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魂眼中猛然綻放一絲驚喜的神色.哈哈大笑.全身都透出喜氣洋洋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真是沒想到啊.這怎麼說.你們人類里.是不是有一句話.叫做瞌睡就有人遞枕頭.哈哈哈.秦逸.我們這次都發達了.哈哈哈哈.」

魂笑得連連打滾.樂不可遏.

「魂.這裡有什麼好的.」白鈴兒也在四下打量.疑惑問道:「這裡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城市的廢墟.嗯.這座城市還是建在森林沼澤裡面的.不知道都荒廢了多少年了.空氣裡面我只嗅到了植物腐敗的味道啊.」

「小丫頭.你懂什麼.」魂打了個響鼻.止住了笑聲.道:「你看到的是城市的廢墟.但是我要告訴你.這可不是普通的城市.這裡原本是一處龍穴.」

說到「龍穴」這兩個字的時候.魂臉上的表情.極為嚴肅.但是眼中喜滋滋的神色.卻是毫不掩飾.

「龍穴.」秦逸心念一動.

秦逸知道.自己修鍊的就是黑蛟破宙勁.只要是關於龍的東西.哪怕只是骸骨.甚至只是一絲龍息.對自己的實力、修為.都大有裨益.

「是的.雖然這裡已經荒廢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我可以肯定.這裡在許多年前.絕對是群龍聚居的龍穴.」魂嘎嘎笑著.「空氣里殘留的龍的氣息.我可是絕對不會弄錯的.

秦逸.我們這次真的是賺大了啊.真是沒想到.你們落雪門長老.竟然會把你們送到這裡來.」

魂扭動著身子.急不可耐地道:「雖然不知道龍族為什麼要拋棄這個地方.不過它們雖然離開了.但是這個星球上.絕對還會留有沾染了它們氣息的妖獸.甚至這些妖獸.還得到過龍血的滋潤.

這些妖獸.對你的黑蛟破宙勁提升.都有巨大的幫助.

甚至要是能在這裡找到和龍族有一點點血親關係的妖獸.比如蛇啊、蜥蜴啊、鱷魚啊什麼的.你將它們吞噬了.突破不朽境.指日可待.」

說到後面.魂幾乎都是吼出來的.

「不僅是這些妖獸.每一頭龍生平最喜歡的時候.就是積攢財富.所以哪怕是一頭再不起眼的龍.它擁有的財富.都足以叫人咋舌.要是我們運氣再好一點.尋找到龍族留下的寶藏.甚至龍皮、龍骨、龍的屍骸.哈哈哈哈.我們就真的發大財了.

不僅你的力量.可以猛烈提升.我也可以儘快恢復實力.然後帶你去尋找不敗龍帝的寶藏.

我們還在猶豫什麼.出發.這個地方.我敢說遍地是寶.

那些妖獸.對於你那些同門而言.或許只是妖丹有用.但對於你而言.哪怕是妖獸身上的一根毛.都因為沾染了龍息的緣故.而對你具有極大的意義.你吞噬之後.獲得的提升.絕對是你那些同門的千百倍.」

魂的一番話.讓秦逸感覺到心神震蕩.

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傳送到一處龍穴來.

之前在世俗宇宙的時候.秦逸吞噬過黑龍.親身體會過.龍的鮮血、精氣、骨骸對自己擁有多麼大的幫助.

這個龍穴.對別人而言.或許還沒有發現它有什麼玄妙.但是對秦逸而言.在這裡呼吸一口.都能獲得提升.

「十天時間.我要儘可能多多斬殺.妖丹留下.妖獸的血肉.全部吞噬.」秦逸目光一凝.風暴之眼衝天而起.懸浮半空.高速運轉.剎那之間.天地之間一切靈氣涌動.都盡收眼底.

秦逸一眼就看到.遙遠地方.一大片湖泊.若隱若現.

其中濃烈的靈氣.虎踞龍盤.盤桓其上.幾乎都要凝結成實質.經久不散.

「那裡.」秦逸騰空而起.化作一道光芒.朝著靈氣涌動的地方.飛馳而去.

轟轟轟轟.

沿途一顆顆高大的枯樹.要麼被強大的氣流連根拔起.要麼就被攔腰炸開.

高速飛行中.猛然之間.一聲嘶嘶的聲音傳入耳中.

秦逸剛剛聽到聲音.眼角就看到.一條紅色長線.迅捷如電.從地面森林裡怒射而出.四周空氣.都像是被撕裂一樣.爆發出尖銳的聲音.眨眼就要將自己擊穿.

「什麼東西.冰川神盾.」秦逸一聲怒喝.轟隆.自己身前.頓時凝聚出門板大小.足足有兩個人疊在一起那麼厚的冰盾.

