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響炸開,方圓五十米內的土地直接坍塌五米。

蠻吉被震飛十餘步,而丁峰身體一晃,也退後了十來步。

「好、好、好,再來!」蠻吉興奮了,兩眼放光,瞬間劈出了九斧子。

丁峰也兩眼放光。

「固!」

「力!」

「鐵斧神拳!」

吐出幾個字,丁峰撲了上去。

一個是神斧,一個雙拳化成了神斧,兩人完全硬碰硬,不停的對轟。

大地滿目蒼夷,虛空亂流狂卷。

兩人在城外之南,不停的肆虐,最後大戰到一座山峰下,不一會功夫,神斧裂開了山峰,拳頭轟碎了石頭,一座一百多米高的山頭,被硬生生的打成了粉塵。

讓人震驚的是,丁峰拳頭之上沒有一點真氣波動,可不停的硬撼蠻吉的神斧攻殺,卻只留下淺淺的白痕,甚至連鮮血都不在出現。

「極致的重量,極致的力量,極致的速度,還有現在極致的防禦,他到底得到了什麼機緣?這又是什麼功法?」

紫皇眸子眯起,散發著幽幽光芒,想洞穿丁峰的隱秘,可卻只看到澎湃如海、能淹沒蒼穹的氣血。

「這是一個對手,一個可怕的對手,一個能讓我全力一戰的對手,很好,非常好!」

紫皇感覺熱血沸騰,兩拳不由自主的攥了起來。

轟……!

大戰的兩人再一次碰撞,陡然分開。

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我還有一斧,若你能接下,我就敗了。」

蠻吉雙手握著神斧,喘息一口氣,將斧子高高的舉了起來。

「那就來吧!」

丁峰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大地之力,加於我身,神斧裂天,劈開乾坤天地!」

蠻吉一聲爆喝,無窮的力量從地下噴出,沒入了他體內,讓的氣息飛速的狂漲,達到一個莫測的地步。在神斧上,流淌出一股厚重無邊,又能破碎一切的力量洪流。

「開!」

神斧落下,驚天動地。

「這一斧……好強!」

丁峰眼睛一眯,不再被動抵擋,爆發出絕對的速度,帶動絕對的重量,施展出了絕對的力量,又以絕對的防禦,打出了極致的一拳。(未完待續)

ps:誰能猜一猜,丁峰的萬劫道體具體包括哪些能力?

哈哈哈,絕對意外!

求票票哈!

一拳,蛟三極敗。

「極致的重量,極致的力量,丁峰,你果然了得。」

一閃之間,鴻天已經來到了丁峰面前,他又一晃身子已經回到了房頂,這種速度,可堪稱極致,「可我擁有極致的速度,正好克制你。」

鴻天再次來到丁峰對面,背後伸出兩個黑色的羽翼,帶著濃郁的神力波動,「我的本體是擁有鳳凰血脈的鴻鵠鳥,也因吞了一株化形草而提前化形,又因機緣得到中品神器飛羽,讓我的速度真正的達到極致,也只有妖祖大鵬鳥在速度上能超越我一頭,你,還想比試嗎?」

「你可以試試?」

丁峰落了下去,站在一塊岩石上,神情淡然。

「好!」

鴻天聲音落下,他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化作一道道殘影,圍繞著丁峰急速的旋轉,這種速度,讓觀戰的劍無雙等人臉色狂變。

「太快了,我幾乎都看不清!」

大牛臉色分外難看,本以為實力大進,能和天下的絕世天才一較高下,可看到蛟三極、鴻天的實力后,他就受到了打擊。

「是啊,這就是差距,不是我們太差,而是對方的底蘊太過深厚了!無論三頭蛟龍還是鴻鵠鳥,都蘊含著真正神獸的力量,越級而戰很平常,能發揮出這樣的戰力也是應有之意,只是我們……要如何才能在同級之間戰勝他們?」

重生娛樂圈:盛寵隱婚影后 白劍一心緒波動不小。

「就是將歸真秘典修鍊完成,凝練九九八十一個祖竅,最多能夠抗衡神徒強者罷了,可要想對付他們,恐怕還不夠。」明月秀眉微蹙,「只有一個辦法。領悟劍意,到時候加上我們的底蘊,對上他們絕對不會敗!」

大牛和白劍一沉默。

意境豈是那麼好領悟的?

劍有劍意。刀有刀意,拳有拳意。通歸意境而已,是一種極致的境界。

噗嗤噗嗤!

丁峰站著沒動,被鴻天在身上接連撕裂一道道口子,卻無傷大雅,片刻就恢復。

「丁峰,你以為能一直抗下去嗎?那我就打碎你的身體,撕裂你的驕傲!」

四面八方傳來鴻天的聲音。

「既然如此,我也試試我的速度。」

丁峰體驗到對方真正的速度之後。 腹黑寶寶:我幫爹地追媽咪 也不再防守,他陡然喝道:「飛!」

轟!

