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製聖玄丹,可達至八成的成功率。

所以,失敗的機率很小。

兩處煉丹台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藥王島少島主雲志鳴在動,一樣樣的靈藥材料,被投入龍鳳靈鼎中。

江寂塵則安靜閉眼,一動不動,彷彿根本不懂煉丹的樣子。

四周眾人,紛紛讚揚起雲志鳴;對於江寂塵,則不斷發出嘲笑聲音。

江寂塵此時沉浸在琢磨丹方中,四周之言,自動屏蔽。

「至玄丹方,竟如此不凡!」

十個時辰之後,江寂塵驀然睜眼。

他沒想到,深入揣摩至玄丹方后,竟然有意外的發現。

「至玄丹方,至高至玄,至強至玄,皆系一個至字!」

「只有把任何一個煉丹步驟做到極致,方能煉出極品品階。」

「若不然,縱然可成功,但也休想達至極品!」

江寂塵心中明悟,於是,不再猶豫,取出靈鼎。

另一邊,藥王島少島主雲志鳴已經融煉完了靈藥藥材,已經蓋上了鼎蓋。

接下來,只需要控制丹火,等到靈丹出爐即可。

「哈哈……少島主都已經蓋鼎了,而那小子,還未開始!」

「煉丹時限為一天,超過當失敗處理,這小子死……」

一眾修士,紛紛嘲笑江寂塵。

都十個時辰過去了,都沒見他有動靜,皆認為他必敗無疑,只能等死。

嗡!

然而,一些人話還未說完,便覺得虛空一震顫動。

緊接著,他們看到一道藍色靈光,衝天而起。

「這,這是靈鼎!」

「江寂塵,他,他怎麼會有靈鼎?」

所有的觀眾,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他們一直嘲笑、看不起的對象,此時竟然拿出了靈鼎。

只見,藍色的靈光,美麗若夢幻,散發出來的氣息,看似溫柔如水,實質是無比的霸道,竟然壓制住了藥王島少島主雲志鳴的龍鳳鼎靈。

同為靈鼎,互有感應,也分強弱。

此時,龍鳳靈鼎口處的龍鳳虛影,竟然顫抖起來。

顯然,是受到了鼎靈藍衣的壓制。

「而且,江寂塵取出的靈鼎,竟然比藥王島少島主雲志鳴的靈鼎還要高階。」

「不可能,我,我一定眼花了!」

一些人驚呼起來。

便是梵音谷聖女,此時也一陣發獃。

「原來,公子真的是一名強大的煉丹師!」

梵音谷聖女心中自語。

而能夠擁有靈鼎的煉丹師若不強大,那還有什麼樣的煉丹師強大?

畢竟,鼎靈只認可強大的煉丹師!

另一邊,藥王島少島主雲志鳴此時臉色大變。

他也根本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斬折。

這一刻,他終於感到了壓力!

他與所有的人一般,太小看了江寂塵。

「少島主無需在乎,縱那小子擁有靈鼎,論煉丹術和丹火,非你對手。」

「而且,少島主只要贏他、滅他,他手中的靈鼎,也便屬於您的了。」

藥王島少島主雲志鳴的那名老僕開口說道。

然而,這名老僕的聲音剛落,那一邊的江寂塵已經動手了。

手中,出現七彩煉丹之火,一種種靈藥材料,快到極點被他融煉,投入靈鼎之中。

而且,對方的煉丹手法,出神入化,已臻至極境,給人一種無窮玄妙道韻感。

「這……」

老僕目瞪口呆,剛說完話,立刻被狠狠地打臉。

沒想到,江寂塵無論是丹火、還是煉丹手法,都在自家少主之上。

「這是傳說中的七彩丹火,江寂塵竟然深藏不露!」

「而且,他的煉丹手法,竟然已至極道,一舉一動,都蘊含無窮的道韻!」

圍觀之人,已有人失聲驚呼了。

這一刻,所有的修士,都集體失聲,感到臉上火辣辣的疼。

之前,他們不斷的嘲笑江寂塵,這一刻,卻被連續打臉。

但是,臉色最是難看的,無疑要數藥王島少島主雲志鳴。

「少,少島主,不必擔心,他的煉丹成功率必然沒你高。」

「而且,只要您能煉出聖玄丹,便可立於不敗之地。」

雲志鳴的老僕人硬著頭皮開口道。

(本章完) 老僕人的話,不無道理!

但是,現在江寂塵給他們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誰能知道,江寂塵下一步,還有什麼手段?

