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一刻,韓青卻無聲的與小哈斯交流了一個眼神。

那是惺惺惜惺惺,好漢惜好漢的眼神!

絕情總裁獨寵妻 江寂塵對這兩個賤人也一陣無語。

直接一腳踹飛一個,同時各自丟了上千枚的幽魂石給他們道:「真是丟人現眼,滾去好好修鍊,不到靈魂極限境,就別出來!」

江寂塵趕人的方法,簡單、粗暴,卻非常有效。

只聽到落塵門深處傳來韓青的怪笑聲:「哇哈哈,一千枚的幽魂石,老大,韓爺愛死你了,不至融嬰極限,韓爺便永遠消失在大家面前。」

眾人在一陣無語的同時,也雙眼放光的盯著江寂塵。

他們可是收到了消息,門主大人可是收颳了火淵中的一切,收穫了諸多的幽魂石。

這可是六道幻界,最珍貴的修鍊資源。

江寂塵自然看出眾人的渴望,淡淡地開口道:「放心,人人有份,但往後若想獲得,需要用門派貢獻來換,這些我會讓周強、離山去處理。」

「還有,軒轅青衣和葉柔從此就是落塵門副門主,你們日後也要聽令於她們。」

「至於這兩位老祖,那是我們落塵門的底蘊,若無事,切不可打擾他們的清修!」

江寂塵這時開口,繼續交待道。

之後一切,江寂塵讓周強安排軒轅青衣的人。

最後,單獨留了門中一府給軒轅青衣的人。

江寂塵與軒轅青衣、葉柔、花小鈴並肩而行,一起觀看落塵門的風貌。

但這時候,有人傳報,有人自稱冰玄塵,欲要見他。

冰玄塵!

江寂塵自然記得,一起聯手戰鬥過,是刺客聯盟的首領。

「請他進來!」

江寂塵傳音道。 ?再見冰玄塵,已今非昔比。

雙眼之中,依舊透著堅毅、沉穩之色。

不同的是,多了一種滿足幸福感,還有一種看透世間風情的淡然。

在他身邊,還有一名美麗的女子。

眼眉如畫,容貌如花,身段修長,曲線起伏。

她安靜的站立在冰玄塵的身邊,如一朵在冰山上靜然盛開的白蓮花。

她,應該就是冰玄的妻子冰蓮吧!

冰玄塵曾對江寂塵提到過。

他還記得,冰玄塵說到他妻子時,那種幸福及憂傷的神情。

幸福,自然是因為此生他可以擁有如冰蓮這樣的妻子;

憂傷,則是因為那時候的妻子還在元浩手上,還在沉睡之中。

此時此刻,他與妻子攜手而來,顯然刺客聯盟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玄塵兄,別來無恙!」

江寂塵真誠地開口道。

「屬下冰玄塵,拜見門主!」

然而,冰玄塵卻突然拱手一拜,一本正經地說道。

江寂塵倒沒有意外,畢竟冰玄塵離去時說過,待他處理事情后,就會前來投奔,助他一起攻取聖山!

江寂塵也不矯情,開口道:「得玄塵,如得一悍猛虎將,讓我落塵門如虎添翼,日後落塵門的情報、刺殺就交給玄塵兄你了!」

冰玄塵虎軀一震道:「定不負所望!」

正事談完,江寂塵打趣地問道:「玄塵,你還未向我介紹你身邊的這位呢?」

未等冰玄塵回答,美貌女子已主動出言道:「小女子冰蓮,玄塵的結髮妻子,見過門主!」

「我聽玄塵說了,這次還多虧了門主,若不然,冰蓮便永遠沉睡,無法醒來,再也見不到愛郎,門主對我和玄塵有大恩大德!」

江寂塵罷罷手道:「自己人,無需客氣,從此以後,便當落塵門是自己的家就好!」

隨後,江寂塵與冰玄塵又交談了一陣,冰玄塵就建立情報、暗殺部門說了自己的建議。

冰玄塵是六道幻界的殺手之王,更是刺客聯盟的首領,對這些自然最是擅長。

江寂塵放手讓他去做,同時傳音給周強要全力配合。

見過玄塵之後,江寂塵就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門主府邸,無比巨大豪華,江寂塵還是第一次來。

之前一直未曾有時間。

這裡安排有丫環、奴僕等下人。

奴僕主要做粗活的,丫環則是來服侍人的。

而偌大的府中,本來只有韓青、小灰、周強、花小鈴住在這裡。

周強是江寂塵的管家,小灰則只會跟著江寂塵,花小鈴是剛剛入住進來,韓青是江寂塵的兄弟,這也很正常。

但是,因為江寂塵根本沒有回來過,這裡又如此豪華舒適,房間又多。

於是,雲水二美水雲謠和蘇雪菲,也飄然入住。

還有忠心的小哈斯,也過來蹭住。

江寂塵對這些可是一無所知的,回來的時候也沒見到這些人。

這也很正常!

