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了!

葉凡的劍快若閃電,就在先前一劍打崩紫金神靈的靈神,第二劍已經接踵而至,那速度快得就算是神靈也要膽寒。

葉凡的劍非常的快,可是紫金神靈的速度也不會有多慢,當劍光次來,他完全有時間做出反應。對於神靈來說,有時間差距並沒有你想象中的大,只要你想,完全可以讓奇迹誕生。

可是這一刻的紫金神靈卻沒有奇迹,靈神崩解,對他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他根本無法完美的掌控自己的力量跟境界。

「啊!」

一聲慘叫響起,紫金神靈的一條胳膊直接被葉凡一劍卸掉,那一刻可怕的劍光照得他臉色蒼白到極點。

逃!

這一劍徹底讓紫金神靈膽寒,他選擇逃避,只是身形感動,葉凡第三劍接踵而至,那一刻劍光快得讓他恐懼。

神甲已經不能給紫金神靈提供保護,霸王卸甲的能力堪稱逆天,尤其在被定住的那一瞬間同時施展,紫金神靈根本扛不住。

怎麼可能?

無數看到這一幕巨擘宗弟子驚恐欲絕,他們絕對想不到自己宗門的無上神靈居然在被人虐殺,看著雙臂都被卸下的紫金神靈,巨擘宗上下這一刻真正感受到了恐懼。

一尊神靈不是那麼容易被擊殺的,紫金神靈落敗,開始狼狽逃竄,雖然靈神的崩解讓他無法掌控自己的力量,甚至就連很多平常非常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但是葉凡要想擊殺他難度同樣非常大。

追殺在繼續,葉凡的劍絕對可怕,在他的劍下紫金神靈根本接不下一招,很開整個肉身都被打爆。只是葉凡發現要想利用神位之劍再度打爆紫金神靈非常困難,對於這一點他其實早就有心理準備,當初傳承之塔就跟他說過,神位是隱藏域神晶之下,只要神靈的神晶完好,一般情況下是無法觸及到對方的神位。

葉凡之所以能夠打爆紫金神靈的靈神,完全是因為霸王卸甲的特殊性,直接將對方的靈神從防禦中震出來。

有了這次嘗試,葉凡自然想要故技重施,不過一切都非常困難,他發現三神中的元神跟真神難以撼動,霸王卸甲無可奈何,同樣七位也是如此,這些東西藏得很深,他甚至就連一絲感應都沒有,除非他能夠將紫金神靈的神晶打爆。

打爆紫金神靈的神晶。

葉凡很開就有了決定,他不在一味重創紫金神靈的肉身,這東西完全可以一次次復原,雖然每一次對紫金神靈的神力消耗非常大,但是這種消耗還不足以讓葉凡將其幹掉。

葉凡有過一次幹掉神靈的經歷,自然知道該如何辦,直接取出帝龍劍,閃電間直取紫金神靈的神晶。

「不!」

紫金神靈驚恐欲絕,帝龍劍的恐怖僅僅放出來就讓他感到恐懼,這讓他明白,這口神劍非常恐怖,遠不是先前的神劍能比。

葉凡臉上浮現冷笑,手中神劍速度如電,手持帝龍劍,他的各方面屬性都有非常巨大的提升。雖然葉凡的劍道境界並未真正踏足劍神的境界,但是他現在擁有神靈的力量,所以當他動用神器時,能夠調動的力量遠超當初,可以真正發揮出神器的恐怖威力。

劍光異常的恐怖,閃電間就穿透了紫金神靈的神體,那一刻直取他的神晶。

「咔!」

帝龍劍跟神晶發生最直接的碰撞,一瞬間就爆出咔嚓巨響之音。

爆了!

