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維斯低頭親吻著她的頭髮,深深的將她擁入懷中,聲音里滿是笑意,道:「想我了?」

「嗯。」顧萌萌毫不避諱的承認。

爾維斯心頭一甜,捏起顧萌萌的小臉,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良久之後才鬆開,道:「我也想你,一眼看不到就思念得發狂。不如明年就把這部落首領讓給別人去做吧,我就可以不用帶領族人狩獵,然後一直陪在你身邊了。」

顧萌萌輕笑,咬了爾維斯下巴一口,道:「昏君。」

「你說我是什麼,我就是什麼。」爾維斯對顧萌萌的縱容是沒有底線的,只要她高興,他怎麼都好。

顧萌萌輕輕在爾維斯胸口捶了一下,道:「先辦正事,公布今年的第一勇士吧。」

爾維斯點頭,將顧萌萌抱在懷裡。

雖然破了寒,但到底還是冷的,他不願意讓顧萌萌站在地上,怕她受了涼。

更何況,小半天未見,他也想她想得發狂。

深吸了一口氣,爾維斯往前站了兩步,道:「根據初獵的戰績,我宣布,今年的部落第一勇士是納爾森。」

「吼——!」眾獸一起歡呼,顯然納爾森是實至名歸的。

吼聲還未落下,就戛然而止,眾人就像是被點了穴一樣的看著從神罰台上撲下來的萊安娜,有點反應不過來。

因為萊安娜是幻化成了半獸撲下來的,兩隻手已經變成了利爪按在納爾森的肩膀上,兩條腿盤在納爾森的腰上,目光兇狠的好像要跟納爾森干一架一樣。

納爾森也是一臉的懵逼,瞠著眸子看著忽然撲下來的萊安娜,不知道她到底要幹什麼。

「別動!」萊安娜喝道。

顧萌萌扶額,腹誹:我的媽呀,這是選美大會上那個千嬌百媚搔首弄姿的雌性么?確定不是梁山好漢攔路搶劫? https://tw.95zongcai.com/zc/41260/ 為毛她有一種萊安娜下一句就會說「小公子長的真俊俏,不如給小娘當個壓寨的相公如何?」的感覺。

「我……我……我沒動。」剛才還英勇無比的第一勇士,此刻無助的像個孩子…… 「我愛你。」萊安那瞪著眼睛說道。

講真,這句話怎麼聽都不像在表白,而像是在敲詐勒索。

如果把「我愛你」三個字換成「把錢交出來」,就毫無違和感了。

納爾森愣了半刻,然後臉上一紅,似乎是害羞了。咽了咽口水,點頭應了一個:「嗯。」的單音。

萊安娜想了想,顧萌萌說如果說愛他的時候能加上理由,效果會更好,於是皺了皺眉,轉著眼珠想了半晌,憋出來一句:「因為你今天得到了部落第一勇士的稱謂,所以我愛你!」

納爾森僵硬的點了點頭,道:「嗯……我明年……明年爭取還拿第一……」

「嘖,叫你別動!」萊安娜吼道。

納爾森立刻僵住,被點了穴一樣道:「不動,不動了……」

「嗯。」萊安娜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說:「現在,我要親你了。」

「啊?」納爾森眼睛里全是擔憂,今天的萊安娜太奇怪了,雖然他做夢都希望萊安娜可以更喜歡他一點,但是她的熱情來的這麼突然,他有點適應不了啊。

「啊什麼啊?你是我的雄性,還不能親啊?!」萊安娜瞪眼,似是不悅。

「沒,沒有……能親,當然能……能親。」剛才,面對飢餓的猛虎都不曾退過半步的勇士,在自家雌性面前慫成了HelloKitty。

萊安娜聽見納爾森這麼說,才順了一口氣,道:「嗯,那你聽好了,我現在要親了,而且要親三下。」

「……好。」

萊安娜就這麼按著納爾森,吧唧吧唧吧唧的親了三口,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明天也要親三口,後天也親三口,你每天給我自動出現在我面前,聽見了沒有?」

納爾森臉紅的不行,不是害羞,而是一種難以說明的激動和亢奮。

他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就是覺得心跳的厲害,腦子裡都空了。

「嘖,聽見了沒有?!」萊安娜催促著問。

納爾森木訥的點著頭,道:「聽見了,聽見了。」

「嗯。」萊安娜這才滿意的鬆了手,然後拍了拍自己的爪子從納爾森的身上站了起來。

顧萌萌忍不住想為萊安娜鼓掌,妹子你霸氣威武啊!

