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真身的變異,原來真身最多也就二三十米高,可是變異成了雷星獸的外形后,真身暴漲,要知道雷星獸可是有一條巨大的尾巴,還有兩隻極長的雷角,這些加起來,如果真身人立起來,高達兩三百米是平常事。當然,這樣的真身吸收的雷電,就很恐怖了。

~~~~~~~~~~~~~~~~~~~~~~~~~~~~~ 足足在平台上停留了十幾天,就是為了第一次凝實真身,這個讓雷星峰無比怨念的雷星獸外形的真身,由於極其龐大的真身,需要吸收的雷電實在太多了,十幾天時間,才算勉強夠用,又停留了三天,總算徹底凝實了自己的真身。

雷星峰雖然不喜歡真身的外形,但是對於真身蘊含的力量,和龐大的潛力,卻是無比的滿意。

原本還要打算煉製一下雷角,赤霞劍印對於雷星峰而言,實在不行了,威力小,而屬性不合,品質也不是很好,只是暫時沒有替代品,而湊合著用,這次得到了雷星獸的雷角,他就打算煉製自己的雷系劍印,而且這雷系劍印,是可以和雷印結合一起,也就是說,當真身顯露的時候,雷角煉製的劍印,就可以出現在真身的手中,這種使用方式,可以極大的提升自身的實力。

無奈在磁暴山脈停留的太久了,一開始雷星峰還以為只要幾天就可以鞏固修為,沒有想到真身會變異,所以花費了太多的時間。

收起真身,雷星峰轉身離開平台,這才迴轉鏡之界。

在鏡之界和午陽,雷暴,古奇說了幾句話后,留下了一批自己不需要的材料,將輪藏空間騰空了一大半,雷星峰這才匆匆趕回明澤盟總部,這次離開的時間有點長了。

回到家,發現被真身毀掉的住宅已經建設完畢,一座更加漂亮的小樓出現在眼前,這是禁制大師居住的規格,修建的更加漂亮,內部裝飾也用了不少珍貴的材料,不過,雷星峰並不是很在意,他找到庫奇,問道:「我離開的時候,有什麼事情嗎?」

庫奇四人倒是沒有著急,達列霸說道:「沒有,這幾天沒有人找來,不過青岩大人派人送來了一些材料,海元朗大人也一樣,都送來一批材料,我暫時收了下來,就等你回來了。」

達列霸一邊說,一邊將輪藏空間中的材料放了出來,足有上百的大箱子。

雷星峰喜道:「好,好!」他很是欣喜,原本給出萬年靈液,是為了感謝,也為了找到自己的人脈,他並沒有奢望得到什麼好東西。

看樣子不論是青岩還是海元朗,都不會耍滑頭,說到做到,大概會努力幫著雷星峰收集雷系材料,多兩個高手幫忙,尤其是禁制師的職業,獲取資料比其他修鍊者要容易的多,一旦全力收集,那麼對雷星峰的幫助就大了。

既然沒有人找來,雷星峰就鬆口氣,他怕別人找來,卻又見不到自己,那麼難免會疑神疑鬼,一旦大規模尋找,對他是十分不利的。

雷星峰笑道:「不錯,我就收起來了。」將箱子收入輪藏空間中,他就回到了房間。

先取出一個箱子,打開后,雷星峰也相當驚訝,這是他需要的一種雷系材料,相當珍貴,然後又拿出一個箱子,他很有耐心的檢查著,都是一些不錯的雷系材料,其中有相當多的材料,是他沒有的,對於這點他非常滿意。

這一批材料,補充了雷星峰的庫藏,雷星峰耐心的分類,然後分門別類的放置,其中他還另外拿出一份來,準備送給雷暴,阿爺也是雷系修鍊者,尋找材料同樣很困難。

全部折騰完畢,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雷星峰走出房間,說道:「庫奇,我們去資料庫。」他升職到禁制大師后,還沒有去過資料庫。

禁制總堂的資料庫擁有龐大的學習資料,到了禁制大師級別,大部分資料都可以閱讀和學習。

帶著庫奇四人來到禁制總堂的資料庫,門口的守衛見到雷星峰,立即恭敬施禮,禁制大師的服飾,一看就知道雷星峰是大師級人物。