確切的說,神晶被帝龍劍重創,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看上去彷彿隨時都要解體一樣。這樣的感覺非常的恐怖,紫金神靈清晰感應到自己的慘狀,天知道如果不想出辦法來,今天自己一定會隕落在這裡。

紫金神靈滿面猙獰,他機會沖著蕭戰吼道:「該死!你真想要趕盡殺絕嗎?」

葉凡冷笑道:「你這個問題真是可笑,咱們本來就是敵人,不趕盡殺絕還能怎麼著。」

對待敵人根本沒有必要那麼多廢話,葉凡這次直接祭出帝龍劍,他沒有自己衝上去,而是放出飛劍遠距離攻擊。

葉凡殺心如熾,想要將紫金神靈徹底幹掉,他的決心非常堅決,紫金神靈完全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險太強烈了,這讓紫金神靈深感恐懼。

神靈很難隕落,這是公認的事實,可是血仙大世界中隕落的神靈卻非常多,就連神尊級別的超級神靈都會隕落,何況是一些普通神靈。

紫金神靈感到了恐懼,因為他預感到葉凡有能力將他幹掉。大戰再繼續,葉凡的劍越來越可怕,到了最後紫金神靈就連一劍都接不下,他的肉身基本上很開就被打爆。

葉凡祭煉帝龍劍,他根本不靠近紫金神靈,這讓紫金神靈想要拚命都不到,完全就是被活活耗死的架勢。

「咔!」

神晶的裂縫越來越大,帝龍劍可是神王劍,這樣的神劍本身的材質遠超神晶,就算是一件真正的神器也經不住一件神王器如此硬碰硬的轟擊。

該死!

紫金神靈滿面猙獰,他異常的焦急跟憤怒,怒視著葉凡,他想要拚命,甚至想要同歸於盡,但是他根本無法拉近彼此的距離,如果強行自爆,他知道給對方造成的傷害非常有限。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葉凡臉上儘是冷笑,他需要慶幸自己有飛劍的遠程攻擊,如果這時候兩者是近身戰,他知道紫金神靈最後一定會拉他墊背,而現在就是他慢慢將這傢伙耗死。

穿越在吸血鬼身邊 「轟!」

神晶終於在葉凡第三次用帝龍劍轟中目標之後解體,整個魔域都在劇烈震動。紫金神靈絕對是魔域中誕生的神靈,他的神晶跟魔域休戚相關,當他的神晶解體的瞬間,魔域就感應到了,這一刻天地神道震動,似乎在為他的隕落哀慟。

這種感覺很是震撼人心,葉凡能夠清晰感受到那種天地痛苦的感覺,哪怕他是敵人,這一刻居然也有了熱淚盈眶的感覺。

神靈隕落,天地大殤。

葉凡沒有任何猶豫,雖然跟紫金神靈只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因為巨擘宗跟魔情殿的仇恨,兩者從一開始就是敵人。

對待敵人自然沒什麼好說的,如今紫金神靈體內的神晶破裂,他的神位失去最後的屏障,葉凡直接祭出神位之劍,連帶帝龍劍朝著紫金神靈轟過去。

「轟!」

大戰並未持續太久,紫金神靈最終還是隕落了,那一刻整個魔域都在劇烈震動,天地神道顫動,一種悲傷的力量傳來,哪怕強如葉凡也抵抗不了。神靈隕落了,這是葉凡幹掉的第二尊神靈,不過對他來說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尊神靈,畢竟以前的神龍只是獸巣製造出來的一種神靈,跟這種天地間通過修鍊誕生的神靈安全不同。

神靈隕落,天地大殤,葉凡很快就發現一種陰冷的力量開始糾纏自己,不敢他如何驅散,這種力量始終存在著,並且試圖滲透進入他的神魂中,這讓他感覺很不好受。

這是什麼?

