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岑建豐去找李逸晨也就盞茶的時間,這隻能說明李逸晨沒有過半點討價還價!

「那是我怕諸位久等!」李逸晨微微一笑道。

趙山河卻是帶著幾分冷笑地說道,「但這也還有一種理解,那就是李公子並沒有把我們幾把老骨頭放在眼裡!」

「趙盟主言重了!」 絕世帝女 李逸晨繼續保持著微笑道,「既然要與天劍盟合作,那我自然也會對大家保持著尊敬!」

「李公子所說的尊敬是指態度吧,但談到實力,我們仍然難入李公子的法眼,對吧!」趙山河卻是不依不饒地說道。

「如果不是想要仰仗各位的實力,我又何必這麼麻煩呢,不過既然總盟主提出這樣的考驗,那我也只是順從,畢竟想要得到各位的幫助,我並沒有其他選擇!」對於趙山河的話,李逸晨既在沒有肯定,同時也沒有否定。

「答的妙!」就在此刻,另一個名叫許雲峰的盟主拍手讚揚起來。

對於李逸晨這份不卑不亢,他是十分欣賞,畢竟真正要與李逸晨同行,那麼影響到他們的不僅僅是李逸晨手底下的實力,同時還包括李逸晨的心志和處事手段。

而這番趙山河有意為難的對話,李逸晨卻是答得滴水不漏,既不失自信,同時又不令人因為他的狂傲而心生反感。

「好了,開場白說過了,那我們就開始吧!反正李公子若能過關,我們日後交流的機會還多,若是過不了關,那我們也沒什麼再廢話的必要!」趙山河顯然是個急性子。

「全憑趙盟主安排!」李逸晨微微一笑道。

「既然要開始,那我也給李公子大致解釋一下這裡的情況!」岑建豐見狀又走了過來,指著宮殿中央的一個陣紋說道,「此乃極幻大陣,乃是遠古文明時期流傳下來的戰鬥陣法,陣法空間的一切與外界沒有任何區別,也就是說李公子所有的手段在陣法中都不會受到任何限制,唯一的區別就是,若是在陣法之中的戰鬥有一方死亡,則會被直接傳出陣法之外,雖然心神會受到影響,但並不會真正的死亡!」

這就是幻極大陣?聽到岑建豐的解釋,李逸晨在不由打量起中央的陣紋。

對於幻極大陣,李逸晨自然在術道天上也看過,不過哪怕有著陣圖,以李逸晨如今的陣道造詣也無法布置,但李逸晨卻知道,此陣乃是遠古文明時期,半神境和近神境強者對練的必備之物,可是在那個時辰每個宗門勢力都會備著幾個這樣的陣法。

畢竟修為到了半神境一動出手,每一招一式都有著驚天動地之威能,可以說戰到激烈之時,哪怕是自己想要收手,有時也會誤傷對方性命,但有了極幻大陣便可從根本上避免這個問題的出現。

修為突破到半步神境,李逸晨也想過自己布置一個極幻大陣來增加自身實戰能力,只不過陣道基礎不足,同時身上也沒有足夠布下此陣的資源,所以最終也只能保存這個想法而無法實現,如今自然忍不住要細看一番……

Ps:書友們,我是念初心, 看了片刻,李逸晨還是忍不住有些搖頭!

雖然自己早已見過幻極大陣的陣圖,甚至還有過一番研究,雖然眼前的幻極大陣比起自己所看過的陣圖只能算是簡易版,但仍然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布置出來的。

「我們十二人,四人主陣、四人主丹、四人主武,總盟主考慮到你中途沒有調息的時間,所以比試順序依次為,武、丹、陣,如此循環,而你在丹比中煉製出來的丹藥也可以服下,除此之外,你不得服用其他丹藥!」岑建豐接著又解釋道。

「如此來說,總盟主也算是挺照顧我的了!」李逸晨不由微微一笑。

畢竟如果不這般穿插,讓李逸晨連續與四位武道分盟主比拼,中途還沒有任何調息的時間的話,那的確是一場很艱難的戰鬥。

畢竟十二分盟主皆出生於地心之城,在地心之城這樣的環境中,哪怕只是在外城,就算沒有得到任何完整的混沌之氣,此間的氣息也足以令他們比外界的武者更加的強大。

更可怕是他們從小接受的還是來自遠古文明時期的武道傳承,這一點更是外界無比比擬的。

「照顧也算不上,因為總盟主要求比試的項目由各分盟主決定,比如我擅長劍道,那麼我們的比試自然只能用劍!」岑建豐當即說道。

丹、武、陣雖然可以總的分為三道,但其實每道之上又有著諸多的分支!

