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更讓他感到脊背發涼的還在後邊。

隨著前進,他明顯的感受到前方公路在慢慢變窄。

為了印證這不是自己的錯覺,夏波推開車門下車,舉目遠眺,發現前邊和後邊的公路卻是變得不一樣了。

他的心猛地一沉,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難不成天空公路的特殊就存在於車技方面!」

夏波眉頭一皺,此刻陷入兩難境地,他自認為自己的車技不高,繼續前進,恐怕要十分小心的駕駛,很容易就會出現意外。

而回頭離開,那麼此前的路程就白費了。

兩條路都是十分艱難的。

思來想去,夏波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前進。

兩個小時之後,公路越來越窄,從寬闊的公路如今變成一條寬度十多米的扯到。

若是駕駛著小轎車,看起來還是非常寬的,但是駕駛著宛如重卡一般的房車后,就會感覺到這條路十分的狹窄,低頭一看能夠看到無邊的天空深淵,這不禁讓人脊背發涼。

「沒事兒,只要我穩住方向,還是能夠前進的。」

夏波思索,雖然公路變窄了,但是公路是筆直的,穩住方向盤前進,基本上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但是這種情況只持續到中午吃完飯繼續前進后就被打斷了,因為前方的公路出現了扭曲的情況,不再是筆直的一條,而是蜿蜒曲折的盤旋。

他的心也隨著沉了下來,公路蜿蜒曲折,隨之來的就是對於技術的要求。

這可比殺野怪難太多了,完全就是要依靠駕車技術了。

他寧願去殺野怪,也不想在這蜿蜒曲折的公路上感受如此刺激的感覺。

前方的公路已經十分狹窄了,剛好可以容納他這輛房車通過,稍有不慎,可能就會從公路掉出去。

所以這種無力,而且十分冒險的事情,他是一百個不情願。

畢竟自己沒什麼技術,這是一種無力感。

殺怪自己可以,技術活就不太行了。

「既然前進不成,難道要後退!?」

夏波看著非常窄的道路,完全不支持掉頭,這下徹底陷入了進退不得的境地。

「等等,一定會有辦法的,我小心翼翼的退後,讓藍莓看著,應該不成問題。」

思索了一下,夏波決定嘗試一下,結果不太行,速度非常緩慢,這要退出去要很長時間,更不要提掉頭的路是沿著之前來的路上,這麼折騰下去,要浪費很長時間。

「對了,或許我可以嘗試轉職汽車工程師,應該會有關於汽車的駕駛技巧。」夏波忽的心頭一動,意識探入儲物櫃里,查看了一下自己目前擁有的勳章。

有四百九十枚,明天只要交易到兩塊勳章,應該就差不多了。

查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下午,時間過得很快。

夏波看著前方蜿蜒曲折,上下起伏的天空公路,是真的心裡發憷,即使他不恐高也沒辦法,主要是對自己沒什麼信心。

自己的車技什麼逼樣他內心十分清楚,開上去絕對是掉下去的多,上來的少。

死的多,活著的少。

沒辦法前進了,夏波便把汽車關閉,停靠在道路上,公路變窄了,距離公路邊緣也就兩米的距離,完全不足以讓汽車橫著掉頭,所以只能等到明天看看能不能收穫兩枚汽車修理師勳章。

一般來說,汽車修理師的勳章並不是很常見,算是較為稀有的,若不然這幾天也不會收集的這麼慢。

現在人們發現了汽車修理師的重要性,尤其是車隊擁有兩名甚至兩名以上的修理師,對於資源的節省以及汽車的維修與強化都是至關重要的。

所以目前市場上流通的汽車修理師的職業勳章要比其他職業勳章少很多。

而且有不少車隊都開始收集這些勳章。

畢竟自己到現在已經完成了三轉,應該有不少人完成了二轉。

斟酌之後,恐怕會有不少人選擇汽車修理師這個看似沒用的職業。

畢竟汽車升級到頂峰,也就是重量級別的房車,生活過得舒坦一些,但是汽車的重要性不能忽視。

所以二轉職業選擇汽車修理師是一個非常關鍵的選擇,也是一個非常實惠的選擇。

完成汽車修理師的轉職,並不會影響自身實力,也不會提升遊戲難度。

可以十分放心的轉職。

7017k雲墨謙慢條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上衣,「這是我給你爭取的,等你坐牢出來,你會有一份工作和讀書的機會,讓你可以繼續在這個社會裡生存下去。」