雷星峰問道:「阿掛在嗎?」

一個護衛道:「阿掛在,他也是剛進去,我去叫他來。」

很快阿掛就跑了出來,他一眼看到雷星峰不由得吃了一驚,說道:「大人,恭喜啊,恭喜!」

邊上的護衛莫名其妙的看著阿掛。

阿掛道:「上一次大人來還是高級禁制師,這次大人已經是禁制大師了,呵呵。」

護衛們恍然大悟,這可是很難得的,原來是升職了,所以阿掛才說恭喜的。

阿掛帶著雷星峰進去,他說道:「大人,這次你可以進入更高級的資料室了,大人,你選擇去哪裡?」

雷星峰道:「去高級的資料室去看看。」

阿掛答應了一聲,帶著雷星峰進入高級資料室,說道:「我不能進去了,大人請進,若是有事,可以叫我。」

雷星峰點點頭,這才走入資料室,裡面竟然一個人也沒有,他發現禁制總堂的禁制師,認真學習的人相當少,大概禁制師的生活比較安逸,沒有什麼動力學習,而且高階的禁制師,大都有各種任務,留給他們學習時間並不多。

這個資料室非常的大,這是雷星峰第一次來,各種典籍,各種古老的記錄有無數,稍稍查看,雷星峰發現,這裡的資料完全沒有分類,雖然擺放的整整齊齊,但是資料卻非常混亂。

不過,雷星峰也不在意,他順著拿起一頁星蟒錄,仔細觀看,這是一頁記錄禁制構件的煉製法門,雷星峰立即沉浸在其中,任何資料對於他都是很重要的。

雷星峰一旦開始學習,就是沒日沒夜的進行,由於修鍊者的身體極其強悍,記憶力也是極好,任何記錄只要看過一遍,基本上就記住了,餓了就吃點乾糧,渴了喝點水,雷星峰的輪藏空間中擁有大量的食物和水,基本上不用考慮吃喝的問題。

若是困了,就找個角落睡一覺,雷星峰的刻苦用功,讓阿掛佩服到了極點,他就沒有見過這樣用功的禁制師。

一個月時間過去,雷星峰沒有回去,兩個月過去,雷星峰依舊。

第三個月,雷星峰還是抱著一頁星蟒錄在學習。

這天,雷星峰看完一頁星蟒錄,他的目光被一塊鋼製的典籍所吸引。

所謂鋼製的,其實不能完全算是鋼鐵製成的,是一種類似鋼的金屬,打造成薄薄的片,十幾片訂成一個冊子,凡是這種形制的典籍,都是很久遠的東西,那時候星蟒錄的運用,應該還不普遍。

雷星峰伸手取下,翻開閱讀。

這是一篇對印的描述和對印的一些理解,雷星峰如獲至寶,他沒有想到除了禁制的知識外,竟然還有印的相關知識,這種東西太少見了。

文字很古老,字跡極小,一頁上密密麻麻全是文字,雷星峰抱著走到牆角,一屁股坐下,這裡是他學習的地方,地上他還特意鋪上一塊獸皮,靠著牆角落,仔細學習起來。

對於自己的雷印,雷星峰一直有疑問,尤其是這次變異,真身大變,為此他詢問過午陽等人,只不過沒什麼答案。

這本典籍,提到了這個問題,所謂的複合印,印是基於心而生,而一旦印吞噬某些強大的心,就形成了複合印,當然,第一次,必須同質同源,一旦成功,其印的威力得到極大的提升。

看完這一段記載,給雷星峰的感覺,就是複合印危險,融合的時候特別危險,一個融合不好,就是印的崩潰,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當真很幸運,糊裡糊塗的融合,懵懵懂懂的成功,雷星峰抹了一把汗水,幸好雷星獸的心臟經過慶楚的煉製,不然真的就危險了。

其實在融合的時候,雷星峰也察覺到不妥,因為雷星獸的心臟,差點就吞了他的雷印,最後在磁暴山脈,靠著無以計數的雷電,才強行驅動雷印,將這個罕見的雷星獸的心臟吞噬。

如果沒有如此龐大的雷電,他很難驅動雷印,如果強行驅動,就需要大量的能量,比如大環晶,或者其他能量晶體。

一旦雷星獸的心臟吞噬了雷印,雷星峰就會逐漸獸化,這種變化,雷星峰是絕對無法忍受的,變成一條雷星獸?那還不如去死了!

