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天熱淚盈眶,大笑道:「你是小魚兒,你是江小魚!哈哈……好,好孩子,好孩子!」

只見他突又推開小魚兒,沉聲道:「你來的正好,他……」

小魚兒打斷道:「我不會殺他,燕伯伯你也不要殺他。」

燕南天厲聲道:「為什麼?你可知道自己身負血海深仇,而你的仇家就是移花宮還有你爹爹的那書童江琴?」

小魚兒身子一震,點頭道:「我知道,但我已和他約定,在三個月後決一生死!如果此刻殺了他,我會先失信於人,也有些乘人之危。而且這些日子,其實他幾次都能殺我,卻因心中不忍才被我乘機脫困,他也只不過是奉命行事。」

燕南天怔了怔,突然拍著孩子的肩膀,大笑道:「不愧是我二弟的孩子,哈哈哈……好,燕伯伯成全你,三月後你與他一決生死,燕伯伯也會找邀月與憐星算賬。」

說完,他瞪眼過去,大喝道:「回去告訴邀月、憐星,燕某在約定之日必會登門,了去這多年來恩怨。」

語落,燕南天抓起小魚兒飛身而起,一個縱躍便消失在月色之下。

鐵心蘭見二人離開,轉身關心道:「你受傷了!」

花無缺搖了搖頭,道:「不打緊,只是皮肉之傷,他已留情了,燕南天不愧是燕南天,小魚兒也不愧是小魚兒,他們一個饒了我,一個救了我。」

鐵心蘭泣聲道:「可是三月後……」

花無缺肅容道:「三月一戰不可避免,這已不是我能否放過小魚兒了,燕南天重出江湖,即便移花宮不追究,他們也不會放下!」

鐵心蘭臉色蒼白,這才發現事情已變得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如今不僅僅是移花宮,還要燕南天與小魚兒!

……

夜,見月。

四下是華貴而綺麗的陳設,著實令人難以相信,這裡竟會是座被荒棄已久的古剎。

如今古剎的小院被布置的別具匠心,處處都是移栽好的鮮花,月色花壇間,正坐著一位女子。

流雲長袖,及地長裙,她嬌靨甜美,比百花還要嬌艷,她眼波清澈而柔和,像流水,似明星……她的長發披肩,柔絲宛如流雲,身形苗條婀娜,渾身皓如白玉。

體態丰韻,肖肩細腰,這是位絕代佳人,無論是誰,只要瞧過她一眼,都會被她絕色所驚,身姿所迷。

坐在花壇中的憐星,撐著光潔而美麗的下巴,看著院子里的嬌花,星眸妙目中透著幾分複雜的情緒。

這裡有人照顧她的起居,但她卻不能離開這裡……

平日里對她恭恭敬敬的侍女正是看管她的人,她們害怕她,卻更怕她姐姐,而她自己也渾身無力,根本離開不了這。

兩個少女忽然走了過來,行禮道:「宮主,你該歇息了。」

憐星冷冷的看向她們……

兩個少女頓時臉色一白,全身發抖,左面圓臉少女顫聲道:「婢……婢子只是聽命大宮主。」

憐星冷笑道:「你們只怕姐姐,不怕我么?」

兩人「蹼」地跪了下去,另一名少女道:「二宮主贖罪!」

憐星厲聲道:「想要活命,就把『百花散』的解藥交出來。」

圓臉少女顫聲道:「婢……婢子也沒解藥。」

憐星道:「我若要走,你們還是會阻攔對么?」

右面少女嘶聲道:「求求您……求求二宮主饒過婢子。」

憐星凝視著兩人許久,終是一嘆道:「你們下去吧,乏了,我自會歇息。」

「是。」

兩人剛起身,就見一條身影從她二人身旁走過,而憐星見著這人,突然呆住!

