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冷俊青年卻道:「江寂塵,是一個創造奇迹的人,你們永遠不要小看到,若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

聽到冷俊青年的話,他們二人才想起之前與江寂塵的戰鬥。

顯然就是他們的輕視、大意,若不然也不會如此輕易戰敗。

「難道,王因為顧忌這些,所以不願繼續出手?。」

美**人問道。

「差不多吧,因為本座看不透他,所以,覺得沒有把握。」

「沒有把握的事,本座從不會出手。」

冷俊青年淡淡地開口。

而遠處,血人完全是碾壓著江寂塵打。

若不是江寂塵保命之道層出不窮,此時只怕早已被打爆了。

「江寂塵要敗亡了,堅持不了多久。」

「血人太變態了,簡直要逆天了!」

「江寂塵本欲一人逆天,改變鎮域塔局勢,結果卻葬送了自己。」

……

人族修士,發出感嘆。

他們已然覺得,江寂塵殞落,已成定局。

此時,江寂塵被血人一道血色掌印拍落空中,吐血不止,道身出現了裂痕,似要潰滅。

轟!

他的身體深深地陷入了大地之中。

由此可見,這一道血色掌印攻擊的可怕。

此時,血人再次出手,要追殺入地底。

然而,就在血人要衝方地底,要把江寂塵揪出來時。

一道刀芒,驀然的出現。

一股蒼茫的氣息,動搖虛空。

這一刀,似要斬斷歲月長空,讓萬古成空。

這是上古天道刀法,斬斷萬古。

蒼茫歲月無止境,我有一刀斬萬古。

可怕的刀芒,從地底中冒出。

血人被斬成無數片,散落四方。

江寂塵的身體,已從大地中衝出,飛上虛空。

以俯視的姿態,看著身體四散的血人。

但血人確實變態得驚人,只是瞬時之間,便已又組裝完整。

它正要衝天沖向天空的江寂塵。

但驀然之間,它感到雙腿一緊,突然被一對從地下伸出的小骨手緊緊的抓住腳踝。

於是,毫無疑問的,血人暫時被定在了原地。

而這時候,江寂塵手中驀然出現一柄巨大無比的天刀。

那刀意,如來自萬古洪荒世界。

「蒼天之念,萬道之刀,不如一刀斬星河!」

絕不做舔狗 「以念養刀意,以神蘊刀芒,以心駑刀道!」

默念刀訣,江寂塵斬出上古天道刀法第二式。

一念斬萬道!

這一刀,曾可斬裂時空壁壘。

此時一刀,才是江寂塵的絕殺手段。

一刀之下,萬道俱滅。

所以,血人在這一刀之下,化成飛灰。

便是那一縷域外先靈的意志,也無所遁形,在天刀之下,化成虛無。

一切變化,只在瞬息間完成。

局勢,也剎那逆轉。

快到所有的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他們無比震撼地看著。

而這時候,從大地之中,緩緩地走出一具小骷髏。

它擁有深藍色的靈魂之火,走路搖搖晃晃。

最顯眼的,莫過於它胸前戴的一根碩大無比的寶石項鏈,閃動著耀眼的光芒。

毫無疑問,小骷髏自然就是小灰了。

小灰最後出場,卻起到關鍵的作用。

若不然,江寂塵這一刀雖然強大,但以血人的強大,絕對可以避開。

一刀之下,無法將他斬滅。

但小灰鎖住血人雙腳,讓它避無可避,完全承受了江寂塵一念斬萬道的威能。

小灰搖搖晃晃的出現,自然驚掉了一眾修士的眼球了。

沒想到,最後的戰局,竟然讓一隻小骷髏改寫了。

因為,他們都看到了那一對鎖住血人雙腳的小骨手。

那邊,美**人不得不驚嘆道:「王,你果然料事如神,江寂塵果然還有後手。」

「走吧,不必再看了,我們完成任務,也該回歸了。」

「待本座分身與真身融合,再臨人間界,會會這位有趣的江公子。」

冷俊青年直接踏入血色祭台,根本沒有片刻的逗留和出手的打算。

「王,為何不趁江寂塵重傷,手段用盡,趁機滅了他?」

平淡愛情纔是真 銀髮精靈卻問道。

「那小骷髏你以為簡單么?它與江寂塵配合,最後死的一定是本座的這一道分身。」

「莫要多想了,走吧!」

最後,血光一閃,他們都消失在血色祭台上。

世人知道,此戰到此為止。

從此以後,鎮域塔只以江寂塵為尊。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到了晚上,也感覺不到餓,只是這會腦袋突然暈暈的,嘴巴里也苦苦的,全身沒有一點力氣,但是卻非常想上廁所。

