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這些人幾乎全都跑到若木域來了,自然好不熱鬧。

沿途都有真神將一疊疊形狀各異的金色梵文擺放在兩側交易,一些大路貨都是隨意擺放在地上,而一些罕見的金色梵文,則用精緻的透明玉片夾起來,為了不讓人隨意拓印,玉片的表面也模糊化處理過,一眼望過去,只能看到一個大致金色梵文的形狀,自然是防止別人隨意拓印了。

看到這些琳琅滿目的神紋,羅征頓時來了興趣。

大多數神紋中的內容毫無價值,可能耗費無數年破解后,迎來的只是一場空歡喜,所以許多真神即使持有一些珍稀梵文,也不會耗費大力氣去破解。

但這個問題對於羅念來說,不是問題。

反正這小子破解一道梵文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不知情的人怕以為他是越級生靈降世,如此逆天的能力不用真的浪費了。

萬一某些梵文蘊藏道之真意,甚至一些奇特珍貴的內容,那就賺大發了……

所以羅征一邊想著,目光就像是一把刀子沿路掃過去。

而在羅征的身後,那名白衣老者和年輕人已經悄然跟在了羅征身後。

「他似乎想要買一些梵文?」年輕人滿臉古怪之色。

在他們眼中,羅征絕非尋常人,怎麼會對這些大路貨感興趣?

白衣老者也搖了搖頭,「我也看不透此人,或許他是想要撿漏一些比較冷僻的梵文吧?」

「撿漏?老頭子你在開玩笑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些傢伙手中能有什麼好東西,他們那些偏門少見的梵文幾乎都是無法破解的,根本就沒多少價值!」年輕人不屑的笑道。

白衣老者微微點頭,望著羅征的背影淡淡的說道:「對於你我而言,的確是無法破解,可是說不定人家偏偏就能呢……」

很快,羅征的舉動就被兩人給言中了。

羅征的腳步忽然就停在了一個攤子面前。

攤主是一位渾身黑乎乎的中年人,臉上還長著一層細密的絨毛。

神域中除了人類之外,還有不少種族,不過這些種族修成真神后,除非刻意保留自己種族的特徵,也與尋常人無異。

這中年人聳拉著腦袋,半眯著一雙眼睛,看上去毫無生氣,但那眯起來的眼睛中則隱藏著精明的色澤。

在羅征面前擺放著一排精緻的錦盒,錦盒表面浮現出一道道模模糊糊的金色梵文,一共有七枚之多。

這些金色梵文……

當羅征注意到為首的一枚金色梵文後,他的心念微微一跳。

這枚金色梵文羅征曾見過。

準備來說,他在仙府中見過這枚金色梵文的一半!

當時羅念告訴羅征,這金色梵文應該也是一種真意心法……

奈何因為只有一半的緣故,羅念即便是破譯出來也是斷斷續續的,因此其中的道之真意也是斷續的,所以根本沒有破譯的價值。

現在他竟然看到了這枚完整的金色梵文!

更重要的是,羅征所修的道法自然真意是一組六枚,而這中年人面前的七枚金色梵文看上去也是一組!

「莫非這也是一組完整的真意心法?」羅征心中狂跳起來。

不遠處的白衣老人和年輕人看到羅征按捺不住的激動之色,臉上都流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

「我有些搞不懂這貨了……」

「這傢伙對梵文研究的如此透徹,怎麼連洛水七梵字都不知道!」

洛水七梵字,說的就是這一組七枚梵文。

第一次出現是十七個神紀元前,位於神域西邊一條著名的大江「洛水」邊上,這七道金色梵文出現后,當時在神域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在神域中凡是成組的梵文,通常都被認為擁有非凡的價值。