所以,老僕人的話雖有道理,但那也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

比如說,江寂塵煉丹的成功率也許還在藥王島少島主之上呢?

一邊,雲志鳴心中已經有一些亂了!

想想,若是江寂塵贏了,這可是丟命的事。

之前,雲志鳴他有必勝的把握!

然後,隨著時間流逝,境況不斷突變,現在,他已經處於劣勢了。

這讓他心中生出了不安之意!

而心若已亂,將對煉丹有很大的影響。

此時,雲志鳴正在控制丹火,分心不得。

「不行,本公子心不能亂,只要能夠煉製出聖玄丹,便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雲志鳴極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另一邊,江寂塵煉丹手法充滿了無上道韻,讓人震驚無比。

以七彩丹火,把每一樣靈藥材料,都融煉到極致!

一眾修士,看得驚嘆連連!

「禁忌之海,何時出了如此一個強大的煉丹師?之前為何從未曾聽說過?」

很多人心中也都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而江寂塵沉浸在煉製至玄丹中。

每一次煉丹,對於江寂塵而言,都是一種修行。

丹道無窮,永無止境!

所以,江寂塵從不會滿足現有的境界,而是盡一切努力的提升自己的煉丹煉器水平。

梵音谷聖女,心中無比震撼。

她與江寂塵相處多日,卻不知江寂塵身上還隱藏著如此秘密。

要知道,他的修為已經夠驚天的了,沒想到,煉丹也如此逆天。

娘子萬安 「這還是人么?簡真就妖孽!」

連梵音谷聖女心中都生出這樣的想法。

而此時,很多觀眾被打臉,心中有些惶然。

因為,江寂塵若是真的能夠煉製出至玄丹,那絕對是一名絕世無雙的煉丹師。

得罪一名如此強大的煉丹師,並不是明智之舉!

雲志鳴心志不弱,此時平靜了下來,精準穩定地控制著丹火。

「只要如此保持下去,只需再過一個時辰,聖玄丹便可以出爐。」

雲志鳴心中暗暗想道。

然而,他的心念剛起,便聽到四周響起一陣陣驚呼聲。

「好快的融煉速度,這是一念千煉之法嗎?」

「太驚人了,竟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融煉完靈藥材料,而且蓋上了鼎蓋。」

「江寂塵,太妖孽了!」

……

四周圍觀的修士,已經有人失聲叫了起來。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江寂塵竟然可以一念千煉,瞬間完成了靈藥材料的融煉。

之前,還說江寂塵無法在一天內完成的老僕人,再次被打臉。

而雲志鳴,好不容易平復下去的心緒,此時轉頭看到江寂塵一念千煉、蓋上鼎蓋,臉色再次大變,心情激蕩起來。

「不,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雲志鳴本是穩定精準的控制著丹火,此時心情一激蕩,丹火出現了一絲細微的波動。

「少島主,切不可分心。」

他的老僕人,此時不得不出言提醒道。

雲志鳴心中一驚,知道再這樣下去,必敗無疑。

這個時候,雲志鳴等人,一直都在關注著江寂塵,卻不知,江寂塵卻是完全沉浸其中、物我兩忘。

對於周圍發生的一切,他根本毫無覺察!

「單論心性,藥王島少島主便與江寂塵差了十萬八千里,就別提煉丹技法了!」

這時候,一名中年青衣男子,站立在一處酒樓高處,剛好面對這裡,可以看到一切,此時,他淡淡地開口道。

「主人,這麼說,雲志鳴必輸,江寂塵必勝無疑了!」

「若如此,那他們以命相賭,雲志鳴豈不是得死?」

「可是,他是藥王島的少島主,若是死在這裡,祖藥王只怕不會善罷甘休!」

在青衣中年男子身邊,還有一名老僕隨從,此時開口應道。

「禁忌古舟上,一切按規則辦事,誰也改變不了,雲志鳴,這次沒人能救得了他,祖藥王來了也不行。」

青衣中年男子卻搖搖頭道。

老僕隨從嘆了一口氣道:「真不知,這禁忌之海,何時出現了如此厲害的人物。」

「不過,江寂塵明知道雲志鳴的身份,只怕未必敢殺他。」

青衣中年男子道:「江寂塵是一個狠人,沒有他不敢做的事,一會你瞧著。」

江寂塵並不知,這裡已經被很多大人物盯上了。

畢竟,排名第十、第九的丹藥,同時有人煉製,並且賭命,這在禁忌之舟上,已經是驚天的大事件了。

所以,這裡的賭鬥,顯然驚動了整個禁忌古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