沒辦法,只能勉強撐著身子,下床去上了個廁所,可上完廁所回到床上,這會又覺得身上特別的冷,冷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就把張小花床上的被子,也拿過來蓋在自己被子上,不過感覺沒有什麼用。於是就想到了空調,還好昨天研究出來了怎麼開關,這會正好派上了用場。

打開空調,睡了一會兒,醒來的時候,就感覺全身燥熱。並且身上還都是汗,衣服都有些濕透。只好又踢掉了一條被子。

但還是不舒服,感覺這會又有些,口乾舌燥的,嗓子也很不舒服很乾癢想咳嗽,就很想喝口水,而這會宿舍也沒有水。

於是套了件外套,起床到樓下去打熱水,正好也想去小賣鋪買點零食泡麵啥的給明天當午飯。可走到樓下才發現小賣鋪都已經歇年回家。

門上還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要到年初六才開門。 女鏢師的白領生活 這可怎麼辦呢,難道以後每天去廠里食堂去吃飯?

打了一壺熱水,拖著疲憊的身體,只好返回自己的宿舍。爬了幾層樓梯,就感覺身體越來越吃力,頭暈目眩,眼冒金星。

彷彿腳底這階梯,頭頂這房頂都在不停的旋轉。最後只覺得腳下踩了塊棉花,眼前一黑,猛的一頭栽了下去。

等再一次有意識的時候,朦朧中感覺自己躺在軟軟的床上,而這個床還會動,一搖一晃的晃的的自己更加想睡。

但隨之而來,耳邊傳來的喇叭聲和猛烈的剎車慣性。把她從睡意給驚醒過來,於是她緩緩的睜開眼,結果發現自己竟然坐在一輛高檔的車子里。

而前面還有一位紳士的司機,並且這位紳士的司機,時不時的還會回頭,用溫柔的目光凝視下自己。只是車內視線太暗,看不清那人的臉。

天啦天啦,自己怎麼會坐在陌生人的車子里,難道是自己平時想多了,現在出現幻覺了?這不是真是,這一定是在做夢,但是,這夢怎麼會如此美,比自己平時腦海中想的都要美。

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怎麼又躺在醫院了。這回又是誰把自己送來的醫院,難道張小花沒有走,她又回來了?

而此時病房裡面,除了另外兩張病床,躺著的倆個病人,也沒有見到有其他的人,而挨著她病床的那女孩已經起來,捂著腦袋在病房裡走動。

不帶姜西紅開口,那女孩便先來問,你好點了沒有,你送過來的時候,我們都嚇了一跳,頭上都是血,還一動不動的躺著,還以為會有什麼事。不過,這會看你氣色又好多了。

「是嗎,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於是順便問那病友,是什麼人把自己送過來的?是不是一位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子送自己過來的?

而那病友說並沒有,看到什麼女孩子,只看到一個男人,並且反問姜西紅,「你難道不知道是誰,送你來醫院的?」姜西紅愣了一下,說自己還真不知道。心想,居然不是張小花,還是個男人。

自己除了張小花也沒有其他的熟人,這人會是誰?難道路過的好心人,把她送來的醫院。唯一也只有這個可能了。姜西紅不禁感慨,自己真幸運,到哪裡都能遇到好心人。

不過這病床自己可真住不起,還要留著錢以後學電腦,還要找媽媽用的,不能浪費在這個上面。既然是好心人送來的,也有可能人家把她送過來,然後還有其他的事,於是就走了也很有可能。

