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坤離開以後,林辰掏出了凈蓮妖火煉化的陀舍古帝洞府。

先不說他本身就是一個超大型的儲物設備,就說他裡面還有異火的火種和陀舍古帝的傳承。

林辰一下子覺得有點兒不太好解決這個事情了。

你說拿在斗帝大陸上面拍賣吧,就是搶自己的『彼岸花』的生意。

你說要是拿去別的世界拍賣的話,就只能夠賣一個超大型儲物空間的錢,裡面的斗帝傳承根本就不值錢。

想了想,林辰把空間球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裡面。

然後讓凈蓮妖火又帶著他回到了烏坦城。

空間球不能夠爛在自己的手裡面,而且林辰打算賺兩次的錢。

他要把空間球裡面的本源帝氣提煉出來,然後通過『彼岸花』售出。

至於空間球的話,在鬥氣大陸上面拍賣不出什麼好價錢。

有錢的人基本上都是站在大陸上面的那幾位。

但是那幾位的話,空間球對於他們的吸引力又不是那麼的大。

總不能夠把它給賤賣了吧。

…………..

不一會兒,三人…哦不,一人一火一丹就來到了烏坦城。

每次看到烏坦城,林辰都會覺得烏坦城會發展成為鬥氣大陸上面最為發達的一個城市。

因為林辰每次來烏坦城,烏坦城似乎都在向外擴張,絲毫不想一個邊境小城。

這次林辰沒有去找蕭炎,而是去了拍賣場,找到了雅妃。

這次他可是要來找雅妃合作,雖然蕭炎更加的合適,但是當蕭炎轉職成為一個萬界商人以後,肯定沒時間來管這兒的事情。

所以林辰來找雅妃。

來到拍賣行,林辰他們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攔,而且擁擠的大廳裡面的人自覺地分開了一條道路讓林辰他們先通過。

要說在別的地方可能還會有人不認識林辰,但是在烏坦城,每個人見到林辰都認識他。

因為烏坦城已經有林辰的畫像在出手了。

似乎是為了家族或者親戚朋友招惹到林辰的,所以畫了畫像警告自己的小輩或者有關係的人千萬不要招惹林辰。

至於說拍賣行乃至是烏坦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人,那是因為林辰召開拍賣會的緣故。

雖然拍賣會已經結束了,但是因為大型拍賣會的吸引,許多的強者都拿出了自己的東西來拍賣行裡面出售。

不多時,林辰就見到了雅妃。

雅妃還是那個習慣,一身紅色的旗袍,配上她的身材,給人一種十分的魅惑的感覺。

不過她在林辰的眼前可沒有露出絲毫的媚態。

林辰的身份他可是知道的,那是斗帝都得彎腰的人物,哪兒是她這種小人物能夠覬覦的。

」雅妃見過林公子,不知道林公子找奴家有什麼事情嗎?「

雅妃恭敬的給林辰行了一個禮,然後出口詢問道。

林辰揮了揮手,「不用那麼客套,你就當我是一個普通人就行了,我這次來是想和你談一筆生意的。」

「生意?不知道林公子你指的是?」

雅妃疑惑的看著林辰,她們拍賣行裡面肯定不會有林辰需要的東西,難道林辰剛剛舉辦完拍賣會又打算再一次舉辦嗎?

林辰從儲物戒指裡面拿出了一本筆記本電腦放在了桌子上面。

然後看著雅妃道:「這是筆記本電腦,其他的功能都被我給改了,現在它唯一的一個功能就是接單。」

「接單?」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雅妃一臉的不解,接什麼單啊?

「對,接單。我知道許多人在使用』彼岸花『以後肯定會樂不思蜀,到時候很有可能會連家門都不想出去,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外賣服務了。」

林辰打算在』彼岸花『裡面開通外賣服務,到時候除了吃的喝的,還有裝備啊什麼的。

最主要的是,林辰敢肯定,各大家族肯定會花費大量的錢財去給別人購買遊戲裡面的金幣,那樣的話肯定會帶動這個世界的經濟發展。

「外賣服務?」

禁愛總裁,7夜守則 雅妃更加的疑惑了,她做這麼多年的生意,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些詞。

林辰笑了笑,然後輕輕的拍了拍筆記本電腦道:「一切說明,筆記本電腦裡面都有。」

說道這兒,林辰掏出了一個儲物戒指,遞給了雅妃,儲物戒指是特殊的儲物戒指。

裡面有大型的空間傳送陣,能夠把裡面的東西傳送到林辰的儲物戒指裡面。

婚裏婚外:悶騷總裁吃貨妻 不過這個傳送陣也不是免費使用的,使用一次就得花費上十萬兌換點。

「這個是儲物戒指,一會兒我會在』彼岸花『裡面開通現實商城,裡面會售賣東西,而且我們不需要賣東西,只需要出售或者出租店鋪就行了。「

雖然說壟斷裡面的生意會很好,但是林辰覺得如果壟斷的話,會有很多方面的不足,所以還是出手給別人就行了。

而且最為划算的一點就是,』彼岸花『裡面的店鋪可以重疊,也就是說可以有無數個店鋪,無數個店鋪都能夠有收穫,到時候賺到的錢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聽到出售和出租店鋪,很有生意頭腦的雅妃瞬間明白了過來。

