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芷說到最後,嘴角綻起似笑非笑之色,讓人感覺她一定會報復魔情宗。

奕寒嘴角狠狠抽搐一下,他感覺狐芷一定想要報復他們,如果真的跟著進入峽谷,說不定真的會被死人蜂群毆致死。雖說雙方算是同源,但是奕寒知道彼此都非常戒備,背後捅刀子的事情誰能保證。

「這個我們有自己的辦法穿越峽谷,就不跟你們一道了。」

奕寒很是乾脆,既然擔心被坑,那索性就不給對方任何機會,反正他們的目的就是看一看杜瑤一行想要去魔殿做什麼,根本沒必要與之發生衝突。

魔情宗並未跟上來,雙方算是分道揚鑣,這讓葉凡有些遺憾,他的確想著乘機會坑一把魔情宗,就算不將對方坑死,也要讓他們傷筋動骨。只是魔情宗的人非常精明,似乎察覺到了他的險惡用心,所以根本不接招。

「知道這些傢伙是用什麼方法通過嗎?」

「根據我從死人蜂得到的信息,魔情宗是從峽谷邊上一條小徑穿越而過。不過那裡雖然能夠過去,但是同樣具備危險,當然了,這種危險自然沒法跟峽谷相提並論。」

葉凡嘆了口氣,有些遺憾的道:「看來只能放過這些傢伙了。」

既然奈何不了對方,葉凡索性懶得去管魔情宗的人了,暫時他們之間還沒有化不開的仇恨,所以他不會主動挑事,將雙方的個關係弄得劍拔弩張。

有了茵茵引路,進入峽谷非常平靜,不過當葉凡一行用神念差嘆道峽谷中他的死人蜂事,還是感到毛骨悚然。

太多了!

葉凡保守估計,峽谷中擁有的死人蜂絕對數以千萬計,要真是強行從這裡穿越,除非神靈來了,不然沒有人可以穿越過去。

一路小心翼翼的走著,茵茵不斷告訴葉凡,她之所以慢了很久,就是因為忙著跟峽谷中的各種死人蜂溝通,現如今只要她一聲令下,就可以只會這裡所有的死人蜂觸動,如果對方沒有神靈壓陣,絕對死光光。

葉凡目光掃過整個峽谷,他的心思活絡起來,雖說死人蜂很是恐怖,但是如果真的能夠將這裡所有的死人蜂放出去,那絕對是震撼人心的畫面。

收了!

葉凡很快就有了決定,他讓茵茵將所有的死人蜂收走,關鍵時刻讓其成為自己的殺手鐧。

對於葉凡的命令,茵茵沒有任何猶豫,很快就開始忙碌起來,不過要真正完成,需要耗時不少時間。時間對葉凡來說非常的寶貴,所以他必須讓茵茵加快收服的速度。

要加快自然不同意,最終一番商量,葉凡決定將所有的死人蜂弄進傳承之塔內,如果讓這東西在其中孕育,一定會成長成非常可怕的異獸。

想想都讓人期待啊。

葉凡心情非常的不錯。 穿越峽谷本是非常危險的事情,這裡擁有無數恐怖的生物,除非神靈駕臨,不然根本穿越不過去。

然而隨著茵茵的加入讓事情變得簡單,這裡的所有獸類都會收到干擾跟控制,對於葉凡一行的穿越全都選擇無視,如果碰到有自己感興趣的,茵茵還會將之弄過來,成為自己的寵物。對於一個女神來說,御使神靈級別以下的野獸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一路穿越而行,整個隊伍在不斷壯大,一頭頭強大的異獸跟在他們身邊,儼然就是一支龐大的隊伍。

有了茵茵保駕護航,葉凡一行非常快的穿越最危險的區域,當他們通過這片區域時,魔情宗的人還沒有出現,顯然繞道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葉凡自然不會去等魔情宗的人,他直接朝著天賦魔殿進發。穿越了兇險萬分的峽谷,危險程度就直線下降,就算沒有茵茵這位能夠御使神獸的前者在一旁幫手,葉凡也能夠輕易搞定。

魔殿位於一片原始叢林中,這裡看上去非常陰森,給人的感覺就是死氣沉沉,處於這片區域,人會從內心深處感到不安跟不自在。

還沒有靠近最終魔殿,葉凡一行的腳步就收到阻礙,他們根本無法靠近最後天賦魔殿。

什麼情況?

阻擋在葉凡面前的不是什麼野獸,更不是任何一種生物,而是一座天然形成的禁制。僅憑目測,葉凡吃驚的發現這座天然形成的禁制非常特殊,就算是神靈,也別想輕易穿越。這種情況讓葉凡很是意外,如果神靈都難以穿越,這豈不是說他們一行也非常難以穿越?