「這是擊殺神靈誘發的詛咒,如果一個人擊殺的神靈越多,這種詛咒也會越發的可怕,如果某一天扛不住,或許會被咒死。」

傳承之塔的聲音在葉凡的腦中想起,這讓他的心情不由變得凝重。

「如果我幹掉一尊神皇,豈不是還要承受屬於神皇的詛咒?」

「詛咒就是一種屬於神靈的怨念,只要是擊殺了神靈,被擊殺者的怨念就會產生,那時哪怕自身就是神靈,也會受到詛咒。不過主人用不著擔心,神靈的詛咒並不是那種詛咒體系的詛咒,這東西就算幹掉再多的神靈也不會將主人咒死,頂多也就是會影響到氣運,只要主人不介意某一個時候倒霉根本不用在意。」

「這樣嗎?」

葉凡對傳承之塔的說法很是無語,某一天會倒霉,這種後遺症總感覺心中很不踏實,他喜歡那種乾脆的,一下子就完成的,這樣懸而未決,總讓他有種提心弔膽的感覺。

紫金神靈的隕落絕對是一件大事,整個魔域都在震動,這不僅只有天地法在震動,整個魔域的武者都驚恐不已。

這可是神靈隕落了啊,任何神靈之下的武者都人人自危,就連神靈也能夠被幹掉,他們自然更加不堪。

巨擘宗上下陷入惶恐中,他們所依仗的神靈隕落,本身就是巨大的打擊,更要命的就是擊殺他們神靈的似乎就是來自魔情宗。

這可是死敵啊。

巨擘宗上下想不恐慌都難。

逃!

幾乎一夜間,原本如日中天的巨擘宗就像出現了雪崩一樣,宗門弟子絕大多數都逃了,這些傢伙根本不敢待在巨擘宗,原本偌大的宗門就快要成為墳場。

這種局面讓無數深知巨擘宗強大的武者目瞪口呆,以前的巨擘宗何其囂張,根本不允許魔域內存在威脅到他們的力量,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一次大清洗,將任何潛在的威脅消滅乾淨。

如今一切都變了,巨擘宗上下惶恐不安到極點,當年他們清掃魔情宗,如今形勢逆轉,魔情宗沒理由不清掃他們,強行霸佔魔域。

葉凡對於霸佔魔域沒什麼興趣,因為他很清楚不就的將來第二層秘境就會對自己開放,一個魔域根本滿足不了自己,所以霸佔魔域對他來說根本沒有那個必要。

「一定要滅掉巨擘宗,將他們在魔域的力量連根拔除。」

葉凡對滅掉巨擘宗不感興趣,可有人感興趣,這人不是別人,正式他的師祖踏天魔尊。如今的踏天魔尊實力強出了很多,隱約間有晉陞到半神的程度,這樣的實力在葉凡面前自然毫無一絲優勢,可他畢竟是師祖,對他還是需要有一定的尊重。

「魔情殿是否就是曾今的魔情宗?」

「這個當然是。」

踏天魔尊幽幽一嘆道:「當年我們魔情殿佔據著整個魔域,那時候就連焚天城都在我們的掌控中,根本沒有這個什麼焚天槍宗什麼事情。可惜當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魔情殿被驅趕出魔域,就此徹底跟上界魔情宗斷絕關係。這一過去就是將近萬年的時間,我們魔情殿的實力雖然一直算是焚天城頂級實力,但是始終無法奪回魔域的掌控權,自然也無法打通跟上界的聯繫。」

葉凡聞言不由恍然,魔情殿坐擁魔域,實力還算不上焚天城最強,歸根結底都是因為魔域中的巨擘宗,這個宗門耗費他們太多的力量,或許整個宗門的半神都隕落在魔域內,這就造成魔情殿半神的稀缺。

「如今隨著我感到巨擘宗的神靈,整個巨擘宗陷入混亂中,我們魔情殿要想吞併甚至消滅他們並不困難。不過師祖必須明白,我們的綜合實力遠不如巨擘宗,僅憑我們現在的力量要想徹底掌控魔域很難。」

