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遠的猜測很正確,明薇原本想要殺一個出其不意,將這些人盡數滅殺在這空間通道內。

她沒想到這些人看到屠誅月華大陣的瞬間便四散而逃……

若是一個個追殺起來,她的確耗不起,萬一這些軒轅衛召來更強大的援軍,那時候才是真正的災難。

「凌霄飛舟已經毀了,我們走!」明薇放棄了追殺這些軒轅衛。

池義點點頭,撤掉的屠誅月華后迅速催動玉盤,凌霄飛舟亦開始加速逃離,將那些軒轅衛以及被劈成兩半的凌霄飛舟扔在了空間中。

看著迅速遠離的凌霄飛舟,營遠這才深深吐了一口氣。

他眼中露出恨恨之色,翻手之下已將軒轅勾玉取在手中,激活了那件軒轅勾玉后,營遠的聲音便通過軒轅勾玉散布出去。

「自大浩州底部有一艘凌霄飛舟被外族人劫持,他們朝著大浩州以北而去,他們應該會通過三疊關入母世界,注意他們擁有一座屠誅月華大陣,望我等軒轅衛中的大能之人出手滅殺……」

……

……

軒轅勾玉能夠長距離溝通。

當他的聲音說出之際,便在母世界底部相當範圍內傳遞著,而在這個範圍內的軒轅衛皆能收到這個消息。

在母世界底部的另外一側,有一個三角形的缺口,這便是營遠口中的三疊關。

這一片區域內想要進入母世界,最近的就是三疊關,若是錯過了這個關口,繼續向前尋找下一個關口需要多耗費數月時間,這也是為何營遠斷定明薇他們會走三疊關的原因。

三疊關的中央,一艘通體漆黑的大船正緩緩地駛入其中。

這艘大船高達十萬丈,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大山,上面建造著一座巨大的樓閣。

就在這樓閣高層的一角,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拾取了軒轅勾玉,便聽到了營遠發出的警告。

「哦?外族人劫持了凌霄飛舟?而且凌霄飛舟上還擁有屠誅月華大陣?」這白衣青年臉上露出意外之色。

無限武者道 想了想后,他便催動軒轅勾玉同時問道:「是誰人這麼大膽,敢劫持我族的凌霄飛舟?速速回話。」

屠誅月華大陣只有天守閣的人,才有資格配備,白衣青年意識到這恐怕不是一件小事。

「請問您是哪位?」另外一端的營遠聽到此人的口氣后,回應中帶著一絲恭敬。

「我是合音,」白衣青年淡淡的說道。

營遠心中猛然一驚,口氣越發恭敬起來,「原來是合音大人!那太好了,剛剛……」

合音大人在天守閣中也是赫赫有名之輩,營遠自然聽聞過他的大名。

這營遠便將自己所看到的詳細說了一遍,最後又說道:「若他們走三疊關,應該還有一天時間就要抵達!」

「我明白了,」合音點點頭,「我會在這裡等他們。」

合音說完之後,軒轅勾玉上的光芒黯淡下去。

隨後他推開了樓閣的大門,輕輕一躍而起便離開了這艘大船。

這艘大船不屬於軒轅衛,而是屬於母世界中的一個商隊,他不過是順道而行搭便車而已。

既然碰到了這種事情,合音就不可能袖手旁觀,他便在這三疊關前守株待兔即可。

……

……

凌霄飛舟上,明薇等人的神色依舊凝重。

「雖然身份沒有暴露,但肯定會被軒轅衛視之為敵人,」羅征分析道。

池義亦點點頭,同時說道:「如果我是對方,肯定會設法推算我們進入母世界的路線,也就是說……他們恐怕會在三疊關攔截我們!」

「可以改道而行嗎?」羅征盯著明薇問道。

明薇的神色複雜,「我選的這條路,是最荒涼的一條路,應該也是最保險的,只是沒想到這麼龐大的母世界,好巧不巧就會碰到軒轅衛!」

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他們無法猜測軒轅衛們的動向。

眾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明薇終於下定了決心,「還是走三疊關,若是改道而行,怕是要多耗費數月時間,變數恐怕更多。」 棠瑩害怕他還有后招,所以待在原地等他出招,但是等煙霧散去,也不見刺客的動靜,反而是那個刺客躺在地上,踩在他身上的是另一位蒙面人。