噼里啪啦.

紅色長線.如同狠狠抽出的鞭子一樣.打得冰盾連連震顫.同時也將秦逸逼停了下來.

轟隆.

地面猛地一震.一排排大樹.倒塌下來.揚起的煙塵霧氣中.一個巨大的黑影.足足有一棟房子那麼大.從地底鑽了出來.紅光一閃.就沒入它的口中.顯然是它的舌頭.

「那是什麼.」秦逸懸停半空.目光凝聚.穿透層層濃霧.看到一頭巨大的蜥蜴.全身都覆蓋著叫人毛骨悚然的鱗片.身上皮肉.甚至都已經骨質化.彷彿是一根根長矛.豎在身上.四隻爪子.都碩大無比.彷彿有千鈞重.長長指甲.彷彿鋼刀、巨斧.足足有一丈多長.稍微一動.大地就被撕裂.深深塌陷.

此時此刻.這頭巨大的蜥蜴.目泛狡詐、姦邪的血光.緊盯著半空的秦逸.嘴巴微微張開.口中一條條紅線.如閃電一樣跳躍.

「好東西.好東西啊.」魂向下張望.連連感嘆.「這頭妖獸叫做龍角火焰蜥.一般的龍角火焰蜥.最多也就可以長到兩丈來長.這頭卻如此巨大.恐怕已經活了幾萬歲了.秦逸.看來我們一開始.就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傢伙啊.

普通的龍角火焰蜥.也就是獸兵下階.但是這一頭.我卻沒法估算它的實力了.我們要多加小心了.」

「無妨.我正好試試.目前的神通掌握得怎麼樣了.」秦逸臉上.沒有露出驚惶的神色.心念不斷運轉.剎那之間.已經想出幾百種對付龍角火焰蜥的方法.

「就算殺不掉.逃跑還是沒問題的.」 秦逸心中挂念的.是遠處湖泊上衝天的靈氣.

對於這個半路上殺出來的龍角火焰蜥.他也沒打算浪費太多時間.

能夠快速斬殺.那是最好.殺不死的話.自己就迅速遁走.不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

「吼.」

龍角火焰蜥似乎認定了秦逸.口中怒吼連連.全身都綳直了.一塊塊鱗片.彷彿鐵甲.在身上噼里啪啦扇動.爆發出如同大風驟雨一樣的巨響.

猛然之間.龍角火焰蜥嘴巴張開.舌尖一動.剎那之間.爆發出無數的紅色光線.四面點射.瞬息之間.千百聲爆破聲音.在半空震蕩.舌尖沒點到一處地方.那處地方的氣流.就猛地混亂、塌陷.那一片虛空.竟然隱隱約約中.出現了類似被焚燒枯萎的痕迹.好像氣流.都被徹底燒乾了.

「冰川神盾.」

秦逸目光凝聚.一聲大喝.身前立刻出現一面冰雪盾牌.

噼噼啪啪.

陣陣脆響.轟鳴.彷彿是無數的閃電.在冰雪盾牌上跳躍一樣.爆發出連串炸響.一塊塊碎冰渣子.漫天飛灑.

「冰雪劍陣.」

擋住對方襲擊.秦逸毫不遲疑.雙手揮動.猛地一抓.

面前虛空.發出轟隆一聲.出現一個凹陷.

凹陷之中.七把冰劍.寒光閃閃.忽明忽暗.詭異無比.隨著秦逸的心念.猛地一動.就消失在虛空里.

唰.

下一刻.超越了音速不知道多少倍.七把冰劍.都不需要百分之一眨眼的時間.就刺到了龍角火焰蜥面前.

寒光一動.無數劍氣.切割縱橫.劍氣之中.還夾雜著雷光.交織成一張翻天凌厲大網.朝著龍角火焰蜥的雙眼.狠狠刺去.

秦逸一開始就算準了.像這種全身覆蓋鱗片盔甲的妖獸.雙眼、下顎、腹部是它們最脆弱的地方.

「吼.」

看到秦逸竟然還敢反擊.龍角火焰蜥發出震天怒吼.全身一根根直指天空的尖刺.竟然都像是被烈火焚燒的鋼鐵一樣.泛出紅色.正騰出熊熊熱氣.

轟隆.

剎那之間.秦逸就看到龍角火焰蜥的一身鱗片上.劇烈波動出密集符文.如同大江東去.朝著它的腦袋匯聚過去.搶在七把冰劍刺中之前.在龍角火焰蜥的腦袋上.形成一道光圈.火焰吞吐.堅不可摧.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七把冰劍狠狠刺到火焰上.頓時震得光圈.連連顫抖.好像隨時要崩潰.猛然之間.龍角火焰蜥再度怒吼.全身鱗片.一下子都豎了起來.密密麻麻.看得人頭皮發炸.