「你想多了,有你坐鎮魔情殿,魔域內沒有任何一方勢力膽敢挑戰我們魔情殿,所以掌控魔域其實並不困難,真正的難題應當是如何剿滅巨擘宗。」

「除非我出手,不然僅靠魔情殿的實力還不足以剿滅巨擘宗。」

葉凡搖頭,要將巨擘宗滅掉不難,可他不想親自出手,畢竟身為神靈還是需要有屬於自己的矜持,最後就是不久的將來第二層天賦秘境就會打開,他需要考慮不是什麼巨擘宗。

踏天魔尊沉聲道:「不管如何,巨擘宗必須滅亡,這個事情就交給你了,我只需要結果。」

踏天魔尊最後耍起無奈,直接將剿滅巨擘宗的重任提給葉凡,他是師祖,可以倚老賣老,當然了,如果葉凡不配合,他也只能幹瞪眼。

葉凡對於踏天魔尊的要求到沒有生氣,滅掉巨擘宗不算太大的難事,可以說如今隨著紫金神靈隕落,巨擘宗已算是名存實亡,就算他們不去剿滅,這個宗門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自行瓦解。

不過有了踏天魔尊的要求,葉凡自然需要去做,雖然他可以不去做,師祖也拿他沒有辦法,但是尊師重道還是必須的,哪怕師傅從未怎麼教導過自己,可他必須承認對方的……

葉凡從來都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雖然龍殿主帶給他的幫助非常有限,但是當初他受自己為徒絕對是出自真心,同時還給他提供了進入天賦魔殿的機會,僅僅這些,葉凡就必須銘記,真正將對方當成是自己的師傅。

所謂師傅並不一定需要傳到授業,葉凡認為僅僅龍殿主的關心就盡了一個師傅的本分,而作為徒弟,自然需要報答。

幹掉巨擘宗對葉凡來說真的不算什麼,他輕易就能夠做到,可以他的實力動手對付一個沒有神靈坐鎮的宗門實在是太容易了,甚至有種以大欺小的感覺。

怎麼辦?

葉凡答應了踏天魔尊,可並不表示就一定需要由他親自出馬,魔域很大,巨擘宗早就一鬨而散,將整個力量分散到整個魔域,要想將整個宗門剿滅,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如今的巨擘宗人人自危,早就躲藏起來,整個宗門算是名存實亡,只要葉凡在一天,整個宗門就不會跳出來,也就是說要收拾巨擘宗不用急在一時,完全可以而已耗費更久的時間,他完全可以現將自己的事情搞定在說。

自己的事情?

葉凡這次進入魔域可不僅僅只是為了打通跟第二層秘境的聯繫,他可不會忘記傳承之塔說過,在魔域中有一個天賦魔殿,只要他進入其中,應當就能夠獲得天賦傳承。 花兒與少年 花兒美美走世界 葉凡不需要獲得更多的天賦能力,可讓自己的天賦能力晉陞還是很有必要的。

有了這種想法,葉凡很快就將巨擘宗的事情放下,他相信只要有他在,巨擘宗一定不敢惹事,魔情殿完全可以逐步佔領這裡。

「天賦魔殿?」

天茹的眼睛很亮,處於魔域中的天賦魔殿,或許會有神靈的天賦能力,如果她的運氣足夠好,說不定這回就賺大了。

葉凡將自己的女人叫過來,將此行的目的說出來后就動身前往天賦魔殿。如今葉凡的實力算得上魔域第一人,根本沒有任何的人或勢力敢跳出來挑釁,所以他也不用掩飾自己的行蹤,帶著眾女直奔目的地而去。

天賦魔殿位於魔域最深處,這裡乃是一座恐怖的禁區,算是魔域最富盛名之地。

「師兄,今後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姜立的臉色很不好看,作為巨擘宗核心弟子,在魔域自然是橫行無忌的存在,只是他完全沒有料到,幾乎一夜之間巨擘宗的擎天之柱崩塌,他們這些核心弟子只能落荒而逃,藏在這樣危機四伏的禁區中。姜立很多時候就覺得不用魔情宗的人殺過來,他們這些人就會被這個禁區吞噬掉。

賀飛冷冷的看著姜立,沒好氣道:「你不要想著離開這裡,如今魔情殿奪回魔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一旦我們離開,等待我們的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你自己想死,本是師兄拒絕對不會攔著,可一旦你你開這裡,很有可能會泄露大家的行蹤,為了所有人的安危,本師兄會考慮徹底解決麻煩。」