「你是誰。」棠瑩警惕的看著現在站在刺客旁邊的黑衣人,而那個刺客,已經沒了氣息。

那個黑衣人悠悠轉過身,面上戴著羅煞面具,面目猙獰,讓人不寒而慄,那黑衣人冷哼了一聲,

這個刺客只是個誘餌,是想試探這女子的功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林子里還有別的高手在,應該是刺客的同黨,只是沒想到眼前這個刺客這麼弱,他連三分的力都沒用就死了,至於她。。。。

棠瑩額上一滴冷汗冒了下來,刺客的軟肌散的品質沒有她的火蠱高,所以軟肌散對她沒什麼作用,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頭越來越沉了。

那個黑衣人轉身看到棠瑩,既然有人想捉她,就說明她身上有他們要的東西,就先帶她回鐵侯門,畢竟她已經捲入了這場傳國玉璽案的漩渦之中,就不能置身事外。

此人便是鐵侯門三大名捕之一的羅剎—-滿江紅。

滿江紅向她走去,棠瑩不知是敵是友,但是地上的那個刺客估計就是他幹掉的,她沒感受到刺客的氣息,手段如此毒辣,此人不可小噓。

棠瑩抓住自己的手腕道:「你是誰,亮出你的身份!」

「。。。」滿江紅看著她握住的手腕,敏感的他覺得這其中會有貓膩。

既然那黑衣人不語,那肯定是敵人了,等他走到自己的攻擊範圍時,棠瑩向他的面門攻去,黑衣人閃躲,他本就冷淡寡言,見她反抗,心知解釋是多餘的,反正以她那三教九流的武功也鬥不過他。

棠瑩向他的面門攻去,黑衣人制住,棠瑩我用腿攻他命門,黑衣人轉身避過,她的手掙脫,右手成掌向他的胸口攻去,黑衣人在中她一掌之時,用左手腕碰她的右手腕,以掌為中心開始繞圈卸力,棠瑩覺得自己的力量好像被他吸走一樣,想將手抽出但卻抽不出來,自己的身體也逐漸不受自己控制,被他牽著走,他使了什麼妖法!

這招名叫漸離掌,通過周旋對手的方式卸力,可連綿不斷的消除對手的力量,對手一旦中招就會像是進入了一個漩渦,除非以對手十倍的力量掙脫,否則,只能任對手擺布。

「可惡。」棠瑩心中暗罵,如今可如何是好!

突然!她的心臟極速跳動。

「!!」身體內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奪體而出,劇烈的疼痛迅速蔓延全身,使得她苦不堪言。

「啊!」棠瑩一聲慘叫。

「!!」滿江紅停住攻擊,向後躍,自己只是想帶她去鐵侯門,並不想取她的性命,只見她雙手抱頭,面上扭曲,極顯痛苦之狀。

「是什麼?是什麼!我好像看到了什麼,到底是什麼!」棠瑩赤目吶喊。

滿江紅看著她在地上因為疼痛而打滾:「。。。。。」突然,她便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