那天在小溪邊上懟瑪雅的時候原來沒有火力全開啊!

蠻荒版《我的野蠻女友》,嘖嘖嘖,偶都尅,撒浪嘿~~

萊亞一隻胳膊搭在爾維斯的肩膀上,另一隻胳膊輕輕牽著顧萌萌的手指把玩著,漫不經心的朝著人群中看了一眼,附在顧萌萌的耳邊說:「要不要趁機敲打敲打他?嗯?」

顧萌萌順著萊亞的目光向下望去,一眾獸人中有一個滿頭火紅色頭髮的雄性,目光涼涼的正看著萊安娜和納爾森,於是輕笑,提高了音量說道:「各位勇士,也不用太羨慕。只要你們努力提升實力,在雌性面前展示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相信你心儀的那個她一定會看得到的。但有一點,我需要特別說明一下。那就是聖納澤部落,絕對不允許出現構陷第一伴侶、撼動家族團結的事情發生。一但讓我知道了有誰動了不該有的心思,覬覦了不該窺探的位置,我絕不輕饒,知道了么?」

------題外話------

顧萌萌插手這件事,不是管別人家的閑事,第一伴侶權威的重要性之前在萊亞和爾維斯演戲騙克厄的時候提到過。

一但有其他伴侶仗著雌性的寵愛扳倒了第一伴侶,就會有無數的人效仿,尤其是聖納澤這樣的使者部落里如果出了這種事,對獸世來說絕對有蝴蝶效應,所以顧萌萌必須得管。

這不叫沒事兒事找兒,希望寶貝們理解。 祭祀儀式冗長而且沉悶,顧萌萌看了沒一會兒就沒什麼興趣了。索性就由爾維斯帶著她先回了山洞睡個午覺,傍晚的時候再出來參加篝火晚會。

因為部落第一美雌性和獸世第一美雌性的變更,顧萌萌的主篝火堆兩旁的位置自然而然的變成了萊安娜和蓓姬的位置,而蔓迪則坐在了蓓姬的旁邊,也算是比較靠近顧萌萌的位置。

顧萌萌原本還擔心蔓迪從獸世第一美雌性的位置上落下來心裡會不舒服,但是……嗯……

蔓迪抱養了一保蓓姬家的小雕鴞,說將來只要小傢伙進化成功了,哪怕只是半獸,她都會跟他結侶。如果進化失敗了,那就留在她身邊做個寵獸。

於是顧萌萌的心無限凌亂,感覺自己方方的。

以後可能沒法正視蔓迪了,童養夫什麼的……變態怪阿姨!

「你不用這麼奇怪。」萊亞擺了擺尾巴,將一塊剛烤好的肉撕下一條來送到顧萌萌的嘴邊,道:「要不是你當初護得太緊,珂德兄弟四個只怕一露面就會被搶去養了。」

顧萌萌瞠著美眸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萊亞,然後又看了看爾維斯。

爾維斯聳肩,道:「流浪獸里的雌性沒這待遇,珂德四兄弟是聖納澤的第一批幼崽。」

言下之意,他也不知道這個行情。

萊亞輕笑,道:「別人不說,就桑迪對四小隻可就是動過心思的。結果她還沒開口,你就一句「丈母娘」給懟死了,所以她後來才沒開口提這事兒。」

「噫?!」顧萌萌更驚悚了。

萊亞看她吃驚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怎麼會有人可以可愛成這樣?!啊,好想咬一口,嘗嘗她到底是什麼做的。

捏了捏顧萌萌的小臉,萊亞說:「博德跟我說的,桑迪自己說想要養珂德來著。不過也只是一開始,後來就沒這念頭了。」

顧萌萌覺得自己已經風中凌亂了,好在桑迪三觀還正直,要不然……

啊,想想自己多少次把四小隻丟給桑迪照顧,簡直就是推著娃兒入火坑啊!好在火坑有良知,要不然這娃……媽誒,想想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只這樣哦~」萊亞笑得壞極了,像是誘惑著夏娃吃蘋果的蛇一般魅惑道:「桑迪還想把約瑟夫三兄弟送你一兩個呢。」