一聲嬌叱:「你是誰,膽敢闖入此地。」

不等二人動手,憐星已喝道:「誰叫你們動的。」

兩人「蹼」地,又跪了下去。

任意笑了笑道:「想不到你也有如此威風的一面。」

憐星臉色一紅,喜道:「是姐姐叫你來的?」

任意搖頭道:「我觀天象,自己找來的。」林驚羽聞言,點點頭道:「那行,我等下就回去和曾師兄商量一下,弟子們的安排吧。

也會把師兄的話,原封不動的告知弟子們,讓他們自己選擇!」

張小凡見狀,也不想在繼續留在這裏,連忙道:「陳師兄,那我和碧瑤也告辭了!

碧瑤現在有孕在身,恐怕也不宜在此多留,還是要多多休息才是

《從青雲門開始面板修仙》第一百八十二章離別、臨近今天狀態比較差,晚上不更新了,放假半天。

就當讓我放鬆一下吧。我已經連續三個月沒有休息了。好想放幾天假,可惜不能。

我要打遊戲!我已經好多天沒有玩過遊戲了!

《我妻上將軍,開局坑殺敵軍四十萬》請假條,11月14日少更一章 第六感官告訴她,有兩道目光,落在自己的大腿上,正在貪戀地察看著。

周韻竹羞喜一顫,兩條長腿優雅地收了一下,順勢站起身,不搭理張凡,徑直走到巨大的辦公桌後面。

那邊,靠牆立著一排黑紫色雅緻的書櫃,幾乎佔據整面牆。

她忽然回眸一笑,星眼如電,招手輕聲道:「小凡,你過來,看看我的新書櫃。」

張凡被電眼一激,身體微熱,緩步走過去。

「這是清一色用花梨木打制的,手感很好。你摸一下。」

張凡一摸,果然,不愧是高級進口木材,硬、涼、滑、潤……手感極佳。

正要讚歎,周韻竹隨手拉開一扇門。

本以為裡面是成套的書,定晴一看,卻沒有一本書,竟然是一道門!

張凡一愣,「門?對面有個暗間?」

周韻竹有幾分嬌怯地點點頭,顫聲道:「專門為你修的,這樣,以後我們見面就方面了。」

「為啥設在辦公室?」

「跟別人學來的,這叫工作愛情兩不誤。」

張凡明白了:周韻竹的意思是,以後可以借著談工作的機會,讓張凡來辦公室幽會。

虧她在張凡身上,用盡了心思,情深款款,令張凡不得不感動。

「韻竹姐,」張凡眼圈有些紅。

還沒有來得及說過多,周韻竹突然返身將張凡摟住,用力一推,將他推進門裡。

張凡只來得及看見這是一間八、九平米的卧室,乾淨整潔,一張單人床上鋪著被褥,而隨著身後小門的關閉聲,張凡感到她的小腹已經一下子貼在他的腰部,帶著蘭花香氣的雙唇,吻上臉來……

