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程上校沉默不已,本以為只會把涉及此事的學者抓起來以罪論處,沒想到事情居然嚴重到需要發動屠魔令的地步!

屠魔令下,焉有完卵?

「你現在明白了我們肩上承載著何等重要的任務了吧?我又作為此次行動的總指揮官,責任更是大得很吶,所以甲程上校,我的這幾百手下,今晚就只好麻煩你了,明天還得趕赴西海。」

甲程上校停下腳步,看了看羅嵐又看了看斯潘達因,忽然鄭重的說道。

「總指揮官,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答應。」

斯潘達因眯著眼睛:「什麼事兒,說吧。」

「南海G31支部申請派出一艘軍艦加入此次行動。」

斯潘達因咧嘴大笑,笑聲有些刺耳。

「怎麼?甲程上校這是想要跟著我撈點軍功好再次回到馬林梵多嗎?」

他苦笑道:「回海軍本部我早沒那個心思了,我還是繼續留在南海養老吧,把機會留給年輕人。」

斯潘達因眉毛一揚,有些不信:「哦?那你想讓誰跟我前往?」

甲程上校指著隨行的羅嵐緩緩道:「羅嵐。」

羅嵐有些目瞪口呆,怎麼好好的就聊到他的身上了呢?

斯潘達因斜眼看了一下羅嵐身上的肩章:「就是他?甲程上校,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還只是一個海軍支部上尉吧?」

甲程上校笑道:「暫時是,羅嵐的少校申請已經報了上去,他的軍功完全能夠成為校官,現在是G31支部實力最出色的校尉之一,很難想象在5個月前羅嵐還只是一個剛入海軍的新兵。」

「5個月就成為少校?」斯潘達因也有些驚訝。

「他的出色,基地里的海軍都有目共睹,相信在不久后也會前往總部發展。」

「所以,你想提前給他鋪路?才讓他跟我一起前往奧哈拉?」

「鋪路談不上,只是想讓他提前見見世面,我相信就算他以後到了馬林梵多也一定會是那顆最閃耀的金子!」甲程上校微微一笑。

斯潘達因眯眼看著眼前這個剛剛二十齣頭的年輕人,沉默了數秒,忽然大笑一聲。

「既然甲程上校這麼看得起你,那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吧,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了。」

「天亮之後,隨我出發前往西海!」

……

OvO 南海G31支部好好的招待了這群屬於CP9的特務,不得不說,這群不知道是間諜還是殺手的精英特工具有非常高的自律性,他們不會喝得爛醉如泥,而是隨時都保持著較高的警惕性。

羅嵐暗自心驚,他作為一個海軍支部上尉,居然感覺到這群穿著黑色西裝的人,有許多實力都非常強勁。

不愧是世界政府的直屬秘密諜報機關,想來其中有不少人都掌握了海軍六式。

羅嵐陪著甲程上校在食堂閑聊了一會兒,就離開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準備明天前往西海的相關事宜。

他現在在海軍裡面的地位可以說是甲程上校一手提拔上來的,如今又在為他去馬林梵多鋪路,這可是欠了一個大人情啊。

屠魔令由是十艘來自海軍本部的戰艦組成,分別由五名本部中將擔任指揮官,旗下更有十名少將,校尉不計其數,萬名海軍精英。

薩卡斯基和庫贊更是未來的海軍三大將之二。赤犬和青雉。

甲程上校認為,羅嵐此番前往西海,如果能夠和某個將軍建立友好關係,那對於他以後在海軍本部將會有很大幫助。

回到家裡,發現煤球已經睡下了,但是羅嵐睡不著,腦子裡想的都是關於西海的事情。

不出意外的話,他會親眼見到奧哈拉的毀滅,說實話,他並不覺得世界政府抓捕所有研究那空白100年歷史的學者有何不妥。

任何王朝的新生都有一段別人所不為人知的黑暗歷史,對於這一點,史書就像是一個任人塗抹胭脂水粉的小姑娘。

不管是兵變也好,篡權奪位也罷,新的統治者往往會淡化或者美化自己過去的醜陋惡行,然後肆無忌憚的誇大敵人的罪惡。

古中國連文字獄都大興過,動不動就抄家滅族。和古代中國的帝王相比,海賊王世界里統治者的做法真的是太輕了。

他們沒有過度的修改歷史,只是不讓人深入考究,選擇讓時間去沖淡那個巨大王國對整個世界的影響。

世界政府如此,強奪了德雷斯羅薩的多佛朗明哥也是如此。

研究歷史正文本就是世界政府所嚴厲禁止的事情,奧哈拉的那群學者還明知故犯那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難道真的讓所謂的真相大白於天下,出現一大群名字裡帶有「D」的人推翻他們的統治?居住在瑪麗喬亞的那群人又不是傻子。