姜立臉色猛地一變,他又不是傻子,如何聽不出賀飛話語中赤裸裸的威脅,對於這種情況他無能為力。

「師兄誤會了,師弟絕對沒有離開的心思,只是我們如今被困在這裡也不是辦法,還是需要想出一個可行之法才行。」

賀飛沒好氣道:「這個我如何不知道,但是知道又能如何,如今魔情宗擁有一尊神靈坐鎮,在魔域我們巨擘宗別說對抗,現在就修鍊生存都是問題。至於要如何辦,你問我,我問誰去,所以一切還是等吧,看看事情會不會有轉機。」

姜立聞言除了苦笑還是苦笑,事情會有轉機?

怎麼可能?

魔情宗佔領魔域,如果能夠打通跟上界的聯繫,他們的實力只會越來越強,如此一來他們巨擘宗的處境就變得非常尷尬了,或許被剿滅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腦中無數念頭閃過,姜立壓低聲音道:「師兄,隨著掌門隕落,巨擘宗算是徹底完了,今後整個魔域絕對是魔情宗的後花園,不管我們如何躲藏在這裡,未來都必須面對如日中天的魔情宗。既然早晚都要面對,師弟覺得還是早一點面對的好,說不定我們能夠藉此機會加入魔情宗,這樣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賀飛眼皮忍不住狂跳,他自然清楚姜立的話沒有任何問題,如今對於巨擘宗來說算走到了盡頭,如果繼續留在其中,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畢竟不管他們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是魔情宗那位神靈的對手。

脫離巨擘宗?

賀飛心思電轉,他心動了,可僅僅心動又有什麼用,他必須儘快做出決定才行。

該如何選擇?

識時務為俊傑,對於這個至理名言,賀飛深表贊同,所以他決定早作投降。只不過要投降可是一門技術活,隨隨便便的,肯定得不到多大好處。

……

葉凡的速度很快,腳踩飛劍,一群人直接來到一座階段的深淵前。 獨家佔愛:總裁別欺人 根據傳承之塔的描述,天賦魔殿就在這個深淵的最深處,要想獲得好處,就必須直接進入,這不會有任何投機取巧的可能。

「這裡似乎有人來過?」

一行人懸浮在深淵上空,陳盈黛眉擰著,她嗅了嗅,似乎聞到了熟人的氣味。

葉凡挑眉,他沒想到在這樣一個鬼地方居然還能碰到人。

來者速度非常的快,幾個閃念間就來到葉凡的面前,為首的乃是一個美女,充滿野性的眼神,那感覺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將他吃掉一樣。

「你們可是魔情宗的弟子?」

美女看到葉凡一行眼中儘是激動之色。

葉凡錯愕道:「我們乃魔情殿弟子,你口中的魔情宗應當是魔情殿前身。」

「那就沒錯了!」

美女很是激動,那感覺就像突然遇到了親人一樣,激動地不可自已。

「沒想到我們還有重新見到宗門弟子,這實在是太好了。」

美女眼中隱有淚光,自從魔情宗被追殺逃出魔域。

葉凡絕對沒有想到居然會遇到同宗弟子,看情形這些人應當一直隱藏在深淵中。

「你們一直隱藏在這裡嗎?」

葉凡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深淵,剛剛美女就是從這裡出來的,看情形深淵的情況並不像他想象中一樣。

「自從當年魔情宗落敗,我們就推到了這裡,本來以為一輩子都見不到宗門弟子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重新見面的一天。」

美女的激動心情難以平復,目光一直在葉凡一行身上掃過。美女的實力還是不錯的,半神的境界,雖然這是初入,但是對於目前的魔情殿來說還是一件好事。跟著葉凡一道過來的當然都是他的女人,她們的實力都很強,其中僅僅半神就有好幾位,所以看到他們,美女可以推測如今的魔情殿似乎復甦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