「啥?!」顧萌萌覺得自己一輩子的驚嘆號今天都用完了。「快,把朕的速效救心丸拿來!」

顧萌萌捧著自己的心口,一副要不行了的樣子。

萊亞笑得明媚,捏著顧萌萌的小臉左右晃了晃,道:「我和爾維斯已經替你擋掉了,所以你的速效救心丸可以省了。」

「還好還好……」顧萌萌舒了一口氣。

萊亞道:「不問我怎麼擋的?」

顧萌萌抬頭:「怎麼擋的?」

萊亞曖昧一笑,道:「我告訴她,她要是敢往我家裡塞情敵,我就閹了她全家的雄性。包括約瑟夫三兄弟。」

顧萌萌抱著肩膀「噫」了一聲,道:「你這嫉妒心理也太強了吧。」

萊亞卻不以為意,昂著頭道:「我的嫉妒是你縱容出來的,現在怪我,遲了。」 顧萌萌摟著萊亞的脖子吧唧了一口,道:「沒怪你,你在乎我,我怎麼會怪你呢?但是吧,以後手段能不能溫和一點?桑迪膽子小,你別嚇她嘛。」

「她膽子小?呵呵……」萊亞冷笑兩聲,道:「我看她熊膽肥得很。敢在我和爾維斯的夾擊中硬塞進來爭寵,放眼獸世除了桑迪恐怕找不出第二個來了。」

顧萌萌輕笑,想想也真是,除了桑迪還真沒有敢在爾維斯和萊亞面前那麼肆無忌憚。

「呵,我記得……她好像還訓過你和爾維斯。」顧萌萌輕笑。

萊亞眉眼一垂,道:「是啊,這輩子就兩個人這樣訓斥過我,一個是你,一個就是她。你訓我,我認栽,誰讓我喜歡你。可是她訓我……訓完了我還得感恩戴德的謝謝她,嘖……怎麼覺得自己這麼犯賤呢?」

顧萌萌知道萊亞指的是他們結侶之前,她不讓他回山洞的那次。

桑迪知道顧萌萌心情不好所以來看她,然後在領地外沿看見了趴在樹上的萊亞,劈頭蓋臉的訓了一頓,最後甩了一句「活該」,然後進了山洞之後又在她面前各種替爾維斯和萊亞說好話……

爾維斯摟著顧萌萌的手緊了緊,然後看著萊亞說道:「你只是被訓斥,我可是被指著鼻子罵了一通,嗯……還在我面前亮爪子來著。這輩子沒這麼窩囊過,被個雌性碾壓的束手無策。」

顧萌萌愣了兩秒,才想起來爾維斯說的和萊亞說的不是同一回,他說的應該是克厄對桑迪施了魅心的那一次,桑迪意識錯亂,把克厄當成了她的伴侶,以為爾維斯包庇出軌的克厄,所以指著爾維斯的鼻子罵他來著。

「桑迪那次是著了克厄的道,不是有意的。何況,她是為了維護我才這樣,老公你別記仇~」

爾維斯低頭,親了親顧萌萌的小臉,道:「就是因為知道她是在維護你,所以我才忍著了。要不然,我當下就應該剖了她的熊膽給你下酒。」

「噫!」顧萌萌一臉嫌棄。

爾維斯捏了捏顧萌萌的小手,道:「狼,是很記仇的動物。所以如果有一天她對你來說不重要了,你記得告訴我一聲,我得去把這筆賬討回來。」

顧萌萌笑了,抱了抱爾維斯的腰,小臉貼在爾維斯的胸膛里,覺得幸福極了。

她聽懂了爾維斯的話,爾維斯在說:因為桑迪是你在乎的人,所以不管她做了什麼我都會忍著她的。

愛屋及烏,大抵如此吧。

不過想想桑迪那個小熊包,平時膽小的要死,那次竟然敢在爾維斯和克厄面前亮爪子,那是豁出去一家子的命也要替自己出口氣的節奏啊。

傻丫頭,這樣的閨蜜叫顧萌萌怎麼能不在乎呢?