自然工作並不是什麼豪華工作,只是做一個普通化妝師,讀的也是美容專業,也算是延續她之前的那間美容公司,

這會兒李昶猶豫了,自己的罪如果不算上人命的話,一定不會有死刑,而且憑著陸夕寧的性格,絕不會把自己隨意放養,一定會加派人手對自己看守,讓自己沒辦法自殺……

《雲爺夫人是大佬》第三百七十七章李昶的妥協 「那我報名給你拿個一等獎回來?」陳爭笑道。

「又開始吹牛了!比賽怎麼可能想拿第一就拿第一的?」

朱亞男這次打死不相信了。

比賽上,不確定因素太多了,誰能保證拿頭籌?

而且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文學行業還沒有說誰第一就是第一的。

陳爭自信地笑了笑,低頭在她耳邊細語:「要不,咱們來打個賭,要是我贏了,你要聽話一周時間,我說什麼姿勢就什麼姿勢,怎麼樣?」

朱亞男立即惱羞地在他腳背上重重踩了一腳,紅著臉瞪著他。

「那,要是你輸了呢?」

陳爭腳背吃痛,但也只能忍著,皺眉嚴肅說道:「一樣的,反過來,我都聽你的!」

朱亞男哼了一句,小聲道:「哼,還不是一樣?都是你佔便宜!」

陳爭嘻笑問道:「那如果我輸了,你想怎麼樣?」

「沒想好,先欠著,哪天想好了再告訴你!」

「沒問題,反正你輸定了。」

陳爭信心滿滿。

他走到桌前,問道:「怎麼報名?」

那名男生介紹道:「這裡登記一下,姓名、電話號碼、年級就行了,如果現場寫詩直接寫在後面表格里。如果回去再寫,就用簡訊或者QQ將個人信息和詩發給我們就行。正面有我們協會的手機號碼和QQ號。」

他抽出一張印好的明信片,遞給他。

陳爭拿過來看了一下。

明信片正面印著櫻花大道櫻花盛開的圖片,很漂亮。

反面印著「楚漢大學第十屆三行詩比賽」字樣,下面還有填寫姓名、手機號碼、班級、年級的空格,中間有五行空白格子,用來寫詩。

下方印有「楚漢大學現代人協會」小字,以及電話號碼及QQ號碼等聯繫方式。

「不過,我們的截止日期是下周三哦,錯過了就不收稿啦!」

女生嗲嗲地笑著提醒道。

「沒事,我馬上就好了,給我一支筆吧!」

陳爭接過男生遞過來的中性筆刷刷刷寫下了自己的信息。

「要不回去好好想想再寫?」

朱亞男忍不住建議道。

陳爭湊到她耳邊,小聲調侃道:「怎麼,你怕我打賭打輸了?沒想到,你原來想我贏,然後兌現賭約內容?」

朱亞男又不好意思當眾跟他嬉鬧,只能紅著臉掐了他得後背一下,小聲說道:「你討打了啊!」

陳爭一聲不吭受下她這一掐,拿起筆在明信片上寫下三行字:

[螃蟹在剝我的殼,筆記本在寫我。]

[漫天的我落在楓葉上的雪花上,]

[而你,在想我!]

朱亞男低頭看著他寫,當看到前兩句后,頓時皺了皺眉,疑惑地說道:「陳爭,你寫反了吧?螃蟹怎麼剝人的殼呢?筆記本業不會寫我啊?還有,漫天的我,是漫天的雪才對嘛~」

「不過,讀起來,倒是挺有趣味的。」

為了照顧陳爭的面子,她又立即補充了一句。但也不是完全瞎說,因為詩句確實有些無厘頭似的風格。

陳爭自信地笑道:「別急嘛,咱們先回去,耐心等消息吧~」

陳爭寫完后,又檢查了一下,才微笑著將明信片遞迴給那名男生,然後拉著朱亞男離開。

「螃蟹再剝我的殼……,前面兩句都反了,只有最後一句沒問題,『而你在想我』~」

路上,朱亞男還在說剛剛陳爭寫的三行詩,陳爭則淡淡笑著,沒有解釋一句。

「如果只看最後一句詩的話,你寫的應該是一首情詩。可是前面兩句為什麼都要寫反呢?」

朱亞男看了一眼笑而不語的陳爭,恍然「哦」了一句,「『而你在想我』,這一句其實也是反的,其實是你不在想我,那就成了一首悲情詩!」

她再次回味起來,認真說道:「前面讀著挺有趣,甚至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可慢慢回想一陣之後,卻有一股淡淡的悲傷。這麼來看,這首詩好像也不錯!」