葉凡自然是不信邪的,所以他決定嘗試穿越。

「轟!」

禁制宛若活物一樣,居然在葉凡動用真武之眼后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最終可怕的衝擊出現,居然直接將他轟出來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葉凡自然不會知道,天賦魔殿應當就是天賦的傳承之地,進去其中肯定有自己的條件,要不然就算是神靈也別想強行闖進去。

什麼條件?

葉凡對於這一點很是茫然,強闖禁制完全行不通,所以只能找到最正確的方法,可惜現在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方法。

禁制非常恐怖,滾滾濃霧繚繞,從外面什麼都看不到,可一旦進入禁止中,就會陷入一個可怕的漩渦中,就算以葉凡如今媲美神靈的戰鬥力,也無法在其中分辨方向,甚至還會有種暈頭轉向的感覺,先前就是出現這種眩暈狀態,接著不等他調整,整個人就被強行提出來了。

「要如何穿越眼前的禁制?」

以歲月換你情長 葉凡嘗試了很多次,發現自己無法正常穿越之後,他不得不向傳承之塔求助。

「這個禁制叫做天賦禁區,在這裡任何一種天賦能力都會被直接剝奪,要想從這裡穿越過去,闖關者只能激活自身的無限潛能,讓那些被剝奪的天賦能力出現晉級才能夠順利通過。」

這個方法有些特殊啊。

葉凡眉頭一皺。

「天賦能力都被剝奪了,如何激發潛能?」

「這個被剝奪,並不是說將主人的天賦能力剝離出去,這種剝奪只是在特殊環境下的一種限制,其實天賦能力還是存在的,只不過被限制住,它需要主人用更大的能力去激活,一旦成功激活,主人就能夠進入天賦魔殿中。」

傳承之塔扔下這句直接閃人,這讓葉凡陷入沉思。

……

「他們人了?」

奕寒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陰沉,雖然知道葉凡一行有掌控異獸的人物開道,穿越峽谷的速度一定非常快,但是他們沒想到居然是如此的快,就算他急趕慢趕也沒能趕上。

「怕是已經去了天賦魔殿,我們必須加快速度才行,如果讓他們真正進入那座傳說中的魔殿,我們要想進入其中可就困難了。」

魔情宗的弟子臉色都不好看,本來一切都在掌握中,可沒想到突然冒出來一個馭獸師,結果一切都脫離掌控了。

奕寒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帶著所有魔情宗弟子加快速度,現在一切都是爭分奪秒,所以他必須盡量的快。

……

既然已經知道方法,葉凡當然要進行嘗試,只不過要如何嘗試卻是一個問題,眼前的禁制非常可怕,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都找不到正確的方法。

找不到?

葉凡很快就將這個念頭拋諸腦後,之所以找不到,很有可能是因為他身處於外邊。既然要探明禁制的作用,那就要真正去闖。葉凡很快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接下老所有人都會進入其中,看看誰的運氣更好。

再一次進入禁制中,跟先前的感覺都一樣,葉凡有了幾次的經驗,自然駕輕就熟。在禁制中用強是沒有用的,這隻會讓自己更快的被彈出來,所以一切都要磨練自己的天賦能力才行。

如何磨練?

逆行的白衣天使 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葉凡的思感快速掃過每一片區域,現在他的天賦能力都被限制住,一切都只能依靠有些最基本的東西。

這些基本的東西自然就是指葉凡的精神力跟武力,雖然禁制非常可怕,但是精神力在這裡還是可以用的,哪怕用的時候會受到干擾,這遠比被封印了天賦能力要強出很多。

以往葉凡要找東西,都會用真武之眼,這東西可是一大利器,對於尋找東西有著巨大的優勢,但是現在一切都需要依靠葉凡自己最基本的能力。

葉凡將神念放出去,禁制區域非常可怕,漩渦無處不在,他的神念受到巨大的衝擊,一下有種要被撕成無數片的感覺。這非常恐怖了,要知道葉凡如今差不多相當於劍神了,他的神念跟劍意糾纏在一起,讓他的神念宛若劍意一樣充滿可怕的侵略性,這就不是一般的力量能影響。

然而葉凡如此強悍的精神力還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居然要被禁制中的吸力撕裂,這不得不讓他吃驚。()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葉凡的劍意異常的恐怖,雖然並不算真正意義上的劍神,但是他的劍道屬性絕對要強過很多初級神靈,可以說僅僅劍意這一點,就算是一般的神靈碰上,也要忌憚。然而現在葉凡的劍意居然綳不住,要被撕裂,他完全可以想象禁制中力量到底有多恐怖。

如何提升自己的天賦能力?