雖然細節方面並不是很清楚,但是她知道,林辰是打算出手『彼岸花』裡面的店鋪,以此獲利。

「林公子請放心,雅妃一定儘力。」

只要是做生意的事情,雅妃就不怕。

林辰滿意的點了點頭,」對了,我給你的儲物戒指裡面有兩個特殊的窗口,第一個窗口就是筆記本服務,以後如果有商家來找你購買店鋪,你就去筆記本服務那兒取一台筆記本,然後登陸上去註冊一個店鋪就行了。

註冊好店鋪以後,你把筆記本交給商家,然後讓商家注意上面的接單信息就行了。「

這個服務是為了方便那些商家的,你總不能夠讓人家用衝擊椅接單吧,那樣不在遊戲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接單信息。

雅妃點了點頭,林辰說的這個她大概懂了。

「第二個窗口就是傳送窗口,出售店鋪賺的錢,我九你一,我的那九成你全部幫我購買高階的天材地寶,然後通過傳送窗口傳送給我就行了。

但是要記住,傳送的代價很大,天材地寶必須堆積到一個很大的程度以後才能夠傳送,要不然很有可能連傳送費都抵不上。「

傳送一次就是十萬幾十萬不等的兌換點,要是只傳送一些東西的話不得虧死。

雅妃又點了點頭,林辰說的這些雖然她都還沒有見到,但是聰明伶俐的她還是明白了不少。

看著乖巧的雅妃,林辰滿意的點了點頭。

「有什麼不懂的,你可以通過你的筆記本裡面的語音終端聯繫我。」

為了防止雅妃有很多事情不懂會出錯,所以林辰在給她的筆記本裡面加了一個語音聯繫終端,到時候就可以直接聯繫到林辰了。

雅妃收起了林辰交給她的東西,然後說道:「林公子請放心,我一定辦好您交給我的事情。」

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彼岸花』裡面的東西很多,有時間你也可以進去玩一下,收穫肯定不小,至於說衝擊椅的話,你去找蕭炎要就行了,提我的名字,他不會收你的錢的。」

雅妃激動的點了點頭,『彼岸花』的神奇,她知道一些,但是衝擊椅已經被那些大家族的人拍走了,她根本就沒機會。

現在居然能夠有機會去體驗了,她怎麼能夠不高興。

「對了,你可以通過筆記本去『彼岸花』裡面掛一個虛擬店鋪招商廣告,到時候等進入遊戲的人多了,就會有人來聯繫你了。」

要是在現實世界裡面宣傳,先不說花費,就說傳播效果,肯定都會差上不少,所以還不如直接在遊戲裡面宣傳。

交代好一切以後,林辰他們就離開了拍賣行。

這個世界的經濟和發展,將會由他留下的東西一手操控。

而且考慮到有人通過『彼岸花』購買到斗帝丹突破後會搶劫殺人什麼的。

林辰還特地的弄了一個保護機制和世界傳送機制。

那就是在有人的遊戲金幣達到購買斗帝丹的金額想要購買斗帝丹的時候,系統會自動生成契約,簽訂契約以後才能夠購買斗帝丹。

契約的內容就是不能夠在突破斗帝以後在鬥氣大陸上面胡作非為,否則實力將會由斗帝直接降到斗聖一下。

至於說世界傳送機制,那是林辰弄出來的傳送陣,只要使用了傳送機制,就會被傳送到一個強大的修仙世界,至於說是什麼世界,林辰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系統的傳送至隨機的,如果運氣好一點的話,傳送過去的世界斗帝還能夠算是一方強者。

如果運氣不好的話,傳送過去的世界斗帝估計只能夠算是一個二流或者說三流人物。 86_86832法拉利離開蘭蒂眾人的住處,直奔老希爾維斯特的府邸。

見到老希爾維斯特,法拉利立刻把今天的事情詳詳細細說了一遍,一點兒也沒有遺漏,然後靜待他的回答。

老希爾維斯特狠狠瞪了他一眼:「你非得惹他們做什麼?」

法拉利小聲道:「不過是個奴隸!」

老希爾維斯特低聲吼道:「混蛋!那些人得意不了幾天,到時候他們身上的東西你想要什麼得不到?非在這時候惹這麼大亂子!」

法拉利理虧,低頭不敢出聲。

「哼!」老希爾維斯特雖然心狠手辣,但還是心疼孫子,換來心腹,「去,把科奇兒家的大少爺請來,就說有特殊的藥劑請他辨別。」

「是!」心腹明白法拉利在自家主人心中的地位,不敢遲疑,立刻轉身去了。

不多時,一名藍色長發的年輕人跟在心腹的身後走進來。

正是那日聽聞興奮藥劑匆匆趕到比武場的藍發年輕人。那天,他趕到比武場之後,比武已經結束了,沒有親眼看到藥劑的效用,讓他很是遺憾,這兩天心情都不太好,今天聽說老希爾維斯特這裡有特殊的藥劑,毫不遲疑的就趕來了。