陳爭笑道:「你現在才看出來,反應有些遲鈍哦!」

這首三行詩可是楚漢大學三行詩賽的冠軍作品,因為有人把它發布在互聯網上,在互聯網上突然大火起來,被網友譽為三行詩神作之一!

只要評委鑒賞水平還在,這首詩提前幾年奪冠應該不成問題。

因此,陳爭能不自信么~

隨後,他又不忘笑著提醒朱亞男一句:「結果出來之後,你記得要履行承諾啊!」

朱亞男四處看了一眼,確定四周沒人注到他們,便跳起來趴在陳爭背上,用手箍緊陳爭的脖子,哼道,「信不信我謀殺親夫!」

陳爭立馬笑道:「你終於主動承認我是你親夫了?」

朱亞男紅著臉忙解釋道:「哦不,我說錯了!我是想說,我要殺了你這個老不正經的傢伙~」

陳爭一點也不惱,還順勢將她背在身上往前走,嬉笑道:「你說我不正經,那我就不正經給你看,走,我帶你去那邊小樹林里,我們嘿嘿嘿~」

「你,快放我下來!」

朱亞男不知道他說真說假,怕背時間長了會被熟人看到,立馬拚命拍打陳爭起來。

可是陳爭忍著疼就是不放她下來,逗了她好一陣才罷休。

參賽一事事小,陳爭很快將之放在一邊。

研一下學期的課程學習已經開始,學習佔據很多時間,加上寫作和公司事情,陳爭又要開始忙碌了。

新成立的遊戲公司「颶風遊戲」註冊成功,新的辦公室也已經租到,位置就在「連上網路公司」的樓上;通過網路招聘和獵頭推薦,遊戲開發團隊也增加了七名成員。

《球球大作戰》在公司程序員的努力下,開發進度基本達到了計劃要求,遊戲框架已經出了一個基本的雛形,接下來就是往框架裡面加代碼,然後不斷試運行和調試了。

林若作為遊戲美工,也沒什麼事情,畫一個平面地圖,畫幾個球,一些齒輪,寶石什麼的,簡單得要命。

不不過陳爭特意讓她設計了一些皮膚,各種款式,都有,暴走漫畫類型的、溫馨的、炫酷科技、帥哥美女的,等等。

遊戲免費,但是皮膚收錢,跟《王者榮耀》的賺錢方式一樣。

只要玩的人多了,總會有一些人原因為自己喜愛的皮膚買單的。

陳爭還在不斷招聘遊戲開發程序員以及新的美工。

他打算在手游市場上大幹一番。

有了開公司的經驗、資金,熟悉了公司的運作模式,陳爭感覺自己跟開了掛一樣,未來十年的先知,讓他可以精準找到未來可以成功的創業內容,避開一些不必要的冒險。

。 靈汐不知南空的想法,她還在想要用什麼理由矇混過去,畢竟南空很聰明,不好糊弄的。

南空已經開口了,他對靈汐說,「我可以教你。」

這下靈汐驚訝了,南空什麼時候會武的?難道她看劇情的時候漏掉了?

南空見靈汐沒有回答,以為她不樂意,看不起他,「你不要好高騖遠,我教你綽綽有餘了。」

靈汐沒想到南空想這麼多,趕緊解釋,「不是的,我就是有點意外,你竟然會武功。你能教我當然好了。」

這樣他們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她也有好的借口了。

南空平時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但當他一個人在房間的時候,他就會想,這一切會不會只是一場夢。

當他醒來后,所有人都不見了,南空的內心很糾結,他心裡有兩個小人,一個讓他就這麼待在寺院。

一個讓他主動出擊,在事情還沒有發生的時候就把他們解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