洛水奔流不息,在神域中亦存在了無數年。

第十七個神紀元剛剛過去了數萬年而已,洛水所在的明塵域忽然爆發了一場大雨。

因為那場大雨,洛水的一段潰塌。

而就在潰塌的那一段中,出現了一塊巨大的黑色岩石,在這黑色的岩石上竟銘刻著七枚金色梵文。

這就是洛水七梵字的來歷。

消息不脛而走,頓時引來神域中諸多勢力的關注,甚至連各大豪門都流露出強烈的興趣……

最先收到消息,最先行動的就是當年豪門排名第十八的白家。

因為明塵域就屬於白家的疆土。

儘管白家在最短的時間內封鎖了所有消息的通路,可這一組七枚梵文的拓印版依舊流了出去。

諸多豪門,諸多一線家族紛紛以重金收購這七枚梵文的拓印本,即便白家封鎖的再嚴,也不可能將那些拓印版完全泯滅。

畢竟只需要一副拓印版,就能夠無限次的拓印……

當初是誰帶出第一幅拓印版,已經無從考究了,但白家一開始對此事的確是暴跳如雷。

但當神域中的大能們得到拓印版的第一時間就開始破譯,但真正開始鑽研的時候,神域中的真神們,大圓滿們,聖人們才發現其中的難度。

一些冷僻的梵文雖然古怪,但總有人能從中看出隻言片語,畢竟一代一代的經驗傳承下來,真神們對梵文的了解終究是慢慢增加的。

可洛水七梵字相對於一般的梵文而言,太過於複雜,竟然幾乎無從下手。

這個難題一路困擾著神域中的眾神,延續到了今天依舊無解。

絕大多數對梵文感興趣的真神們,多多少少都嘗試過破解這個難題,畢竟破解不了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那麼多大能都嘗試過,萬一真的破解了豈不是發達了?

懂行的人,一眼就知道那七組金色梵文就是洛水七梵字,就算那中年人將這七枚梵文模糊了,白衣老者和年輕人也一眼就認出來了。

在他們看來,羅征應該對這著名的,無法破解的難題根本不感興趣才對!

可在他們眼中驚為天人的傢伙,竟然對這七枚梵文流露出強烈的興趣,看他按捺的樣子,多半是以為自己撿到寶了。

所以兩人心中是崩潰和無語的。

這貨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看上去對梵文一竅不通,偏偏隨口還能說出如此精準的見解。

年輕人甚至隱隱還有些希望,希望這青年是想要調戲一下攤主……

「攤主,這七枚梵文你打算出售嗎?」羅征眯著眼睛問道。

梵文的特殊之處就在於,你無法破譯它,這東西就一文不值,除了拿來欣賞一下,屁用都沒有。

而根據羅征現在的了解,神域中被完完整整破解出來的梵文非常稀少,他現在盤算著如何用一個較低的價格,將這一組梵文拿下來。

那中年男人心中所想的,怕是與不遠處的白衣老者很年輕人差不多。

神域中不認識洛水七梵文的人,都是菜鳥中的菜鳥,他看到魚上鉤了自然要好好的伺候一把。

中年男人聳拉著腦袋,眼皮睜開了一些,淡淡的瞥了羅征一眼,冷冷一笑,「我這七枚梵文來自不易,不過既然我在這裡擺攤了,自然是要賣的,但我只賣給識貨的人!」

「開價,」羅征也懶得跟他墨跡,倒是簡單幹脆的說道。

中年男人便伸出了一隻手,洋洋說道:「五千神武幣!」

聽到中年男人的話,周圍的攤主們頓時嚇了一跳。

他們看羅征對洛水七梵字流露出強烈的興趣,都是用一副看白痴的表情,默默的注視著羅征。

要不是因為他們這一行當中默認的規矩,不能隨意搭話競爭,他們怕是第一時間將洛水七梵字送到羅征跟前,不要五百,不要五十,五枚神武幣就非常開心了!

不過這些攤主們同時也在暗罵這中年男人不過腦子,這名青年才下位真神而已,殺了他恐怕都拿不出五千神武幣,再黑心也沒這個黑法。

其實中年男人也知道羅征拿不出來,他開這個價格只是訛一下而已,試探一下羅征的反應。

舊愛,請自重! 一般這樣的菜鳥都會流露出鬱悶,或者失望的表情。

可羅征流露出來的表情,讓中年男人心臟狂跳起來……

這傢伙分明是有些躊躇心動的意思!

「不是吧,他真能掏出幾千神武幣?」中年男人不動神色的盯著羅征臉上的表情變化。

白衣老者和年輕人依舊不動聲色的看著這邊,兩人也是低聲交流著。

「他是真的要買。」

「五千神武幣都沒被嚇跑,這傢伙手頭有多少神武幣?」

羅征的眉頭微微皺了皺,隨即笑道:「你這價格是不是有些高了?」

中年男人瞧著羅征的一舉一動,依舊用懶洋洋的聲音說道:「這東西價格高低誰都不好說,對於識貨之人,這七枚梵文就是無價之寶,別說五千神武幣了,就算是五十萬也一樣會要,對於不識貨的人,怕是五枚神武幣都算貴了。」