風將河面上的寒氣帶到霧中,霧微涼,滲入膚質中,滿江紅小心翼翼的靠近她,棠瑩趴在地上,一個哆嗦,慢慢從地上站起來。

「!!」滿江紅吃驚她現在的模樣,面龐發紫,雙目通紅,如從地府出來的魔鬼。

她的眼神充滿了極致的仇恨與悲哀,以一中非常滲人的語氣對他說:「我想起來了,我全部想起來了,是你,是你們!為什麼要屠我們的村莊,為什麼!」

「她走火入魔了。」黑衣人向後躍,躲開了撲過來的棠瑩,她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十倍,棠瑩的指甲似刃,在黑漆漆的環境中劃出十道滲人的銀光,黑衣人的臉被她劃到,他感受到臉上的刺痛和溫熱,不待他喘口氣,她的攻勢如同雨點一樣襲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速度越來越快。

在滿江紅眼裡,她現在就像是個失心瘋的武林高手,他本不想傷害她的,但。。。他抽出別在腰中的劍!

勸道「回頭是岸。」

「啊啊啊啊」但是發瘋了的棠瑩怎麼會聽得進去,雙手成爪向他襲去。

滿江紅不避,直向她前刺,棠瑩跳躍閃開,他手腕一翻往上挑,欲意刺中她的肩部,但不想她竟然直接握住劍刃,他只能鬆懈些力道,否則她的手指會被砍飛。

「啊!我要殺了你,為大家報仇!」

戰國大召喚 棠瑩以他的劍為撐桿落地,手快速摸到他背後,抽出他的短刀,「刷」的一聲,削掉了他半張披風。

「嘖」滿江紅面色無異,再次向棠瑩攻去「乒乒乓乓」兵刃交接的刺耳聲,就在棠瑩即將到達癲狂的巔峰之時,她抽搐了一下,手指一送,兵刃落地,她噗呲的一聲,全身失力,跪在地上,眼睛恢復清明:「我。。。這是怎麼了?」

「。。。。」滿江紅皺眉,這又是演哪一出?

天機重樓。

一身著藍袍的人一臉凝重的看著眼前這個正在劇烈震動的藍瓷器,身後「吱呀」一聲,藍袍人向後看,一位身著紫袍的人跨過門檻,急匆匆向他走來,他聲大如雷,比閃電還要強勢:「你這急匆匆的叫樓主來,你想做什麼?你知不知道我們很忙的。」

藍袍人掏了掏耳朵道:「哎喲,紫達,你什麼時候能改一下你這說話的語氣,我都快被你吼聾咯。」

紫達將帽兜放下,露出自己滿是橫肉的臉。

「哎,你也知道他這個脾氣,你就多包容他吧。」說話的是紫達身後的黑袍人,藍袍人恭恭敬敬的給他行禮道:「樓主。」

「你叫我們過來做什麼?」那個黑袍人道。

「樓主你看。」藍袍人領他到那個震動的藍瓷器前,黑袍人看了瞭然,語重心長的對他說:

「已經入秋了,陰陽交合是很平常的事,只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猛烈的,你拿出來研究啊?」

藍袍人聽了急的甩袖道:「樓主,不要開玩笑啦。」

「你不是一直在研究這個嗎?羅里吧嗦的,看個蟲子都有反應,深院寂寞要不哥兒給你介紹一個,或者給你指棵明樹,先生意下如何?」紫達拍拍自己的大肚子哈哈大笑。

藍袍人起的手舞足蹈,怒道:「你才蹭樹,你這個卑鄙無恥的臭流氓。」 選擇三疊關無疑是一場冒險,但也是最好的選擇。

凌霄飛舟在空間通道中穿梭著……

壓力如同一隻無形的巨獸盤繞在眾人頭頂揮之不去,所有人都保持著沉默。

羅征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盯著明薇說道:「若是真的有危險,明薇你可以一個人逃走嗎?」