典籍最後的記載,一旦開啟了複合印,而且成功的話,以後提升實力,就可以吞噬各種強大存在的心,可以獲得某些特殊的技能,這又讓雷星峰開心起來。

連續學習了三個月,雷星峰終於有點厭倦了,放下手中的典籍,他走出了資料室。

阿掛迎上來,說道:「大人。」

雷星峰點頭道:「這次就到這裡了,下次還是你來負責。」說著他拿出一塊大環晶,遞給阿掛,說道:「辛苦了。」

阿掛驚訝的接過,照理說禁制師是不需要給他任何東西的,他遲疑了一下,說道:「這個……」

雷星峰道:「不用道謝,這些天辛苦你了。」

阿掛也還算機靈,他立即道謝:「謝謝大人。」大環晶在明澤盟就是硬通貨,沒有人不喜歡,尤其是阿掛這種低階修鍊者,更是需要。

來到資料庫大門口,庫奇還等著,其他三人都不在,雷星峰問道:「達列霸他們不在?」 庫奇道:「嗯,我們輪流在這裡等你,其他都守在家裡。」

雷星峰笑道:「好了,我們回去。」

由於居住的很近,兩人溜達著走了回去,這一路上,雷星峰不停的聽到噼噼啪啪的聲響,從路過房屋中傳出來,他奇道:「什麼聲音那麼熟悉?」一時間他只是覺得這響聲非常的熟悉,只是想不起是東西什麼聲響。

庫奇道:「麻將!」

雷星峰立即反應過來,可不是麻將聲嘛,前世聽這聲音,當真是很熟悉,他說道:「怎麼會有麻將聲?」

庫奇道:「還不是你發明的玩意,整個明澤盟都流行起來,玩的人實在太多了!」

雷星峰張口結舌,說道:「真,真的假的啊……」

庫奇道:「就連明澤盟的高層,也是風靡一時,以前聚在一起,大都是賭鬥,現在都用麻將賭,只要學會的,沒有不著迷的。」

雷星峰不由得苦笑,這麻將可是前世的國粹啊,沒想到一旦傳播開來,殺傷力是如此巨大,可見這裡的娛樂生活是多麼的匱乏,這裡麻將都不用買賣,每個修鍊者都會煉製,只要有樣子,估計每個人都會煉製一套麻將。

庫奇道:「我們四人,也經常打麻將,的確好玩的很,消磨時間的利器啊!」

雷星峰說道:「好吧,有一個玩的也不錯,對了,除了麻將,還有撲克吧,撲克怎麼樣?」

庫奇道:「也有人喜歡撲克,但是絕大部分的人都喜歡的是麻將,這玩意可以鬥智斗勇,符合大部分人的胃口。」

這一路走去,當真是麻將聲聲,聽得雷星峰滿頭黑線。

回到家中,就看到艾七,白室牙,巴斯霸三人,就坐在院子里。

雷星峰看到三人,奇道:「咦,你們三個,怎麼到我這裡來了?」

白室牙道:「雷哥,不歡迎我們啊?」

雷星峰大笑道:「哈哈,怎麼可能不歡迎,我就是有點奇怪,你們三個怎麼會一起來?」

巴斯霸道:「我們爭歸爭,鬧歸鬧,可還是朋友,有什麼不能一起來的。」

雷星峰笑著說道:「好吧,是我的錯。」

眾人一起笑了,艾七道:「雷哥,找你幾次了,都沒有見到,不過,我們想著,你差不多也該出來了,我就明白了,資料庫有什麼好玩的,一下子就在那裡住了三個月,你真是有耐心。」

三個傢伙都是不喜歡讀書的人,最喜歡的就是玩鬧和探險,尋找刺激,這是他們生活的常態。

