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殺幫.這次出動了大量強者.準備滅殺拓跋野.

狂殺幫總共三名太上長老.大乘境強者.這次竟然出動了兩名大乘境強者.而渡劫境強者三十二名.也出動了二十名.接近三分之二的強者了.

另外狂殺幫還出動了三百名合體境強者、一千八百名分神境強者.

如此強大的實力.可謂志在必得.

狂殺幫出動這麼多強者.動靜很大.拓跋野他們自然知道了.

「盟主.敵人來勢洶洶.我們現在怎麼辦.」杜正峰焦急道.

「命令.我們的十二隊強者全部由明轉暗.留守城池的強者全部撤離.」拓跋野當即說道.

雖然最近又招攬了大量強者.可拓跋野沒準備跟狂殺幫硬拼.

這是狂殺幫的地盤.跟狂殺幫硬拼不值當.

「盟主.我們去什麼地方.」薛岩問道.

「定軍山.布下殺陣.等著狂殺幫強者到來.」拓跋野淡然道.

他最近融合了旁門左道的絕學.對布陣殺陣多了許多信心.

定軍山山頂開闊無比.最適合布陣了.

拓跋野早就知道會有一場大戰.所以大戰的地方都選好了.

拓跋野帶著大批強者進入了定軍山.然後開始根據他的陣圖布陣.

拓跋野推演了很長時間.研究出來的組合大陣.

大陣最外面是困陣.一旦進入其中.就很難脫身.

然後是六級迷陣.迷陣配合薛岩的**.能夠讓敵人暈頭轉向.

而且.迷陣之中還有陷阱、靈傀.能夠起到殺敵的作用.

迷陣裡面就是殺陣.殺陣裡面有毒陣、陷阱、大量靈傀.都可以殺敵.

而拓跋野帶著大量強者在最中心主持大陣.想要破除大陣就更為困難了.因為大陣有拓跋野他們提供能量.

拓跋野指揮.大量強者一起動手布陣.薛岩負責設置陷阱、撒上**、毒藥.布陣的速度非常之快.

當然.殺陣之中的毒陣.拓跋野是親自動手的.只有他布陣的毒陣.才能擊殺合體境強者.對渡劫境強者都能夠造出影響.為了布陣.拓跋野消耗了大量材料.還用上了大量極品靈石.可謂大出血了.

隨著拓跋野實力的提升.毒嬰也在快速成長.變得越來越毒.

布陣完畢.拓跋野他們放出消息.在定軍山跟狂殺幫強者決一死戰.

大陣沒有激發.沒有人能夠發現.

一旦敵人進入大陣.那麼就可以把他們全部困殺了.

這次對方出動了兩名大乘境強者.讓拓跋野有些興奮.他真想看看自己跟大乘境強者相比有多少差距.

杜正峰還是有些不安.說道:「盟主.我們就這點布置.能夠擋住狂殺幫強者的衝擊嗎.」

「狂殺幫來勢洶洶.勢在必得.士氣高昂.確實不容易對付.看來.沿途必須給他們製造一些麻煩.殺殺他們的銳氣.」拓跋野沉聲道:「你們在這裡嚴陣以待.我出去一趟.」

他準備親自出手.對方有大乘境強者.就算是渡劫境殺手出手.也容易隕落.

拓跋野手下渡劫境強者不多.損失一人.都是巨大的損失.

所以.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只有親自出手.

最近.拓跋野也研究了一下旁門左道之中的隱匿、暗殺之道.正好可以試驗一下.

拓跋野有神念之力.隱匿起來.就算是大乘境強者.也沒有辦法發現他.

而他絕殺的手段非常之多.正好派上用場.

薛岩精通旁門左道.可他的手段都沒有辦法跟拓跋野相比.

「盟主.不能以身犯險啊.」杜正峰對拓跋野這樣的做法很不滿.可心底又有些高興.

像拓跋野這樣的主人.是非常難找的.事事都自己冒險.也要保全手下.

但是.杜正峰他們都怕拓跋野出事.拓跋野要是有什麼事情.他們也要跟著完蛋.

所以.杜正峰他們又希望拓跋野能夠顧全大局.不要輕易冒險.

「盟主真是另類.不過我們也不能閑著.來幾十人幫我.我要在上山的道路上設置一些陷阱.」薛岩說道.

「薛岩.你這是白忙乎.人家直接飛上山.你設置陷阱有什麼用.」杜正峰說道.

「當然有用.我們可以逼著狂殺幫的強者走地面.而且大戰結束.有逃脫的強者.恐怕不敢在空中飛行吧.」薛岩笑著說道.

「好吧.你去弄吧.」杜正峰沒有多說.

空中飛行.目標太大.想要逼他們落地並不困難.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薛岩他們提前布置一些陷阱.就算不能殺多少敵人.也能夠給敵人帶來麻煩.