隱瞞歷史真相,不過是當權統治者的慣用手法罷了。

不知不覺,羅嵐漸漸睡去,煤球習慣性的窩在他的懷裡。

翌日。

羅嵐作為一艘軍艦的最高指揮官帶著500精英海兵,隨著CP9的船出海前往西海。

甲程上校特地交代過羅嵐,此次行動不用出手,主要就是去見見世面,看看這片大海上的巔峰戰力,最主要的還是結識一些大人物。

羅嵐一一應下。

把船的航行交給經驗豐富的船員,讓他們只需跟在CP9的帆船後面,保持一定距離就可以。

昨晚斯潘達因就告訴過羅嵐,他只是答應讓軍艦隨行,如果中途發生任何意外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一切後果由羅嵐自己負責。

所以落在羅嵐肩上的重擔還是很大啊,軍艦是完好無所的隨他出去,至少也要把這群人完好無所的帶回來。

回到艦長的艙位,赫然發現煤球竟然也在裡面。羅嵐是悄悄出海的,並沒有告訴過煤球,可沒想到還是被這妮子發現了。

不過來了也好,他也不知道此次航行會持續多久,把煤球一個人留在基地他也不放心。

「羅嵐,你又悄悄出去玩兒不告訴我喵~」

「咳,怎麼可能!我只是忘記了!」某人狡辯。

「真是這樣喵?」

煤球眯著眼睛表示懷疑,它舉起毛茸茸的爪子在羅嵐的眼前晃悠,五指間有藍色的電弧跳躍。

「真是這樣!」

某人硬著頭皮回答道。

「你看,我還給你帶了許多你最喜歡吃的魚肉罐頭!」他拉開冰箱,裡面幾乎都已經被罐頭塞滿。

「卡魯秋~這麼多罐頭,羅嵐你真好喵~」

煤球跳起來在羅嵐的臉上用力吧唧了一口,就鬆開他跑向了冰箱。她當即開了一罐,用勺子舀著吃,好像已經把羅嵐悄悄溜走的事情拋在了腦後。

「你看,我沒騙你吧,真的是忘記了。」羅嵐心裡暗自得意,還好他有先見之明啊。

煤球抬起頭,爪子上又出現了靜電,她瞬間出現在羅嵐的面前,某人心裡暗叫一聲不好,想要離開已經晚了。

帶著電弧的爪子印在了羅嵐的胸膛上,電流轟然爆發流遍羅嵐的身體,羅嵐的全身骨骼在電流中清晰可見……

「我不管,反正你沒叫我,就是要電你喵~」

煤球獨自吃著罐頭走開,到外面的甲板上吹著海風,留下被電得外焦里嫩的羅嵐一個人在房間里懷疑人生……

軍艦全速前進,兩日後,直到日落西山,在海平面的盡頭終於出現了一座雄偉的赤紅色山脈。她是如此巨大,高聳入雲,向兩邊綿延不知多少萬里,將這個世界平分成兩半。

「羅嵐上尉,已經能夠看到紅土大陸了。」

「知道了。」

羅嵐披著正義大髦和煤球一起來到前方的甲板上,紅土大陸的壯闊震驚了船上的所有人。

若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象世間竟然還有一座如此不可思議之山。

平靜的海面臨近山脈,立即變得洶湧湍急起來,巨大的海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拍打在赤紅色的山壁之上,激起大片水花。

四周暗流涌動,形成了一個又一個旋渦!稍有不慎就會撞擊在山脈上船毀人亡,或者被旋渦吸入其中沉入海底。

正因為地理環境如此惡劣,進入偉大航路的海賊船才有半數都會折損在這裡。

軍艦一直緊跟著前方的帆船航行,眼看著就要撞擊在雄偉的紅土大陸上。

許多海軍都臉色慌張,他們從未到達過這裡,更沒有去過偉大的航路,認為自己馬上就要和軍艦一樣,粉身碎骨的死去了。

煤球也是,死死抱住羅嵐的大腿,臉色都嚇青了。

「羅嵐!我們會死在這裡喵?哇,這裡一點都不好玩QAQ。」

羅嵐眯著眼睛沒有搭理她,只是目光死死的看著前方距離越來越近的巨大山壁。

他依稀記得,只要順著海流的話,應該能夠進入那條運河才對!

通往偉大航路的入口就在這裡!

一條「裂縫」終於出現在眾人眼前,它越來越大,後來發現這竟然是一條寬百米的運河!海流爭先恐後的湧入其中,往山頂逆流而去!

海水真的在爬山!!

顛倒山,這就是這座不可思議之山的不可思議之處!

「乘上海流,掌好方向,緊緊跟著前面那艘船!他們來自偉大的航路,只要跟著他們就不會有錯!」

羅嵐果斷的下達命令,現在全船幾百號人的生命都在他的手上,根本馬虎不得。

「抓穩了!各位,我們要進去了!」

兩艘軍艦終於都有驚無險的進入運河裡,海流湍急,儘管是在爬山,速度卻是正常情況下的好幾倍!