它全身力量.也突然暴漲.龐大身體.狠狠一下子.向前衝擊.頓時之間.氣流連番爆炸.元氣塌陷.橫衝直撞中.竟然把七把冰劍連連震開.四周火焰連番衝擊.轉瞬之間.形成一道烈焰熊熊的陣法.要把七把冰劍困在其中.徹底融化.

「想困住我.」秦逸冷笑一聲.五指一勾.七把冰劍和他心有靈犀.匯聚起來.寒芒大盛.讓人看上一眼.甚至會感覺自己的喉嚨要被割破.

嗚嗚嗚嗚.

道道鋒芒.頓時之間.像是撕紙一樣.將面前火焰.連番扯破.就要衝殺出來.

「吼.」

「吼.」

龍角火焰蜥連聲大吼.巨大爪子.在地上狠狠一拍.身體騰空而起.將四周氣流都徹底燒得乾乾淨淨.彷彿是隕石砸地.朝著七把冰劍.惡狠狠撲了下去.嘴巴張開.舌尖連連彈出.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剎那之間.就將七把冰劍.都捲入了口中.

仰頭朝半空秦逸望去.龍角火焰蜥的眼中.居然露出了像人一樣的挑釁、得意、狠戾神色.

顯然在這龍穴中長久居住.作為妖獸.它也有了靈性.

此刻一口將秦逸的法寶吞掉.它也得意無比.

目光和秦逸眼神對上的剎那.龍角火焰蜥突然一愣.它從秦逸的目光中.看不到絲毫的慌亂、驚慌失措.

秦逸的臉上.是獰然的冷笑.

「爆.」

輕輕一聲低喝.從秦逸口中吐出來.

他從一開始.就已經定好計策.要引誘龍角火焰蜥吞下自己七把冰劍.

然後自己再在對方口中.將七把冰劍直接引爆.

七把冰劍組成的劍陣.自爆起來.威力是七把冰劍單獨自爆時威力的幾十倍.

其他人如果修鍊冰雪劍陣.是沒法自爆的.但是秦逸奇思妙想.天馬行空.將七脈轉雷丹中的雷電之力.導入劍陣中.

直此天下.只有秦逸一個人的冰雪劍陣能夠爆炸.

秦逸原本是打算利用這個自爆.專門用來陰人的.沒想到在這龍穴里遇到的第一頭妖獸.就派上了用場.

轟.

一聲如同滾雷被壓抑住的悶響.從龍角火焰蜥的口中傳了出來.

剎那之間.龍角火焰蜥的嘴巴.像是充氣的皮球一樣.快速鼓脹起來.一雙眼珠子.也全都從眼眶裡硬生生擠了出來.

一雙獸眼中.充滿了不解、驚恐、痛苦等等複雜情緒.

轟轟轟轟轟轟.

爆炸聲持續不停.第一聲爆炸后.又連續六次炸響.龍角火焰蜥的身子.像是痙攣一樣.每一次爆炸.都狠狠騰空而起.然後重重砸到地上.嘴巴裡面.像是有一股凌厲之極的氣流.要衝擊出來一樣.每一次.都把它整個嘴巴.高高頂了起來.彷彿隨時都要撕裂而出.

砰.

龍角火焰蜥有一次重重落到地上.龐大的身軀.將地面被砸得四分五裂.大片撕開.深深塌陷.方圓數十丈的樹木.全都倒塌.一片狼藉.

最後一聲爆炸的同時.龍角火焰蜥的整個下巴.都炸成了肉糜.大股鮮血.和血肉泥漿混合在一起.彷彿是開閘泄洪的洪水一樣.從它臉上滾滾傾瀉了出來.

剎那之間.整個地上.全都是濃稠的血水和肉醬.如同一條熱氣騰騰的大河.

龍角火焰蜥喉嚨裡面.發出陣陣痛苦的嘶吼和哀鳴.再不顧秦逸.一雙利爪用力在地上一刨.頓時就刨出一個大坑.想要挖一條地道逃走.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走.」秦逸冷笑連連.「冰封萬里.」

咔嚓咔嚓.

以龍角火焰蜥為中心.方圓五丈.頓時整個凍成了一塊.硬如鋼板.龍角火焰蜥之前的得意、猖狂全都不見.此刻眼中.全是驚恐、驚懼.任憑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

「遮天魔爪.」

對方已被困住.秦逸再不猶豫.手臂一抓.頓時一條漆黑森森.慘意連連的鬼爪.從天而降.一把抓住龍角火焰蜥.拖進了吞天大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