比如武道,可以是武器,可以是武技,也可以是純修為的比拼……陣道,可以直接陣法對轟,也可以是破陣,還可以是煉器,而丹道,除了煉丹,還有拆丹、辨識藥材、治療解毒……

總之,無論他們十二個分盟主各自擅長的是哪一個分支,李逸晨就得在哪一個分支上打敗他們!

「有點意思,那我們就開始吧!」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

總盟主這樣的要求看似故意為難,但李逸晨卻知道,若是想要突破到神境,卻需要各方面都有著深厚的基礎,所以這樣的考驗與其說是為難,到不如說是全面的檢驗自己的基礎。

當然這也令李逸晨看到兩條信息!

第一,若是自己真的有足夠的潛力,天劍盟的總盟主是有合作的意思的。

第二,這位天劍盟總盟主的實力應該不是半神境,而是近神境,而且極可能是近神境的巔峰,因為只有到了這個境界,才能明白突破神境需要什麼。

「好,既然李公子如此信心十足,那這第一場就由我來獻醜吧!」岑建豐說著身影一閃便已踏到宮殿的陣紋之上站定不動。

雖然從外界看上去,岑建豐就像隨意的站在陣紋之上,但李逸晨卻知道,此刻岑建豐的心神已經進入陣法之中。

「那我也獻醜了!」對著其他分盟主微微抱拳,李逸晨也跟著走了過去。

踏上陣紋,李逸晨只感覺瞬間置身於另一個空間之中,環顧四周一片空蕩,但李逸晨卻知道,如今這裡的並非自己的真身,而是被通過陣法而折射出投影。

雖然這個投影擁有著與真身一樣的各種能力,但是投影死亡,真身卻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先熟悉一下環境?」看著李逸晨的模樣,岑建豐並不著急。

「不用了!」對於幻極大陣李逸晨也只是略感新鮮,但他本身對於陣法原本就有著足夠的了解。

話音落下,咣的一聲,李逸晨的手中已經多出一把道劍,「岑盟主,請!」

「請!」看著李逸晨這般動作,岑建豐也同時祭出道劍,「李公子,雖然這一戰無關生死,但我畢竟是天劍盟的分盟主,所以我接下來必定會全力以赴,若有得罪,還請李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無論要不要與李逸晨合作,岑建豐都不願意得罪於李逸晨!

「那是當然,就算失敗,我至少也向岑盟主有所學習,那也是不枉此行!」李逸晨當即也表明自己的態度說道。

「那就好,李公子,請吧!」說完,岑建豐雙腳微微一錯,整個的氣息瞬間與手中道劍合而為一,再然後一人一劍,彷彿也一下子與整個天地合而為一!

此刻的岑建豐就站在那裡,但卻給人一種錯覺,彷彿他接下來的一舉一動調動的都不僅僅是自身的力量,而是這片天地所有的力量!

無形的壓力襲來,李逸晨面色也是微微一緊,雖然在丹道谷他已經有過與半神境交手的經歷,但此刻李逸晨卻意識到,同為半神境,彼此之前還真是有著較大的差距!

這股壓力,哪怕是當初趙天劍出現的時候也未曾達到這般地步!

李逸晨絲毫不懷疑,以當初趙天劍表現出來的實力,面對著岑建豐,百招之內必丟性命!

眼色逐漸的凝重起來,李逸晨知道自己之前還是太過低估了這些分盟主的實力,此刻同樣的人劍合一,同樣的融入天地,但是李逸晨卻知道,自己與天地的契合遠遠及不過岑建豐!

雖然這比不代表著最終的結果,但至少說明在武道感悟上自己已經低了岑建豐幾分!

