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麼的,現在分明是在冒着綠光。

一股悲傷的情緒涌現在心頭。

給吧,心裏很難受。

不給吧,後果不堪設想。

它嘆了口氣,袖袍輕輕揮舞。

憑空出現十多株閃爍着光芒的靈草。

“葉姐姐,你的小師弟怎麼能白見呢,這十五株靈草便算是我給他的見面禮吧。”

葉語彤滿意度點點頭,不錯,很是上道。

林寒見狀,將眼前的靈草全部收入儲物戒指中。

我的天啊。

今天算是真的大開眼界了。

他感覺自己彷彿在做夢。

什麼也沒有幹,就平白無故地獲得了這麼多的靈草。

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

想要暴富起來,打劫可是最快的途徑啊。

葉語彤頷首點頭,再度拍了拍銀色巨鷹的肩膀。

剛纔來這裏的時候,她和林寒碰到了帶靈草回宗門的那名親信。

而且還那名親信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這件事怎麼說呢,還是小銀佔了一點理吧。

畢竟強行奪走人家傾心守護的靈花,有些不太好。

就顯得本姑娘,好像是故意欺負人一樣。

這要是被別人知道她內心的想法,估計得私下裏罵罵咧咧地說道:

“就憑我們叫你葉魔王這個稱呼,欺不欺負人,你就心裏沒有點B數嗎?”

想到這裏,葉語彤伸出白皙的手臂,皓腕擰轉。

一抹靈光從她的袖口飛出,在銀色巨鷹的面前徐徐飄舞。

隨即變成一枚竹簡,輕聲說道:

“小銀啊,這門功法十分適合你修煉,依次作爲交換,那朵靈花便給我的師妹吧。”

暖婚私寵,總裁小叔請放手 銀色巨鷹伸出手指點在竹簡上,粗略地掃了一眼這門功法的大致內容。

嘶,這……這,有點讓他說不出話。

銀色巨鷹的眼裏露出喜色,這門功法可以說雪中送炭啊。

它想到這裏,連忙對葉語彤笑着說道:

“這一門功法奇妙無比,對於我的修煉要比那朵靈花的幫助還要大,真的是多謝葉姐了。”

你看我說的沒錯吧,江湖道義還是有的。

葉語彤聞言笑了笑。

很好,雙方都很滿意。

達成了完美的共識。

銀色巨鷹退後幾步,閉上雙眼。

心情很是激動,有些迫不及待,細細感悟着這門功法。

葉語彤不去看他,而是帶着林寒轉過身,看向身後的九清宗弟子們。

金袍女子和九清宗的弟子們遲疑片刻,最終還是向着眼前的少女走來。

“朝陽峯,**盈,拜見葉師姐。”

林寒打量着眼前的金袍女子。

膚白貌美大長腿。

額頭有一抹金色的蓮花印記,眼眸同樣是金色。

長髮披散,配上胸前的規模。

頗具誘惑力,很想要讓人摸一下,感受那與衆不同的觸感。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林寒的神色十分地淡然。

這有什麼好震驚的。

呵,女人。

只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而已。

葉語彤對着**盈頷首點頭,笑嘻嘻地說道:

“劉師妹啊,可算是找到你了。”

聽到這番話,金袍女子的身軀微微顫抖。

什麼叫做,可算是找到我了?

這話說得,有點讓人害怕。

她穩了穩心神,遲疑地問道:

“葉師姐不知道找我有什麼事,另外冒昧地問一句哈,葉師姐是如何知道我帶着弟子們來天元山脈的?”

“嗯哼,是我帶小師弟來到朝陽峯,辦理入門手續的時候,小云子告訴我的啊。”

**盈聞言,表面上露出原來如此的樣子。

而內心則是一點都不平靜,破口大罵道:

“特麼的,蕭凌雲你個王八蛋,等姑奶奶回去扒了你的皮!”

雖然葉魔王成功地拯救了自己。

可是在她的眼裏,這位大爺可是要比銀色巨鷹還要恐怖啊。

葉語彤見到她沒有別的反應,眉頭微微一皺。

拽着林寒的手臂,笑着說道:

“來,小師弟,這位是朝陽峯的**盈劉師姐,快叫師姐。”

戲精寒再次上線。

林寒心底很是吐槽師姐的這種行爲,但表面上還是。

裝作很是乖巧的樣子,怯生生地說道:

“師姐好。”

**盈看着二人的樣子,嘴角有些抽搐。

瑪德,原來是這樣。

她算是明白,爲什麼葉魔王要來找自己了。

呵呵。

果然是沒有好事情。

**盈嘆了口氣,強行擠出笑容。

隨後的事情,一切都按照林寒想象的那個樣子。

這位朝陽峯的大白腿妹子,貢獻了二十粒有助於修行的丹藥。

而之後師姐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在剝削了這位妹子之後。

如法炮製,對着身後的每一位九清宗弟子都說了一遍。

師姐果然是吾輩楷模啊。

……

林寒的心情很是愉悅。

短短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他的儲物戒指中就堆滿了各種名貴的“小禮物”。

有了這些東西,他的經驗值就能增加的更快了。

輕輕鬆鬆踏上武道巔峯。

這樣多好啊。

九清宗的衆人在送完禮物後,全部都是一臉的苦澀。

跟隨着隊長金袍女子,向着宗門的方向駛去。

真心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們雖然得到了紫青璇璣花。

但這付出的代價,屬實有點讓人無法接受啊。

**盈走在最前頭,露出沉思之色。

她現在的腦子,全部都是葉魔王剛纔說的那一句話。

“小云子告訴我的。”

臥槽!

好你個蕭凌雲,他孃的姑奶奶給你面子,讓你成爲朝陽峯首席弟子。

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

真尼瑪坑,老孃回去一定要把你頭給擰掉! 葉語彤一巴掌拍在銀色巨鷹的腦袋上,直接將他的感悟打斷。

“小銀,回你家再感悟吧,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

被打斷感悟,銀色巨鷹沒有絲毫的惱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