於是準備,收拾收拾就去找護士,辦理出院手續。可她剛起床,把病床上的被子疊整齊,就聽見外面有人推門進來。

一看是一位中年男子,手裡還擰著幾袋東西。而這人自己也不認識,就以為可能是隔壁床的家屬,就沒有管。

可那人卻來主動跟她來打招呼,問她怎麼起床了,還勸她快回病床上繼續躺著,說她身體還很虛弱。看她無動於衷,直接把她扶到床邊,堅持讓她繼續躺著。

見其他的病友看著她們,而且也怕繼續推來推去,會影響其他的人休息。只好眼睜睜的,看著那人把她剛疊起來的被子又給攤開來,之後她又乖乖聽話的繼續上去躺著。

還沒待她開口,那人又輕聲對她說,不用擔心醫藥費的事,醫藥費我已經幫你都交過了,你就安心養病,也不用著急想著出院。

等你的病好了,醫生自然會安排你出院。一切就交給醫生與我,眼下,你只需要負責安心養病就好。

說著從塑料袋子里,端出一碗稀飯打開來,拿著湯勺在裡面攪了攪,盛起來又放在嘴邊吹了又吹。認為不燙的了於是竟然送到姜西紅的嘴邊讓她喝下。

姜西紅被那人的舉動給驚住了,這人到底是誰,怎麼對自己這麼好。現在的善心人還這麼貼心的?突然有種很幸福很幸福的感覺,一種被父親關愛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溫暖,很幸福,很感動,現在就算是會花很多錢,她也想再多住幾天院,多享受一下這種被關愛包圍的日子。

姜西紅先對那人表示感謝,然後問那人,是在哪裡遇到她的,還說等自己的病好了,就回宿舍拿了銀行卡取錢,把他幫她墊付的錢還給他。而那人笑了笑了,說錢的事不著急,她什麼時候想還都可以。

還說他們之前是見過面的,只是她不記得他了而已。姜西紅有些奇怪了,見過嗎,自己怎麼想不起來呢。而那人也不生氣,還說「不急,以後我再告訴你」。

也許是因為太餓的原因,不一會兒,這一碗粥已經被她喝的見底,還感覺沒有喝飽一樣,而那人似乎也看出她沒有吃飽。

接著又拿起來一個蘋果,利索的把蘋果上的皮削乾淨,雖然姜西紅認為把皮削掉有些浪費,但是她卻沒有阻止,因為她覺得此人,削蘋果的樣子也是分外的溫柔。 「小灰,幸好你來得及時,要不然哥哥就要掛了,哈哈……」

見到小灰,江寂塵感到無比的高興。

冰冷的內心泛起溫暖。

還記當初,他們相識於弱小。

自己在前,小灰在後,搖晃相隨,一步不落。

那些時光,艱苦、兇險,但回憶起來,卻是如此的讓人溫暖。

「哥哥,小灰一聽到你的聲音,就趕過來啦。」

「小灰這次修為大進,速度也快太多,所以,直接土遁過來,花不了多少時間的哦!」

小灰見到江寂塵,已高興無比,深藍色的靈魂之火跳躍不停。

事實上,江寂塵發出聲音的那一刻,小灰便已定位到了他的方位,然後傳音。

所以,小灰才是江寂塵最後的底牌。

「小灰厲害了呀,嗯,修為竟然達至深藍色靈魂火焰境,告訴哥哥,是不是又有了什麼奇遇?」

江寂塵靈魂傳音道。

同時,他與小灰一起走向血色祭台處。

小灰傳音道:「小灰也沒有什麼奇遇呀,只是吞噬了一具骨龍的靈魂火焰。」

「它與小灰爭一根指骨,可惜這根指骨很奇怪,與小灰很契合,彷彿小灰身體的一部分一般。」

「現在,它都成為小灰的一根中指骨了,哥哥,你看……」

小灰炫耀地對江寂塵豎起中骨指。

看到小灰的動作,江寂塵怎麼有一種怪怪的味道。

感覺就像小灰是在向自己豎起中指,對自己很鄙視的樣子。

不過,小灰手上的這根骨指,確實與它身體上的其餘骨骼不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