「就這麼點本事?看來總盟主還是太過緊張了,岑盟主一個人就能搞定,根本沒必要把我們一起叫來!」看著這般情況,宮殿中的趙山河不由搖頭道。

「趙兄莫急,這個李逸晨既然能被神尊挑為候選人,那必然手下有著一定的本事,而且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流露出半點擔心,我看他應該不是這麼簡單!」另一個分盟主許雲峰卻有著自己的見解。

「沒有擔心,那是不知者無畏而已,他在外界也許算是一個不錯的苗子,但是到了地心之城,就算他天賦再高,少了幾年的磨礪,仍然不可能有太過驚艷的表現!」趙山河卻是堅持著自己的看法。

當即其他分盟主也發表起各自的意見,不過很快就分成了兩個群體,有支持許遠峰的,也有支持趙山河的。

外邊爭論不休,陣法空間中的李逸晨和岑建豐卻依然一動不動!

雖然如今氣勢上有著幾分優勢,按理說岑建豐此刻擁有著出手的先決條件,但自恃的身份的岑建豐卻依然站得穩如泰山。

他的確是顧忌李逸晨天崖海閣樓弟子的身份不願意得罪,但岑建豐同樣還有著天劍盟分盟主的驕傲!

李逸晨背景在強,也只能算是一個晚輩,和一個晚輩動手,自己還要搶先出手?岑建豐覺得自己丟不起那個人。

「岑盟主,得罪了!」彷彿也看出岑建豐的心思,李逸晨當即平平刺出一劍,速度平緩,且不帶半點聲勢。

「有傲氣,我喜歡!」岑建豐一聲輕喝,隨手揮劍,叮的一聲輕響,兩人同時撤劍而回!

岑建豐讓李逸晨先出招,但李逸晨卻不願意佔這個便宜,所以那一劍沒有任何威脅,卻表示自己已經出手!

岑建豐回應一劍,這便是兩人已經交手一招,那麼接下來誰再搶先出手,那都是李逸晨先出的招了。

果然,兩人撤劍之後,岑建豐不再客氣,身影驟然消失之際,突然之間,八道身影同一時間出現在李逸晨不同的八個方向,各自揮劍攻向李逸晨全身八大要害之處!

劍刃之上依然沒有斬出令人心悸的劍芒,有的只是劍身上閃爍的耀眼精光以及快到令人忘記時間和空間的速度,還有極速之下所帶來的衝擊力!

分身化影,這樣的手段對於半神境的強者來說幾乎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可以說心神一動,便能捕捉到真身的存在。

可是岑建豐的攻擊中每一道身影都沒有半點聲勢,同時每一道身影之外的精神力亦絞得四周空間紊亂無比!

這使得李逸晨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在瞬間分辨出哪一道是真身,哪一道是虛影,而同樣因為他的攻擊,鋒芒內斂,亦令人無法從他的攻擊中進行判斷!

「好一招化繁為簡!」見狀,李逸晨暗贊一聲,腳下當即踩出逍遙遊的身法,同時手中道劍亦極速的揮舞起來。

以李逸晨如今的實力想要確認哪一道才是岑建豐的真身,至少需要三息的時間,可是李逸晨明白,以岑建豐的速度來,三息之後,自己已經不需要知道哪一道才是他的真身的。

所以此刻李逸晨只得把每一道身影都當著岑建豐的真身對待!

身影閃爍之間,手中道劍不斷揮擋向襲來的劍影。

叮……叮……轟……轟……

各種轟響之間,兩人已經交手上千次,雖然沒有強勁的衝擊,但此刻李逸晨卻感覺體內的氣息翻滾不已,幾乎快要壓制不住!

因為那些身影中有虛有實,無法區分之下,李逸晨只得全部當成實影,否則自己若是把哪一道實影當了虛影,估計勝負立見分曉。

可是自己的擋擊若是擊在實影之上,雙方力量衝擊,雖然有所反震,但岑建豐本來就沒有全力出劍到也可以承受!

偏偏這些身影中還有虛影,蓄足力量的一劍斬向虛影,那就如同斬在空氣之上,這種一劍走空的內息衝擊卻比兩人硬拼更驚人難受。

偏偏岑建豐的攻擊還是虛實不定,往往自己內息剛一翻滾馬上又迎來一道實影的衝擊,在自己難受的時候準備斬向實影的攻擊,卻又一劍走空,使得自己更加的難受。

虛虛實實之中,李逸晨幾乎沒有發揮自己力量的空間,便已經被壓制的險象環生……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一秒記住【武♂林÷中☆文→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半神境!