見到藍發年輕人,老希爾維斯特立刻拉住他:「尤金,快來看看法拉利,他喝下一瓶奇怪的藥劑,不知道對身體有什麼損害!」

尤金沒有廢話,直接檢查法拉利的身體,半響之後,他皺起眉頭:「老伯爵,法拉利的身體看不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法拉利,你可知那藥劑的名字?」

法拉利搖頭,慌忙問道:「那別的方面呢?會不會有損害?」

尤金想了想。道:「你運行魔武力試試!」

法拉利依言嘗試運行魔武力,魔武力在身體里運行暢通,依然沒有不對的地方。

尤金點頭道:「那這種藥劑應該對你沒有什麼傷害。」

法拉利疑惑道:「不可能啊!她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放過我!為此連賠償都不要了!不可能!不可能!尤金兄弟,你再幫我好好看看!」

尤金猜出這藥劑的來路可能有些問題,但沒有多問,想了想之後說:「那你直接修鍊看看,有什麼異常沒有?時間長一點,我等你!」

法拉利依言立刻開始修鍊魔武力。

老希爾維斯特則招呼僕人上茶水招待尤金。尤金則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一直到茶水上來仍舊沒有任何反應。老希爾維斯特了解他的性格,知道他是在思考自己孫兒的身體情況。於是沒有出言打擾。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法拉利睜開眼,額頭上全是汗滴。一臉的驚慌之色:「怎麼可能?不可能!怎麼會這樣?」

「怎麼了?」尤金和老希爾維斯特同時開口。

法拉利抓住尤金的手,彷彿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兄弟,你可一定要幫我啊!一定要救救我!」

「到底怎麼了?」

「我剛才修鍊,發現,體內的魔武力居然越修鍊越少。以前修鍊應該增加多少,現在修鍊相應的就減少多少!這可怎麼辦啊?兄弟,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

尤金大驚,一臉凝重之色。

他取出一瓶藥劑:「子爵,這是嘔吐藥劑,喝下之後你會很難受。你忍一忍,盡量把肚子里的東西都吐出來,我才好找出你喝下的藥劑的成分。」

尤金的話中帶著抑制不住的興奮。

希爾維斯特家的兩人知道他痴迷-藥劑。這是見到未見過的藥劑的反應,並非幸災樂禍,所以沒有責怪他。

法拉利接過藥劑,一飲而盡。

藥劑下肚之後,他的肚子里便如翻江倒海一般扭痛起來。肚子里的液體直向喉嚨里闖。老希爾維斯特忙叫人取來盆子,法拉利便一股腦的將肚子里的東西全都吐出來。嘔吐物發出陣陣噁心難聞的氣味。

法拉利吐完,便皺著眉頭遠遠地躲開。

老希爾維斯特一直陪在他身邊,目帶關切。

只有尤金,一直蹲在盆邊,鼻翼微動,分辨著其中最細微的味道,似乎一點兒也沒覺得味道多麼難聞。

是什麼草藥?

這味道,是雲芝,而且是五色雲芝。

這味道,是金櫻子。

還有,這是什麼味道?沒有聞過。似乎還有其他的味道,但是含量太少,幾乎聞不出來,是什麼呢?

尤金的鼻子幾乎貼在了盆子邊上,看的法拉利又是一陣噁心。

最終,尤金還是放棄了,他實在是分辨不出這藥劑其他的成分是什麼。

看尤金站起身,法拉利急忙叫人來把盆子拿走,然後大喘了幾口氣,滿眼希冀的問他:「尤金兄弟,怎麼樣,有化解的法子嗎?」

尤金猛然抓住法拉利的手,反問道:「你這藥劑是從哪裡得來的?是誰配置的?帶我去見他!太神奇了,究竟是用什麼配置的?」

「你也沒辦法嗎?」法拉利滿臉失望。

尤金這才反應過來,抱歉的說:「對不起!我分辨不出這藥劑的成分,無法配製解藥。」

老希爾維斯特一臉凝重,沉聲道:「好在你並未對那個奴隸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明天比賽結束後跟我一起去拜訪萊安,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也要把解藥要回來。」

尤金心裡一動:「老伯爵,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