周強是江寂塵的管家,也是落塵門的管家,自然忙得腳不沾地了;

韓青,拿著幽魂石進行修鍊,正在努力提升靈魂境界;

小灰,最近不知忙著弄什麼,神神秘秘的。

小哈斯,自然也與韓青一起,在煉化幽魂石。

至於花小鈴、雲水二美,此時也沒見到她們。

江寂塵則由兩個俏麗的小丫環帶路、服侍他。

看到這兩個小丫環,江寂塵就想到了天珠國青月城江府中的杏兒。

腦海中,浮現出杏兒托著香腮,看著楓葉飄落,憂傷、思念!

「待攻下聖山,取到小半塊神秘古玉,也該回去看看了,順便接走杏兒和老管家!」

江寂塵心中暗暗地打算著。

「你們不用跟著我了,我隨便走走!」

江寂塵對身後相隨的兩個小丫環溫和地說道。

「是!」

兩個小丫環顯然訓練有素,施禮雙雙退去。

但在江寂塵看來,這樣反而失去了靈性,自沒有與以前小丫環杏兒相處得那麼的無拘無束。

只是,他自己也不想想,現在的地位在這些小丫環眼中,那絕對是高如天的存在。

江寂塵負手,隨意的在自己在的府邸上散步。

在這裡,他把神念等一切都已收斂,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人一般。

四處行走,感受天地間最平凡的存在與變化。

這些日子,太多的撕殺、修鍊,根本沒有停下來過。

現在,難得停下來,第一次回到屬於自己的府邸,江寂塵放鬆心態,放空自我。

修鍊,需松馳結合!

此時,他就準備稍稍放鬆自我,於平凡自我中尋找真道。

之後,他就會進入最深沉的閉關,衝擊金身八、九重境。

門主府邸真的很大,江寂塵走了大半天也沒有到頭。

而且,風景雅緻,別有一番風味。

他此時,正在深入府邸之中,這裡越發的靜謐無聲、空靈幽遠。

而這裡,平時是禁地,無人敢踏足。

但江寂塵是這裡的主人,自然不會有人出來攔他了。

越是深入到府邸深處,六道靈氣越是濃郁,風景越是美麗雅緻。

到最後,江寂塵發現府邸的盡頭,竟然是一片空曠無比的後院天地。

沒有經過修飾,天然而成。

有爛漫盛開的桃花,潺潺細流的溪水,也有小高峰林立,古樹異草,靈花綻放,宛若仙境。

江寂塵倒想不到,府衹的後院還有這樣一片地方。

看著靈蝶翩然於花松間,飛鳥縱橫在古樹上……一切都美如風景畫。

江寂塵已陶醉其中,忘乎自我。

他從桃花飄落的地方穿行過,走過爛漫的花叢間,再越過古樹林。

驀然,眼前突然一亮,天地一片開闊。

但隨之,江寂塵整個人如受雷擊。

他看了怎樣的一幕?

只見,藍天白雲下,小山峰圍繞中,一處天然溫泉,霧氣氤氳,如夢似幻,如同人間仙境。

但這些,並不是江寂塵所震撼的。

他所震撼的是,在溫泉之中,三具雪白的嬌軀白花花的在他的眼前晃呀晃!

那種美艷到極致畫面,讓江寂塵的呼吸都粗重起來,感覺全身如有一團烈火在燃燒。

怎麼……在這裡,都能讓他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幕? ?秀飛盤起,玉頸修長,鎖骨性感,雙胸挺立如峰,兩點葡萄美艷誘人。

盈盈一握小蠻腰,肌膚嫩白如雪,面容嬌美絕倫,自有各的風華絕代。

懸浮在空中的吻 她們在戲水,傳出銀鈴般的笑聲,無比的歡樂。

其中一女是花小鈴,另外兩女,竟然是雲水二美。

她們之前雖然以紗巾蒙面,但從其身形、氣息、眼睛等等上,可以一眼看出來。

這也就罷了,最震撼的卻是,雲水二美中,有一人江寂塵竟然認得,在很早以前就見過。

「蘇菲,怎麼是你?」

這時候,江寂塵因為太過震驚,很傻逼的開口喊道。

於是,下一刻,三女動作停下,扭頭愣愣地看著出現在溫泉邊上的江寂塵。

天地一片寂靜!

「糟糕,暴露了!」

江寂求心中暗呼不妙。

知道自己由於太過震驚而失態。

他立刻調整心態,臉上換作一臉色淡然之色,背手仰頭,看向遠方的山景。

「嗯,此山此景,當真美妙之極,卻讓我想起了一個美麗的女孩蘇菲,更似眼前浮現她的倩影,忍不住呼喚她的名字!」

「睹景思人,黯然神傷,罷了,罷了,還是打道回府,莫要再看了!」

江寂塵仰頭轉首,彷彿根本沒有看到天然溫泉中的三女。

「思念如絲,絲絲動心弦呀!」

江寂塵背負雙手,裝作愁思無盡,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樣子,然後緩步離去。

但事實上,江寂塵心中又豈會淡定?

他只在心裡默念著:「沒有看到我,沒有看到我,沒有看到我……」

但三女又怎麼可能沒看到他?

此時三女已經反應過來,立刻捂住雙胸,沉入溫泉之中,只露出了腦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