氣氛正好,一隻雕鴞低空飛過,停在了顧萌萌的面前,行禮,道:「使者大人,上次那隻猴子又來了。」

「猴子?」顧萌萌愣了片刻,一時想不起來是誰。

萊亞卻是捏著顧萌萌的小手輕輕一笑,道:「讓他進來吧,我倒要瞧瞧他準備了怎樣的答案。」

------題外話------

我決定了,要給桑迪取個昵稱,以後就叫桑迪小熊包了,好不好~ 雕鴞瞄了顧萌萌一眼,看顧萌萌沒有反對,這才又展翅飛了出去。

不久,雕鴞帶著約書亞一起回來,顧萌萌才想起這個在寒季之前說要加入部落的弗蘭克斯巫醫,一級的猿族獸人。

顧萌萌記得,萊亞好像是往他肩膀上拍了些什麼東西,說他能找得齊的話就允許他以巫醫的身份加入聖納澤。

顧萌萌問過萊亞到底都拍了些什麼在人家肩膀上,萊亞只是神秘兮兮的說他可不會放著一個覬覦顧萌萌的人在聖納澤里亂轉,但是卻沒有告訴顧萌萌到底是拍了什麼。

後來知道了瑪雅的事情,顧萌萌的心思就全放在瑪雅身上了,加上寒季的時候萊亞耍了一個寒季的酒瘋,這件事兒也就被顧萌萌忘記了。

這會兒約書亞又站在了顧萌萌面前,顧萌萌忽然也有一點好奇起來。

約書亞攤開一塊獸皮,獸皮里分別還包著四塊小獸皮,一一打開展示在萊亞面前,道:「黃根、辣椒、蛇鱗還有鹽晶。你拍在我肩膀上的四種藥物,我找齊了。」

萊亞托著腮,食指輕輕捏著約書亞呈上來的東西,笑得漫不經心,道:「這東西……只對了一半哦。」

「不可能!」約書亞十分篤定道:「萊亞大人,您是神眷之子,不能抵賴啊。」

萊亞輕笑,邪肆而張狂,問:「我若是抵賴,你又能奈我何?」

「我……」約書亞緊攥著拳頭說不出話來。

他區區一個一級獸人,能奈他何?

當初他和爾維斯兩個單槍匹馬搶地盤的時候,弗蘭克斯都阻止不了,生生的讓他們兩個人將部落的領地撕去了一大塊,如今,萊亞不但升級成了四級獸人,還是獸神使者的雄性,他一個始終停留在一級升不上去的獸人,能奈他何?

莫可奈何……

莫可奈何……

萊亞擺了擺尾巴,繼續說道:「不過,我家萌萌還是稀罕我這張臉的,所以我得省著點丟。」

約書亞抬頭,目光里滿是迫切的看著萊亞。

萊亞拿起降和辣椒,道:「雖然成色不如我採的,但至少品種是對的,所以這兩樣我算你過關。」

說完,又用手指起了鹽晶,輕笑道:「這個鹽晶……你是在聖納澤的鹽湖裡偷取的吧?」

約書亞低頭,有些難堪。

獸世主張強取豪奪,實力為尊。如果是搶的,那麼就理直氣壯,但是偷……就是很不光彩的事情了。

但事實是,這塊鹽晶確實是他趁著聖納澤的人都忙著儲備過寒的食物的時候偷拿的。

所以,約書亞艱難的點了點頭,道:「是。」

萊亞笑著將鹽晶放下,然後道:「我確實在你肩上拍了鹽,但卻不是湖鹽,而是海鹽晶研磨出來的海鹽。你代表弗蘭克斯來取過水,應該知道聖納澤有過一隻人魚吧?」

因為那隻魚,差點廢了那口井,事情鬧是還挺大的,做為巫醫的約書亞自然是知道的。

「海鹽晶是那隻人魚拿來的,想來這樣說,你也是分不清楚的,為了讓你心服口服,我會拿一點來給你,你自己對比看看。」 不多時,萊亞從山洞裡取回了斐瑞臨走時留下的鹽晶。

因為海鹽目前只有這麼一塊,腌肉什麼的肯定也是不夠的,所以萊亞一直沒怎麼用,只放在山洞裡做魚的時候才偶爾拿一點來用。

用指甲颳了一點下來遞給約書亞看。

約書亞則仔細的拿著它於自己帶來的湖鹽對比著,無論顏色和顆粒的大小,甚至是色澤和氣味都有一定程度上的不同。

約書亞垂頭,有些沮喪,道:「我……我會去一趟海邊,從人魚族手裡取到海鹽的。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萊亞搖頭,道:「海鹽不是關鍵,關鍵是這個。」

萊亞隔著獸皮捏起那片蛇鱗,嘖嘖嘖的咂了兩下嘴,道:「我給你的,可是有獸王怒火加持的神罰鱗片,你竟然拿一個野獸的蛇鱗來敷衍我?呵,再怎麼不識貨,也不能拿樹皮冒充靈芝吧?」

約書亞一臉震驚的看著萊亞,獸王怒火加持的神罰鱗片?

神罰鱗片他明白,就是做錯事的雄性在神罰台上跪在三天三夜,熬不住的就表示獸神不願意原諒他,這樣的人就會由部落巫醫執行神罰,將身上的皮完整的剝下來製成旌旗插到部落最高的山峰上,向獸神表示懺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