這個時候說這種話肯定不適合,但羅嫣還在明薇的體內世界。

若萬一遭遇其他軒轅衛的圍剿,羅征希望明薇能先行逃走,至少能保下羅嫣的性命。

明薇淡淡的注視了羅征一眼,她倒是不怪羅征,擔心自己的妹妹是人之常情,何況明薇當初也是力主將羅嫣帶入黎山。

保護羅嫣自然是她的使命之一。

「放心好了,如果真的碰到無法抗拒的危險,我自然會逃走,」明薇保證道。

羅征點了點頭。

若遭遇軒轅衛中的絕頂強者,恐怕這一船人會全軍覆沒,但明薇顯得空泛的保證終究讓羅征略微安心。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池義將手中的玉盤輕輕一糅之下,凌霄飛舟的前方閃過一縷縷湛藍色的光芒,再度離開了空間通道。

就在脫離空間通道的剎那,一個巨大的三角形缺口呈現在眾人面前。

這三角形缺口是由三根長達百萬丈的玉柱首尾相連形成,每一根玉柱上都繪製著奇形怪狀的紋路,數百艘形狀各異的飛舟在這缺口中進進出出。

即使見慣了大場面的羅征,看到這個巨大的三角形缺口,眼中也露出震驚之色。

https://tw.95zongcai.com/zc/53281/ 「這就是三疊關?」羅征問道。

明薇點點頭,雖說時隔無數年重新見到三疊關讓她倍感親切,但現在可不是感慨的時候,她向池義說道:「準備展開屠誅月華,大家提高警惕!」

女媧一族其他的女子紛紛點頭,為了以防萬一,她們都將一枚神晶攥在手中。

不遠處有十幾艘巨型飛舟緩緩前進,池義的面色微微一動,凌霄飛舟調轉了方向,跟隨在了那些巨型飛舟的後面。

這些巨型飛舟多半是商隊的貨船,若能藏匿在這些貨船中安然過關自然是好事。

……

……

三疊關的正上方,合音屹立在兩根玉柱的交匯處,淡淡的俯視著下方進進出出的飛舟。

「我守在這裡已經三日了,按照營遠彙報的消息,那艘凌霄飛舟應該已經到了?或者說……他們選擇改道?」

如果對方不走三疊關,合音也拿那艘凌霄飛舟沒有辦法。

母世界太龐大了,即使是合音這樣的強者也難以面面俱到。

但有人劫持了凌霄飛舟,對於軒轅衛而言絕不是小事,即使這些人選擇其他的關口,軒轅衛也會進行圍追堵截,合音只需要守好三疊關即可。

就在合音思索之際,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十多艘巨型飛舟的後段,在那巨型飛舟的一側赫然是一艘凌霄飛舟。

合音臉上露出了笑容,「終於等到你了,竟想用這麼拙劣的手段矇混過關……愚蠢。」

他輕笑之下,腳尖輕輕一點,體態輕盈的如同一隻白鴿,在混沌之中飛馳了一段時間,旋即向下急墜,在空中劃過一道白色的細線,直奔凌霄飛舟而去。

當這白色細線劃破天空的瞬間,明薇和池義等人已注意到了,或者說合音原本就沒想過隱藏。

「那是朝我們來的,」池義的臉色一沉。

明薇看著那高速飛掠而來的身影,瞳孔也閃爍出一絲厲光,「展開屠誅月華……加速衝過三疊關!」

三疊關是無法用大挪移穿過去的,現在只能依靠凌霄飛舟的速度衝進三疊關。

池義聽令之後,再度展開了屠誅月華,同時凌霄飛舟猛然一顫,猛然提速,化為一道離弦利箭朝著三疊關飛射而去。

看到不斷加速的凌霄飛舟,合音臉上的笑意越發濃郁。

在下墜之際,合音的手中已多了一柄厚重的寬刃劍,在祭出這把寬刃劍的同時,他下墜的速度竟驟然提升了十倍有餘!

「咻」

高速下墜的同時,合音還在不斷地調整方位,確保能精確的靠近凌霄飛舟。

百里,五十里……

「嗡!」

屠誅月華再度被池義展開。

明薇抬頭看著那不斷靠近的一襲白衣,手中銀白色的月光亦在不斷地匯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