不過多時,軍艦就穿越了厚重的雲層,來到了真正的山巔!

……

OvO

求收藏,求票票。

今兒還有一更! 從高空上看,紅土大陸上的顛倒山有五條好像是人工開鑿出來的運河,呈一個「X-」字形,其中四條分別連接著四海,另外一條指向偉大的航路。

五條運河就好像是紅土大陸的五條血管,分別從四海湧入而來的海流在山頂匯合,再進入偉大的航路。

四條運河的海流在交叉地帶相撞,激蕩起數十米高的水花!

兩艘軍艦乘著速度極快的上升海流,乘風破浪,一瞬間從山巔衝天而起,然後又重重的落在通往偉大航路的那條運河裡。

一眾海軍頓時在甲板上歡呼起來,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暢快感。度過了最開始的危險期,接下來只要順著這條運河滑下,就能到達世界上最偉大的海洋——「偉大航路」。

太陽已經完全落入海面之下,天空中還殘留著十分柔和霞光,如同一圈光暈向四周發散而去。

彙集了四條運河的海流毫無疑問比之前更加湍急,軍艦以更快的速度俯衝而下,就像是遊樂園的過山車,無比刺激。

此時雲層還在他們的下方,但是能看見更遠處那一片波光粼粼的遼闊大海,那裡存在著常人無法想象的奇遇。

海軍大髦在風中獵獵作響,被晚霞染紅的雲層從他們的髮絲間穿過,就像是被鍍上了顏色的濃霧,涼爽的水汽肆無忌憚的拍打在一眾海軍的臉上,頗為享受。

身在紅土大陸之巔,海軍心裡都升騰起一股豪情,只有堅持正義才能為這個世界主持公道!

軍艦順著河道飛速滑下,兩邊的赤紅色山岩向後方飛逝。羅嵐緊緊護住煤球,生怕她一個不小心被拋出了船外。

這個地方若是被拋出去,不管多麼熟悉水性,都只有死路一條。

終於穿過雲層,甚至能夠用肉眼直接看到前方廣闊的大海,只要通過了雙子岬,就算是正式穿過了紅土大陸,進入了偉大航路!

羅嵐心裡祈禱著,千萬不要碰上拉布那隻鯨魚,儘管現在還是20年前,但是算算時間,拉布留在雙子岬也快接近三十年了。

三十年時間足夠它成長為一個比島嶼還要魁梧龐大的巨大鯨魚,碰上之後總歸是一個麻煩事。

好在並沒有在出海口看到那個堪比山體一樣的巨大身影,羅嵐略微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離出口還有四分之一段距離的時候,羅嵐忽然覺得船速漸漸變得慢了下來。

在離出口不遠處的位置,綻放出了大片浪花,就像是有兩道方向截然相反的海流互相衝撞。

看著天色,就要黑了。

羅嵐心裡想起甲程上校告訴過他,顛倒山的海流會在晝夜顛倒過來,一到晚上,雙子岬的出海口就會變成洶湧的入海口。

他們現在所處的這條運河會如同巨鯨汲水一般,將偉大航路的海水抽取出來,奔流向四海。

「不會吧,難道說這就要開始了嗎?」

羅嵐雙眼死死的看著那片浪花的所處位置,雖說現在仍舊有無法估量的海水從高處沖刷而下,但是那片因為海流對沖形成的水花正在迅速的往雙子岬移動。

他能夠感覺到,上升海流的力量正在迅速減弱,估計要不了多久,現在的情況就會完全顛倒過來!

「軍艦兩側的動力渦輪全部打開,我們要加快速度衝出去!」

羅嵐及時下了命令,兩個水輪全部高速的運轉起來,下滑的速度立即提高了一大截。

前方的軍艦似乎也發現了這個迫在眉睫的危機,水輪同樣旋轉了起來,想要加速離開河道。

其他海軍也發現了此時的異常,水花已經進入了河道內,能夠用肉眼非常清楚的看到偉大航路的海水,正瘋狂的湧入河道內,向顛倒山之巔發起衝擊。

半分鐘后,前方的軍艦徹底衝出了雙子岬,進入了偉大航路正在緩慢的調轉船頭,為接下來乘坐上升海流進入西海做準備。

羅嵐所在的軍艦也緊隨其後衝出了雙子岬,時間似乎就在此時止住了。

上升海流和沖刷而下的海水在體量上似乎達到了一個十分微妙的平衡,一時間風平浪靜,但是海面之下則是暗流洶湧!

然而這種平衡僅僅持續了三五秒就被完全打破,如此短暫的時間軍艦根本來不及調轉方向。

積聚許久的上升海流在此時爆發出了最龐大的力量,海水洶湧而來,竟是把沖刷而下的水流一股腦沖了回去!

其中就包括了剛剛衝出雙子岬,還沒有調轉船頭的軍艦,在洶湧澎湃的海水下,軍艦以比滑下更加快速的方式沖回了運河內,再次往顛倒山之巔進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