許久之後,兩人重新回到辦公室。

周韻竹充滿愛意地看著張凡,回憶著剛才的瘋狂,臉上全是滿意和慵惓,依舊不舍地拉著他的手,崇拜地說:「小凡,你變強了好多喲。」

張凡自我感覺也是如此。

修鍊「古元玄清陰陽秘術」之後,體輕腿健,眼亮神清,身體功能跨越式提升,駕馭美顏非常輕鬆,有一種「治大國如烹小鮮,馴野馬如牽綿羊」的自如感。

「我在修鍊一方秘術,確實效果不錯……嘻嘻,我家劉涵花這些日子都有些不能承受了。」

周韻竹臉上露出不易察覺的驚喜,完全像一隻依人的小鳥,輕輕摟著張凡,小聲道:「小凡,在家吃不飽的話,就到姐這裡來,讓姐好好侍候你。」

張凡輕輕攬著她,說:「以後約會,還是在你家裡老地方吧。」

「為何?難道這裡不秘密?」

「秘密倒是秘密,只不過,前台那些小姐們,恐怕一直在臉紅心跳地替我們倆計算時間呢!」張凡微笑著提醒。

「哼,讓她們計算吧,饞死她們。」周韻竹嬌嗔一笑,「我跟客人在辦公室談生意,談多長時間她們管得著嗎?」

一提到做生意,張凡忽然問道:「你怎麼跟Y國人做起生意來了?」

「Y國人怎麼了?他們市場巨大。」

「阿三非常不守信用,夜郎自大。」

「他們技術不行,我把醫療器械賣給他們,換取他們的大米和資源,這是個好主意。」

「那麼,我在這裡起什麼作用?」張凡始終對自己的「任務」不太明確:周韻竹應該明白呀,我並不擅長於談生意。

「那個Y國商人是他們國家的醫療衛生部的一個小官。他跟我見了幾次面,老是想占我便宜。」周韻竹說著,微微地有些生氣。呼吸急促起來。

「明白了,所以你找我來,如果他不老實的話,讓我捧他一頓?」

「揍不揍他,看你心情吧。反正,你的角色是我的保鏢。」

這時,前台打來電話,說Y國客商取消了前來公司談判,要求周董去他的酒店商談。

去酒店?張凡微微一笑:看來,這老小子色膽包天了。

周韻竹爽快地答應了,便下樓與張凡往外走。

路過樓下接待大廳時,幾個接待小姐嘰嘰喳喳,觀察二人。

見周董臉色紅潤,脖子上、耳根后殘留著未褪的紅暈,眼神也是溫柔有加。

而張凡筆挺昂揚,臉上滿是勝利者的自得,顯得更加帥氣非凡。

接待小姐們不禁暗暗羨慕感慨:

還是當老總好,老牛可以吃嫩草!

張凡坐周韻竹的卡宴月光藍,兩人來到江清國際大酒店。

剛進大廳,張凡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對。

一堆一夥的客人,各自小聲議論著。而接待總台的女服務員,也是神情緊張。

「發生了什麼事?」張凡一邊做訪客登記,一邊問女服務員。

女服務員看了張凡和周韻竹一眼,又看了下張凡登記上寫的2202房間,不由得皺了一下眉,沒有回答張凡的話,反而問道:「你去2202套房?」

「沒錯。我們去會見一位Y國客商。」周韻竹說。

女服務員看了看打扮入時、風情誘人的周韻竹,又看看她身邊身體並不粗壯的張凡,擔憂地提醒道:「要注意安全。」

張凡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女服務員見周圍沒人,小聲說:「2202套房的Y國客人,昨天晚上叫了四個小姐……結果,他是個變態,把四個姑娘摧殘得太苦了,下半身全是血,基本都被他玩廢了。」

「沒人報警嗎?」

「她們報了,警察遲遲未到,我們保安上去救人,結果被客人的保鏢打得落花流水,光是胳膊,就斷了五、六根!」女服務員眼裡透著驚恐。

「打傷了人,就白打了?」張凡氣得顫抖著問。

女服務員無奈地微笑:「這種涉外事件,如果媒體不報,基本不了了之。否則認真處理的話,影響了外商投資環境,市領導會不高興的。」

作為涉外酒店的服務員,她當然受到過這方面的培訓。

張凡皺了一下眉,握了握拳頭:看來,這個Y國商人挺霸道!

而此刻,2202套房的商務洽談間內,一臉黑黝黝、眼睛深陷的莫萊,正背著手在地上來迴轉圈,嘴裡不停地笑道:「吃那小娘們,我就不信,我用一千萬美元的大生意,買不到你一夜春風!」

兩個同樣黝黑的高大保鏢,在門邊筆直站立。

。 到達古趣堂門前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張凡把車停在路邊,囑咐薇兒道,「你把手機調到與我的微信對話當中,有情況馬上呼我語音!」

薇兒答應一聲,把手機調好,打開車門便走了出去。

張凡本想下車,到古趣堂門邊偷聽,但是擔心周韻竹一個人留在車上不安全,只好緊緊地盯着手機屏幕,隨時準備下去營救薇兒。

薇兒進去之後,一直沒動靜。

大約過了15分鐘,還沒有見薇兒出來。

張凡感覺有點不對勁兒,「竹姐,我們進去看看吧。」

「快去!」

周韻竹跟着張凡下了車,徑直向古趣堂大門走去。

剛剛走到門口,忽然從裏面衝出了兩個人,手裏拿着電棍,大聲喝問:

「什麼人?站住!」

「薇兒的朋友。她進去好久了。」張凡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