人,來我洛府準備做什麼?」

軒轅如月,見洛七七的反應如此奇怪,細細的思考了一下,頓時發現了這話的不對勁。

一會兒之後,她才恍然大悟,頓時臉色漲紅的看著那該死的洛七七,她竟然如此的放肆。

手上的長鞭子,毫不客氣的向著洛七七揮了過去。

「好一個該死的洛七七,你竟然敢如此的變著法的罵本郡主,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怒急了的軒轅如月,手上的鞭子又狠又快,絲毫不顧及。

洛七七沒有想到,以為在自己的府中,軒轅如月不可能如此的放肆,卻沒想到對方是一個混不吝,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的混賬。

若不是她的動作快,恐怕自己的小臉蛋,就要被狠狠的抽上一鞭子了。

頓時心中激憤不已,她向來秉承著別人不冒犯放自己,定然不會反擊,可若觸及了自己的這個底線,那就絕對不能怪她不客氣了。

當軒轅如月的第二鞭,再次揮過來的時候,洛七七毫不客氣的扯住了軒轅如月的長鞭。

滿是憤怒的吼道。

「這就是軒轅家的禮數嗎?還是教養呢?不知道來大臣的家裡,需要放拜帖的嗎?你竟這般混賬,不讓任何人稟報的就橫衝直撞的衝進來,你是想讓本小姐到皇上的面前告一次御狀嗎?」

「說你軒轅如月以郡主之尊,肆意的欺壓百姓,若是讓皇帝知道了,恐怕他也保不了你。」

軒轅如月,不過就是想收拾一頓,這不知廉恥的七七,給貴妃姐姐出氣,卻沒想到被她頂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神情還極其的慌亂。

然而,面上卻強撐著,不讓洛七七發現自己的害怕,跋扈的反駁道。

「你別胡說八道,皇帝哥哥才不會聽你胡說呢?」 「是嗎?你若是真的覺得你的皇帝哥哥,不會治罪於你,那麼你在那害怕什麼呢?」 前夫太兇猛 洛七七淡淡的說道,可每一個字卻都能夠讓軒轅如月,感到忌憚。

從她的神情之中,早就看出了她的害怕,畢竟這毒打朝廷重臣之女,可不是一件小事兒。

「洛七七,你別胡說,本郡主才沒有害怕呢?你休想矇混過關,若是你今天不去皇宮退親,那麼本郡主今天,就絕對不會輕饒了你,就你那般醜陋的容顏,哪裡能夠配的行俊美如妖一般的皇帝哥哥,勸你最好別一副啦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模樣,皇帝哥哥愛的人只有貴妃姐姐,如你這般粗鄙的女子,定然是入不了皇帝哥哥的眼。」

洛七七神情驟然一冷,看向沒腦子的軒轅如月時,不由的覺得深深的好笑,越發的覺得這傻郡主,特么的是來搞笑的,被別人擋槍使了,竟然還一副傻乎乎的模樣。

莫名的讓她想要忿人,手裡的長鞭子,洛七七使了一個巧勁兒,在軒轅如月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一把就緊緊的握著,狠狠的從軒轅如月的手裡,把鞭子給抽了出來。

銀獅的獵物 「郡主,你的腦子是擺設嗎?你把聖旨不當一回事兒嗎?若是你真的有那個能耐,就立馬自己去皇宮,讓皇帝把聖旨收回去,可你若是沒有那個能耐,就立馬滾出洛府。」

洛七七毫不客氣的對著眼前這個草包郡主,狠狠的罵道。

這麼蠢的人,竟然還能長那麼大,尼瑪的這若是在宮斗劇裡面,這樣的人頂多就只能夠活兩集好嗎?

軒轅如月,長那麼大還沒有被誰如此的罵過,更別提是被眼前,她一直看不起的草包罵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