他化作一道流光,追上了鴻天。

「什麼?」

鴻天一扭頭,竟然看到丁峰和他並排急速的飛奔,他這一驚非同小可。

「難道你在速度上還能超過我?不可能!」

他身軀一震,後背出現了一對羽翼,正是他的神器飛羽,在神器的加持下,他的速度瞬間暴漲到一個極限,所過之處。大地都被梨出了一條深溝,「這一次,追不上我了吧?」

「是嗎?」

丁峰的聲音在他旁邊響起。讓鴻天一個哆嗦。

「你、你、你怎麼可能?」鴻天真的哆嗦了,卻也激起了傲氣,「我真的不信!」

「本體,現!」

他陡然往高空衝去,光芒一閃,化作一頭三米高下的鴻鵠鳥,啼鳴一聲,沒入蒼穹深處,這樣的速度。讓蠻吉和蛟三極都臉色變了。

「我乃鴻鵠鳥,掌控風之意境。你一個人類,怎能追的上我?這才是我真正的速度!」

鴻天傲然說道。聲音在高空炸開。

「是嗎?」

丁峰的聲音響在了他上方,讓鴻天一顫,好懸沒有翻個跟頭,他一仰頭就驚叫,「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呢?」

丁峰淡淡一笑,一腳踏在了鴻天的背上,頓時,鴻天就感覺到身上壓了一座萬丈高的神山,身體再也飛不動。

唰……!

鴻天被丁峰一腳踩下大地,砸出一個深坑,丁峰也身子一晃,站到了原先的石頭上,依然雲淡風輕。

「怎麼可能?」

鴻天身上光芒一閃,恢復了人身,只是臉色慘白,眸子獃滯,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不可能!」

剛才的變化不過剎那之間罷了,蛟三極和蠻吉臉色同時狂變,震驚不已。

紫皇首次露出凝重之色。

「他又強了!」

遠處觀戰的黑暗之城的強者,一個個震驚的更加厲害。

他們還記得,當初丁峰踏入黑暗之城時,雖乾脆的利落的殺了血空,可實力並不是太強,可兩個月後卻實力大進,斬下了魔千里的頭顱,這又才過去一個月,實力又進步的不是一點半點,幾乎觸摸不到真正的底線。

這簡直就是一個變態。

「這樣的人,誰敢與他為敵?」

黑暗之城大大小小的勢力,將丁峰的危險程度提升到了最高級別。

「我敗了,心服口服!」

過了好一會兒,鴻天才平靜下來,嘴角扯了幾扯,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不過這才只是開始,等開闢了神源之後,我們繼續較量。」

「隨時奉陪!」

丁峰點點頭,看向了另外兩人。

「我先來吧!」

蠻吉近兩米五的身高,而且身體狀如牛,體重絕不下於五百斤,只看這一坨,就極具壓迫性。

「我,蠻吉,來自北荒蠻族,幼年得到機緣,進入一處秘境,在萬年地心乳中侵泡了十五年,力大無窮,身硬如神兵,至於我手中神斧,亦是中品神兵。」

蠻吉對自己的底細介紹了一番,不失光明磊落。

「請!」

丁峰示意,對於自己,他始終沒有介紹,因為沒什麼好介紹的,他的實力只要來源於修鍊的萬劫道體和萬古道經,另外就是通過系統兌換的一系列物品。

當然,那些物品也可以說成是奇遇。

「吃我一斧!」

蠻吉絲毫不客氣,神斧裂天,噴出毀滅之力,朝著丁峰劈了下來,這一斧子落下,可以看到無盡高空的一塊浮雲,直接從中間裂開了,好似將蒼穹一分為二。

神斧落下,周圍的空氣瞬間被抽空。

丁峰眸子一眯,體內湧出無盡的力量,一拳轟向了斧刃。

轟……!

爆響炸開,方圓五十米內的土地直接坍塌五米。

蠻吉被震飛十餘步,而丁峰身體一晃,也退後了十來步。

「好、好、好,再來!」蠻吉興奮了,兩眼放光,瞬間劈出了九斧子。

丁峰也兩眼放光。

「固!」

「力!」

「鐵斧神拳!」

吐出幾個字,丁峰撲了上去。

一個是神斧,一個雙拳化成了神斧,兩人完全硬碰硬,不停的對轟。

大地滿目蒼夷,虛空亂流狂卷。

兩人在城外之南,不停的肆虐,最後大戰到一座山峰下,不一會功夫,神斧裂開了山峰,拳頭轟碎了石頭,一座一百多米高的山頭,被硬生生的打成了粉塵。

讓人震驚的是,丁峰拳頭之上沒有一點真氣波動,可不停的硬撼蠻吉的神斧攻殺,卻只留下淺淺的白痕,甚至連鮮血都不在出現。

「極致的重量,極致的力量,極致的速度,還有現在極致的防禦,他到底得到了什麼機緣?這又是什麼功法?」

紫皇眸子眯起,散發著幽幽光芒,想洞穿丁峰的隱秘,可卻只看到澎湃如海、能淹沒蒼穹的氣血。

「這是一個對手,一個可怕的對手,一個能讓我全力一戰的對手,很好,非常好!」

紫皇感覺熱血沸騰,兩拳不由自主的攥了起來。

轟……!

大戰的兩人再一次碰撞,陡然分開。

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我還有一斧,若你能接下,我就敗了。」

蠻吉雙手握著神斧,喘息一口氣,將斧子高高的舉了起來。

總裁我怕疼 「那就來吧!」

丁峰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大地之力,加於我身,神斧裂天,劈開乾坤天地!」

蠻吉一聲爆喝,無窮的力量從地下噴出,沒入了他體內,讓的氣息飛速的狂漲,達到一個莫測的地步。在神斧上,流淌出一股厚重無邊,又能破碎一切的力量洪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