雷星峰道:「找我有事?」

白室牙道:「雷哥,知道尾槍大陸嗎?」

艾七翻了一個白眼,說道:「上次,就是在尾槍大陸,我才倒霉的,那時候雷哥和我一起!你說知道不知道?」

白室牙道:「聽我說完!亂插話!」

艾七摸摸鼻子,知道這傢伙財大氣粗,就算自己也比不了,好吧,有錢人說話總是很大聲,自己被他們兩個叫上,都不知道什麼原因,就帶著他們來到雷星峰的家。

雷星峰笑道:「尾槍大陸我很熟悉了,從一開始就在那裡,後來才進入禁制總堂。」

巴斯霸道:「啊?你參加那場戰鬥了?厲害!竟然活著出來,第一批進入的修鍊者,最少折損了七成啊,厲害,厲害啊!」

白室牙也有點暈,他說道:「大陸戰,從來就是一場消耗戰,沒想到雷哥……嗯,那時候雷哥不是以禁制師身份去的?」

雷星峰笑道:「第一批炮灰!」

巴斯霸駭然道:「你是炮灰啊!你的修為……天君,巔峰天君,道君都很難活,你一個天君竟然活著回來!」

白室牙雖然也知道一些情況,但是對尾槍大陸的殘酷戰鬥還沒有什麼深刻的概念,他說道:「小心點,還是能活的吧。」

巴斯霸道:「扯淡,我也去了,去督戰隊混了一段時間,後來就溜回來了,死人無數啊!」

白室牙道:「你個瘋子,竟然跑到尾槍大陸去戰鬥?」

巴斯霸道:「當然,修鍊后,就是要戰鬥,才能提升,我是喜歡戰鬥的人,可不想某些傢伙就知道躲在總部!一旦發生戰鬥,就慫了!」

白室牙道:「老巴子!你說誰?」

艾七道:「好了,好了,怎麼一說話就吵架,大嘴,你繼續說事情。」

巴斯霸嘿嘿一笑,沒有說話。

白室牙抿抿嘴唇,稍稍遮蓋一下齙牙,說道:「我得到了一個機會,想問問大家去不去。」

巴斯霸道:「說就說清楚,說一半等一半,累不累人啊!」

氣得白室牙狠狠踹了他一腳,巴斯霸嘿嘿笑道:「這點力道,還是算了吧,要動手,我讓你八個!」

雷星峰都被他逗笑了,他說道:「老巴子,你是道君好不好,欺負人也不能這樣啊。」

巴斯霸有點不好意思,說道:「逗大嘴玩,是我的樂趣之一,哈哈,哈哈哈!」

白室牙氣得咬牙切齒,可是打是打不過老巴子的,這傢伙是戰鬥修鍊狂人,他們中最年輕的一個,都已經達到道君老祖,雖然只是初級道君老祖,但是和他相比,白室牙等人絕對可以去死了,差距太大。

不過,不論是艾七還是白室牙,對於修為不是很看重,大差不差就行了,比如這個年齡,達到初級天君,他們就算很不錯了,這要得益於他們的長輩,他們只要修為到了,晉級完全不是問題,材料早就準備好了,很多修鍊者,就算你很用功的修鍊,達到了晉級的邊緣,卻是被阻礙在晉級材料上,根本就湊不齊晉級的材料,還如何晉級?

白室牙道:「在尾槍大陸,我們佔據了一個極大的礦脈,是罕見的天然晶體礦,環晶礦,不是人工煉製的大環晶哦,是環晶,天然的環晶。」

艾七道:「哪有怎麼樣?還不是被你們總部庫房的人霸佔了,開採什麼的,又不允許我們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