葉凡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的目的並不是對抗這裡的禁區,而是要進入天賦魔殿。先前傳承之塔早有提示,那就是提升自己的天賦能力,他只要做到這一點就足夠了,根本沒有必要去管這裡但是禁止到底如何。

如何提升?

讓人頭痛的就是天賦能力都被剝奪,他自己都感覺不到自己的任何一個天賦能力,如此一來,要想提升任何一個就非常困難了。

任何的修鍊都必須觸發,如果就連觸發都做不到,愈發很清楚自己絕對無法完美的修鍊自己的天賦能力。

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觸發自己的天賦能力?

傳承之塔說過,天賦能力並不是真正被剝奪,這只是一種特殊方式的封印,暫時性將天賦能力跟自身隔離開來。

既然存在,那麼就一定有辦法跟其聯繫上,以前做不到,這隻能表明自己沒有找准方向。

如何找?

事情肯定不會簡單,葉凡強迫讓自己冷靜下來,不過這一點非常艱難,恐怖的禁制正試圖將他的神念撕裂,如果任由這種情況的繼續,他不用等到肉身死亡,肯定立馬就會被禁制吞噬掉。

葉凡心思電閃,要找到被封印的天賦能力非常困難,因為他的神念在身體中掃過,什麼都掃描不到,這樣自然會影響他的效率。

這種方法行不通,葉凡自然需要換一種,察覺不到自己的天賦能力,這相當於徹底的失去了,就跟他從未擁有一樣。要想將天賦能力激活,就要找一種有感覺到,或許說相近的,用共鳴的方式或許能夠觸發。

自己的天賦能力都有些什麼?

一番沉思,葉凡發現自己的天賦能力絕大多數都非常奇特,霸王卸甲、驅霆策電,震古爍今,帝龍劍,無雙霸劍這些都附帶了非常誇張的屬性,有時候就算是他自己要使用時也會面紅耳赤。

葉凡將每一個天賦能力都嘗試祭煉出來,第一招自然就是霸王卸甲,這一招是他所獲得的第一個特殊天賦。

按照往常一樣,葉凡將天賦劍招使出來,霸王卸甲的恐怖劍威就要出現。這一招劍招為例還是非常強橫的,劍氣縱橫,殺傷力堪稱恐怖,就算是一尊神靈來了,葉凡感覺自己也能將至一劍打爆。

只是這一劍的威力雖強,但是卻缺少了霸王卸甲的卸,根本不可能將敵人殺得丟盔卸甲。

一個劍招算是失敗了,葉凡自然不會放棄,他很快祭出另外幾個天賦能力,那一刻劍光怒爆,威力一個要比一個恐怖。

只是葉凡需要的並不是恐怖的劍道威力,這東西還是劍招本身賦予的,跟天賦能力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樣威力就算再強又有什麼用。

第一次嘗試失敗了,在發現劍招不頂用之後,葉凡開始嘗試激活其他天賦能力。除了這些劍道天賦能力外,他其實還有很多天賦能力,這其中用的非常多的就是真武之眼,這個天賦能力,隨時隨地都可以使用。

還是失敗了,葉凡的嘗試並沒有激活真武之眼,這個天賦能力似乎已經消失,這種情況讓他很是無奈。真武之眼不行,葉凡自然要嘗試其他的天賦能力,除了一雙眼睛,他認為自己用得最多的就是恢復能力。

葉凡如今的回復力接近百分百,絕對非常可怕,如果這次能夠藉助天賦魔殿讓這個技能升級,對他的好處簡直難以估量。

然而讓葉凡極度鬱悶的就是他的嘗試再度失敗,在禁制中,他割破自己的手指,傷口復原的速度太慢了,顯然他的這個復原能力也被封印了。

有了這樣的認知,葉凡算是明白了,不管他如何嘗試,其實都不可能將天賦能力激活。

該怎麼辦?

葉凡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他相信傳承之塔將這樣一個地方弄出來,肯定會有闖過去的方法,現在之所以統統都失敗了,這絕對是他沒有找到最正確的方法。

找不到方法,葉凡只能重新將所有的天賦能力都再度嘗試一次。

不良僞妻 失敗!

失敗!

失敗!

……

還是失敗,葉凡感覺自己已經完全煩躁了,他幾乎將所有的可能都考慮進去了,但還是一次次的失敗,似乎這種嘗試完全就是徒勞。

自己還有什麼天賦能力沒有嘗試?

失敗太多次,一次都沒有成功,葉凡忽然意識到,這些天賦能力肯定不是關鍵,他完全找錯了方向。

正確的方向?