相比起造化境的存在,憑著對世界之力的超強領悟,自然擁有著絕對輾壓之力,在這個情況下,任何技巧都是多餘,一巴掌下去,灰飛煙滅最為爽快。

可是當半神境面對半神境的時候,哪怕雙方之間可能還存在著力量上的差別,但卻因為雙方都達到半神境,對世界之力的領悟都已經達到了某個層次,所以此時那等簡單粗暴的手段便難以再取得預想的效果。

技巧!在這一刻又變得重要起來!

而此刻岑建豐的劍技中雖然沒有滾滾氣勢,更沒有大開大合的大家風範,但是這種將技巧發揮到極致的手段,在給李逸晨帶來全新的感受之際,同樣也令李逸晨應付起來十分棘手。

體內氣息被動的不斷的衝擊著全身經脈,外邊又是無數虛實難辯的劍影疲於應付。

李逸晨的逍遙遊身法催動到極致,與此同時,岑建豐的分影斬亦不斷的演化開來,四周皆是兩人的身影,虛實難辯之中,李逸晨幾次想要衝出戰圈,但最終都是無功而返。

當然若非規則的限制,李逸晨催動陣印,也許可以瞬間令岑建豐顯出真身,但因為總盟主定下的規則,如今只能全靠劍道應對的李逸晨卻根本無法施展其他的手段。

但李逸晨更知道,若是任由事態這般發展下去,估計不出半個時辰,自己的戰鬥力將會因為在體內氣息不穩而折半,到那個時候,岑建豐再發動強大的攻力,估計自己便不再有半點在反擊之力了!

雖然李逸晨並不覺得自己一定能在總盟主制定的規則下戰鬥十二分盟主,但他同樣不允許自己第一戰就敗下陣來,畢竟這也太丟臉了。

一聲厲喝之中,李逸晨直接選擇無視所有的虛影攻擊,身影瞬間如同陀螺般的旋轉長空,只是在身體旋轉之際,手中道劍亦不斷的揮斬而出,無數的劍芒在體外形成一道強勁的防禦。

不過岑建豐,能成為天劍盟的分盟主,他的手段又豈是如此輕意破解,看著李逸晨有所變化,岑劍豐無數的虛影瞬間也停止了攻擊,在李逸晨身外三丈之處不斷的遊走,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似乎在等待著李逸晨停止了防禦,他們便會馬上發起下一輪的攻擊。

當然這僅僅是李逸晨此刻的感受,而在外邊的十一分盟主此刻卻不自覺的搖起頭來。

因為那無數虛影不遠之處,一道岑建豐的身影此刻正在不斷的凝聚著世界之力,雖然他仍然收斂著全身的氣勢,但此刻他手中道劍上的光芒仍然越發的耀眼起來。

作為岑建豐的同伴,十一位分盟主自然知道,所謂的分影斬只不過是岑建豐的障眼之法,而此刻那道凝聚著無盡世界之力的身影,才是岑建豐真正的殺手鐧!

從戰鬥一開始便注視著全場的李逸晨此刻自然也能感應到岑建豐那道身影之中所隱藏的力量,見此情況李逸晨哪裡還敢多想,手中道劍一揮,一道道混雜著嘯天真火的凌厲劍意如同匹練一般的暴射而出。

不斷轟擊在四周岑建豐無數的身影之上,隨即在無數的碎響之中,那些曾經逼得李逸晨狼狽不已的在岑建豐的虛影瞬間被震得粉碎。

剎那之間,場中又只剩下李逸晨和不遠處,氣勢已經攀升到某種高度的岑建豐。

感受到岑建豐氣勢的變化,李逸晨哪裡還敢多想,心中一緊,瞬間擺出一個仙劍技的起手勢,顯然他也感受到了岑建豐這一擊的恐怖,李逸晨知道,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小打小鬧,而接下來的這一擊,若是自己應付不當,勝負立見分曉。

不過此刻岑建豐的氣勢雖然還未達到他如今修為的巔峰,但岑建豐卻沒有再等的意思,就在李逸晨剛剛擺出仙劍技起手勢之時,岑建豐身影一閃,一劍傾斬而來。

這一劍已經不僅僅是人劍合一的一劍,同時更挾著無盡的天地之力,一聲驚雷轟響,紫色閃電轟擊在道劍之上,頓時岑建豐手中道劍瞬間電光閃爍,咔嚓作響之際,彷彿此刻他手中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道驚雷!