紅塵盡陌 他這話說的的確沒錯。

只是識貨的標準,就是能破譯這七枚梵文……

五千神武幣對羅征而言倒是不值一提,以他現在的身價而言,尋常家族都無法比擬,何況他體內世界中還源源不斷的出產著神武幣。

「太貴,」羅征搖了搖頭。

「請便,」中年男人也抓住了羅征的心思,他判斷著只要羅征打算離開,他就立刻價格大跳水……別說五千了,就算一百神武幣成交他都賺的笑掉大牙。

他自然不知道,今天是碰到了一位真正的土豪了。

「那好吧,五千就五千,」羅征撇了撇嘴。

這話一說出口,中年男人一直眯著的眼睛,也是瞪的老大,再看到羅征翻手之下一大堆黑乎乎的神武幣傾瀉出來,他的心臟都要飛出來了,感覺這世界忽然有些不現實了。

周圍的那些攤主們,也是長大了嘴巴,傻乎乎的看著羅征,看著那嘩啦啦流出的神武幣……

「成,成交?」白衣老者完全無法保持淡定了。

年輕人和他對望了一眼,就在中年男人準備撲向那一堆神武幣之際,兩人如風一般沖了過去。

「等等!」白衣老者攔在了羅征跟前。

年輕人則用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狠狠地瞪著中年男人。

忽然竄出的這兩人,倒是讓羅征頗為納悶。

「怎麼了?」羅征便是問道。

「這七枚神紋不值這個價,若是你真的需要,老夫可以免費贈送與你!」白衣老者笑吟吟的對羅征說道。

聽到白衣老者的話,中年男人頓時急眼了,那可是五千枚神武幣啊,他大聲喝道:「懂不懂規矩,你們怎麼能這樣!這生意是我和他談好的!」

年輕人則是冷冷一笑,「規矩?名劍神城的規矩就是我家定下的,你若是還想在這裡混下去,就不要跟我提規矩!」

中年男人被這話一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那年輕人的衣著打扮,意識到了什麼,不吱聲了。 周遭的那些攤主們臉色懼是一肅。

雖然在非攻之地中無法出手,可以立足在非攻之地中的劍族,依舊擁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

這年輕人胸口的對襟之上,所紋的黑白相間的條紋,是屬於劍族的族人獨有的標誌之一,而劍族人在若木域中所有的神城中,都是享有絕對的特權。

看到中年男人不再吭聲,年輕人就將地上的神武幣收攏起來,轉過頭后,原本冷峭的臉色已滿是暖意。

「免費贈送與我?」羅征微微一愣。

其實羅征也考慮過,這些梵文價格的水分或許相當大。

但以羅征現在的身家而言,倒是沒有太過於在意……

可就算水分再大,這七枚獨特的梵文也是具備不小的價值,白衣老者開口就是免費贈與,說的宛若大白菜一般簡單,的確讓羅征想不過來。

「的確是可以贈送與你,因為這洛水七梵字的拓印版,在神域中流傳的十分廣泛,談不上什麼隱秘,自然是不值錢的,」年輕人微微笑道。

聽到這般說法,羅徵才恍然大悟,不過他的目光越過年輕人,看到那中年男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滿目都是懊惱之意,羅征微微一笑,隨手抓了一把神武幣說道,「誠如你所說,在適合的人眼中,這些梵文就是無價,五千神武幣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今天有人既然有人說破了,一百枚神武幣可否賣與我?」

那中年男人原本已是萬念俱灰,眼看就能夠一夜暴富,可硬生生的被人打破了。

現在看到羅征肯出一百枚神武幣,他也是一副詫異的表情,有些犯傻,即使百枚神武幣,對於許多真神而言,都不是一筆小錢了,何況洛水七梵字真的不值錢。

「這……」

年輕人和白衣老人也是瞪著眼睛。

他們都說免費贈與這青年了,他竟然還是願意耗費百枚神武幣,真的是錢多的沒地方花么?

這個價格雖然還是有些離譜,但也不至於讓他們為羅征心疼了,何況羅征自己堅持的,他們也不可能一味阻止。

「可以,可以……」

中年男人忙不迭的點頭,生怕羅征反悔一般,從他手中一把接過那些神武幣,隨後就將洛水七梵字疊起來,交到了羅征手中……

周圍的攤主們一開始可是相當眼紅,五千枚神武幣放在眼前,足以讓不少真神拚命了。

被年輕人阻止后,他們心中算是平衡了一些。

現在看到羅征以百枚神武幣成交,自然對那中年男人又羨慕起來。

再望向羅征的眼神頓時又不同了……

一開始他們將羅征當做不諳世事的肥羊,現在才明白,這才是真正的土豪啊,根本視神武幣為糞土的傢伙,要是此人能光臨自己的攤位可是要大賺一筆的。

當羅征將剩下的神武幣收羅起來后,那年輕人趁機開口說道,「這位朋友,有緣來我名劍神城,可否賞光一敘?」

但就在這時候周圍的那些攤主們紛紛開始吆喝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