……

拓跋野一路急趕.總算在狂殺幫的強者之前到達了他們的必經之路埋伏.

拓跋野跟影門早就取得了聯繫.狂殺幫的強者沒有駕馭飛船.他們是御使靈器趕路.

兩千多名強者.一起在空中飛行.速度非常之快.

拓跋野知道這個情況.就埋伏在了他們要經過的一座高山上.

拓跋野隱匿好.一點氣息都沒有散發出去.

等了足足一天一夜.狂殺幫的強者終於來了.

狂殺幫的強者並沒有急於趕路.他們肯定在路上耽擱.不然應該早就到了.

兩名大乘境強者.一人打頭.一名押后.

那些渡劫境強者.分成了三部分.前面、中間、後面都有.

分神境和合體境強者.主要集中在中間.

這樣的陣勢.就算有人偷襲.狂殺幫的強者也能夠給敵人迎頭痛擊.

正因為有了十足的準備.狂殺幫這些強者很放鬆.

加上他們知道拓跋野在定軍山發出了挑戰.他們以為拓跋野不會出來偷襲.

可拓跋野偏偏就隱藏在下面的大山裡面.早就等著他們送上門來.

當狂殺幫的強者出現.拓跋野緊張無比.那些強者就在他頭頂經過.等到分神境和合體境強者經過他頭頂.他猶如龍神.猛地衝殺了上去.

「暴雨魂蜂針.」

「滅龍斬.」

不管暗器有沒有作用.拓跋野都激發了出去.

一開始激發出去.等暗器回到滅龍斬裡面.還能使用一次.

只見暗器飛舞.天空之中發出慘叫.不斷有強者落下來.

拓跋野那些暗器都塗了毒嬰之毒.厲害無比.合體境強者都抵擋不住.

「敵襲.」

兩名大乘境強者準備出手.可拓跋野已經衝殺進了狂殺幫的人群之中.他們出手.肯定傷害到自己人.

沒有辦法.他們只有收手.然後撲向了拓跋野.

而拓跋野進入人群之中.瞬間激發了軀體上的符陣.

神符之體小成之後.拓跋野不時在軀體上刻錄符陣.如今有一百多個符陣在身上.攻擊符陣都過百了.

這些可都是六品靈符符陣.激發出來就是六品靈符法術.威力巨大.

一百多個六級法術同時激發.威力巨大.超乎尋常.

只見拓跋野周圍五十米方圓的地方全部空了.狂殺幫的強者很小心.所以強者非常集中.就這麼一下子.至少有兩百多名強者傷亡.

拓跋野不敢戀戰.兩名大乘境強者已經殺到.那些渡劫境強者也圍殺上來.

他當機立斷.猛地扎了下去.速度快到了極致.

他往下落的時候.同時激發了滅龍斬.

飛劍、飛刀、飛針齊發.對準了兩名大乘境強者.

大乘境強者真是厲害無比.大手隨意一揮.就把飛劍、飛刀、飛針掃飛了.

不過.他們終究耽擱了片刻.拓跋野已經沒入了森林之中.

「是拓跋野.給我追.」一名強者大吼出來.

「停止追擊.先查看傷亡情況.儘快趕到定軍山一決勝負.現在追擊.萬一中了埋伏.那就不妙了.這拓跋野狡猾無比.而且實力強橫.我們一旦去追擊.肯定會吃大虧.」一名大乘境強者說道.

狂殺幫那些強者.都被拓跋野殺得心慌意亂.心生恐懼.其實都怕了拓跋野.誰也不想去追擊.

現在有領頭的人說話了.他們樂得清閑.

「傷亡如何.」

「死了一百八十七名強者.傷了兩百二十八名強者.其中四十八名強者重傷.失去了戰鬥力.」

拓跋野第一次搞暗殺.就取得這樣的成績.這要是傳到殺手界.恐怕他的名氣會超過很多老牌殺手.薛岩要是知道.估計要徹底拜服.

「受傷的強者都撤回去.千萬要小心.別中了拓跋野的埋伏.」大乘境強者還是很冷靜的.馬上做出了安排.

兩百多名受傷的強者.還有一百八十名強者有戰鬥力.也不用專門派強者護送他們了.

而且.他們一下子損失了這麼多強者.人手本來就不足.不可能抽調強者護送他們.

這是狂殺幫的地盤.他們不相信拓跋野還會有埋伏.

「拓跋野帶著手下都到了定軍山.他們應該不會遇到危險.」

「拓跋野不是出現了嗎.還是小心點為好.」

「那我們就全速前進.趕往定軍山.讓拓跋野分身乏術.不能去追殺我們的傷員.」有人提議.

此人的提議.得到了眾人的支持.

他們加速前進.要是拓跋野去追殺他們的傷員.那麼就無法在定軍山主持大局.那樣正合狂殺幫眾強者的心意.

就算損失兩百多名傷員.他們也覺得值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