雷劫天劍!岑建豐的成名絕技,積天地之力,化天罰劫雷與一擊之中,其威力,哪怕此刻外邊觀戰的十一位分盟主也大吸涼氣。

當然他們知道即使這樣的氣勢,岑建豐仍然沒有全力而為,這到不是岑建豐有意相讓,而是他沒有充足的時間去準備這一擊。

雷劫天劍,雖然力量驚人,但需要徹底的溝通天地,令自身與天地完全融為一體,這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李逸晨快速突破幻殺攻擊,使岑建豐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準備。

同時岑建豐知道此刻的李逸晨體內的氣息翻滾不已,他並沒有時間去醞釀更加強大的攻擊,所以他根本不打算給李逸晨緩衝的時間。

如此一來,自己雖然未能全力,但李逸晨的情況將會更加糟糕。

剛剛初步壓制住體內翻滾不已的氣息,李逸晨便感受到一股驚天壓力席捲而來,彷彿整個天地之力都瞬間壓在自己的身上,隨即眼前一片青紫,手握如同雷劫劫電一般的岑建豐正快速的向著自己奔涌而來。

呼……李逸晨一聲沉喝之中,四周立刻泛起一邊火海,在嘯天真火的無盡炙熱之中,李逸晨沉喝道!

仙劍技,第四式,焚寂!

瞬間四周火海中的火之精華彙集於手中道劍,李逸晨一劍橫掃,無盡的炙熱捲起層層火浪不斷翻滾中向著岑建豐奔涌而來,與此同時,李逸晨全身肌肉暴漲起來,力量不斷的注入其中。

李逸晨自然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太多蓄勢的一劍,很難接下岑建豐這一擊,但他知道此刻自己沒有其他選擇,唯有把肉身之力同時也催動至極限,先硬抗過岑建豐的這一波攻擊。

轟……轟……

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傳來,李逸晨頓時感覺全身一震,隨即一股強勁的氣流卷著無盡的世界之力撞擊在自己的身上。

噗……一口真血吐出,李逸晨身影不由自主的倒飛而去,伴著岑建豐無盡的劍意,李逸晨那堪與鐵塔雪熊一較高下的肉身,此刻亦出現一道道劍刃切開的裂痕,深可見骨!

「李公子,不好意思了!」一擊佔據先手,雖然在李逸晨的反擊中,岑建豐體內氣息同樣翻滾不已,但這種震蕩比起李逸晨來說,情況何止好出千倍。

厲喝聲中,岑建豐趁勝追擊,手中青紫雖然在剛才的對抗之中已經黯淡不少,但此刻隨著岑建豐不斷吸收著四周的世界之力,又不斷的閃爍出耀眼光華。

「第一場就要敗?」看著不斷逼近的岑建豐,李逸晨心中也是泛起一陣無奈。

若是不對自己的手段加以限制,自己對上岑建豐絕對不可能如此慘敗,甚至李逸晨覺得還有幾分勝算,可是如今僅僅比拼在劍道,自己卻連對方一個回合的手段都沒有應付下來。

此刻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這地心之城的強者,真的不是外界所能比擬。

「怎麼可能就敗了!」不過就在此刻,李逸晨的腦海之中傳來劍靈的聲音,隨即一股信息匯入李逸晨的腦海之中。

突然之間李逸晨眼中精光閃過,倒飛之中,手中道劍在半空劃過一道道詭異無比的圓弧,剎那之間整個天地的空間亦跟著扭曲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就在此刻,岑建豐同樣感受到自己與這片天地的連接彷彿正被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的切割開來,而隨著自己力量逐漸減弱之際,四周那道道切開空間劍芒卻已經對這片空間開始禁錮起來。

仙劍技,第五式,劍雨領域!

隨著李逸晨一聲厲喝,那一道道被劍芒撕裂的空間裂縫之上瞬間飛射出一道道如同來自更一個空間的飛劍一般。

每一把飛劍亦蓄勢著撕裂空間的力量,向後脫著一道道空間裂縫一般的尾巴不斷向著岑建豐飛馳而來。

岑建豐臉色一變,當即停止對李逸晨的追擊,手中雷劫天劍不斷的揮斬之間將無數的劍影轟得粉碎。

Leave a Comment