不知是不是下意識的,葉凡忽然盯著自己的褲襠,他的眼睛忍不住亮了。天賦能力有很多種,他先前嘗試的都是一般意義上的天賦能力,而他還有一種天賦能力沒有嘗試。

什麼天賦能力?

其實非常簡單,這就是葉凡的肉身天賦。

想到肉身天賦,葉凡自然不能忽視自己的神劍,這東西似乎能夠媲美中級神劍。

真是強的離譜啊!

葉凡在意識到自己神劍的鋒芒之後,不由異常震驚,最近似乎沒有跟女神們一同修鍊,他差不多已經忘了這一點。

一般的天賦能力可以被封印,但是肉身天賦能力絕對難以封印,尤其是像葉凡這種情況,他竟然將自己的神劍練得媲美中級神劍的地步。

這可是媲美中級神靈的神劍啊,葉凡想想都覺得不可能,可事實就是如此,他的家中其實還擁有最恐怖的大殺器。

讓葉凡驚喜萬分的就是他發現自己這件大殺器的級別並未受到影響。

狂少的惹火寶貝 這是好現象!

葉凡很是振奮,他明白個禁地雖然恐怖,但是所有禁制都是針對一般的天賦能力,而像這種肉身天賦的影響卻可以忽略不計。

既然肉身不受限制,葉凡的心情頓時為之一松,當然了,這種松並不是放鬆,而只是讓緊張的心情為之一松。現在的葉凡可是時間緊迫,他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做其他事情。

肉身算是最容易使用的一種能力,雖然神劍很是特殊,但是對於如何使用自己的神劍,葉凡還是非常有心得的。

因為神劍的特殊性,自然不可能用一種不同的方法修鍊,而現在的環境也非常同特殊,不可能讓他臨時去找解決的辦法。

要想提升,自然就是祭煉,這是修鍊這口無雙霸劍最佳的磨刀石,葉凡已經不止一次的證實這一點,如今他自然不會劍之

既然要祭煉,自然不是像一般的劍客練劍那一樣,揮舞著手中的劍一通亂砍,要祭煉自己的劍,其實非常的簡單,葉凡只需要找來足夠給力的女神,他就可以放心大膽的修鍊無上劍訣了。

禁制非常可怕,不過對於女神來說,這裡雖然危險,但是還不到威脅女神的地步,所以在禁制內協助葉凡祭煉劍法,對於女神來根本沒什麼壓力。

既然找到了方法,葉凡也沒工夫猶豫了,他直接將身邊的女神叫出來。如今隨著母巢的增多,葉凡身邊的女神越來越多,如今已有上百位女神,她們的實力都非常強大,其中中級神靈佔據了一大半,這讓他的實力達到非常可怕的程度,只要不是碰到高級神靈,他基本上可以橫著走。

不過非常可惜,在這片大陸上還存在著非常多的中級以上神靈,所以葉凡註定不可能橫著走,他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行。

修鍊神劍,需要不斷的祭煉神劍,這一點對於葉凡來說倒是容易,找准一個女神,直接撲上去,瘋一樣祭煉自己的神劍,所有能夠記起來的劍招都被他使出來,那種酣暢淋漓加你之難以言喻,讓他興奮的想要吶喊。

跟女神祭煉劍招感覺就是不一樣,所帶來的效率超乎想象,尤其當在上百位女神身上祭煉劍招的時候,葉凡發現這種效果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轟!」

不知何時,一聲轟隆巨響炸開,那一刻葉凡直覺自己的神魂都飛起來,似乎朝著不知名的虛空飛去。

這種感覺太美了,這是晉陞的徵兆,葉凡清晰感應到自己的神劍開始重組,這是晉陞中級神器的變化,非常的強烈,非常的霸道,恐怖的劍氣那一刻爆開,直接就將葉凡身上的衣物震碎,下一刻劍意跟劍氣將禁制都撕裂了,他的神念也在那一瞬間第一次不再受到影響,讓他能夠自如探查整個禁制區域。

終於成功了!

當葉凡睜開眼睛時,原本籠罩神咒的禁制完全消失,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宮殿,遠遠看去,宛若一座籠罩在無盡黑暗中的用不怪獸,讓遠觀的他感到不寒而慄。

「嘻嘻!公子終於來了。」

葉凡剛剛進入,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葉凡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茵茵居然比他還先一步進入天賦魔殿,不過想到對方神靈的身份也就釋然了,但凡神靈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東西,尤其是妖獸,肉身上的天賦肯定很突出,能夠闖過來也不是不可以。

「你有什麼發現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